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09-03 15:00:00作者:齐国姑娘

雅痞公子再世为人女王爷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齐国姑娘原创小说雅痞公子再世为人女王爷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雅痞公子再世为人女王爷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雅痞公子再世为人女王爷免费阅读:穿越?常见!特警穿越?普通!女人穿越成男人?还是个二世祖,大淫贼,纨绔少爷?嗯,好吧,其实适应起来难度系数还是挺高的!抢花魁、砸酒楼、狠虐当朝小舅爷?小菜一碟!调戏白莲花、暗中寻珍宝,这才是首要任务!但是,千年前的人物是不是也太聪明了点儿?亲情有假,友情假冒,宠爱也能出赝品,这布局堪比三十六计啊!囊括了两千年文化

《雅痞公子再世为人女王爷》萧玉卿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雅痞公子再世为人女王爷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1章袭上公子身

  张张嘴,便有纤纤素指拿着银匙挑了剔籽去皮的葡萄送入口中。

  招招手,便有窈窕美女手握锦扇送来香风阵阵。

  抬抬脚,更有如花美眷柔指轻捏舒缓身体疲乏。

  这般帝王级待遇、总统般享受,该是人人钦羡,试问,天下有几人还会不满?

  哎!

  萧玉卿应该算是天下为数不多对此般待遇心怀不满之人。

  时值夏末,可是天气却依然炎热,空气中都是燥热的味道,锦扇送来的香风让人昏昏欲睡,可是却又香气太过,让人头脑发胀,堪堪不能入眠。

  软榻放置于大大的合欢树下,正好笼罩在阴影中。

  萧玉卿眯着眼,慵懒的躺在榻上,心中无限感慨和郁闷。

  穿越这活儿不是讲究对口儿的吗?

  男穿男,女穿女,就算是畜生,一只猪穿越,老天也不会让猪变成驴吧?

  她到底是得罪了哪路神仙,想她也是一枝花,为何就穿成了一棵草?

  萧玉卿闭着眼随手扯了扯紫色锦绸所制的宽大锦袍,就算这颗草还开着花,那又怎么样呢?

  在别人看来她还是个男人,假男人更让她困扰。

  去厕所的时候是要去男厕还是女厕?

  这里的男人,十七八岁就要娶妻,那她到时候是娶个女人回来当摆设,还是纳个男人回来办实事儿?

  萧玉卿想到这里,心头更加烦闷,只感觉更加热了几分。

  萧玉卿半睁半闭着眼睛,看了看日头的高度,明明都要落下去了,为何还这么热?

  “青儿,你大点儿劲儿,这风太小了,根本就不凉快!”萧玉卿心烦气躁的扯了扯领口,露出白皙的锁骨。

  登时,周围伺候着的美人全都面红耳赤,可是眼睛的余光却又奈不住飘忽在那懒洋洋躺在榻上的人。

  “少爷,羡美阁内还有不少冰,不然,奴婢给您做之前您喜欢吃的水果碎冰吧?”

  萧玉卿摇摇头,天气这么热,就算她吃到拉肚子也解不了热。

  半月前,她醒来,便到了这里。

  听说前身是在一家红楼与人争抢花魁,没抢过别人,被气得一把火烧了那家红楼,不过侥幸的是,没有人员伤亡,除了伤了自己。

  若不是这具身体现在她用着,萧玉卿她真想给前身两巴掌。

  是有多蠢笨如猪?

  明明是放火烧别人,结果人家全都有惊无险,只有自己熏死了。

  萧玉卿在心底一叹,不过若不是前身烧死了,她估计也就直接光荣殉职了。

  不过,也听说,若不是前身自己晕死过去,一顿毒打是免不了的。

  这真是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有些事,还真说不好到底是福还是祸!

  令萧玉卿最郁闷的是,这个前身到底是为什么女扮男装?

  “萧玉卿,你这个逆子,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萧玉卿立刻伸手敏捷的从软榻上跳了起来,此前的慵懒和惬意顿时消散一空,让她更加郁闷的是这每隔三五天就要上演的全武行。

  “爹,又怎么了?我今天可什么事也没做!”萧玉卿现在都条件反射了,只要看到那个气冲冲的老头,她就下意识的逃跑。

  萧正然当真算不上老头,不过是四十多岁,明明气质儒雅,一身官袍却又增添了几分威严,此时却气得脸面通红,拿着戒尺的手上青筋绷起。

  萧玉卿绕着软榻躲避萧正然的戒尺,那东西看着不大,可是落在身上却是十分疼痛。

  萧玉卿看着跪了一地的美人奴婢:“你们还不都起来,看着那老头儿要打少爷,还不赶紧拦着?”

  萧正然一听,脸色顿时转青:“你这个忤逆子,我今天要打死你,看谁敢拦我?”

  说着,萧正然拎着戒尺追了上去。

  萧玉卿又蹦又跳,以她的身手躲过戒尺其实不难,可是就萧正然的脾气,若是不打她两下,是永远不会解气的。

  “老爷,老爷,您这又是为了什么啊?今天卿儿一直都很乖的!”萧夫人段氏闻声带着人赶了过来。

  萧夫人段氏出身清平王府,乃是清平王府郡主,清平王是与当今皇上隔了不知道多少代的堂兄弟,所以萧夫人也算是出身皇室。

  不过,萧夫人却只是萧正然的继室。

  萧正然的原配夫人带着他们的长子,多年前在去护国寺上香的时候出了意外,此后,萧正然才娶了现在的萧夫人。

  不过,萧正然十分疼爱萧夫人,身边无妾无通房,所以萧正然与萧夫人就只有萧玉卿以及萧玉卿的姐姐萧文卿。

  萧夫人拦着萧正然的戒尺,却没有想到萧正然的手下没准儿,戒尺直接落在了萧夫人的背上。

  “娘!”

  “娘!”

  “夫人!”

  萧玉卿和萧文卿一左一右立刻扶住了萧夫人,萧正然一脸的心疼,心头的怒火更盛:“你这个逆子,看看你做的好事!”

  萧玉卿实在冤枉,又不是她打的。

  萧正然看着萧夫人痛的说不出话的样子,手里的戒尺举得更高,直接就向着萧玉卿而去。

  “住手!”

  一声苍老的声音传来,然后便是拐杖戳在地上的声音。

  “给老夫人请安!”

  “都起来吧,还请什么安,堂堂阁老将府里闹的鸡飞狗跳,我老婆子还能安吗?”来人花白了头发,大概六十多岁的年纪,手中拿着的龙头拐杖落地时十分的沉重。

  “娘,我不是……”萧正然举着戒尺的手落下。

  “不是什么?你不回来,府里还安生几分,只要你回来就鸡飞狗跳。”萧老夫人没有给萧正然说话的机会:“乖孙过来,让祖母看看可有伤到了哪里?”

  萧玉卿没有过去,反而哭丧着脸喊道:“祖母,爹爹打伤了娘亲!”

  老太太拄着拐杖走过去,没有看萧夫人,反而拉着萧玉卿上下打量:“你这孩子,还担心别人?你爹分明就是要打死你,还不护好自己?”

  萧玉卿无语,这是别人吗?这是她娘啊,这老太太当真是偏心的可以。

  萧老夫人似乎更喜欢萧正然的原配妻子,虽然那个女人出身低微,可是脾性听说很好,而现在的萧夫人出身皇家,自然有些小脾气,若不是生了萧玉卿这个儿子,估计会被这个老太太挤兑死。

  萧正然看着萧老夫人几乎是没有底线的宠溺萧玉卿,不仅怒火更盛:“母亲,您别再这样溺爱他了,会毁了他的!”

  “你是说老太太我在害自己的孙子?”萧老夫人搂着萧玉卿的肩膀,一边安抚的轻轻拍着,一边眼神凌厉的瞪着自己的儿子:“你若是能够多纳几个妾,开枝散叶,我老婆子能只守着这么一颗独苗?”

  萧玉卿的嘴角抽了抽,这老太太时刻不忘给自己的儿子送女人。

  “母亲,您知道不知道,这逆子在外面有多荒唐?”萧正然恨铁不成钢的咬牙切齿的道:“今天户部尚书李泰在朝上竟然问儿子的学生多还是这逆子的女人多?”

  “噗……”

  萧玉卿实在是忍不住。

  “你还笑?”萧正然手里的戒尺又举了起来。

  “卿儿!”老太太瞪了萧玉卿一眼,但是眼神里却都是宠爱,实在没有什么震慑力,又转头对萧正然冷声道:“李泰还有脸问你?他家的儿子也没有好多少!”

  好吧,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老太太觉得萧玉卿实在是比李泰的儿子强几百倍,虽然每天跟着女人跑,但是在成亲之前没有弄出什么私生子之类的,还被追上门。

  萧正然听到老太太的话,简直想要吐血:“母亲,你也说萧家就这么一根独苗,以后萧家都靠他了,就他这样能担起责任来吗?”

  “我堂堂内阁阁老,当年也是状元及第,儿子却大字不识一个,天岂不是要亡我?”

  听到萧正然悲怆的声音,萧玉卿其实也挺同情他,确实老子是博士,儿子是文盲,说出去是挺丢人的。

  “他不识字怪的了谁?他该启蒙的时候,我说请先生来,你非要自己教导,结果呢,你每天不是上朝就是去衙门,后来更是三四年没有回家,都是你耽误了!”老太太一锤定音,将所有的责任推到了自己儿子身上:“你还举着手干什么?你是要当着我的面打死我孙子不成?那好,你打吧,”说着将萧玉卿往前推了推,直接推到萧正然面前:“你打死他好了,老婆子我也不用麻烦你,自己找条绳子挂了脖子去陪我孙子!”

  萧玉卿无辜的站在萧正然面前,这真不是她的错,可不是她想要挑战自己老爹的权威,是老太太真的是太厉害了。

  萧正然举着的手,果然没有落下来,最后只能一甩袖子,气冲冲的离开。

  萧老夫人赶紧拉了萧玉卿到身边,上下打量好久,才松了口气道:“吓死老婆子了,卿儿你要是出了什么事,老婆子我还活个什么劲啊!”

  听到老夫人的感叹,萧玉卿还挺感动,虽然老夫人对萧夫人没什么好脸色,可是对她这个孙子还真是够意思,那可是全力维护啊,而且是不管对错:“祖母,您别怕,孙儿没事!”

 

第2章伪公子的以后

  听到萧玉卿的话,老夫人又绷起了脸:“你这个傻孩子,你爹来意不善,你不赶紧往祖母的院子跑,还等着他打你不成?”

  呃!

  老夫人果真是技高一筹,她只想着围着软榻跑,可是老夫人直接将战场扩大。

  “等下次爹爹再发脾气,孙儿就跑去祖母的院子躲着!”萧玉卿赶紧道:“到时候祖母可要护着孙儿!”

  “你也是,以后也收敛点儿,让你爹在外面没脸,他还不回来收拾你?”老夫人无奈的道:“安妈妈,给少爷去熬一碗压惊的汤,让少爷喝了躺一会,别再让你们老爷给惊到了!”

  啊?

  这就要喝压惊药?

  萧玉卿无语,怪不得这身子养的如此娇贵软弱,是真正的柔若无骨啊!

  “乖孙儿,你喝了汤药就躺一会儿,晚上过去陪祖母吃饭,省的你那个爹又找你麻烦,”老太太看看跪了一地的美人奴婢,眉头皱了皱:“你身边儿这些人也归置归置,怪不得你爹看了生气,祖母来了都头疼!”

  萧玉卿点点头,这是人,又不是物件儿,还归置归置?

  “那祖母先走了!”老太太伸手扶着身边的婆子,一手拄着拐杖,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离开。

  从进了羡美阁到离开,萧老夫人的目光就没有在萧夫人和萧文卿身上停留,甚至是连看都没看一眼。

  萧玉卿等着萧老夫人一行人走远,这才赶紧和萧文卿一起扶着萧夫人进了羡美阁的内室。

  “娘,你……怎么样?”萧玉卿其实不问都知道疼的要命,何况萧夫人这样从小到大没有吃过苦受过疼的人。

  “比起生你的疼痛,这点儿疼算什么?”萧夫人赌气道,她不是气萧玉卿惹祸,而是气萧老夫人当着这么多人不给她脸。

  萧玉卿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子:“我这里有好多伤药,我给您……擦药!”说到最后声音低了八度,因为萧玉卿看到跟着进内室的人还不少,便有意识的压低了声音。

  萧夫人瞪了萧玉卿一眼,看向自己的陪嫁妈妈刘嬷嬷:“刘妈妈,让这些人碍眼的人都出去!”

  等到房间里就剩下母子三人的时候,萧夫人才叹气,看着萧玉卿的目光有些自责,可是却依然硬着心肠道:“卿儿,就当是为了娘,别胡闹了,成吗?你姐姐这就十八岁了,到现在都没有人提亲,以我们家的家世,本可以说个人中龙凤,可是就因为你,带累了你姐姐的名声,让她……”

  萧夫人哽咽了一下:“就算以后你没有大出息,娘身后是清平侯府,也能让你此生无虞,不要再折腾了好不好?”

  萧玉卿低头不说话,她女扮男装的事儿就算是别人不知道,这位便宜娘亲总该知道吧?现在这样说,到底是为什么?

  萧玉卿的余光扫到坐在萧夫人身边的萧文卿身上,三个人都是至亲,萧夫人还特意隐瞒,那么只有一个原因,就是萧文卿不知道萧玉卿的真实身份。

  “文儿,你先回去吧,娘和你弟弟再多唠叨两句!”萧夫人果然开始赶萧文卿。

  萧文卿也是挺奇怪的,从始至终都冷冷淡淡的,就算是萧夫人受伤的时候,也是一脸的淡定,只是扶住了萧夫人,脸上一点悲切的表情都没有。

  现在听到萧夫人的话,也没有异议,直接站起身,行了个礼,就退了下去。

  萧玉卿一愣一愣的,这家都是什么极品啊!

  她穿到这里大概有半个月了,之前因为火烧青楼熏晕了自己,半个月里,她几乎都在羡美阁里养病,而且她对这个地方,这个时代都不了解,也不敢妄动,本想找几本书了解一下时局,可惜,整个羡美阁连个纸片也没有,她也不敢随便张口说要书看。

  一动不如一静!

  果然,幸亏她没说给爷来两本书,因为这个前身根本斗大字不识一升。

  也因此,对整个萧家人的脾性并不了解,只是听着来往的美婢大概说了家庭情况。

  这半个月,能坚持来看她的,除了萧夫人,就是萧老夫人,其他人就在第一天她还迷糊着的时候露了个面,她也没记住。

  今天这算是第一次看到萧文卿,绝对的大美人儿一个,羡美阁里有一个说一个,没一个能比上萧文卿,可是萧文卿却自始至终都没有和她说过话,冷着一张脸。

  “娘,你还想唠叨什么?”萧玉卿本来还张不开嘴叫娘,不过这半个月萧夫人几乎是衣不解带的照顾她,逼得萧正然几次追到羡美阁来拖人。

  萧玉卿对这个娘竟然从心底开始接受了。

  “哎!是娘害了你,娘哪还有资格唠叨你?”萧夫人抬手用袖子擦拭眼泪。

  美人垂泪果然让人心疼,萧玉卿随手在榻上拿了个物件就给萧夫人擦泪:“娘,你说什么呢?你哪里有害我?”

  萧夫人本还难过要命,可是当看到萧玉卿拖着个被子给她擦泪,简直哭笑不得,抬手将萧玉卿的手打下去,自己抹了抹眼泪,也不哭了,只是悔恨的道:“当年,娘怀你七个月的时候,你祖母要给你爹纳妾,娘心眼儿小,一着急,便生了你,可是身体却受了损,再不能有孕,娘又怕你祖母因此给你爹纳妾,也怕你爹自己有了心思,而接生的稳婆又是清平侯府请来的,于是便将你的身份做了假。”

  原来是这个原因,萧玉卿摇了摇头,果然……很雷人!

  “爹和祖母一直不知道?”萧玉卿摸了摸自己的脸,这张脸也当真是宜男宜女相,可是这最致命的没有喉结啊,难道那些人都是瞎子吗?

  萧夫人摇了摇头:“他们不知道!”

  萧玉卿十分难以想象这个时代的人的智商,真是没有最低,只有更低!

  “如果,当时娘没有……”

  “哎,都已经过去十几年了,就别念叨了,现在也改不回来了!”萧玉卿不太在意的摆摆手,她之前还纠结为何要女扮男装,原来就是因为她娘怕她爹娶小老婆,她果真是太黑暗了,还以为自己是其他国家派来的奸细呢!

  “卿儿,娘知道你是怕到了年纪会有人逼你娶亲,怕暴露了身份,”见萧玉卿要说话,萧夫人摆摆手:“听娘说完,你今年刚刚十五,要娶亲还要等几年,娘一早就安排好了,等过两年,你便跟着朝中的老将军去边关历练,然后诈死……”

  好吧,萧玉卿已经听不进其他的事情了,她说古人的智商低说太早了,看看这漂亮娘亲玩的这一手,先是来一招儿真真假假,再来一招儿李代桃僵,只怕她这棵独苗一‘死’,萧老夫人估计也就撂倒了,到时候,萧正然中年丧子,老母病重,估计也没什么心思再想小老婆了。

  “卿儿,以后不要再去那些污浊之地了!”萧夫人认真的说完,便站起了身:“娘先回去了,娘受了伤,晚上就不过去正居用膳了,你替娘亲给老太太尽孝心吧!”

  “好,可是,娘亲你不上药了?”萧玉卿手里的小药瓶还没有打开,就已经散发出沁人的香气,清新淡雅,就知道是好药。

  萧夫人摇摇头:“这是你爹在宫里给你求回来的圣药,你留着防身,这个用了不会留疤,只有皇后才有的,你好好存着!”

  说完,萧夫人就走了出去。

  萧玉卿听着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远,低头把玩着那个小药瓶,不留疤啊,真是好药,比整形医生不是还要厉害?

  可是,萧正然真不知道她的身份吗?

  萧正然可是内阁阁老啊,还是史上最年轻的内阁阁老,斗死的官员估计一双手加两只脚都不够数,这样在朝堂上的老狐狸会看不出她的身份?

  还有萧老夫人,就看她的眼睛,满是沧桑还有世故,也看不出她的身份?

  萧玉卿举起手,十分认真的看着自己的手,比之前给自己喂葡萄的美人的手还要纤细几分,这像一个男人的手吗?

  萧玉卿垮下了肩膀,若是他们都知道她的身份,又为了什么隐瞒呢?

  再说了,萧老夫人是真的疼爱孙子,若说萧正然是为了萧夫人隐瞒,那么萧老夫人呢?她又是为了什么?

  好吧,萧玉卿开始头疼了,她是不是太阴谋论了?

  也许,萧正然和萧老夫人是真的不知道她的身份,毕竟萧玉卿混迹青楼歌坊,估计没哪个女人敢这般做,还有外面的公子大少,认识萧玉卿的也不少,不是也没人拆穿她的身份?

  萧玉卿正胡思乱想,便听到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大小姐,您又回来了?”

  听到外面美婢轻轻柔柔的声音,萧玉卿第一反应就是‘这个冰块儿回来干什么?

  萧文卿没有回答那婢女,只是淡淡的问道:“少爷还在里面?”

  美婢点点头,扬声道:“少爷,大小姐来看您了!”

  萧玉卿叹口气:“让大小姐进来吧!”她其实没有什么兴趣应付一个冰块儿,虽然夏天挺降温,可是她对上萧文卿那平静无波的目光,一颗小心肝儿就颤抖个不停。

 

第3章穿越人士的苦楚

  萧文卿走了进来,看到萧玉卿正坐在榻上,见她来了也没有起身的打算,便直接开口道:“我并没有嫁人的打算!”

  说完,萧文卿径直转身走了。

  萧玉卿坐那里半天才想明白,这个萧文卿是来感谢她萧玉卿弄臭了自己的名声连累她嫁不出去的,因为她本身就不想嫁人。

  这个年代,十六七岁的小丫头不是都恨嫁的吗?

  萧文卿还真是个异类!

  不过萧玉卿没工夫研究她:“小青,现在几点了?”

  听到萧玉卿的叫声,一个人急匆匆的走了进来,还梳着双螺髻,一身粉色衣衫,让这个身形高挑的丫头看上去多了几分可爱,此时可能是因为着急走路,脸上晕起淡淡的粉色,眼睛不大,可是很有神:“少爷,您刚才问什么?”

  萧玉卿登时回神:“啊,少爷我就是问问现在什么时辰了。”

  小青看了看放在窗边桌子上的沙漏,嘴角微微一翘:“少爷,这东西就在屋里,您干吗还非要让奴婢进来?”

  萧玉卿一愣,那丫头满脸的红晕,不会以为她故意叫她进来是想做点儿什么吧?

  她当然看到了那个沙漏,也看到别人看沙漏读时辰,关键是,她不会啊。

  “这么不情不愿,那以后让小红进来回我!”萧玉卿白她一眼,这羡美阁的女人,或者应该说是女孩,也真是,不是说豪门贵族规矩大嘛,看看这些丫头,就像不和她顶两句嘴就会长胖一样。

  “别啊,少爷!”小青露出一脸讨好的笑容:“这几天少爷对奴婢们太好了,所以奴婢有些不懂规矩了,少爷可别恼了奴婢!”

  说着小青看了看沙漏:“快到了晚上时辰了,要不现在换衣服吧,到永寿居那边还是有段距离的,您身子刚好,走快了恐怕会有些头晕,不如现在就收拾了,慢慢往那边走,而且路上还有一个碧波池,那边比较凉快,少爷平日不是很喜欢那里吗?”

  萧玉卿满意的点头,这才像个丫头的样子,她不过是绷了脸,这丫头就立刻换了一张脸,极尽讨好:“那还不快点儿?”

  小青立刻狗腿的翻箱倒柜,誓要找出最漂亮的衣衫。

  萧玉卿叹着气摇头,由小青的行动可以想象出原主是个多么臭屁的人:“别给我弄那些花里胡哨的衣服,找件简单凉快的就好!”

  萧玉卿第一次走出羡美阁的大门,还是很新鲜的。

  这古代的庭院,她看过苏州园林,看过颐和园,可是里面现代工匠痕迹已经有些明显了,像这般原汁原味的古代建筑,她还是第一次身临其境。

  这一路上,萧玉卿身边美人环绕,入眼处,美景连绵,还真是让她有种……不白活一回的感觉。

  干净,干净,还是干净,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萧玉卿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气。

  “少爷,您不过是半月没有出门,怎么就一副缅怀的样子?”

  萧玉卿瞪了跟在身后的小青一眼,这丫头长的好看,可就是嘴巴太过欠,让她很想堵上她的嘴:“没和你说吗?少爷我伤到头了,很多事情不记得了,看到眼前的东西新鲜,不行吗?”

  小青一见萧玉卿的眼睛,立刻闭了嘴,少爷醒来好像就不太一样了,以前虽然温和,可是却从不与她们多说话,这些美人在羡美阁更像是养在水瓶里的鲜花,尽是摆设。

  而现在,少爷似乎很是享受与美人相处,对她也总是疾言厉色的,小青不由得有些委屈,以前少爷只和她略微亲近一点,可是现在,少爷好像和其他美人亲近了,反而和她疏远了。

  “少爷,您忘了不少的事情,估计也忘了不少人,等会儿在老夫人那里用膳,有不少人,若是您不识得的,您给奴婢使个眼色,奴婢帮您,好不好?”

  听到另一美人的话,萧玉卿的脸色好了几分,转头看向那人,肌肤如玉啊,伸手在那美人的脸上抹了一把,笑嘻嘻的道:“还是阿素会体贴人!”

  被叫做阿素的奴婢顿时脸上绯红一片,眼中娇羞带怯,对萧玉卿飞了一下眼波,娇嗔道:“少爷就会打趣奴婢!”

  萧玉卿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这大上一岁就差别这么多呢!

  她也调戏过小青,可是那丫头就如木头一样,懵懵懂懂,看看这个阿素,果真是出身不同,经历不同,这手段就不同啊。

  萧玉卿身边跟着的美人很多,可是就目前来说,一直跟着萧玉卿的奴婢,其实也就是小青和小红,看看这没文化的人取的名字,她都不好意思叫出来,真跌份儿!

  而羡美阁里其他的美人,据说都是萧玉卿从青楼红馆里弄回来的,有当家花魁,也有洒扫丫头,最夸张的是还有一个老鸨。

  萧玉卿真想吐血,连人家老鸨也不放过,这是想干什么?再弄个龟公来,羡美阁就可以开门做生意了!

  萧玉卿真正近身伺候的,不是小青小红,也不是这些莺莺燕燕,而是羡美阁里唯一的嬷嬷,安嬷嬷。

  “少爷,我们到了!”

  萧玉卿看到这古色古香的永寿居,点点头,怪不得自己能养一屋子美人呢,看看这永寿居弄得,这才是真真的低调的奢华啊。

  晚上这一顿饭,萧玉卿吃的很开心,虽然一大屋子人,可是得益于萧老夫人的宠爱,萧玉卿的地位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每个人看过来的目光都充满了讨好,没有她想象中的什么宅斗。

  萧玉卿吃完饭才晃晃悠悠的往羡美阁走,一闲下来又开始心思乱转,你说这没宅斗没宫斗,她穿过来是要干什么?

  多无聊啊!

  看到萧玉卿很是无聊的叹气,小青心思又活了,之前被那个阿素抢了少爷的注意力,这次她要抢占先机:“少爷,是不是特别无聊?要不要出府走走?”

  萧玉卿眼睛一亮,出府?

  她还真挺想出去晃晃的,看看这古代的街市,也去那红楼青倌见识见识。

  可是,想到萧正然手里的那把小戒尺,萧玉卿很没骨气的心肝儿颤了颤,还是要好好打算打算才行。

  萧玉卿摸了摸下巴,看向小青:“回去奖赏你!”

  小青顿时笑容满满,露出两颗小小的虎牙,声音清脆的应道:“谢谢少爷!”说完,还挑衅的看了一眼阿素。

  一夜好眠,第二天,萧玉卿就精神奕奕的让小青准备好,因为少爷要出府了。

  小青立时挑出一身亮眼的紫色衣衫,上面还有金色的绣线:“少爷,穿这个好不好?”

  萧玉卿皱了皱眉,想象着自己穿上这套衣服,难道这里的人都是这样的打扮?“你决定就好!”

  跟着萧玉卿出门的有赶车的老马,随身的两个小厮小黑和小白,再就是丫头小青。

  萧玉卿真是对身边人的名字无语了,不是红就是绿,不是黑就是白,又不是染坊怎么就跟这些颜色干上了呢?

  老马不老,不过是四十岁左右的年纪,萧玉卿能看出此人有几分功夫底子,走路脚步轻身形稳,连挥马鞭的动作都透出不一般的力道。

  小黑呢,长的高高壮壮的,皮肤黝黑,牙齿很白,笑起来有种憨傻的感觉。

  小白就是个典型的小厮模样,瘦瘦小小,十分的机灵。

  萧玉卿坐在马车里从车窗看向外面,听着不时传来的吆喝声,心中竟然十分的哭笑不得,这在古代逛街还真是……颠得慌!

  这马车没有减震,没有塑胶轮胎,没有充气内胆,木轮子杠上高高低低的路,简直要颠死人了!

  马车里能坐的位置也都是实打实的木头,上面仅仅有薄薄的一层铺垫,屁股都要墩开花了。

  萧玉卿看向没什么感觉的小青:“小青,还有多久能到?”

  “少爷,您是想去怡红楼还是去春意阁?怡红楼近一点儿,也就还有一盏茶的时辰,春意阁要远一点,不过也没有远多少,都在一条街上!”

  真啰嗦!

  “那就去最近的那家!”萧玉卿歪了歪身子,将屁股抬了抬,让屁股少受点罪!

  小青赶紧告诉外面的小白:“少爷,您别急,现在还是早着,这些青楼开不了这么早的门!”

  她哪里急了?她只是担心再这么颠下去,心都要跳出来了!

  萧玉卿看着坐的稳稳的小青:“小青,你不觉得颠的难受?”

  小青摇摇头。

  好吧!

  “小青,前些日子让你做的东西做出来了么?”

  “做出来了,今天晚上就能用了!”小青赶紧道:“少爷,那些东西都是铺到床上的?”

  萧玉卿没有回答她,反而吩咐道:“那你再吩咐人将马车的尺寸也量一量,照着我告诉你的那些东西再做了铺在马车里!”

  萧玉卿从昏迷中醒过来之后,第一个感觉就是浑身疼,不是因为换了身体不适应,而是因为床上用品太次了。

  枕头方方正正,那硬度可以用来当武器,床板上虽然铺了一层,可是太薄了,就跟睡在板床上一样。

  于是,萧玉卿当下就让人做了软软的枕头和厚厚的床垫。

  “少爷,到了!”

 

第4章伪公子遭遇真纨绔

  小黑小跑着跟上来,扶稳了马车,小黑还是很纳闷的,少爷还从来没有大清早就去逛青楼呢。

  萧玉卿迫不及待的下了马车,不是因为急于见识青楼什么样儿,而是因为在马车里再坐下去,非吐出来不行。

  萧玉卿一身紫色华贵衣袍,身后的小厮丫头也都是绸缎衣衫,过来过去的人,都忍不住多看两眼。

  这公子哥儿可真是够漂亮的!

  萧玉卿唇红齿白,目光灼灼,眼中潋滟一片,让看到的人都移不开眼睛。

  “萧二少爷出门了?还以为你没脸出门了呢!”

  萧玉卿听到声音看过去,便见一个风流纨绔,一身浅紫色衣袍,长的还是人模狗样的,可是就是那松松垮垮站不稳的样子,让人看了就想踹他两脚。

  “这谁啊?”萧玉卿不认识这人,转头问跟在身后的小青。

  小青还没有回话,那边的人已经嗤笑着开口了:“怎么?不认识你九爷了?抢花魁抢输了是挺丢人,可是这死不认账……”

  得!

  原来就是这鳖孙,她就是和这混蛋抢花魁气得火烧红楼?

  萧玉卿仔细打量眼前的人,眉梢微扬,透着嚣张跋扈,桃花眼里波光潋滟,鼻子高挺,薄唇殷红,这可不仅仅是人模狗样,简直就是人间极品,呃,小鲜肉啊!

  听说薄唇的男人薄情,不过这人看上去不仅薄情,而且还滥情。

  小青知道萧玉卿记不得人,赶紧低声道:“这人是连青城,连家九子,是皇后一母同胞的弟弟,特别受宠,这可是国舅爷,大家都叫他九爷,少爷您可别惹他!”

  听着小青的低语,萧玉卿脸色未变,九爷?

  就眼前这个嫩的掐出水的小鲜肉还敢称‘爷’?

  “连青城,你抢了花魁赢了我,看来很高兴啊?怎么?你这么高兴,不让兄弟们一起乐呵乐呵?”萧玉卿笑着走过去。

  小青在后面紧拉慢拽没有拉住萧玉卿,急的跺了跺脚,我的爷,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这国舅爷可不是善茬啊,而且男女通吃。

  连青城看着走了过来的人,一愣,平日这小子恨不得离他八丈远,这次是怎么了?还自己走过来了?“萧玉卿,就你还说什么兄弟?看看你那娘们唧唧的样儿,听听你这名字,还‘卿’?那是女人的名儿,这不认字真可怕啊!”

  说着,连青城身后的人也跟着笑起来,所有人都知道萧玉卿大字不识一个。

  萧玉卿脸沉了沉:“连青城,你还好意思说别人?你这名字就是男人用的?只有女人才用什么倾国倾城,你是打算用你这个名字倾谁的城?”

  连青城脸一黑:“萧老二,你的嘴最好给我擦干净了!”

  老二?

  萧玉卿脸也黑了,嘴角抽了抽:“早上刚用青盐漱口,就是不知道你平日里都是吃的什么,一大早起,嘴就臭的十里外能闻到。”

  萧玉卿和连青城箭拨弩张。

  小白一看时机不对,机灵的跟上来,小声道:“少爷,这时辰怡红楼还没开呢,要不咱先去其他地方逛逛?”

  萧玉卿和连青城是老对头,见了面,如果不互相挤兑两句就不舒坦,若是哪天进了同一家青楼,必然要死磕到底。

  闹的轻了,砸盘子砸碗,闹得重了时,能毁了人家的红楼。

  即便如此,红楼还是比较喜欢这二位,只要他俩遇上,楼里姑娘的身价那可是飙升啊。

  小白跟在萧玉卿身边时间不短,见识过这二位掐架的实力,而且少爷身体刚好,他怕少爷又和这连青城闹起来,估计老爷又要拿着戒尺满院子打人了。

  “哼!怂了吧?”连青城冷冷嗤笑:“松子,去叫门,九爷我来了,还能被关在门外?”

  跟在连青城身后的一个小厮脸色难堪的走了上来:“爷,咱们不是还有事么?”

  明明是为了给要过寿的老太太出来选礼物,怎么就又要去怡红楼?

  连青城抬脚就踹了过去,不想活了,敢在萧玉卿面前给他掉链子,让他太没脸了,而且萧玉卿嘴角那意味不明的笑容,分明就是在嘲笑他。

  松子挨了一脚,赶紧爬起来去怡红楼砸门。

  萧玉卿忍着笑,这纨绔可是比电视上看到的鲜活。

  怡红楼的门刚打开,连青城就一脚踹开了那开门的龟公:“慢慢腾腾的,让爷等你?找死!”

  那龟公估计还没有睡醒呢,眼睛都没有睁开,被人踹了一脚,眼前的人还没有看清楚,条件反射般的跪了下去:“爷,饶命!”

  萧玉卿抬脚跟着走了进去,看着连青城一步三晃的走进去,跟在后面看戏。

  “吆,二位爷,今儿怎么这么早?咱们姑娘忙了一个晚上,还没起呢!”一个穿的花花绿绿的女人迎了上来,想来也是急急忙忙起了床,脸都没洗。

  连青城嫌弃的直接将那女人推开:“红姐,你离爷远点儿,看看你这张脸,满脸褶子,倒爷胃口!”

  那被叫做‘红姐’的女人也不闹,笑得依然还很开怀:“九爷,只要咱怡红楼的姑娘能入您的眼就成呗,爷,您想点谁?”

  连青城挑衅的看了一眼被忽视的萧玉卿,得意的笑道:“把姑娘都给我从床上拉起来,整理顺溜了,让爷挑挑,挑剩下了就给萧二少爷留着吧!”

  红姐尴尬的看了一眼萧玉卿:“二少爷,您……”

  萧玉卿对于从别人的床上拉出来的女人亲热只感觉恶心,笑着摆摆手:“红姐,就照着九爷的话做,这女人啊,我如今转了胃口,想想一个女人刚陪着别的男人哼哼唧唧,现在拉出来陪我?想想就觉得难以下咽。”

  好吧,萧玉卿说完,连青城脸色也难看下来,本来他这是显摆自己,显摆自己能将女人抢过来,怎么被萧玉卿说完,他就觉得这么恶心?

  脸色难看的还有红姐。

  萧玉卿可是却像没有看到一样,继续道:“红姐,你这有唱曲儿的吧?给爷安排安排,爷今儿来就是听曲的!”

  红姐赶紧笑着应道:“好好好,那我马上去!”

  连青城最后没忍住,说道:“红姐,也给我安排听曲吧,你那些姑娘留着让她们哼哼唧唧吧!”

  那些跟着的小厮全都低了头。

  萧玉卿笑出了声儿:“连青城,你抢了的那个花魁放哪里了?”

  连青城顿时脸上又得意了:“怎么你还惦记呢?等爷玩够了送给你!”

  “没兴趣,花魁也不过是好看一点儿,和别的女人也没有什么区别,灭了灯躺床上,所有女人还不都一样!”萧玉卿敬谢不敏。

  连青城眼中精光一闪而逝:“萧二少爷境界提高了,说出来的话都歪理一大套了!”

  “歪理?”萧玉卿甩开折扇慢慢悠悠的扇着,看来她还是少说话的好,连青城一个纨绔,竟然凭着几句话就看出不一样来,其他人呢?

  “萧玉卿,你就不想见识见识那女人?”两人沉默了一会儿,连青城又忍不住凑上来说道:“那身条可是正的很,软软的缠到身上,简直是销魂蚀骨!”

  萧玉卿看着他满脸的猥亵,白了他一眼:“连九爷,你怎么就跟没见过女人一样?”

  “你说谁没见过女人?”连青城刚刚的猥亵一收,脸色铁青,狠狠的瞪着萧玉卿。

  萧玉卿算是看出来了,这连青城就是个鞭炮,一点就着,而且还是个顺毛驴,要顺着毛捋。

  看看,一句话不顺,立刻炸毛。

  “你估计是见到女人就赶紧拉着上\/床吧?”萧玉卿歪头试探的问道,连青城这急乎乎的脾气,再加上高人一等的身份地位,估计没什么兴趣去挑\/逗女人。享受过程。

  “不拉上\/床办事难道还要说话拉家常?”连青城不屑的道,抬手拿了茶杯喝茶。

  不知道为何,萧玉卿竟然觉得连青城似乎有几分不自在,却也没有在意,继续道:“这男女之事最高境界可不是像你这样!”

  “那是哪样?”

  看着连青城横眉冷对的模样,萧玉卿一笑,道:“最高境界就是让女人欲罢不能!”

  连青城目光灼灼的看着萧玉卿,一副饶有兴趣的模样。

  萧玉卿收了折扇,往连青城身边凑了凑,低声道:“你说征服一个贞洁烈妇有成就感还是拿下一个荡妇更让你有兴趣?”

  “让一个厌恶你的女人,心甘情愿的在你面前脱光光,还极近挑逗的在你身上又磨又蹭,是不是更有意思?”

  连青城不自在的换了个姿势,又低头饮了一口茶:“你可真淫\/荡!”

  萧玉卿两句话就勾得他难受,满嘴污言秽语。

  萧玉卿很是无辜的耸了耸肩:“我就是过过嘴瘾,可比不得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连青城很是同意这句话!

  “你说谁是伪君子?”一个沙哑的声音从二楼传了过来,听着就是刚刚起床。

  萧玉卿抬头看去,便见一个一身素色衣袍的男子走了下来,不由得撇了撇嘴,看来是刚从女人的床上爬起来。

  “我可没有若有所指,不过,如果有人对号入座,我可管不了!”萧玉卿笑的贼兮兮的。

  连青城看着走下来的人,脸上的笑容更加大了:“吆,今儿什么日子?这都聚齐了!”

  萧玉卿微微皱眉,这人是谁?什么就聚齐了?

 

第5章纨绔见真章

  萧玉卿微微仰头,看着从楼上慢慢走下来的人。

  一袭月牙白的衣袍,透着儒雅,从萧玉卿的角度看去,这人身材欣长,挺拔俊秀,面容温润,可是眼中的光芒冷淡,有棱有角的脸庞,看上去不像是纵情声色之人。

  “这是董之文,淑妃娘娘的侄子!”小青一看自家少爷的表情就知道少爷心中的疑惑,赶紧上前解释道:“连九爷是咱戴国京都第一淫贼,您排第二,这位”指了指董之文,说道:“排第三!”

  好嘛!

  怪不得说聚齐了,原来这是淫贼聚首啊!

  可是,这董之文看上去是个富贵公子哥儿,可是却真不淫。

  这当真是淫不可貌相啊!

  “大侄子,睡的咋样儿?”连青城淫笑着问道:“这次有没有用鞭子将人家娇娇女给打的起不来床啊?”

  Samp;M?

  萧玉卿可真是开眼了,这主儿还是个重口味的?

  董之文脸色铁青的瞪了一眼连青城,心头郁结。

  连青城是皇后的弟弟,董之文是淑妃的侄子,可不就是矮了一辈儿?

  萧玉卿看着董之文脸色铁青脚步不停的从两人面前走过,然后出了怡红楼的大门,不由得一笑,董之文貌似挺怕连青城,可是为什么看上去董之文也有些怕她?

  “少爷,您曾经将蛇放进董少爷的被窝里!”小青低声解释道。

  好吧,萧玉卿有些佩服原身了,她是穿越的,所以这些事儿都能看开,可是原身可是古色古香的女人啊,竟然也活得如鱼得水。

  “九爷,二爷,安排好了,您们现在就去么?”红姐一脸讨好的笑容。

  萧玉卿点点头:“去!”

  连青城反而没了心思,听曲,他听的多了,没什么兴趣,刚开始也不过是和萧玉卿斗气,现在想想,听那咿咿呀呀的没完没了,真是没劲。

  “爷不听了,”连青城也不搭理萧玉卿和红姐,起身扶着身边的小厮:“松子,走,办咱们的正事儿去!”

  松子一脸的感恩戴德,松了口气:“爷,那咱们赶紧走,小的扶着您!”

  萧玉卿看着连青城如同没有骨头一般,不由得摇摇头,这才是淫贼的架势。

  萧玉卿跟着红姐上楼,听了半天曲儿,觉得……真没劲!

  现代的歌曲节奏快,听着有劲儿,而怡红楼这曲儿,哼哼唧唧,柔柔弱弱的,听着就让人想睡觉。

  快到正午,萧玉卿带着丫头小厮去吃饭。

  去的地方是小青提议的,据说以前的萧玉卿经常来。

  萧玉卿看了看这饭庄,大大的招牌上刻着‘雅客居’三个字,朱红色,字体张扬,招牌不起眼的小角落里印着一个圆圆的印记,与招牌是同样的颜色,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

  萧玉卿眯了眼仔细看了看,好像是个狼头。

  进了雅客居,没有感觉到熙熙攘攘,反而有些安静,角落里摆着古瓷花瓶,花瓶里插着鲜花,布置还挺雅致。

  “二爷,您来了,还是老样子?”小二看到萧玉卿进门,立刻迎了上来。

  萧玉卿点点头,虽然她不知道老样子是什么,不过先看看原主的口味也不错。

  小二带着萧玉卿没有进包间,上了二楼,挑了一张靠窗的位置。

  “哎,小二,我家少爷有固定的雅间,怎么带这里来了?”小白不满的道。

  小二一边擦桌子,一边讨好的笑着:“二爷恕罪,今儿您那包间有人一早包了,您看……”

  萧玉卿摆摆手:“算了,这里也挺好,还能看看景儿,你去忙吧,菜上的快点儿!”

  小二立刻应了一声,噔噔噔跑下楼去。

  小青立刻拿了茶壶,倒了杯茶水,然后倒掉,又重新倒了一杯:“少爷,喝茶!”

  “小白啊,给爷讲讲现在的情况,爷这一病,忘了不少事儿!”萧玉卿一边喝茶一边说道。

  小白一愣,先看了一眼小青,见小青点头,才说道:“怪不得觉得今天少爷不太一样呢!”

  从小白嘴里得知,这里是戴国京城花都,皇家姓段,皇后就是刚刚那个连青城的姐姐,听说是个绝世美人,特别受宠,所以连家地位颇高。

  这个连青城是连家唯一的嫡子,受尽宠爱,又是连家老爷老年得子,于是宠爱升级,平日招猫逗狗,欺男霸女,坏事做绝。

  萧玉卿家里有个羡美阁,里面住满了美女,可是连青城更厉害,他不仅在家里有一院子的美人,还专门弄了个三进的院子,院子里美女如云,堪比皇帝后宫。

  即便如此,听说整个戴国都没人敢动他,萧家老爷夫人老太爷也就是骂了几句,皇后将连青城传进宫也只是说了几句。

  萧玉卿摇摇头,可真是纨绔养成的好办法。

  “不会是烧了青楼之后,你家老头子断了你的月钱了吧?”

  萧玉卿听到声音,转头便看到正走过来的连青城,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真是流年不利,怎么又遇到你了?”

  “你这是什么话?不想看到爷?”连青城十分不见外的坐在了萧玉卿对面。

  萧玉卿嫌弃的看了他一眼:“不想看到!”

  连青城脸色一白,有谁会这般直言不讳?“不想看到爷,爷偏要在你眼前晃!”

  “不是说你和我不对付吗?”萧玉卿很纳闷,既然是死对头,怎么还总是找上门来?

  连青城听了,惬意的向后一倚,懒洋洋的看着萧玉卿:“这么说……你不认识我了?”

  “拜你所赐,你抢走了花魁,我气得烧了红楼,然后很成功的熏晕了自己,晕倒之后摔伤了脑袋,记不得了好些事情!”萧玉卿说的不甚在意。

  连青城一脸凝重的看着萧玉卿。

  萧玉卿觉得心一颤,那双桃花眼灼灼的盯着别人的时候,竟然让人有些发颤。

  萧玉卿试探的问道:“怎么了?”

  忽然,刚还一脸凝重的连青城,立时站了起来,坐到了萧玉卿旁边,严肃认真的问道:“那你还记得苏晴吗?”

  苏晴?

  萧玉卿一怔,难道她这个身体上真的还有什么问题?

  萧玉卿摇了摇头。

  刚还凝重的脸色顿时笑出来,好像春风袭来满树开花一般,连青城眼睛亮亮的看着萧玉卿:“既然你都不认识她了,那把她给我吧?”

  什么就给他吧?

  “对了,你不记得了,”连青城一拍头,顿时了悟,道:“苏晴啊,就是楚红楼里的那个花魁啊,之前被你弄走了,你也享受够了,反正你现在也不记得她了,怎么样?送给我吧!”

  这也行?

  萧玉卿没好气的白他一眼:“想都别想!”

  连青城登时脸色一青:“萧老二,你……”

  “连淫贼,你最好别再叫我萧老二,不然我就是变成穷光蛋,我也要把你那些女人都买过来,让你独守空房!”萧玉卿一听‘老二’两字就觉得怒气直奔脑门。

  “淫贼?你比我好哪里去?别忘了,我是第一,你是第二,”连青城一看谈崩了,当下也不再好声好气:“萧老二,我告诉你,我迟早让你主动把苏晴送到爷的床上。”

  听到连青城还是一口一个萧老二,萧玉卿真想踹他一脚。

  “小黑,给我教训这个混蛋!”萧玉卿气哼哼的道。

  连青城眼睛一亮:“就等你这句话!”回头看向跟在自己后边的人:“松子,带人给爷好好教训他们,一炷香,若是还有人站着,你就等着回去挨板子吧!”

  得!

  两位爷命令一出,两边的人全都跃跃欲试。

  顿时,雅客居的二楼热闹非凡。

  一个白底蓝色纹理的花瓶被打破,伴随着的是一声叫好声:“黑子,加油,给我好好教训他们!”

  一把椅子被摔的七零八落,然后便传来连青城咬牙切齿的声音:“这群蠢货,给爷上,一群人打不过一个,爷养你们这群废物就是浪费粮食。”

  终于,桌子被砸碎,然后便是萧玉卿惊讶的声音:“黑子,你有没有事?疼不疼?”

  砸烂桌子的小黑从地上爬起来,脸变的通红,在少爷面前被人扔在地上,简直太丢人了!

  “爷,两位爷,别打了,再打下去,小店可就被砸光了!”

  掌柜的听到楼上的动静,赶紧赶上来劝架。

  萧玉卿坐在角落里,正看得津津有味,听到掌柜的话,立刻说道:“连家九爷啊,有的是金银,到时候赔偿的只多不少,放心吧!”

  连青城此时正在战场边上张牙舞爪,一会儿叫好,一会儿狠狠骂人,他根本不知道萧玉卿此时已经将赔偿的责任推给了他。

  小青吓得白了脸:“少爷,我们赶紧走吧,再闹下去,闹大了,老爷就知道了!”

  萧玉卿想了想也是,若是老头子知道了,估计又要拿着戒尺到处追她了。

  可是,连青城分明已经上瘾了,那脸上的表情透着兴奋与激动,眼睛都红了。

  萧玉卿看看场上小黑和小白两人对上五个人,也有些担心,若是打不过,小黑和小白受了伤,岂不是得不偿失?

  “停,停,连青城,快让他们住手!”萧玉卿赶紧站了出去喊道。

  连青城看着萧玉卿笑的浑身颤抖,得瑟的说道:“怎么?看自己快输了,想要求饶?”

雅痞公子再世为人女王爷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雅痞公子再世为人女王爷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雅痞公子再世为人女王爷小说全文

雅痞公子再世为人女王爷

雅痞公子再世为人女王爷

作者:齐国姑娘状态:已完结

雅痞公子再世为人女王爷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齐国姑娘原创小说雅痞公子再世为人女王爷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雅痞公子再世为人女王爷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雅痞公子再世为人女王爷免费阅读:穿越?常见!特警穿越?普通!女人穿越成男人?还是个二世祖,大淫贼,纨绔少爷?嗯,好吧,其实适应起来难度系数还是挺高的!抢花魁、砸酒楼、狠虐当朝小舅爷?小菜一碟!调戏白莲花、暗中寻珍宝,这才是首要任务!但是,千年前的人物是不是也太聪明了点儿?亲情有假,友情假冒,宠爱也能出赝品,这布局堪比三十六计啊!囊括了两千年文化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