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10-09 16:48:58作者:顾一生

由顾一生精心创作的一本总裁豪门小说,主角是霍宴路乔的小说是《最是孤绝如梦断》,本文最是孤绝如梦断非常值得推荐。文章节选试阅读:七年前,霍宴的妈妈找到路乔,用三百万,买下她跟霍宴的感情,是笔划算买卖。现在,霍宴也是这样,打算用一个亿,让她把肾捐给他的女朋友,告诉她,这是稳赚不赔的生意。霍先生,我不要钱,我只要霍太太的位置。

《最是孤绝如梦断》顾一生的小说是最是孤绝如梦断-霍宴路乔 免费试读

最是孤绝如梦断全文免费阅读

第11章 我自欺欺人

她顿了一下,说:“其次,那个叔叔真的就是个路人,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这话,说出口,路乔特别的心虚。

“真的吗?”小虽然眨巴着葡萄似的大眼睛,显然不是很相信路乔的样子。

四目相对,对着儿子纯净的眼睛,路乔忽然就不忍心骗下去了,但是事情的真相她也没法说出口,暗叹了口气,她垂下眸子,直接结束了话题:“好了,不用再纠结这个问题了,赶快睡吧,我有点困了。”

“那好吧,妈妈午安。”小虽然很小大人的替路乔拉了拉被子,拍拍她的手背,像是要哄她睡觉。

不过最后,路乔没睡,小虽然倒是睡得很香。

小团子睡熟了,路乔小心地起身,赤脚下床,去了别墅的地下酒窖。

小虽然的存在她费尽心思隐藏了六年,如今突然被霍宴发现,路乔不安,慌乱感让她坐立难安,急需找点事情来转移注意力,或者找个发泄点。

红酒一杯接一杯的下肚,路乔品尝不出来它的滋味,溢满口腔的都是苦涩。

胃里有烧灼的痛感,酒精的作用,路乔压抑的情绪有喷薄而出的迹象。

眼眶发烫,路乔忙摁住眼睛,指腹瞬间湿润。

难过的情绪在翻江倒海,手机忽然响了,路乔拿起来,是个没有备注的来电,但是,那串号码即便不备注,她依然烂熟于心。

手一抖,差点把手机扔出去。

来电响了二十多秒,一直到快要自动挂断的时候,路乔才颤着手指头点下了接听键。

磁沉的嗓音,好听至极,“路小姐,你想好怎么跟我解释那个孩子的事情了吗?”

然而路乔听着,却如同阎王催命。

握着手机的手一再收紧,隐隐在发抖,声音却极力保持着镇定,语调似乎不紧不慢,“霍先生,我已经说过了,人有相似而已。小虽然跟你没有关系,麻烦你不要自作多情。”

“路乔,我不是瞎子,那个孩子长的跟我很像,绝对不只是偶然相似的程度,你糊弄不过去。”

夜里,酒窖的气温低,霍宴森寒的语气让她整个人冻得发抖,身子蜷起,双臂抱着腿,将下巴搁在膝盖上,泪流满面。

“我哪里敢骗霍先生。您都说了,我是贱人一个,怎么可能会配得上给霍先生生儿育女呢?”

她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又苦又涩的酒液将她的声音浸泡的沙哑,她压下自己的哭腔,轻呵一声,刻意的漫不经心。

“霍先生就算是有喜当爹的爱好,也别找我啊。当初说好了,老死不相往来的,霍先生这么说一不二的,可千万别因为我打破了自己的原则,不值当。”

霍宴冷笑:“让我打破自己的原则,就你,也配?”

喉头一哽,像是吞了刀子,从喉咙一路疼到心脏,“当然不配,所以,霍先生还是不要再跟我纠缠下去了,免得您恶心。”

“你以为我想跟你纠缠下去?”霍宴说:“给我说清楚,那个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以后就可以彻底说再见。”

第12章 我伪装妩媚

隔着电话,路乔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失真,“小虽然是我的孩子,也只是我一个人的孩子,他的爸爸不是你,霍先生还是不要喜当爹了。”

霍宴额头上的青筋猛地蹦了两下,他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路乔!”

刚低吼出声,手机那边传来“嘟——”声,通话已经被掐断了。

霍宴看着屏幕上通话结束的字样,咬紧了牙根,挤出一句,“好,路乔,你真是好样的。”

胸膛剧烈地起伏,霍宴过了好大一会儿,才平静下来,对着已经黑掉的屏幕,他眯了下眼睛,手指微动,从通讯录里调出一个电话号码。

“帮我做个亲子鉴定……”

——

周一,阴雨天。

忙碌一整天,到了下班时间,路乔在徐助理的提醒下,打消了亲自去接小虽然的念头,两人驱车前往盛世会所见客户。

由侍者领着到了vip包厢,一推开门,一股烟酒的味道扑面。

路乔不着痕迹地皱了下眉,但是很快就又恢复正常,她带着笑跟徐助理一起走进包厢。

今天见的客户是贺家的大少,贺启。

贺家是锦城房产大鳄,论权论财,路家跟贺家相比起来都尚还有些差距。

好不容易跟贺家谈上一笔大生意,如今路氏集团自然是要供着这尊财神爷的。

包厢里,贺启皇帝一样,坐在沙发正中央的位置,长臂一伸,左拥右抱两个美人,一个替他喂着水果,一个替他点烟。

旁边坐了几个贺氏地产负责跟路氏合作的人也在,同样是美人在怀。

姑娘甜着嗓子在唱歌,时不时有带着醉意跑调的男声应和。

包厢里乌烟瘴气。

路乔不喜欢这样的场面,但是,深呼吸,她神色如常跟贺氏的人一一打招呼。

路乔一直被称作是锦城第一名媛,不是没有道理的。她长了张勾人的脸,妩媚模样,活色生香的漂亮。尤其是现在,画了精致的妆容,站在迷离灯光里,笑意淡淡,眼波流转,不用刻意的施展自己的魅力,举手投足都是风情。

贺启是个好色的,眼睛一亮,立刻将女伴赶开,伸手拍拍自己身边的位置,“路小姐来了?快请坐。”

招小狗一样的态度,很不尊重人。

路乔敛起眸,虽然心里不舒服,但是很明白贺家她得罪不起,弯腰给自己倒了杯酒,她说:“抱歉贺先生,路上堵车,我们来晚了。”

她手腕一扬,准备把酒喝了,贺启却抓住了她的手腕,“没关系,迟到是美人的专利。”

贺启的手指在她的肌肤上一下一下的摩挲,是一种暧昧的暗示。

路乔的胃里翻涌,强忍住想干呕的感觉,想跟贺启谈正题:“贺少,古街的那栋楼……”

“诶,路小姐刚来,我们还没好好喝几杯,先不着急谈生意。”贺启摆摆手,端了酒杯跟路乔的碰了一下,“路小姐今天晚上打扮的可真漂亮,不跟你喝几杯,我觉得自己可就亏了。”

龙舌兰,绝对的烈酒,路乔陪着贺启连喝了三杯,胃里疼痛剧烈,眼看着贺启的咸猪手已经摸上了她的大腿,路乔再也忍不住,站了起来,“不好意思贺少,我去下洗手间。”

第13章 我踏入深渊

卫生间没什么人,她俯身大吐特吐起来。

把胃里的东西全吐了,最后呕出一口血来。

手捂着还在作疼的胃部,路乔打开水龙头,掬了几捧凉水,泼在脸上。

她抬头,跟镜子里的自己对视。

她的妆容防水,用水洗了几次也没花,依然精致,似乎完美无暇,但是眼睛里却透着深深的疲倦。

额前的碎发被打湿,湿哒哒的正往下滴着水,使她看起来就像个死不瞑目的女鬼,还是刚从水里捞上来的那种。

路乔伸手碰碰自己被血染得嫣红的唇,蓦地嗤笑出声。

七年前那个青春恣意的鲜活小女孩,到底是死了,被她亲手给杀死了。

现在的路乔,再也不是没有当年的影子,只是一具躯壳,金絮其外败絮其中,浑身都散发着令人作呕的味道……可真令她恶心。

吐了一遭,酒却还未醒,路乔踉踉跄跄的朝包厢走。

经过长走廊,心神恍惚的她并没有发现,一个门半开着的包厢里,有一双她熟悉至极的眼睛,在看到她的时候,瞳仁紧缩了一下……

——

“宴哥?宴哥?”

易之将霍宴给他的头发小心地收集起来,跟他说出结果的时间,问他那天有没有时间去拿。

结果,话音落下了好一会儿,都没听见旁边男人的答复。

易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镜片上隐隐约约映出霍宴黑沉的脸色,他疑惑问:“宴哥,你怎么了?”

霍宴握着酒杯的手背爆出根根青筋,“没事,只是看到了只讨人厌的苍蝇而已。”

易之不明所以的偏了下头。

霍宴不打算跟易之讨论苍蝇的问题,泄愤似的喝了一口酒,“鉴定结果出来得快点,最多两天,我要知道他到底是不是我儿子。”

在游乐园看到路乔抱着的那小团子,跟他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一样的长相,让他不得不在意。

所以那天捏住路乔下巴的时候,他不着痕迹的拽了小朋友两根头发。

小孩子发丝太过柔软,以至于到现在他的手上似乎还残留着触碰时的感觉。

不自觉捻了捻手指,霍宴凝视着酒杯,黑得纯粹的眸子里,是狂风骤雨前最后的平静。

“没问题,霍哥,我一会儿回医院就让他们做鉴定,一定让你尽快拿到结果。”

霍宴冲他晃了两下玻璃杯,声音寡淡:“嗯,谢了。”

“嗨,咱们兄弟谁跟谁,这点小事用不着客气。”

易之不以为意,拿起酒,跟霍宴碰杯。

杯子碰在一起,发出一声清脆的碰撞声,里边的酒液晃荡不停,像是多年前谁眼眶里隐忍不落的泪水……

——

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杯酒,胃里翻江倒海,跟吞了不知道多少刀子一样。

意识疼得相当清醒,然而身体却昏昏沉沉,使不上力气,就连端杯的手都软绵的要命。

“来,再喝一杯,预祝我们这次同样合作愉快。”

刚艰难咽下酒,贺启又立刻添上了新的,也不管她愿不愿意,一碰杯子,“我干杯,你随意。”

话是这么说,贺氏现在可是路家的财神爷,路乔怎么敢随意?

咬着牙,她喝中药一样,干了那杯酒。

酒落入腹中,先在胃里耀武扬威了一番,痛的灼烫,渐渐在四肢百骸蔓延。

明明包厢里开着冷气,她却热的烦躁,衣服轻薄,她却觉得是裹了棉袄,捂得她透不过气来,特别想把“棉袄”脱了。

“路小姐……”贺启的手握上了她的手腕。

路乔嘴里莫名泄出一声嘤咛。

嗓音甜腻,像是……难耐的,呻吟。

路乔被自己的声音惊了一下,才觉察出来不对劲。

浑身不正常的燥热,还有贺启不怀好意的兴奋眼神,让她心一沉,很快意识到,自己这是着了贺启的道了。

酒有问题。

贺启在酒里下了药!

第14章 我身陷囹圄

体内的热躁渐渐开始侵袭精神,迷迷糊糊的,身体总不受自己控制的想做一些不好的事情。

这种感觉非常糟糕,贺启却还在往她的杯子里倒酒,脸上的笑容让路乔恨不得直接上手撕了。

但是,脱离了学院的温床,七年社会上摸爬滚打,磨平了她的棱角,剪去了她所有单纯美好。

她愤怒,却还要顾及着路家的生意,敢怒而不敢言。

不能跟贺启撕破脸,路乔的委屈,就算是打落了牙也得往肚子里咽。

路乔用力掐了自己一把,没发飙掀桌,也没指着鼻子骂贺启卑鄙无耻,她努力保持着最后一丝清醒,跟贺启客客气气的说:“贺少,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不然,家里人要担心了。”

“这才九点多,不晚,我们成年人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路小姐何必着急回去。”

贺启拉住她,胳膊一用力,想把她拉入怀里。

路乔身子踉跄,差点崴了脚,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挣开贺启的手。

“不,家里有规矩,不能晚归,我真的该回去了。”

路乔说着,叫着徐助理就往外走。

贺启觊觎她好几个月了,如今她就到嘴的肉,他可舍不得放走。

“规矩归规矩,但是偶尔不遵守一次,也没什么吧。路小姐,别这么着急走。”

贺启也跟着起身,大步要追路乔。

路乔装作没听见,尽管软着腿,还是咬牙尽量快步往外走。

贺启慢了一步,两人已经坐上了电梯,徐助理注意到了路乔脸上不正常的绯红,“路总,您怎么了?”

背靠着电梯,身后那一点凉意稍驱赶了一些她的燥热,神智清醒了点,她深呼吸,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没事,你快去开车,我在大厅等你。”

尽管已经十分注意,但是音调还是比平常甜软,路乔额头上都是虚汗,破绽百出。

徐助理看了她一眼,才应下:“好的,路总。”

电梯到了一楼,徐助理没下去,路乔出了电梯,低着头朝大厅走。

旁边的电梯却忽然开了,贺启的声音悠悠飘出,像是恶魔索命,“路小姐,走这么快干什么,怕我吃了你不成?”

路乔的头皮一下子就炸开了,紧攥的手指有指甲刺入手心,一滴殷红的颜色滴下来,她却感觉不到疼痛。

贺启揽住她的肩,炙热的呼吸喷在她的耳侧,“路小姐,乖宝宝做久了难免会腻味,成年人的夜生活很精彩,相信我,你会喜欢的。”

路乔浑身都在发抖,意识不受控地开始模糊。

“不……”

强撑着最后一丝清醒,她伸手想推开贺启,但是没什么力气的推搡更像是调情。

贺启低低的笑,手下微用力,半揽半拖的要进电梯。

余光瞥见不远处清隽背影,路乔如同抓住救命稻草,声音呛出嗓子,“霍宴。”

眼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水雾,无助的发出求救信号。

即使没说话,看到的那个人,也知道她想表达什么,“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四目相对,霍宴眯了下眼睛,明明看懂了她的意思,却漠然地收回目光,跟身边的男人说:“走吧,小然还在等我,回去晚了她会担心。”

顾一生的《最是孤绝如梦断》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最是孤绝如梦断》就可以了哦~

最是孤绝如梦断

最是孤绝如梦断

作者:顾一生状态:已完结

由顾一生精心创作的一本总裁豪门小说,主角是霍宴路乔的小说是《最是孤绝如梦断》,本文最是孤绝如梦断非常值得推荐。文章节选试阅读:七年前,霍宴的妈妈找到路乔,用三百万,买下她跟霍宴的感情,是笔划算买卖。现在,霍宴也是这样,打算用一个亿,让她把肾捐给他的女朋友,告诉她,这是稳赚不赔的生意。霍先生,我不要钱,我只要霍太太的位置。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