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09-03 15:00:00作者:金子

卧底冷妻总裁太神秘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金子原创小说卧底冷妻总裁太神秘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卧底冷妻总裁太神秘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卧底冷妻总裁太神秘免费阅读:她是国家隐秘特工,妖娆百变,却在一夜扑倒他后,留下一元辛苦费扬长而去。他是铁腕特种队长,冷血无情,却在被扑倒后,对一个不知姓名的女人痛恨上瘾。为了任务,她藏身部队,却发现冷血教官不止面熟身体也很熟?训练新人他铁面无私,却处处针对一个女兵,动不动就拉她到墙角以身试教!新兵考试,她又一次被逼入死角。报告长官,我不搞个人‘特殊

《卧底冷妻总裁太神秘》欧阳玄修楚娆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卧底冷妻总裁太神秘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1章阴错阳差

  盛京是一个繁华城市,有着一千多年的历史,自从三百年前一次世界大战后,整个城市便再度陷入了诡异的安宁中。

  夜,醉的朦胧。

  很多穿着得体的男人在时髦金发女郎带领下,走进一家六十世纪欧洲宫廷装修风格的宫殿,微醺的红酒味是这个宫殿独有的特点,让人在进门之后不知觉染上半分醉意。

  这是城内最大的高级会所——暗夜。

  门墙口处装裱着复古立体的英文单字,被包裹住的墙钟一声声有节律的敲击。

  不明白的还以为这是一所复古教堂,虔诚觐见,但门口处那个叛逆充满着黑色色彩的X又阻隔虔诚的脚步。

  暗夜就是这样一个独特而又诡异的存在。

  据说,凡是进出暗夜的都是不同领域的名媛高官、业界精英,能进入这边的不仅仅要有钱,更要有权,一片纸醉金迷,腐烂横生。

  他们在暗夜放纵着最初始的野性。

  VIP包厢内,隔绝了外边的灯红酒绿,里面没有开灯,唯一的光便是窗子外倾泻进来的一缕幽幽月光,整个房间显得更为迷离。

  此刻,一个身姿伟岸的男子慵懒倚在复古沙发上,手执一瓶酒瓶喝着,那是暗夜里最烈的酒。

  他拿酒瓶子的手指修长,指甲盖在月光下闪着淡淡光晕,修长有力的双腿笔直交叠,脚下是一瓶瓶被喝空了的酒瓶,十分凌乱。

  突然,他大力的把酒瓶内剩余的烈酒倾数全部灌进嘴内,站起来把酒瓶子往地上一砸,俊美的脸庞面色阴沉如冰,嘴念道,“哼!女人?”

  他的部队里都是男兵,从没来过女人!

  呵,即使有女人申请入伍,他也会毫不客气的用权势力压摒退!

  女人,从来都是麻烦的代名词!

  他可没忘记自己从小到大最铁的兄弟是被女人拖后腿丧命的!

  那么好的兄弟就是因为一个只会哭叫的女人而牺牲……

  想到这些痛苦,他习惯性的从茶几上一抓,八分醉意的他忘记了刚才自己已经喝掉了桌上最后一杯酒。

  他负气的从沙发上站起,踢掉滚到自己脚边的酒瓶子。

  可恶!

  明天他的队伍当中就会被安插一个女人,长官雷厉风行的态度根本容不得他半分反对……

  好!

  兄弟血的教训放在眼前,他定不会栽在女人手上。

  欧阳玄修混沌的双眼微微眯起,闪射出清明的光,如同小岛中捕食的猎豹。

  他的部队,可不是女人该来的地方!

  修长的手在茶几上又一抓,发现已经没有烈酒可以喝的事实,手指移到桌角按下服务铃。

  此刻他需要更多的酒精来麻痹自己的痛楚和怒火。

  他失重的跌回沙发,闭上八分醉意的眼睛,沉稳呼吸等待服务员把茶几上的烈酒摆满。

  “砰——”

  包间的门被用力踹开!

  什么时候‘暗夜’的服务水准低到如此水平?

  欧阳玄修不耐的睁开眼睛想要教训这个失礼的家伙,教训的话还没出口就先被一具滚烫的身体覆盖。

  入手软软的,香香的,带着炙热的灼烫。

  他刚一张口,很快双唇便被对方准确无误的吻上。

  欧阳玄修眼角微眯,冷厉的眼神看向匍匐在自己身上的女人。

  不仅胆子大出场方式特别,现在更是热情的可怕啊!

  欧阳玄修心中对女人的反感程度涨到了最高层次,双手翻转用力,就把某个热情的不像话的女人推开。

  散落在地面上的酒瓶子哗啦啦的散开,发出刺耳声响。

  楚娆紧紧抓着沙发边缘,被推开的姿势暴露出她修长的腿,傲人的身材微微颤动,楚娆的瞳孔紧缩,被野性折磨痛苦的眼中闪过一丝凌厉。

  清明只如昙花一现,很快她又被野性折磨的无法自我,眼内染上了浓烈的药效,浑身潮热需要冰冷东西附着。

  她对着欧阳玄修,冷清的脸上全是野性给予的魅惑,“帮我!”

  如若是正常男人看到此番表象肯定忍不住了。

  可是在欧阳玄修眼里帮她,说不定就会赖上他以此来要挟他!

  欧阳玄修面无表情,居高临下注视着滩在地上不断抚慰自己的楚娆,嘴角勾勒起轻轻的嘲弄,无声的嘴里吐出两个字。

  楚娆听不见,被药物侵蚀没有了自我的她只看到欧阳玄修的嘴角蠕动,嘴角发干竟无法控制自己般迅速朝欧阳玄修靠近,准确无误的吻住他。

  “你!”

  真该死的!

  欧阳玄修有些慌了,但心中的愤怒感更甚,他抓住楚娆的脑袋往外移,不知是酒精还是接吻熏染的微红的脸颊喘了口气,用力把女人扔到沙发上。

  楚娆被扔在沙发上,依旧想要往他那边靠去。

  看到此,欧阳玄修也终于看出了点名堂。

  是个被下了药的女人。

  呵……女人就是蠢!

  也许是她自己给自己下药壮胆以便傍上他这个人在vip包间里的人!

  那就更加蠢了。

  自己给自己下药!

  欧阳玄修站起身迈着修长的步伐一步步走的沉稳,他双手抱拳居高临下审视了她一番,对着沙发上还在扭捏的人冷冷吐出一个字,“滚。”

  从他这个角度,他可以很清楚看到女人的面容和半露不露的姿色,风情哪是一个魅惑能总结的。

  欧阳玄修突然觉得自己身体内冒出了一团火。

  “再说一次,滚。”

  强压着无端火气的欧阳玄修更加低沉的吐出这几个字,无情的驱赶这个闯入自己地盘的女人。

  楚娆抓着沙发的手微微一僵,慢腾腾的想要从沙发上走下。

  欧阳玄修嘴角一松,这个女人还算识时务。

  可是没想到就在这一松之间,那个女人又猛地转身,准确无误的扑到他的身上!

  唇牙交汇、十分滚烫……

 

第2章结下仇恨

  可恶的女人!

  被酒精混沌了一塌糊涂的欧阳玄修,脑子还没反应过来,便被扑倒在地,撞击地面发出一声闷哼。

  痛楚散了三分醉意,身上女子特有的柔弱触感却添了几分迷离。

  红——

  他全身的热量往小腹下涌去,脑中清明不在,全是冲动的想要释放。

  突然,他反手扣住女人的背,往她狠狠一撞,清明的双眼已经变了颜色。

  再也忍不了她三番两次的挑衅。

  “女人,记住,这是你招惹我的下场!”

  欧阳玄修翻身把楚娆压住,毫无怜香惜玉的撕开阻隔在两人之间的所有束缚。

  楚娆眼神忽然清明了一瞬间,看着两人的纠缠,暗自咬牙!

  若不是之前她小看那些人势力,她也不会被下了药物!

  启轩也就不会为了他被那个黑暗组织给抓住!

  “混蛋,放开……”

  断断续续软无绵绵的话语在男子声里显得微不足道。

  楚娆突然觉得很不甘心!

  太多的失策造就了如今她这副狼狈的样子!

  她躲过了舞池上那些狼眼精光的男人,却没躲过这一个!

  呼吸着来自男人独有的酒味,她身上的衣衫被撕成粉碎。

  她的清白,原本是要完整献给启轩的!

  想到此,眼角留下一滴泪珠,很快被融合在酒水与汗水之间。

  全身的力气都被化成一滩泥泞,她颓废任由男人把她抱上沙发,身体竟可耻的牢牢抓紧身上的男人。

  “你是谁?”

  男人问道。

  楚娆把头侧向一边,转而看向他,目光冷漠嘲讽,充满挑衅,“我是谁又有什么关系?最终我们还是脱离不了做与被做的关系。”

  “呵!做与被做的关系?”男人的声音很压抑,如同暴风雨来临之际。

  既然她这么说,他就不再压抑自己。

  既然她要,他就狠狠要她!

  楚娆闭上双眼承受眼前这个男人带给她压迫,双手握拳忍受这份屈辱。

  她已经牢牢记住眼前这个男人的样子,日后有机会她一定要感谢他今晚的‘帮助’!

  很快,暗夜会所的VIP包厢内就传出阵阵迷离之声,热的送酒的服务生都不敢靠近,把烈酒放在门口处。

  今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如同暗夜的名。

  夜终究会过去,黎明开启,太阳高升。

  凌乱的vip包厢内,欧阳玄修混沌醒来,他下意识往旁边看去,地面除了一颗颗凌乱摆置的酒瓶别无其他。

  那个女人呢?

  欧阳玄修疲惫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算她识相没有纠缠自己。

  眼角往边上扫去瞥见茶几上多出了一张一元纸币。

  他的身上要么分文没有,要么全是百元大钞,一元纸币这种币种还真少见。

  怀着些许好奇,他把纸币拿到手中,却被正中央两个娟秀小字吸引眼球。

  ——漂资!

  很快他混沌的脑袋就被愤怒情绪彻底清醒,纸币在他手中被揉成一团渣渣扔到混乱的酒瓶中央。

  那个女人!

  欧阳玄修俊朗的面目扯过一丝阴沉的笑。

  走过去就把那张纸币放在手中间摊平摩擦那两个字迹。

  呵!

  自己还真是小看了那个女人。

  漂资两个大字明晃晃刺痛了他的眼睛。

  呵,原来被做的是他啊!

  好!

  他一定会找到那个可恶的女人!

 

第三章:冤家路窄

  飞鹰作战突击队,特种部队最特别的存在,他们不束缚于任何一支部队,直接由军队最高层执掌。

  欧阳玄修穿着利落的迷彩服,作为队长坐在舒服的躺椅上看着自己的兵进行高强度训练。

  身姿挺拔如山,俊朗的他直逼人眼球!

  只见他悠闲的喝着茶,不找痕迹的看着眼前所有士兵的训练,通过训练从而清楚要给哪些士兵进行训练改进。

  作为一只突击队,游荡在生死关头的他们,不仅要快准狠的摸清敌情,更要配合亲密无间,才能减少死亡危机。

  然而作为他们的队长,一遍一遍监督训练自是少不了的事情。

  这时,小天从远处跑来,利索的行了个军礼。

  “报告!长官亲派的观察手来了。”

  “让她等着!”

  欧阳玄修放下茶杯,不耐的说着,眼睛一刻不离眼前正在训练的兵。

  果然如自己想的一样,小天心下偷偷一笑,双腿一并,又行了个军礼,“是!长官!”

  被装修的并不起眼的土瓦房外,等着一个娇俏的身影。

  楚娆带着一副茶色墨镜,完美的遮住她狡黠无双的眼神,她穿着一套灰黑色短袖套装,与自身白皙裸露的肌肤形成强烈对比。

  元叔叔把她安排在这个部队里面自是有他的用意,而她如果想要救出启轩那就必须先强化自己。

  想起元叔叔之前提点过的那一句,楚娆勾了勾唇角,笑的妖媚惑人。

  若是突击队不好呆,那么世上便一个好呆的地方了,没有启轩的地方,即使身体宁静心也不会宁静。

  还不如用身体的疲乏来带动自己前进更实际一些!

  小天小跑着回来,军人特有的面无表情被他表现的淋漓极致,他在楚娆三步远处站立,语气中没有一丝波澜,“长官让你等着!”

  等着?

  她眼底划过一抹笑意。

  楚娆从来都不是那种被一唬就乖乖求饶的角色。

  她眨着狡黠的双目,白皙的手指在空中画了个圈,虚空抓了一把,“这位兵小哥,你看什么呢?要不要我送你的外边的小玩意儿,你偷偷放我进去怎么样?”

  楚娆的目的不是为了得到某人的首肯,而是进去。

  “不行!长官有命,就算是一只蚊子,我们也不能把它放进部队!”小天说的一本正经,却更加挑起了她的战斗性。

  “那我是蚊子吗?”楚娆眨着眼疑惑的问。

  “不是!”小天回答的一本正经。

  “不是就放我要进去。”

  楚娆呵呵轻笑,身子机能做好准备,准备突围。

  “你比蚊子威胁更大!而且长官没说不让你进去,只是让你等着!”

  “这位兵小哥,我是长官亲派的人,你想让你们长官挨兵棍子吧?放我进去,对你长官和对我都有好处。”

  小天一下子被绕晕,仍是坚守岗位,“突击队从不搞特权!听长官话的兵才是好兵!”

  楚娆翻了个白眼,“真是个榆木脑袋,估计你们长官是个大榆木脑袋。”

  她的声音虽小,可还是被小天听到,当即反驳,“不许你说我们长官是榆木脑袋,啊……长官!”

  话未说完,就断了。

  小天身后慢慢出现一双修长笔直的腿,穿着军用靴子的脚摩擦地面发出沉闷的响声。

  楚娆顺着视线往上看这个不可一世,并且故意晾着她的长官。

  她原本带着笑意的眸子紧紧一缩。

  是他?

  夺她贞洁的男人!

  楚娆眯眼打量,上次灯光昏暗没看清。

  此刻再看他,鬼斧神雕的容颜,深邃的鹰眸,高挺俊朗的鼻子,紧抿而薄的唇,锐利目光永远漠视着一切。

  他那古铜的肌肤,在晨光下散发着迷人的光泽,宽肩,窄臀,大腿修长而充满力量。

  之前楚娆是不相信兵王能看的出来的,如今她确实颠覆了自己以前的认知。

  在楚娆观察他的时候,欧阳玄修也正在观察楚娆,即使带着遮住半副面容的眼睛,他一眼就能认清眼前这个女人就是昨天把他当做牛郎嫖的那个。

  呵!

  才刚准备着手找她,她就自动送上门来了。

  一元的嫖资让他想忘都难!

  “长官!”小天标准的对着欧阳玄修行了个军礼。

  欧阳玄修面无表情淡淡点了个头,好似不认识楚娆一般认真的打量她,“你就是那个观察手?”

  楚娆眼中的诧异只如昙花一现,论演戏,谁还能是她楚娆的对手,学着小天的模样,她也朝欧阳玄修行了个标准军礼,“报道长官,我是楚娆,新来的观察手,前来报道!”

  欧阳玄修慢慢绕着楚娆走了一圈,他的步伐显得格外深沉,与他深刻的五官一致。

  每一步,都仿佛能直击人心底最深处。

  他的嘴角轻轻翘起,那是个很不和善的笑容。

  楚娆看的分明,心中有一丝忐忑。

  在这个世界上,这个男人是第二个能令她忐忑的男人,如同那个人一样,一见到那人笑,心中就暴起警报。

  他迅速绕到楚娆身手,沉稳的军靴结实的踢到她的小腿肚上,还未反应过来的楚娆一下被踢出好远,头朝下,墨镜碎了一地。

  不用想,小腿肚肯定青掉了一块。

  “呵,防备这么差,怎配做我的部下!”欧阳玄修这个下马威给的非常直接,身上全是军人那种做多过于说的痞气。

  “想成为我的兵,你还不够资格!”

  楚娆被踢到地上,恨恨的骂了一句,果然是个小气的男人!

  被踢得狼狈,但站起来依旧风姿绰绰,她弹了弹身上沾染的尘土,不服输的看向欧阳玄修,却是笑道,“突然袭击算什么!难道飞鹰突击队都是搞突然袭击的活?”

  说到此,身后那些兵都笑了起来。

  有些还凑热闹道,“我们突击队自然搞得都是突然袭击。光明正大的那都是炮灰!”

  楚娆冷眼扫过那群兵蛋子,她的眼神倔强,散发出野性的光芒,对着欧阳玄修仰头,“我不服,我要求比试!胜就让我进部队,输我自己滚蛋!”

  她的身材娇小,身高还不到欧阳玄修的脖子,双手细嫩的全然不是起早贪黑一直训练的士兵能比的。

  但此刻她微扬的额头,骄傲的样子却是不容许任何人忽视!

 

第四章:绝密身份

  “我成全你!”

  欧阳玄修神色难辨的看向她,正好这一场比试可是看清这个女人的实力,启唇道,“小天!陪她玩玩。”

  小天小跑到欧阳玄修身边,嘿嘿一笑,“是!”

  这是看不起她的节奏?

  楚娆甩了甩脑袋,看不起最好,解决了这个小喽喽后,她就可以正大光明的住进飞鹰突击队。

  “来吧!”楚娆对着小天扬头,细密的汗珠沁出打湿她的额头,白皙无暇的肌肤晶莹透亮,在一片黝黑的肌肉中显得特别。

  小天毫无怜香惜玉的一个扫横腿袭击,腿上生风带出沙尘满地,先一步出招。

  “小天!上!让这娘们看看我们搞突然袭击的厉害!”

  “对啊!小天,我们堂堂突击队的名号就靠你撑着了!”

  兵痞们开始闹腾,欧阳玄修看着楚娆灵活的后空翻躲避,心中由最初的想要报复开始细密分析。

  这一切来的很不对劲,欧阳玄修更愿意把它想成一个阴谋,看向楚娆的眼神越发审视凌厉。

  这样的一个女人如果是在演戏,那真的是非常可怕。

  可如果她是被人陷害,如今生龙活虎的来到他们突击队,又不得不让人怀疑她的目的不纯。

  比斗之中,欧阳玄修循着自己的心思。

  小天是他带出来的兵,能耐自然很清楚,一般人根本抵抗不过三招,而眼前这个女人在处了十招之后才开始落下风,之前她定是个练过的,而且实力相当不差。

  思及此,欧阳玄修的眼底蒙上了一层深意。

  很快,楚娆也知道自己在体能上不能跟眼前的兵抗衡,她侧空翻躲过了小天的虎爪,脚尖在沙尘中用劲,朝他眼部扫出一大堆尘土。

  小天本能闭住眼睛,楚娆看出来是个好时机,往小天下盘攻去。

  小天侧耳听风,阻挡了楚娆的一道道猛烈攻势。

  眼看着马上就快落下下风,楚娆把目标落到了小天的裤裆,小天一个躲避不及。

  砰!

  高跟鞋尖锐的钝角正中目标,小天闷哼出声,身后看热闹的一些兵痞们也纷纷捂住自己的裤裆,好似踢得是自己的那部位。

  这女人真是太狠了!

  兵痞的唏嘘声在此刻落下,他们想替小天抱不平,但明明小天下手时毫不退让已经占了上风,好男不跟女斗的传统思想让他们一个个都闭上嘴。

  欧阳玄修皱了皱眉头,暗道,这个女人也太胡来了。

  “停!”

  试炼被迫喊停,小天还笔直站着,仔细看的话能看到他的腿似乎微微颤抖。

  伤到了……

  楚娆扬眉笑道,绝色小脸比日光还要灿烂,朝小天方向眨了眨眼睛,“长官,兵不厌诈,我胜了!”

  欧阳玄修面无表情,迈动长腿,越过楚娆,俊美的面孔只是淡淡的应和,“你可以进来,但是这并不代表永远,以后我们多的是考核,一项不合格,就立马给我滚出去!”

  楚娆早已想到了前路会无比艰辛痛苦,她笑的妩媚众生,对着兵痞们勾勾手指,“我相信自己绝对不会不合格的。这个小哥儿给我带路,我要去看看我的新卧室了。”

  说完便拎起自己简便的包往突击队里奔去,背影看起来别提有多潇洒了,看的一众士兵咬牙切齿不甘心,却又无可奈何。

  这个女人一下子变把他们老大的风头给抢了过去,兵痞们有些唏嘘,一个两个的把小天团团围住,关切的问起他的‘伤势’。

  男人的根本最重要。

  他们下手从不会往那方面袭击,这个女人真是非一般的阴险。

  欧阳玄修眉头一皱,声音冷厉,“一个个闲的慌?那好,今天的训练加三倍,钱大你负责监督!”

  漫天的任务把正唏嘘了一把的兵痞们吓得鸟飞兽散,一个个捶胸顿足,看向小天的眼中有着杀人的光。

  欧阳玄修适时挽救了小天,“跟我来。”

  “是!”小天轻呼一口气,跟在欧阳玄修身后。

  他走的很慢,伤势似乎有些重。

  “从招式中你看出了什么?”一边走欧阳玄修一边问,他需要知道楚娆的来历,他不会把一个连底都没有摸透的人留在身边。

  “回长官的话,用的都是最普通的招式,灵活度优越,力度不够。”小天回想了一下,仔细回想了一下认真说道。

  “还有呢?”欧阳玄修坐在椅子上,很有旋律的敲击着桌面。

  “看不出是哪家功夫,但可以肯定的是,她很有经验。”

  很有经验是一个很重要的消息。

  欧阳玄修沉默了片刻,忽然抬眸扫过他的裤裆,“好了,你先去看看伤势吧。”

  小天才意识到什么,他的脸涨得通红,憋红了脸对着欧阳玄修道,“长官,我没事儿!”

  欧阳玄修不悦,“没事也得让医官看看,免得以后落下后遗症!”

  “……是长官。”

  小天拉耸着脑袋去了军医那里。

  欧阳玄修回到自己办公室,打开电脑,迅速登入系统查询网站,输入楚娆名字,却被告知权限不够不能查看。

  这女人的神秘感瞬间把他的胃口吊起。

  以他权限都不能看的人,究竟会是什么来历?!

  他手指轻点,又重新换了个登入权限较高的用户名,系统终于显示,权限通过可以查看!

  欧阳玄修轻松的靠在椅背上等待系统弹出一截资料。

  楚娆,女,出生于1988年11月8日,楚诺言之女。

  短短不到30个字就概述了楚娆这个人的一生,扫了眼上面的红色感叹号,欧阳玄修微微眯起黑眸,一道精光闪过。

  这个女人的资料竟然被设为绝密档案?

  他低声笑了笑,充满深意。

  楚诺言是为国捐躯的烈士,他的子女理应被国家好好照顾。

  不过这样说来,也能够说明了她来当兵的原因。

  这个女人来之前长官没有给予任何资料,只通知他有个女人被安插。

  一条条神秘线索被挖掘,真相却迟迟不可得知。

  黑眸闪过危险的光芒,欧阳玄修握在手中的钢笔被捏的变形。

  “扣扣。”

  门口传来两声有节律的敲击声,不似平时士兵的报告。

  “进。”

  欧阳玄修往后仰去,枕着双臂,慵懒的交叠起大长腿,犀利的目光转向门口处。,

  视线中,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温婉女子,挂着温暖的笑容站在门口,“玄修,我来看你了。”

 

第五章:骂她狐狸精

  欧阳玄修未把一分注意力放在她身上,不似女子的亲昵,淡的如同两个陌生人,“你来做什么?”

  叶依依倚在门口,正午阳光倾洒进来把她玄幻的如同天宫圣女。

  她勾勒着得体的笑,目光温柔的看向那个俊美男子,“玄修,伯父让我来叫你回去。”

  在叶依依面前,似乎欧阳玄修永远是一个顽皮的孩子,夜深也不知道回家。

  欧阳玄修修长的指尖翻下电脑屏幕,超薄的笔记本电脑被折叠放在双肘下面。

  他回过头,双目凌厉的注视,不由的讽刺,“伯父?叫的还真亲切。”

  叶依依并没有被欧阳玄修生疏的口气吓到。

  她迈着优雅的步伐,两条白藕般细嫩的双腿在裙底下忽隐忽现格外吸引人注意,不在乎欧阳玄修生疏的态度,自顾自的走到一边的黑色真皮沙发上,双腿\/交叠坐下。

  限量版的白色包包与她今天的行头相得益彰,她随意把包放在一边,一手撑在脸颊之下,笑的宠溺,“玄修,别闹!”

  这语气,仿佛一只在包容着他般。

  欧阳玄修突然觉得有些上火,胸腔内怒火堆积,想要在教场上迫切释放一场,冷声道,“叶依依,别以为有人给你撑腰,你就可以随便进出我的部队!”

  “噢,这个地方啊!本来我也不喜欢来的,你看,都把我的白裙子给弄脏了,可是,我的未婚夫在这里呢,比起我的白裙子,我自然更爱我的未婚夫多一点。”叶依依似乎才刚刚恍然大悟一般,嘟着小嘴,指着裙角污渍的表情煞是无辜。

  欧阳玄修才不吃她这一套,天知道,即便她长着一张讨人喜欢无辜的脸,也改变不了这个女人恶劣的品行!

  “叶依依,嫌这边脏就滚回你的安乐窝去,别扰着我的清净。”

  “我也不常来,就是想你了,来看看你,顺便带上伯父的话。”叶依依说道伯父那两个字的时候,咬的特别重,仿佛在威胁着他。

  欧阳玄修冷笑,“我在这边很好!不需要他的关心。”

  “可是伯父确实很关心你,部队人虽然简单,但是辛苦,教导的工作也不是一个两个能说的清楚的。”叶依依的声音里面染上了微怒,这个男人为何总是跟她过不去!

  “飞鹰在我的管理下,哪有什么不成器的家伙!”

  “你……”

  叶依依刚要说什么,便响起了敲门声。

  “扣扣。”

  没关实的门被不用力的敲了几下,吱嘎一声,自己开了。

  门内两人的视线瞬间被门外莽撞的人给吸引。

  楚娆一愣。

  看到长官办公室内的一男一女,男的摆着一张棺材脸似乎很不希望别人打扰,而白衣女人眨巴着大眼睛很是无辜的样子。

  当然,若她没看错的话,白衣女人在看到她时,眼底似乎闪过一抹敌意。

  敌意?

  楚娆怔了怔,随后,她倒退一步,双腿一并行了一个军礼大声道,“对不起长官!我不是故意打扰您,我也不是故意把门打开的,您有事,我就待会儿再来!”

  “有屁快放!”不等她离开,欧阳玄修便不耐烦的说了句,手中的笔被掐成两段,眉头上的青筋都快跳断了。

  楚娆一愣,“是!长官,我找不到自己的房间!”

  “……”

  话刚落,男人的脸便黑了。

  “呵呵!”

  叶依依觉得非常有意思,她捂着小嘴忍不住咯咯咯笑了起来。

  欧阳玄修看也没看叶依依,犀利的目光一直盯着门口的楚娆。

  他突然觉得,努力维持的冷面形象,都快被眼前这个家伙给磨光了!

  楚娆看着欧阳玄修一步步笔直的走进,忽然间有种很不好预感。

  若不是欧阳玄修这家伙从来都没有给一个女兵安排过房间,她也不至于来问。

  看了眼另一边坐着的白衣女子,楚娆心下恍然。

  原来这家伙是因为自己坏了他的好事儿呢。

  想到那一晚她和欧阳玄修发生过的事情,忍不住心下冷笑。

  果然啊,这个世界上像启轩那样的好男人已经没多少了!

  “长官!”楚娆敬了一礼,目不斜视。

  男人一直用深沉的黑眸盯着她,倒是看的她头皮发麻。

  “呵呵,玄修,你们什么时候招的女兵啊,这个女兵真有意思!”叶依依眨巴着小眼微笑的看着楚娆,目光扫过楚娆那张比自己还要美丽的脸庞,心下忍不住妒忌起来。

  欧阳玄修并没有回答叶依依的话。

  他走到楚娆面前,忽然做了一件让人错愕的举动。

  只见,他迅速抱住楚娆,极为迅速的朝叶依依露出一个挑衅的笑。

  接着……

  他低头,吻住目瞪口呆的楚娆。

  楚娆在被抱住的时候就反应过来了。

  反射性的就要攻击这个第二次轻薄她的这个男人。

  然而,欧阳玄修仿佛看破她会这么做一样,快速的大手一抓,利落的禁锢住了她的身子。

  楚娆眼底尽是怒意,这个混蛋!

  她的嘴巴被男人狠狠吻着,好不容易一个法式热吻结束,她才被恢复自由放开。

  脑袋有些眩晕,她扶着门框,眯着眼瞪着那个混蛋。

  叶依依已经站了起来,目瞪口呆的看向他们两个。

  她很想向这个女子说自己也是受害者,可是,却听到欧阳玄修开口了,“楚娆,这你还要问,自然是住到我的寝室去!”

  楚娆原本还在愤怒中,听了这话,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

  “欧阳玄修,你不要太过分!”叶依依的已经不似刚才的云淡风轻,她怒瞪娇目,好似眼前两人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

  尤其是那扫过楚娆的目光,蕴含着满满的厌恶和讥讽。

  楚娆很无辜,她就是个炮灰,嘴巴还被肯肿了。

  欧阳玄修拦着楚娆的细腰,扫了眼叶依依,得意的笑着,“我并没有过分,感情的事情都是你情我愿,我很喜欢楚娆,楚娆当然也是喜欢我的,所以,叶依依,你以后再也不要用你爸和我爸来威胁我了!”

  楚娆刚要推开他,欧阳玄修轻轻在她耳畔低声说道,“这是一场试炼,试炼不合格,你就给我滚蛋。”

  声音极轻,可却很有力度。

  楚娆气急,什么时候试炼还要包揽演感情戏码了?

  她知道她要忍耐,她当然不会给他机会赶自己离开。

  于是,她的全身硬着像块木头一样,任何欧阳玄修自己折腾。

  “可是你要记得,我才是你的未婚妻!”看着两人故作亲昵的姿态,叶依依气急,许是因为她太过在意欧阳玄修,生动的眼冒出了一条条细小的红血丝。

  “如果你放纵我在外边寻求自己的真爱的话,我妻子这个名分,你可以留着。”欧阳玄修吻着楚娆的发丝轻叹道,家族的婚姻,他从来都不会在乎。

  叶依依冷静想了一下,提上白色包包放在手腕处,她戴起一副茶色墨镜,笑的阴鸷,“玄修,我给你时间考虑,相信你是个聪明人,绝对不会为了一个勾引男人的小狐狸精而放弃整个家族的。”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卧底冷妻总裁太神秘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卧底冷妻总裁太神秘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卧底冷妻总裁太神秘小说全文

卧底冷妻总裁太神秘

卧底冷妻总裁太神秘

作者:金子状态:已完结

卧底冷妻总裁太神秘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金子原创小说卧底冷妻总裁太神秘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卧底冷妻总裁太神秘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卧底冷妻总裁太神秘免费阅读:她是国家隐秘特工,妖娆百变,却在一夜扑倒他后,留下一元辛苦费扬长而去。他是铁腕特种队长,冷血无情,却在被扑倒后,对一个不知姓名的女人痛恨上瘾。为了任务,她藏身部队,却发现冷血教官不止面熟身体也很熟?训练新人他铁面无私,却处处针对一个女兵,动不动就拉她到墙角以身试教!新兵考试,她又一次被逼入死角。报告长官,我不搞个人‘特殊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