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09-03 15:00:00作者:千宫湮

女神归来冰山偷心贼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千宫湮原创小说女神归来冰山偷心贼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女神归来冰山偷心贼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女神归来冰山偷心贼免费阅读:被男友算计,死在了小三的枪下,重生后,她发誓绝不动情。大婚之夜,被未婚夫下毒抛尸,她嘴角扬起一抹冷意。口不能言却能用音乐杀人,一曲,她惊艳天下。你居然怀了他的孩子,给我喝了它!心爱的男人的一碗毒药顷刻间让她绝望不已。原来,原来这一次又是她自作多情,可笑!好,如你所愿!女子冷冷一哼,决然喝下毒药,她发誓,若她不死,她要害她的人血债血

《女神归来冰山偷心贼》花翎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女神归来冰山偷心贼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序言:背叛

  天津摩天大楼

  当风尘仆仆的花翎进入她在天津住宅后,一阵旖旎之声飘入她的耳内。

  看着沙发上的白色蕾丝小裤,她猛地皱起眉头,这不是她的,她最讨厌白色了。

  慢慢的向房门口走去,当她看清眼前的对象时,整个人呆住了。

  ……

  哈尼,等你回来,我会给你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

  这是她回来之前,他在电话里和她说的,事实上他的确给了她一个意想不到,不过只惊无喜。

  “毒蝎子!妖魅!”

  花翎身上的杀意开始蔓延整个房间,欢愉的气氛也被压抑了下去。

  她,杀手界屈指可数的王牌,居然被自己的上司男友和下属闺蜜背叛了!

  “呵,蔷薇,你还是这么暴躁。”

  原本还在床上的女子,突然出现在花翎的面前,毫不掩饰她那丰满好身材。

  “你居然敢背叛我!?”愤怒的伸出手,她掐住了妖魅的脖子,怒意已经充斥她的大脑。

  “子骞,她要杀我呢,怎么办?”妖魅说着看向男子。

  花翎也把视线移了过去,她希望听到他的解释。

  “怎么办?只有……”

  瞬间,床上的男子动了,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飘到了花翎面前。

  痛意在下一秒蔓延全身,低头,花翎看到自己的心脏处插着一把匕首。

  “杀了她!”冷冽的声音从男子的薄唇里吐露出来,花翎也慢慢的从震惊转为平静。

  也对,他的绰号叫毒蝎子,她早该知道,冷血无情的他,怎可能会真心对她。

  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她迷迷糊糊的听到了他们最后的对话。

  “OK,杀了血蔷薇,我们就可以和那一位交代了。”

  “妖魅,这里已经没你的事了,滚!”

  薛子骞冰冷的声音里夹杂着一丝痛苦,那双狭长的鹰眸在看向倒在血泊中的花翎时,闪过异样。

  陷入无尽黑暗的那一刻,花翎心中只有一个疑问,那一位是谁?

 

第一章:婚前暗杀

  难受,喘不上气了,窒息的感觉在鼻腔蔓延开,花翎感觉自己胸口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动弹不得,想喊却喊不出来。

  这是郊外的一条河流,河中水草茂密,两岸芦苇于晚风中摇曳,安静的铺张着远古的绿色,无数温柔的箭镞射向岁月,射向水天一色的苍茫。

  可是,透过清澈的河水,碧绿的水草中居然有一个人影在水中晃动。仔细看,是一个女子,女子一头乌黑的长发在水中散开,如墨泼进水里一般,墨发遮住了女子的容貌。

  水中的人儿,上身内穿红娟衫,外套绣花红袍,颈套项圈天官锁,胸挂照妖镜,肩披霞帔,肩上挎个子孙袋,手臂缠‘定手银’,下身着红裙、红裤、红缎绣花鞋,毫无疑问这是嫁衣。

  随着水波的晃荡,水中的人儿像是死了一般,只是随着河水的荡漾而晃动。

  鄂得,水草中那只纤长的手指动了,墨发下的双眸也睁开了,那是世界上最奇妙的一双眼睛,瞳仁如漆一般黑,眼白似湖水一样蓝。

  水眸闪过一丝诧异,怎么回事?她怎么在水里?难道薛子骞杀了她之后,又抛尸?喉咙传来的剧痛让她差点晕过去,这种痛让她意识到,她还活着?

  既然老天眷顾她,她也不能抚了老天的意,忍住剧痛,花翎挥舞着双臂拼命的从河底往上游去,火红色的裙摆在水中滑动,远看像一只美人鱼在水中摇摆着红色尾巴。

  “噗——”皇天不负有心人,她终于游到了河面,因为双腿发麻不能动,她只能挥舞着双臂试图保持平衡,一边拼命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花翎闭上水眸,墨发在脸庞两侧分散开,露出如月的凤眉,挺秀的琼鼻,香腮微晕,吐气如兰的樱唇,鹅蛋脸颊甚是美艳,吹弹可破的肌肤如霜如雪,身姿纤弱,一如出水的洛神。

  活着的感觉真好!在那些害死她的人没死之前,她怎么能死?!刹那间睁开的眸子,闪过一丝寒光,好冷的眼神,宛如死神一般。

  距离郊外很远的一座府邸上,表面上看起来喜气洋洋,可是隐隐透着一股阴森。其中,一间阁楼装饰的最为华丽,到处都是喜气洋洋的红色,可是完全看不出一点喜气。

  “确定死了?”阁楼上,一个男子复手站在窗边,“是的,我已经给她喝下赤绝,扔进了郊区的河里。”另一个声音响起,听到这句话,男子嘴角噙着一抹让在场所有人都捉摸不透的神秘笑容。

  “很好,就没被赤绝毒死,她也上不来了吧,毕竟她不会游泳不是么。”男子的声音阴狠毒辣还带着一丝快意,就像是一条带毒的蛇在吐露着它恐怖的芯子,冷酷的声音让人毛骨悚然。

  说话的是一个极美的男子,长眉若柳,身如玉树,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

  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梁,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手上一枚黑金闪闪的戒指显示着非凡贵气,整个人都带着天生高贵不凡的气息。

  男子身着玄端礼服,缁衪纁裳,白绢单衣,纁色的韠,赤色履,黑色的长发用一根红色发带束住,从上至下一看就知道,这是喜服。

  只是男子周身的煞气,破坏了他本身的美好,从不知道一个人可冷到如此地步,只一个眼神就可以让所有人匍匐在地,瑟瑟发抖。

  可他却如无事发生般从容而立,不羁黑发在冷风中放肆的飞扬着,脸部棱角却分明得有若刀削斧刻,凌厉而狠决的眼眸在黑夜越发深邃,如同死神手中镰刀一样的眼神,让在场的两人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冷颤。

  “下去!”男子薄凉的唇瓣抿起一个冷酷的弧度,两个暗卫恭敬的一低头,随后快速退出房间。

  在他们刚离开之后,男子原本冷酷的眸子黯淡下去,转身走进里堂,径直走向红木书桌,伸手拉开红木抽屉,拿出一卷白色画卷。

  卷轴像是经常反复开打的样子,边缘有些细微的折痕,温孤煊寒轻轻打开画轴,看着画轴上的人儿,眼底浮现无限的柔情。

  “玉儿,我为你报仇了……”此刻,温孤煊寒身上哪里还有刚才的冷酷,周身散发出无限的悲伤气息,攥着画卷的手紧了紧,垂下的头发遮住了脸上的表情。

  “为什么,玉儿?”男子对这画卷上的女子又爱又恨,画轴上的女子身穿白色纱裙,腰间用水蓝丝软烟罗系成一个淡雅的蝴蝶结,墨色的秀发上轻轻挽起斜插着一支薇灵簪。

  肌肤晶莹如玉,未施粉黛,风髻露鬓,淡扫娥眉眼含春,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真是个绝美淡雅的女子。

  这边温孤煊寒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那边花翎已经游上了岸,她怎么也没想到,平时体力超强的她居然游这么一小段路就累得喘不上气。

  这是哪?

  她明明记得自己被那对狗男女背叛,然后被捅了一刀。

  反射性的摸向胸口,伤口呢?怎么一点都不痛?相反,喉咙好痛,咳嗽了两声,花翎发现自己说不出话了。

  看了看自己身上火红色的嫁衣,突然,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涌了上来。

  九州大陆,当今天下四分,东华硕,南岭诏,西魔陵,北邵楚。四国表面上是和和气气,暗地里却勾心斗角,都想吞并其他国家,每个国家都想扩展自己的领地。

  九州大陆,以武力为尊,东华花家,南岭宁家,西魔风家,北邵千家乃是享誉最高的四大家族。

  花翎,九州大陆四大家族之一花家的大小姐,以刁蛮任性著称的废物大小姐,她和东华国的三王爷温孤煊寒有婚约,今天就是出嫁的日子。

  可是,三王爷心里却装了另外一个人,那就是东华国第一美女白灵玉,传闻花翎因为嫉妒,害死了第一美女白灵玉,可是事实却是……事实!花翎眼底闪过一丝寒光。

  她忘不了这个身子的原主死之前最强烈的愿望,明知道是那个薄情的三王爷派人来杀她,可是她还是希望在死之前再见他最后一面。

  可怜,还是可悲?或许都有吧,她的痛她懂,被自己最爱的人如此折磨,死或许才是她的解脱!

  从此,她就是花翎,花翎便是她!她以前没有做到的,她帮她做,她以前所爱的,她帮她守护,至于她的仇,她帮她报!

  这些不仅仅是她一个人的事情,因为现在承受这些痛苦的是她,她和她不一样,她不懂什么叫委曲求全,她只知道别人敬我一分,我敬他三分,别人辱我一倍,我要他十倍甚至百倍还回来!

  穿越就穿越吧,反正在二十一世纪也没有什么让她留恋的了,慢慢的爬起来,用力拧干湿透裙子,光这一个动作就够她喘上半天的。

  花翎有些汗颜,这身子不是一般的弱,记忆中没错的话,她都这么大了,连穿衣服这种事情都不会,就连吃饭都要别人喂,如果不是她继承她的记忆,她一定以为她是个智障。

  温孤煊寒是吧,想杀她?!没门!既然你不想娶我,我就非要你娶我,不然我的嗓子不是白毁了吗,闭上眼睛轻轻抚摸着咽喉处,痛,清楚的传进大脑。

  拖着疲惫的身子,按着记忆中的路往回走,双脚像是灌了铅,每走一步都有头重脚轻的感觉,她是被丢在那条河里多久了?

  按时间来推断这具身子在她穿越过来之前就已经死了,一想到自己居然穿越到一个死人身上,花翎就像吞了一只苍蝇,感觉很不舒服。

  花费了一个多小时她才走进城里,现在虽然已经晚上了,可是因为三皇子的婚事,大街上还是很热闹的。

  她这一身嫁衣回头率是相当高啊,众人都疑惑她是谁家的姑娘,为什么穿着嫁衣如此狼狈的走在大街上,难道是刚进门就被休了?

  众人心里满是疑惑,花翎也不管他们的看法,直直的向三王府走去,这条路对于这个身体的原主来说,可是比自己家还要熟悉。

  终于,她走到了红木色的大门口,看着金色的牌匾上那红色的绸缎,花翎不屑的笑了,这个三王爷还真行,都杀了自己未过门的新娘,居然还挂着这些东西。

  “你谁!?”守门的两人看着一身红衣的花翎,愣了一下,随后大声喝道,因为她披头散发的样子,他们一刹那没看清楚来人是谁.

  当花翎慢慢的抬起头后,“王妃?!”守门的两个满脸诧异,为什么她没有坐花轿,记得花家主是很疼爱他这个女儿的。

  “快进去通报王爷,说王妃到了。”先清醒过来的侍卫,用手肘捅了身边的同伙一下,“好。”反映过来侍卫连忙向温孤煊寒的书房跑去。

 

第二章:针锋相对

  “王爷!王爷!”守门的侍卫几乎是一路磕磕绊绊跑到了温孤煊寒的住处,站在阁楼下呼喊着温孤煊寒。

  正沉浸在回忆中的温孤煊寒恼怒的睁开眼睛,“出去看看什么事。”抬头对着空荡的房间说了一句。

  一分钟后,暗卫回来了,“说!”一个字简单明了,他很清楚,如果没有急事,下面的侍卫是不敢这么大声喊他的。

  “回禀王爷,是花小姐。”暗卫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噢?是花家捞到她的尸体,找上门来了?”狭长的眸子挑起,这倒是像那家伙的性格,毕竟他疼女如命并不是假的。

  “不是,花小姐好像现在就在大门口。”暗卫眼眸闪烁,是他去杀她的没错,可是为什么她还活着,他是亲眼看着她沉下河底的。

  “什么!?”瞬间,温孤煊寒像是炸弹一般爆开,对着暗卫狠狠一挥手,暗卫的身子立刻飞了出去。

  “你不是杀了她?!”温孤煊寒邪魅的嘴角慢慢扬起,这是他暴怒前的征兆,暗卫知道这次自己死定了。

  “主子恕罪。”暗卫爬起来跪在温孤煊寒脚边,“恕罪?”温孤煊寒像是听到什么笑话,嘲讽的勾起唇瓣。

  下一秒,脚边的暗卫立刻死在了他的手下,“收拾掉,我出去看看。”温孤煊寒面无表情的的踏出房门,心底却带着一丝惊讶。

  他的暗卫他很清楚,下手绝对不会留情,为什么那个女人还活着?!

  满身煞气的向大门走去,还没走到门口,他就看到了那一抹红衣,纤细的身板就这样立在大门口,仿佛是雪中的雪松一般,高傲而又坚强。

  温孤煊寒先是愣了一下,怎么感觉,这个女人哪里不一样了?随后,眼底尽是恼怒,高傲?她有什么资格高傲!?

  脚下的步子加快,大步走到门口,花翎看着那个从黑夜中走出来的红衣修罗,抿了抿唇,好浓的煞气!

  毫不怀疑这个男人恨她,可是他又有什么资格恨她,没搞清楚状况就冤枉人,还当朝最出色的王爷呢!狗屁!

  “你怎么在这里?”温孤煊寒面无表情的看着花翎,他眼底的厌恶被她尽收眼底,不屑的勾了勾红唇,她不在这里应该在哪里?阎王殿?

  “说话!”见花翎不说话,温孤煊寒愤怒了,总觉得这个女人哪里不一样了,以前她见到自己不都是一脸娇羞的模样吗?

  更何况今天是他们的大婚,她不是应该一脸娇羞的扑过来吗?那一脸冰冷和不屑是怎么回事?

  看她全身潮湿的样子,应该是从河里爬上来了,真是命硬啊,这样都弄不死她,不过再想想这样也好,比起一下子弄死她,还是慢慢折磨痛快一点。

  “王爷……既然花小姐到了,婚礼是不是要照常举行?”三王府的管家自然是知道温孤煊寒暗杀花翎一事。

  可是没想到,她居然毫发无伤的站在这里,花家现在还不能惹怒,看来王爷只能拜堂了。

  “拜堂?!当然!”管家没有忽视温孤煊寒周身的煞气,今天是王爷大婚,却没有请一位来宾,就连皇上他都回绝了他的到来。

  他本以为今天不会有什么该死的婚礼,为什么!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温孤煊寒眼底尽是恼怒。

  王妃这个位置是留给灵玉的,这个贱人也配!?花翎看清他眼底的纠结,可是他越纠结她就越开心,她就要他难做,这婚他不结也要结。

  花翎抬脚就准备往里走,“你干什么?!”温孤煊寒壮硕的身躯挡住花翎的去路,花翎张了张口,并没有出声,事实上她也出不了声,可是她相信他能看懂她唇形是什么意思。

  拜堂!温孤煊寒瞳孔一缩,这个女人……居然这么大胆,早就和她说过,他这辈子都不会娶她,她居然这么大胆,敢无视他的话。

  不仅如此,到现在为止她居然一个字都不说,很稀奇,遇到这种事情,以她的个性应该是回花府哭诉才对,根本不会有这种毅力从郊外一路走回王府。

  也是,现在这种情况,她就是回去也没用,只会让她更丢人,想拜堂是吧,好!他成全她!

  “来人,准备一下。”温孤煊寒对管家使了个眼色,看他的表情花翎知道他一定没想什么好事。

  管家会意退下去准备了,花翎也毫不在乎身上潮湿的衣服,大摇大摆走进王府。

  温孤煊寒我会让你知道,毁了我嗓子的代价,虽然她的嗓子并不是完全没救了,可是那种就连咽一下口水都如刀割的痛,她一定要他也尝尝。

  大堂上,红色的蜡烛还在灼烧着,蜡泪随着火光的燃烧流淌下来,就像在可怜那个香消玉殒的花翎一般。

  花翎扫视着这穷酸的婚堂,冷笑了一下,就挂了几条红色的绸缎就算完事?这红变白,就立刻和丧事没什么两样。

  “王爷,准备好了。”管家很快又上来了,手里还抱着一只公鸡,花翎眼眸闪烁,鸡?猜得不错,温孤煊寒这厮想让她和鸡拜堂,然后顾名思义她也是鸡了。

  好狠的手法,这样的话,明天她就成了全东华的笑柄,花家也会因此蒙羞。这个温孤煊寒真腹黑,想对付她就来好了,干什么扯上她的家人。

  “花翎,你还杵在那里干什么?”温孤煊寒皱着眉头看着,抱着双手站在那里的花翎。

  花翎终于把视线落在他脸上了,在烛光的照耀下,花翎看清了这张脸,这是一张多么邪魅的脸庞。

  墨发瀑布般垂落在肩两侧,五官精致,轮廓分明,剑眉斜飞入鬓,一双勾魂夺魄的桃花眸,高挺的鼻梁下是两片诱人的唇瓣,散发着诱人的水光,潋滟无比。

  可是,这样的温孤煊寒,那样狠戾的眼神,厌恶的表情,怎么都让花翎喜欢不起来。

  粉唇轻启:我嫁的不是鸡,难道王爷你是鸡?花翎虽然没有发出声音,但是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她的身上,这么明显的唇语他们怎么看不懂。

  连下人都看懂了,何况是温孤煊寒,好啊!这个女人现在不仅胆子大了,脑子也变聪明了,居然看出他要她和鸡拜堂。

  不过今天她拜也要拜,不拜也要拜!这里是他的王府,他说了算!她还以为她还是花府那个,所有人都把她捧在手心的宝么?

  “本王身体不适,就由这只鸡帮本王拜堂!”温孤煊寒说完还假装咳嗽了两声,他这个样子让花翎嘴角的笑容显得更加不屑。

  这样就想侮辱她?做梦!慢慢的走向那只正在新郎位置上溜达的鸡,众人都以为她妥协了,温孤煊寒也以为她投降,准备拜堂了,邪魅的嘴角勾起弧度。

  可是下一秒所有人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花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抓住那只鸡,并活生生的拧断它的脖子。

  最后,鸡在花翎怀里挣扎了两下,就断气了。最后她居然,用唇形说了一句让温孤煊寒暴怒的话:王爷死了……

  花翎一脸惋惜的看着怀里那只鸡,肚子也在这个时候不争气的叫了起来,花翎勾了勾唇,把手里的鸡丢给了被吓呆了的管家手里。

  走到他面前,用他能看清楚的角度,清楚的用唇形说了一句:把王爷炖了,给我补身子。

  说完伸了个懒腰坐在了大厅的上座,一副她才是这里老大的模样,温孤煊寒气的脸都青了。

  “花翎!!!”温孤煊寒这一声大吼是用了内力的,只一瞬间在场的所有,内力较低或者没有内力的人,都痛苦的倒在地上。

  花翎也被这种强烈的内力冲击的吐了血,这一刻她脑子里只有两个字,好强!

  这个男人真的很强,仅一吼就能让她吐血,如果是一巴掌下去,她这个弱小的身边还不立刻四分五裂。

  只是片刻的震惊,花翎知道这里是古代,而且这里是以武为尊的世界,他没有内力才奇怪呢。

  淡然的擦掉嘴角的鲜血,花翎依旧挺直腰板,她这个样子让温孤煊寒更加诧异。

  狭长的丹凤眼闪过异样,不对!她不是花翎,花翎他还不了解,胆小怕死,别说用内力吼的她吐血了,就是平常大声说话,她都能吓个半死。

  “你是谁?!”刀锋般的眸子扫向花翎,花翎看向他,知道他怀疑她的身份。不过,她不怕他查,尽管查好了,要是他能查到她是灵魂附体,就算他厉害。

  花翎不屑的对他笑了笑,好像温孤煊寒是个跳梁小丑一般,这下彻底激怒了温孤煊寒。

  一股劲风刮过,花翎的脖子被掐住,再一次那种窒息的感觉涌上心头。又想杀她?!花翎眼底寒光浮动。

  她现在没有力气不错,可是不代表她就要束手就擒,食指中指并拢,以雷霆的速度点上温孤煊寒的小腹,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

 

第三章:雪夫人

  小腹传来的剧痛让温孤煊寒手上动作缩了回去,花翎顺势一个转身躲开他的束缚,在他不可思议的眼神中扬起一抹冷笑。

  好冷的笑容,似乎在嘲笑他的不自量力,眼底的深处还有一丝厌恶,仿佛在抵触什么,抵触他么?为什么?前两天她还不是这个样子的。

  狭长的眸子闪过一丝异样,瞬间他再次箍住了花翎的下颚,对着她的脸狠狠捏下去,随后开始拉扯。

  看到他的动作,花翎眼底闪过一丝不屑,使劲拉,看看能不能拉出什么来。

  果然,温孤煊寒注定是失望的,这个花翎不是易容的,而且她耳后那个花型胎记依旧在。

  “怎么会这样……”温孤煊寒相信自己的判断,没有错,她的确和以前的花翎很有很大的差别。

  先不说她那冷的让人心寒的眼神,她刚才用的什么手法,居然让他小腹一阵剧痛。

  花翎从小到大被那个家伙保护的那么好,别说学武了,就连穿衣吃饭这种事情都是那家伙亲力亲为。

  有件事情一定有蹊跷,不是这个花翎是假的,就是那个家伙一直掩藏着她的实力,不过他的目的是什么?

  温孤煊寒看着正在努力擦拭下巴的花翎,心口无故生起一股怒火,她这是干什么?厌恶他吗?

  真会装,前两天还恨不得黏在他的身上,既然不愿意就不要嫁进来,干什么死皮赖脸要嫁进来,既然你嫁进来了,我就不会让你好过。

  棱角分明的侧脸闪过一丝诡异,上扬的眼睛很漂亮,深邃幽蓝如深夜的大海,鼻若悬梁,唇若涂丹,肤如凝脂。

  容貌如画,漂亮得根本就不似真人,这种容貌,这种风仪,根本就已经超越了一切人类的美丽,似妖似魔,妖孽无比的眸子正直勾勾的盯着花翎。

  花翎真庆幸自己现在不能说话,不能说话更好,这样才不会露出马脚,虽然继承了这个身体的大部分记忆,那也仅仅是大部分,还有一小部分暂时想不起来。

  这个邪魅的男人,一看就不是好对付的人,还是静观其变最好,最好保持敌不动我不动的心态。

  两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直到……突然传来的声音,让温孤煊寒回过神。

  “王爷~”一个娇媚入骨的声音让花翎哆嗦了一下,好SAO的声音,说话至于这么恶心吗?好好说话会死?!

  微微侧了侧目,她看清了来人的容貌,风髻露鬓,淡扫娥眉眼含春,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

  身着淡蓝色的长裙,裙裾上绣着洁白的点点红梅,用一条白色织锦腰带将那不堪一握的纤纤楚腰束住.将一头青丝绾成如意髻,仅插了一支梅花白玉簪.虽然简洁,却显得清新优雅。

  看到她的容貌,花翎嘴角的冷笑更甚,这男人口口声声说爱白灵玉,不还是找了个替身来释放自己的兽欲,男人的爱就是狗屁!

  一想到前世的背叛,花翎周身的温度又下降了几分,离她较近的人都开始打颤,他们怎么不知道花小姐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气场。

  温孤煊寒却以为她老毛病又犯了,看到白灵玉就开始嫉妒,以前她不都是这样吗,不过这一次不同的是她没有对雪儿摆脸色。

  “雪儿,你来了。”比起对花翎的狠厉,温孤煊寒对前来的雪夫人,说话口气是相当‘温柔’的。

  “妾身给王爷请安,给花小姐请安。”雪絮温柔的对温孤煊寒俯身,不过立刻被温孤煊寒阻止了,“雪儿,和你说过了,在我面前不用如此多礼。”

  温孤煊寒的声音听似责怪,却十足透着宠溺,“谢王爷。”雪絮一脸娇羞的扑进温孤煊寒的怀里,对着花翎投去一个得意的眼神。

  你费尽心思嫁进王府又怎么样,我才是这里的女主人,识相的赶紧滚!

  看懂她眼神的意思,花翎没差点笑出来,不过她发不出声,只是嘴角抽搐了一下,雪絮以为她是气坏了,更加得意的往温孤煊寒的怀里缩了缩。

  她能看到温孤煊寒自然也能看到,她心里想什么他会不知道,如果不是因为她长得像灵玉,他会这么宠她?

  心里冷笑了一下,温孤煊寒决定利用雪絮羞辱一下花翎,潋滟的眸子闪过一丝邪恶。

  修长的指尖挑起怀里人儿的下颚,“雪儿,我们去休息怎么样?”温孤煊寒特地把休息两个字咬得很重,雪絮顿时羞红了一张脸。

  花翎有些同情的看着,得意的像一只孔雀的雪絮,可悲的女人,被当成一个替身也能这么骄傲,真是佩服她。

  她眼底的同情被雪絮尽收眼底,同情?!这个女人居然用这种眼神看着她,她有什么资格同情她!?

  气的身子有些发抖,温孤煊寒发现她的异样,微微皱起眉头,薄唇轻启,“雪儿,你怎么了?是不是身子不舒服?”原本是关心的话,花翎却听到语气里夹杂的厌恶。

  花翎饶有兴趣的挑了挑眉,这男人不是傻子啊,还以为他真把这个SAO女人当成白灵玉呢。

  双手交叉在胸前,闭上眼睛,微微靠在檀木桌前,用指腹轻轻抚摸着喉咙处,喉咙里像刀割一般难受。

  这都是温孤煊寒害的,不能说话倒不要紧,她向来就不是话多的人,她有时候甚至懒得说话。

  可是这种难受,让她怎么忍得下去,她必须找个地方好好治一下她的嗓子,虽然她懒得多说话,但她可不想一辈子不能说话。

  “王爷,妾身没事,妾身只是担心,今天是王爷和花小姐大婚之日,我代替她伺候您,是不是不妥?”雪絮虽然嘴上那么说,可是她心里却高兴死了。

  鄙视的看向花翎,看见没有,大婚之夜王爷都不愿意碰你,你还活着干什么,怎么不去死!?

  她这挑衅的眼神,让花翎眼底瞬间结冰,死女人!我死不死还轮不到你来主宰,我不招你,你跑来招我,找死!

  毫不犹豫大步走过去,一把把雪絮从温孤煊寒怀里拽出来,众人以为她嫉妒病有犯了,毕竟今天是她大婚,为这种耻辱发怒也是很正常的。

  温孤煊寒只是稍微愣了一下,并没有阻止,她尽管下手好了,这样他才能找借口惩罚她,毕竟雪絮不是灵玉,打了他也不会心疼。

  不过出乎大家意料之外的是,花翎并没有打雪絮,反而挑着她的下巴上下打量,一双漂亮的凤眸在她身上四处扫射。

  最后转头看向温孤煊寒,唇形很清楚的说了一句:野鸡配公鸡正好,说着邪恶的指了指管家手里的死鸡,然后又指了指温孤煊寒。

  意思再清楚不过了,温孤煊寒气的头发都快竖起来,这个女人,不给她教训她真的是不知道痛。

  “花翎……”淡淡的两个字却隐藏着巨大的杀机,花翎戒备的看着温孤煊寒,顺手拽下离她不远处的柳树叶。

  实在不行,用音攻,可是出乎花翎意料的是,温孤煊寒突然变了一张脸,快步走到她面前,露出一脸阴森的笑容,花翎眯起凤眸,他想干什么?

  “今天是我们的大婚之日,本王怎么能亏待你呢。”温孤煊寒笑得无比阴森,花翎嘴角微抽,我希望您老亏待我,赶紧撵我走吧,谢谢您。

  看到花翎的样子,温孤煊寒以为她害怕了,心情突然好了起来,薄唇也勾了起来,看到他嘴角那一刹那的弧度,花翎以为自己眼花了。

  这厮刚才是笑了吗?瞪大眼睛努力的看着某人的嘴角,可是那片刻的美好,瞬间消失了,就像昙花一现一般,美好而又短暂,花翎有些失望。

  不过花翎一直没说话这件事,倒让温孤煊寒倍感疑惑,她是因为易容,不会变声所以不敢说话,还是其他……

  “我亲爱的王妃,我们去洞房吧,春宵一刻值千金。”说完,长臂一拉,粗鲁的动作让花翎皱起眉头。

  她才不相信这个男人会和她洞房,他那么讨厌她,不!可以说是恨她,怎么会和她洞房,除非那个白灵玉从棺材里蹦出来。

  一路上,不管温孤煊寒的动作有多粗鲁,花翎都没有吭一声,事实上她想吭也吭不出声,只能在心里咒骂这个故意而为的家伙。

  这个男人不知道什么是绅士吗?对一个柔弱的女士下手这么粗鲁,温孤煊寒自然也不知道什么事绅士,因为在他眼里,花翎对他来说就是个心狠手辣的女人。

  很快,温孤煊寒就拽着花翎到了他们的新房,新房打扮的还算像是成亲的样子,翔凤红烛、红丝绸锦被,满屋的红色闪了花翎的眼睛。

  一个狠劲,她被甩到了一边冰冷的地板上,花翎揉着被摔得生疼的屁股,水剪双瞳闪过一丝不满,对温孤煊寒的印象更差了,粗鲁男!

 

第四章:洞房花烛

  烛光摇曳,暗香浮动,满室的红,暧昧无限。红罗轻帐内,令人面红耳赤的喘息声此起彼伏。

  女子衣裳褪尽,肌肤胜雪,娇美动人,媚眼勾魂,声音柔媚。“王爷,这样不好吧,花小姐还在呢……”

  床榻上,雪絮酥胸半露,对着温孤煊寒半推半就,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得意的要死。

  之前她还以为温孤煊寒是想和花翎洞房,还恨了半天,没想到王爷他居然……

  大婚之日,这种耻辱,恐怕任何女子都吃不消吧,一想到花翎又会像以前要死要活的样子,她心里就无比舒坦。

  裸露的身子又往温孤煊寒结实的胸膛上靠了靠,风SAO的狐狸眸扫向坐在地板上的花翎,可是当她看到花翎的样子就傻眼了。

  她一愣,温孤煊寒自然也把眸子投了过去,当他看清楚花翎在干什么的时候,胸口立刻窝了一口怒气。

  “你在干什么?!”温孤煊寒一把推开俯在自己身上的身子,一把扯过床上的纱幔,缠在精壮的腰肢上,目光阴鸷的走向花翎。

  正在翻箱倒柜的花翎没有停止手上的动作,废话,她浑身都湿透了,再不换衣服就要感冒了,她嗓子已经这样了,再感冒还得了。

  没有人心疼她,自己也要心疼自己,回头白了温孤煊寒一眼,指了指身上的衣服,一副你明知故问的表情。

  温孤煊寒黑了一张脸,他在她面前和别的女人合欢,她居然还有心情在这里换衣服?!

  “换什么换!都脱了算了!”温孤煊寒一肚子火,一股脑全部撒在了她身上,伸出猿臂抓住花翎的肩膀,一用力,花翎身上的衣服已经变成碎片了。

  随着衣服的分裂,花翎洁白的肌肤裸露出来,肤如凝脂,手如柔荑,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美目盼兮。

  弯弯的眉,大大的眼睛,嘴唇玲珑而丰满,看来就像是个熟透了的水蜜桃,无论谁看见都忍不住想咬一口的。

  如此诱人的样子,看的温孤煊寒呼吸急促,喉结不规律的滚动,从来不知道这个女人,这么美。

  特别是她这俨如天鹅般的眼眸,偶一流盼,如此甜美;柔丝般的、弓样的眉睫,荫掩着盈盈的双瞳,特别是现在她眼底的冰冷,更给柔美的眸子增添了一丝潋滟之彩。

  温孤煊寒看着花翎,几乎是呆住了,花翎眼底闪过不屑,男人都是一个德行,再厌恶又怎么样,还不是被她的姿色吸引,哼!

  “王爷~”被忽视的雪絮不高兴了,裸着身子从床榻上走下来,花翎看着那张红木婚床,嘲讽的勾了勾唇,这原本应该是她的床,现在却让两只鸡在上面打架。

  “花小姐,你还是出去吧,我要和王爷休息了。”说完伸手拉过温孤煊寒的手,嘲讽的眸子看着花翎,嘴角尽是得意的笑容。

  啪!“啊——”红影一闪,一个响亮的巴掌声响起,接着便是一声凄厉的惨叫声,雪絮捂着自己红肿的脸庞,美目怒视着花翎,恨不得把花翎撕碎。

  那阴毒的眼神也只是一瞬间,随后她满脸委屈的靠向温孤煊寒,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娇唇微微嘟起,“王爷……”

  温孤煊寒冷哼一声,果然露出真面目了,这女人嫉妒的本性还是难改,既然如此。

  推开雪絮的身子,随后,迅速伸手束缚住花翎,“你是在怪本王没有宠幸你么,本王的王妃。”温孤煊寒特地把王妃两个字咬得很重。

  哼!花翎避开温孤煊寒的触碰,别用那碰过鸡的手来碰她,她有洁癖。

  “贱人,不识好歹!”她厌恶的表情,彻底激起温孤煊寒的男人自尊,一把拉过她,狠狠的把她按在红色的床榻上。

  “你出去!”冷冷的瞥了一眼目瞪口呆的雪絮,“王爷……”雪絮立刻傻了眼,“本王不想说第二遍!”温孤煊寒很宠雪絮不错,不过只是宠幸罢了。

  “是。”雪絮捡起自己的衣服,不甘心的看了一眼温孤煊寒身下的花翎,穿好衣服很不愿意的走了出去。

  被温孤煊华按在身下的花翎,没差点跳起来,凑!野鸡打架的床,她才不要在上面,会得情流感!

  见她拼命反抗的样子,温孤煊寒冰冷的薄唇勾起,手指不留痕迹的在她手腕上摸了一下,没有内力,看来不是什么人派来的奸细。

  放开我!花翎很想大吼一声,可是她说不出话,心里对温孤煊寒的恨意更深,冰冷的瞳孔里闪过一丝凌厉而又诡谲的光芒。

  抬脚毫不留情的对着温孤煊寒的胯下踢去,速度太快,虽然温孤煊寒及时伸手阻止了,可是还是被踢到了。

  被挡住了一部分力量,可是还是很痛,温孤煊寒痛苦的皱起眉头,死女人!居然踢男人最脆弱的地方,下脚这么狠,难道真的要废了他!?

  想到这里,温孤煊寒眼底闪过一丝阴霾,狠狠压制住花翎的身子,不顾她的挣扎,粗暴的将她身上所剩无几的衣服全部撕碎。

  花翎愤怒的扭动,她说不出话,只能愤怒的仰起头,对准温孤煊寒的手臂狠狠要咬下去,这一口她可是用了十足的力气,几乎把温孤煊寒的肉咬下来。

  、

  “嘶——”温孤煊寒吃痛的收回手,花翎乘机抬脚对他胸口踢去,挣脱束缚之后她拔腿就想跑。

  温孤煊寒捂着胸口看着想逃跑的花翎,冰冷的眸子更加深邃,想跑?已经晚了……

  只一挥手,花翎又回到了床上,花翎整个人都傻了,她忘了这是古代,她忘了她身边是个内功高手,只要一挥手就能把她捉回来。

  花翎不甘心,向来都是她主宰别人,什么时候主动权落到别人手里了,伸手狠狠扣住温孤煊寒的手臂,试图拧开他的手。

  可是她失望了,这个身子太弱了,别说拧过温孤煊寒的手,就连拽都拽不动。她不甘心,为什么!?

  温孤煊寒居高临下的看着满脸不甘的花翎,眼底闪过一丝兴趣,垂死挣扎?尽管来吧,他倒要看看她还有什么本事。

  他的动作顿时让花翎浑身一颤,后背像是有电流窜过,麻痒难受。

  不好!这样下去,她死定了,花翎逼迫自己冷静下来,脑子飞快转动,该怎么办?求他?不行,她做不出这种事情,再说她现在也说不出话,想求都不行。

  在花翎分神的片刻,温孤煊寒狂妄的吻如雨点般落下,顺势堵住花翎娇艳欲滴的红唇,温热的气息喷在花翎的脸上。

  火热的气息扫过花翎的耳畔,含住那如玉般雪白的耳坠,温热的舌尖不断在花翎的耳际游走,惹得花翎不受控制的一阵轻颤。

  可是,温孤煊寒似乎并不准备就这样放过花翎。

  “求我,我就考虑放过你。”温孤煊寒鬼魅般的声音在花翎耳边响起,他这句话没差点让花翎气背过气去。

  大爷啊,我倒是想求你,前提是我要是能说话的话,花翎欲哭无泪。花翎一脸苦逼的样子,让温孤煊寒误以为她不愿意,怒火再次升起。

  “多么令人垂涎的娇唇,为什么不出声?”

  低沉的男子喘息声,在红帘朱纱后响起……

女神归来冰山偷心贼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女神归来冰山偷心贼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女神归来冰山偷心贼小说全文

女神归来冰山偷心贼

女神归来冰山偷心贼

作者:千宫湮状态:已完结

女神归来冰山偷心贼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千宫湮原创小说女神归来冰山偷心贼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女神归来冰山偷心贼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女神归来冰山偷心贼免费阅读:被男友算计,死在了小三的枪下,重生后,她发誓绝不动情。大婚之夜,被未婚夫下毒抛尸,她嘴角扬起一抹冷意。口不能言却能用音乐杀人,一曲,她惊艳天下。你居然怀了他的孩子,给我喝了它!心爱的男人的一碗毒药顷刻间让她绝望不已。原来,原来这一次又是她自作多情,可笑!好,如你所愿!女子冷冷一哼,决然喝下毒药,她发誓,若她不死,她要害她的人血债血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