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10-04 14:10:57作者:许呀

很多人在找关于主角刘贝茹孙伯翰的小说是《月光下的笨笨爱》,这本书的作者是许呀,月光下的笨笨爱可在线免费阅读,找到这本书的你快来阅读吧:青春靓丽的女生刘贝茹阴差阳错间爱上一个冷酷无情的极品男生,然而,事情的发展并不尽如人意,居然是一波三折……

《月光下的笨笨爱》主角叫刘贝茹孙伯翰 的小说是《月光下的笨笨爱》 免费试读

月光下的笨笨爱全文免费阅读

第十六章

“莫非不是嘛?”刘贝茹反问她。“自然不是。”她地眼眸中露上一层忧伤。刘贝茹如今发觉此个女孩已然无药可救拉,而刘贝茹,亦不想又与她不节约时间拉,让刘贝茹十分庆幸地是,她选取碰到刘贝茹地地点居然那么长时间皆木有学生走过来,“好拉,刘贝茹要走拉。”刘贝茹淡淡地说著,瞧拉她一目,结果伸出手,把她拉拉起来。她深深地瞧拉刘贝茹一目,之后转过身,走掉拉。刘贝茹地内心十分慌乱,刘贝茹低著头,往归走,就那样碰到一面肉墙。“贝茹吗?”有的人轻轻地低唤。“您——您咋会在那里吗?学哥。”他……他啥时候来地吗?他扬著柔情地笑颜,扶拉扶刘贝茹地头:“俺刚刚瞧到地这一幅情景,好精采呀,贝茹,您说学哥要咋感激您,才好嘛?”“俺——”“学哥,您不要又为拉她难过拉,好嘛?”刘贝茹望著他柔情潇洒地面庞柔声道。他却微微地笑拉,眼眸中闪著柔情地光:“俺有说过,我难过是由于她嘛?贝茹。”

“不是由于她吗?”刘贝茹难以置信地瞧著他。他扶著刘贝茹地发,柔情地笑:“自然不是,贝茹,学哥可是总是记得您地话,是哪一位这日夜里恶恨恨地警告刘贝茹,不许刘贝茹为这样地女孩子难过地呀。”他柔情地眸紧紧地凝视著刘贝茹,“这您……”刘贝茹柔声问。“是由于大娘嘛,刘贝茹大娘生病住院拉,刘贝茹十分担忧她,还好,今日最终度过不安全期拉。”他地嘴角含笑,柔情地瞧著刘贝茹。原来是那样,刘贝茹还认为他……“学哥……”刘贝茹不悦地撅起拉口,伸出小拳手就冲著他挥拉出去,“这您干嘛不早点说,害得他们为您担忧。”学哥地感动“学哥……”刘贝茹不悦地撅起拉口,伸出小拳手就冲著他挥拉出去,“这您干嘛不早点说,害得他们为您担忧。”他哈哈笑,拉住刘贝茹:“贝茹,我早说拉咋晓得原来小妹妹您那么关照学哥啊,您——真地让学哥好感动啊!”他笑:“瞧来,您真是十分喜爱学哥啊吗?”刘贝茹呵呵笑:“自然喜爱拉,呵,宛若堂兄一样,喜爱您。我不想瞧到您难过嘛。”他故意做出收伤般:“原来是堂兄!莫非学哥有这么差嘛?”

刘贝茹呵呵笑。“……”望著窗外地月光,刘贝茹地嘴角依旧带著微笑,矮3结束地时候,学哥申请拉去澳大利亚看书,他走地时候,刘贝茹与房头均十分舍不得,他弹著电子琴,为他们二个后来唱这首童年地时候,他们地目眶皆湿拉,他毕业地时候,觉得十分伤感,所以,他地离去,有一段时间刘贝茹与房头均皆十分沉默。可是,此个像大堂兄般柔情地学哥又归来拉,刘贝茹地嘴角不由自主地上扬著,明日,明日刘贝茹就能见到他拉。翌日上学地时候,在校园门口碰到覃若英,二个女孩子有说有笑得向著班级里一起走,进入班级地时候,刘贝茹习惯兴地往座位前瞧过去,嗯,孙伯翰还木有来。此段日子,他真地皆有来听课,班里有羡慕著他地女孩仿佛十分兴奋,每日,刘贝茹却仅能收到无数地嫉妒地眸光,还好,我早已习惯拉,仅要她们不要像崔静茹这般极端,刘贝茹皆无所谓拉,事实上,就在孙伯翰这次在运动课上所神情出地忿怒之后,尤其木有的人敢对刘贝茹咋样拉,所以,尽管会有不一样地目光观看我,我地人身暂时能保持安全。“贝茹,您如今愈来愈在乎他们地帅哥拉,是否吗?”小英瞧到刘贝茹不经意地眸光,笑兮兮地说著。

“俺这有。”刘贝茹把书本拿拉出来,轻轻放到桌上,抬起头,瞧著她,“小英,如今该学习拉,好嘛?”仅算过得去罢了刘贝茹把书本拿拉出来,轻轻放到桌上,抬起头,瞧著她,“小英,如今该学习拉,好嘛?”“贝茹——”她顽皮地笑拉一下,说:“咱们地帅哥对您真地是好,刘贝茹向来亦木有见过他那么勤快地来校园,更不要说如今每天皆能见到他,此要在以前啊,能说说就是奇迹。以及,能让他们地璀璨帅哥给补习学习地人,除拉您,会有其二个人能享收那样地殊荣嘛?贝茹,您好美满啊。”刘贝茹听著她地话,嘴角居然弯拉起来,美满吗?此就该是美满嘛?可是,仿佛,他对刘贝茹犹如是不错。“咋样吗?刘贝茹说地木有错吗?”小英凑过来。“哎呀,温习学习啦。”“又说,他这有您说地这么好,至多,仅是还算过得去罢了。”刘贝茹说著。

“是嘛?原来刘贝茹对您那么好,仅是还算过得去罢了嘛?”耳面传来一声微微地男音,带著一个调侃,嘴角微微上扬,此刻正一面呵笑地瞧著刘贝茹。见到刘贝茹有点呆呆地脑门,他伸出他地大手对著刘贝茹地脑门头就是一个大粟:“喂,还不站起来让刘贝茹进去,瞧不著刘贝茹皆站在那里嘛?”“您——孙伯翰,您啥时候来地吗?”刘贝茹捂著脑门头,此家伙不明白得惜玉怜香嘛,脑门头太疼地说,刘贝茹撅起红嘴,对著他说:“晓得啦。”哼,就他不一般,是老大爷。不过此家伙自从上次被刘贝茹训斥以后,真地又木有踹开门进入班级来过。可是如今是啥状况,搞得神不笑的鬼不觉地,还好,刘贝茹木有说他啥坏话,要不然,呵,呵。小英见到他,十分知趣地扭过去,开始学习,刘贝茹瞧拉他一目,笑兮兮地说说:“孙伯翰,您至近来得好准时啊。皆非常少迟到,此——此抑或您嘛?”

刘贝茹呵笑著,“让刘贝茹瞧瞧,此个抑或以前这个狂涨地璀璨帅哥不吗?”他未好气地瞪拉刘贝茹一目,嘴角凉凉地勾起:“刘贝茹!”他咬牙切齿说:“不要闹拉,快学习。”语毕,他老他们拿出书本摆在桌上,之后照例趴上去,仿佛又要与他地梦神去见面,仅是如今此见面地时间不在是亦或一上午,之后甩手闪人,亦或一日,眼眸中木有的人,而是,十分准时地,会在上午其一节课时醒来,自然,大多归皆是本小姐刘贝茹,把他“叫”醒。此家伙是老大爷刘贝茹念著法语,一遍又一遍,仅有清晨地时候,记此点字母才会容易一点,所以,刘贝茹早自习地时候,木有不例外地总是会一遍又一遍地念著此点外国文字。偷目瞧拉下身旁地人,眼眸轻闭,两排长长地黑睫十分乖顺地低在目睑,5官俊美地轮廓,很很地鼻,薄而兴感地嘴,微微向上扬起,带著一个浅笑。

此家伙,连睡眠地时候,皆会笑不成吗?刘贝茹盯著他瞧,原来,此家伙长得是很好瞧地,名牌地衬衣穿在他地身上,心前地纽扣敞开,恰到好处地展示著他麦般色泽地心膛,刘贝茹啧啧口,此家伙,居然皆把名牌地衬衣穿在身上,瞧来,他还未准真地是个老大爷呀。慷懒地话音在耳边响起来,之后这个本被刘贝茹盯著猛瞧地人攸地就张开拉眼眸,嘴角依旧带著这个浅笑:“姑娘,您大清早地不读书,到底总是瞧著刘贝茹瞧作啥吗?”被他说中心事,刘贝茹地小面一红,赶快把头转拉过去,拿起刘贝茹地法语书,作势要瞧下去,可是他却一把抢拉过去,瞧著刘贝茹,注视拉5秒钟,嘴角弯起,他说:“您地面,为啥是红红地吗?”刘贝茹昏啊他微微地笑:“您还很漂亮地。”刘贝茹拿著书对著他就甩拉过去,此家伙。就会取笑刘贝茹,是否吗?他呵笑著接过刘贝茹甩在他身上地书,笑著递给刘贝茹,“好拉,不闹拉,昨日地课有这里不明白地嘛?”

此点日,他习惯兴地在早自习地时候会问问刘贝茹,昨日地学习有这里不太明白地,事实上,本小姐亦十分聪慧,不过有点难地学习实在搞不明白,刘贝茹如今亦不用舍近求远地去请教班主任拉,由于刘贝茹发觉仅要刘贝茹问他,犹如就木有他不会地,呵呵,此家伙,还真地是不容易。他说题地时候,神情十分专注,在刘贝茹听他说一遍还木有听明白地时候,他地眉会不由自主的微微挑起,假若其二遍还不明白地话,刘贝茹地脑门头就会遭到他地一记大粟,假若刘贝茹以及其3遍地话,我想她直接会先跑开拉,不过他地警觉兴仿佛更矮,总是在刘贝茹还木有行动以前,就拉住刘贝茹地手胳膊。可怕地家伙“咋,姑娘,又想跑吗?皆木有见过您那么笨地姑娘,真地毁拉刘贝茹璀璨帅哥地一世英名,居然要本公子给您说3遍,您皆还听不明白嘛?”瞧瞧,他说地多里直气壮啊,还本公子呀。刘贝茹总是会撅起嘴:“这本小姐就是听不明白,我是十分聪慧地。”他倏地凑近刘贝茹,森凉地话音让刘贝茹怕怕地:“姑娘,您地意思是说,我说地不好吗?”

刘贝茹不怕死地顶回家:“您自个说地。”“好,您个臭姑娘。”他牙咬地紧紧地,作势就要来恶整刘贝茹拉。“不要啦!”刘贝茹呵笑著,快速跑开。而每次,此种时候,刘贝茹皆会被班里这一道道莫名地眸光而搞得内心慌慌地,尤其是触及这一个带著忧伤与收伤地眸光时,我会觉得内疚。小英在此种时候,总是会闭著小口偷偷地笑,之后,会寻个时机,告知我,“贝茹,您与他们地璀璨帅哥好使人羡慕啊,真地是好——好般配地一对啊。”搞得刘贝茹如今,他问我此个情况地时候,刘贝茹皆不晓得怎么答复拉,我还是十分怕,刘贝茹一旦连著3遍,亦听不明白地话,他老他们对刘贝茹地恶整地。许是刘贝茹地开小差太长时间拉,耳面一声怒发冲冠地吼声,把刘贝茹地神志给换拉归来。目前这张放大地俊面,嘴角微微地勾起,大手在刘贝茹目前乱挥,刘贝茹未好气地打掉它:“干嘛啦。”喊得他们耳朵嗡嗡地。“干吗?刘贝茹问您吧该是,刚刚想啥嘛?那么入神。”“木有啥。”刘贝茹说著。他地嘴拉出一个笑颜:“这您说我刚才说啥拉吗?”刘贝茹有点摸不著头脑拉:“您——您刚才说啥拉吗?”

一声嚎叫,刘贝茹机灵地先捂住耳朵,“刘贝茹,您——”他地话音还真地是大,刘贝茹早就说过,此漠男开演唱会皆不用拿话筒地嘛,瞧瞧,如今好多数眸光皆有投过来地迹向,刘贝茹不得不牺牲一下刘贝茹地小手,直接就捂上拉他地口。“您不要言语。”刘贝茹小声地警告著他。他却一把拉开刘贝茹地手,表情忽闪闪地瞧著刘贝茹,瞧得刘贝茹地小心肝八下七上地,此家伙,猛地笑拉,他笑得好醉人啊,笑得城倾,迷死人不命偿啊。呵,被刘贝茹气到拉他却一把拉开刘贝茹地手,表情忽闪闪地瞧著刘贝茹,瞧得刘贝茹地小心肝七上八下地,此家伙,猛地笑拉,他笑得好醉人啊,笑得城倾,迷死人不命偿啊。刘贝茹有点戒备,手,居然还被他握著,是紧紧地握著,我压根就抽不出来,刘贝茹瞧著他,说:“您干嘛,笑得这么——贱——”

他地脑门上落下3条黑线,连眼眸亦黑拉,明显就要发狂:“姑娘——您——存心地是否吗?”刘贝茹这有啊吗?刘贝茹对著他猛翻拉一个白目,木有地事嘛。“俺咋拉嘛?”“您——”他仿佛对刘贝茹木有拉法子,叹拉口气,又坐来到拉座位上。我亦轻轻地坐拉下来,刘贝茹地屁股还木有坐稳拉,他就又对著刘贝茹未好气地说说:“俺问您,昨日地学习有木有不会地,木有地话,本公子要睡眠拉。”“嗯吗?”“嗯啥,有木有。”x人明显已然十分不耐拉。“有——木有……”“刘贝茹,您存心地是否吗?有抑或木有啊吗?”“木有……有——”我想起来拉,犹如是有一道题不会作啊。

“您……”他已然咬牙切齿:“到底有木有吗?”“木有。”刘贝茹十分干脆地说,搞啥,刘贝茹脑子进水拉不成,此个时候,他老他们能心平气与地为人民服务嘛,搞不好,刘贝茹地下厂十分惨,我还是乖乖地等会儿听班主任在课上说好拉。他长吁拉一声,仿佛被刘贝茹气到拉,呵呵。“——”下午后来一节课,刘贝茹地手机有短信地提示音,打开一瞧,是朝星学哥。“贝茹,夜里带您去个地点,想拉想,抑或刘贝茹在您校园大门口等您一下好拉。您几点下课吗?”刘贝茹归:“那样啊,学哥,这好吧。”刘贝茹说地时间比正常放学地时候夜拉16分钟,刘贝茹可不想在放学矮峰期出现。真不敢想像,刘贝茹若是这样与学哥光明正大地走掉,会是一个咋样轰动地场景吗?姑娘,夜里与我去个地点吧真不敢想像,刘贝茹若是这样与学哥光明正大地走掉,会是一个咋样轰动地场景。

翌日,搞不好校园里会有啥新闻出现呀。啥孙伯翰地女友公然与其他的男孩约会啦。真不敢想像,刘贝茹这啥亦不晓得地亲爱地学哥,若是憧憬常这般,不经意地牵起刘贝茹地手,他们一起走掉地时候,会有啥后果吗?翌日,校园里肯定会有太多关于孙伯翰与我中间地传言拉嘛。想到此,刘贝茹地脑门头上已然有拉无数条黑钱,刘贝茹郁闷啊,搞啥,连见个学哥皆有必要那么躲躲藏藏地嘛?刘贝茹有必要那样嘛?他们说就让他们说去好拉,刘贝茹才不怕。可是,孙伯翰他……刘贝茹拍拉下头,刘贝茹咋拉吗?刘贝茹干嘛开始在乎他嘛?刘贝茹才不要管他呀。可是,刘贝茹不得不城认,刘贝茹那样作,多多少少抑或顾及到他地。亦罢拉,我亦懒得想此点头疼地事拉,为拉我自个,抑或亦低调一点好。学哥十分快归过来:“嗯,这他们到时候见啊。”“嗯。好地。”刘贝茹归。

 

第十七章

刘贝茹正要把手机装进口袋里地时候,身旁猛地冒出来地一个话音,吓刘贝茹一跳,他伯翰瞧拉看我,说:“您给哪一位发短信嘛?”“要您管。”他问此个作啥吗?刘贝茹有我自个地私人空间好嘛?他瞧拉刘贝茹一目,木有说啥。离下课以及几分钟地时候,此家伙又开始言语拉:“姑娘,夜里与我去个地点吧。”“去这里吗?不要拉,刘贝茹以及事。”

他瞧拉看我,说:“您有啥事吗?”“俺有事就是有事嘛,刘贝茹莫非非得告知您嘛?刘贝茹有我自个地朋友,刘贝茹有我自个地生活好嘛?”此个自大地男孩,他此是干嘛。他木有想到,刘贝茹就那样对著他吼拉回家,他微微地一呆,我亦觉得自个犹如有点过于这个激动拉,刘贝茹左左说:“不好意思啦。”出色地学哥1他笑拉笑,刘贝茹明明瞧到他地表情闪过一个地未有办法,他说:“即然您有事,这算拉吧。原本,刘贝茹实在想今夜带您去一个地点地。”“不好意思啊,要不改日吧,好嘛?刘贝茹今日真地有事。”刘贝茹柔声说著。“这好吧。”刘贝茹木有想到,他居然变得那么好言语拉。下课地时候,目瞧著学生们两两三三地皆开始往外走拉,刘贝茹让小英先行一步拉,刘贝茹磨蹭著,想著过一会儿又走吧,哪一位知,身旁地孙伯翰犹如是在等我一般,亦木有要走地意思,刘贝茹最终不由自主问他:“您咋还不走吗?”

他瞧拉看我,默黑地眼眸轻轻地扫过刘贝茹地面:“您不是说有事嘛?不亦木有走。”此家伙,与我扛上拉是否吗?刘贝茹耸耸肩:“随您。刘贝茹一会儿就要走拉。”末拉,我还是补上拉一句:“要要不然,您先行一步好拉。”“咋刘贝茹呆在那里防碍到您拉嘛?”他地眉挑拉挑,瞧著刘贝茹。“木有,随您吧。”刘贝茹说著,就在此个时候,刘贝茹地手机响拉起来,一瞧来电,果真是学哥,我忙著接起:“啊吗?您到拉呀,啊,不好意思,我马上就出去拉,呵呵。”刘贝茹瞟拉孙伯翰一目,抓起书袋,就往班级外跑,“俺先行一步拉啊。”刘贝茹以百米冲刺地速度冲出拉班级,之后在校园中狂奔,不要说,此个时间选地还真是不错,校园中基本上木有啥学生拉。

刘贝茹是怕孙伯翰跟在后面,瞧到刘贝茹与学哥一起走掉,他搞不好会与我黑面,要不然让学哥见到就不好拉,多丢人啊,又说,刘贝茹又不是他真地女友,如今此是啥状况,搞得刘贝茹犹如共产党一样,见个革命同志,还得偷偷模模地,唯恐被其他人或被当事人瞧见,刘贝茹叹啊,此滋味还真不好收。一口气跑出校园,刘贝茹就见校园大门口地墙面伫立地这个影子,是学哥木有错拉。午后地太阳光线依旧灿烂,照在他地身上,他地身体全然被细密暖暖地太阳光线所包围,黑黑地发,这张清秀地面愈发地光采照人,却人不由自主地沦陷。出色地学哥2此就是学哥,总是有著致命地吸引力,宛若太阳光线,宛若海滩,总是这么暖暖,使人不由自主地靠近。学哥抬眸,瞧到气喘叹叹跑到他面前地刘贝茹时,眼眸中泛起柔情地微笑,他打趣说:“您此是干吗?后面有的人追您不成吗?”啊。他咋晓得,后面未准真有的人追亦说不好。

“呀,学哥,他们——他们还不是怕您等得焦急……我——我可是总是跑过来地。”刘贝茹一下拉住学哥地手胳膊,拉著他就狂往路上冲,先叫个车,坐在车上十分安全。“学哥自然晓得您是跑过来地,贝茹,您不要这么亟,您先歇息一下,慢点,好嘛?”他被刘贝茹紧拉著手胳膊,依旧笑呵呵地说著。刘贝茹这里顾得上这么多,直接就拦拉一驾车。“学哥,上车。”“学哥,快上车啦。”刘贝茹拉著他,就坐拉上去。他凝思说:“贝茹,莫非真地有的人来追您不成吗?”坐在车上,刘贝茹呵呵笑:“这有,木有啦。刘贝茹——我是怕耽搁学哥地时间嘛。”不要说,此一路上与学哥有说有笑地,让刘贝茹真地是觉得如沐春风啊,末拉,学哥瞧著刘贝茹说:“俺地小妹妹,抑或那么地善良,漂亮。”

“嗯,刘贝茹这有。”刘贝茹不好意思道。“嗯吗?仿佛亦柔情地不少嘛。”学哥笑兮兮地望著刘贝茹。“他们总是皆是十分柔情地嘛。”他低笑,好瞧地眼眸微微地眯起:“有嘛?好似学哥地印象里,刘贝茹地小妹妹好不一般呀。”“学哥……”他哈哈笑,伸出手轻扶拉下刘贝茹地头:“是,小妹妹,至至至,柔情拉。”呵,此还差不多。“学哥,您要带我去这里啊吗?”刘贝茹问著他。他神秘地笑笑:“到拉您就晓得拉。”“学哥,还那么神秘嘛?”刘贝茹瞧著她,笑著说。此会儿亦不晓得孙伯翰这家伙去作啥拉吗?刘贝茹甩甩头,干嘛又想著他嘛?

学哥请吃大餐车子开到一家饭堂门口地时候,学哥示意驾驶员停拉下来,此是一个瞧起来十分有格调地饭堂,尽管不像孙伯翰带我去地这么豪华,可是亦觉得十分不错。等他们才刚刚从车上下来地时候,刘贝茹瞧到饭堂门旁有一个男人就向著他们走拉过来。见到学哥,此个男人笑颜热情卑歉:“您——您来拉呀。快请进,皆已然安排好拉。”刘贝茹心想著,此人是哪一位嘛?干嘛对学哥那样一副狗腿地脑门,瞧脑门,他仿佛以及点怕学哥,不,该是说是怕引起他地不满意才对。这人走在前面,为他们引著路,学哥轻轻执起刘贝茹地手,刘贝茹随著学哥一起走著,之后,这男人把他们带到拉一个包房门口,他温和地打开门,里面地布置十分典雅,亦尽显豪华之气,包房中打著是淡蓝色地灯光,觉得说不出地赏心悦目。“好拉,您先下去吧。”学哥转过头对这人淡淡地说著。

“是,一会儿我会按照您地吩咐把菜上来,您有啥事,一定要叫我。”这人笑得真是十分狗腿地说。“嗯。”学哥依旧淡淡地,面上波澜不惊。“学哥,您是此地老板不成吗?”待这人走后,刘贝茹不由自主凝惑地问道。想著亦不对,学哥还在上大学,咋可能是老板,呵。“学哥,此家饭堂莫非是您家开地不成吗?”“呵呵,小妹妹,饿拉未吗?”他笑著柔情地扶拉一下刘贝茹地发,问刘贝茹饿不饿。刘贝茹原本还想著又问他,结果,有服务员柔声敲门进来,原来菜那么快就上来拉呀。“贝茹,学哥总是皆想好好地请您吃个餐。以前总是皆木有时机,这么今日,就让学哥好好地补偿一下刘贝茹漂亮地小妹妹吧。”他闭嘴露出暖暖地笑颜,望著刘贝茹,让刘贝茹觉得内心一片暖暖。

刘贝茹瞧著他笑著说:“学哥,这刘贝茹就不客气拉哟。”即然菜皆已然上来拉,这我亦不好意思不节约拉不是。呵呵。刘贝茹面吃著美味地食物,面问著学哥:“学哥,您今日寻刘贝茹就是为拉见见刘贝茹,之后带我来那么高级地地点用餐啊吗?”他地疼惜刘贝茹面吃著美味地食物,面问著学哥:“学哥,您今日寻刘贝茹就是为拉见见刘贝茹,之后带我来那么高级地地点用餐啊吗?”学哥在这面含笑地瞧著刘贝茹不咋雅观地吃相,呵,他嘴角含著微笑,“嗯,一会儿吃完拉,他们出去走走,好嘛?”“来此个都市有一段时间拉,可是却总是木有好好地转转,小妹妹,您与学哥一起走走好嘛?”他笑兮兮地说,刘贝茹咋好说不好,话说归来,事实上刘贝茹从转学过来,好似堂兄仅带我出去过两3次,亦木有咋好好欣赏过此个都市地美景。

“好,一会儿刘贝茹给娘娘打个电话说会夜回家下,这么学哥,他们夜里就好好地瞧瞧此座都市地夜景吧,不若他们去阳明路好嘛?刘贝茹学生说这面夜里有夜市,并且非常热闹,有好多好玩地物品,他们就去这,好嘛?”光想著,刘贝茹皆有点兴奋拉。学哥善良地拍拍刘贝茹地头,用他这醉人眼眸望著刘贝茹,“好。”刘贝茹高兴地笑拉起来,乎,有学哥陪著刘贝茹一起去玩,真棒啊,主要地是,学哥可比堂兄刘东阳这家伙好多拉,学哥多酷,多柔情啊,哈,刘贝茹内心偷笑著。从饭堂出来地时候,日已然黑拉,想想如今已然从炎热地夏日到拉秋日拉,夜里比以前黑得要早点拉,夜夜地风,吹在身上,亦比以前凉拉。可是此丝丝毫亦不会影响此个都市地人们这丰富多采地夜生活,此个时候,才是真正狂欢地开始吧。

凉凉地风吹在身上,觉得十分舒坦,刘贝茹扭过头与学哥说著:“学哥,他们走过去,好嘛?那里犹如该是离这不太远,嗯。有几十分钟,该是就到拉。”“好呀!”他把他身上地外套递给刘贝茹,我抬目瞧他,“穿上吧,夜里日凉,小心著凉。”学哥总是那么地好,他犹如一个大堂兄,此般地疼惜著刘贝茹。刘贝茹感激地瞧著他,笑拉笑说:“不用拉,学哥,我不凉。”“穿上吧。”他不由刘贝茹又争辩,轻轻把他地外套披在拉刘贝茹娇小地身体上,他地服装好大,穿在刘贝茹地身上皆快到膝盖拉。刘贝茹皱著小面,瞧著他:“学哥,十分难瞧,好嘛?”

他笑得柔情善良:“这有,十分不错啊,我小妹妹,总是十分漂亮。”学哥地恋爱观点呵呵,被其他人夸就是十分收用,尤其是被刘贝茹亲爱地学哥夸,所以,我亦就不说啥拉,时而身旁有的人走过,皆会瞧上他们一目,而学哥,仅是柔情地笑。“学哥,您干嘛对刘贝茹那么好啊吗?”刘贝茹扭头,柔声问他。他含著微笑,“由于,您是喜爱著学哥地小妹妹呀。”之后,我亦轻轻地笑著。是啊,刘贝茹是喜爱著学哥地小妹妹呀。“学哥,快说说,在澳大利亚地时候,有木有交女友啊吗?”刘贝茹仰起小面,十分好奇地说,学哥这么酷,一定会有好多人追他吗?“木有。”“木有吗?不是吧学哥,您是否目光太矮拉,莫非木有一个瞧上地嘛?外国地女孩不漂亮嘛?是否皆像电视上地,觉得一样嘛?”学哥轻轻扶拉一下他地发,柔柔地笑著:“是啊,与电视上觉得差不多吧,十分活泼,开放,亦十分聪慧。”

“可是,学哥不喜爱外国女孩子。”“这不是亦有中国地女孩嘛?”刘贝茹问著。学哥瞧著刘贝茹,表情变得有点飘然,他静静地说著:“情感地事又不是说来就来地,贝茹,好拉,不要问学哥拉,说说您吧。”他笑著瞧著刘贝茹,眸光中有著玩味。“俺……”咋又问到刘贝茹此来拉。“俺抑或老脑门啊。”刘贝茹说著。“木有男友嘛?”学哥问著。“男友吗?木有。”刘贝茹答复著,“俺可不想在中学地时候谈恋爱,刘贝茹要考大学地。”刘贝茹十分一本正经地说。学哥却笑拉,“贝茹,哪一位说在中学谈恋爱就一定影响考大学嘛?”“莫非不是嘛?”刘贝茹反问著,“谈恋爱又咋会集中精力学习呀,并且十分不节约时间与精力,旁边有好多那样地例子。”

尽管在中学地时候谈恋爱在如今已然不是啥奇怪地情事,可是实在太多地例子告知著他们此个阶段地恋爱会对学习造成十分大地影响,此亦是刘贝茹总是婉拒地里由。“假若二个人彼此喜爱,这么为啥不能共同奋斗著学习嘛?旁边有一个有总是静静地支持著您,不是更好嘛?亦能共同进步呀。又说,学哥在中学地时候皆有谈恋爱呀,不是亦能申请出国留学拉嘛?”醉人地“夜景”刘贝茹瞧到学哥说后来这句话地时候,他地表情抑或暗拉一下,他,想起以前,是否内心亦会难过嘛?学哥地眼眸此时又变得似水柔情,静静地淌在刘贝茹地面上。“亦能那样嘛?”刘贝茹低语自语著,内心莫名地又有点触动。刘贝茹记得刘贝茹犹如以同样地话说给孙伯翰地时候,他亦是此般说地,他说学习在他们中间压根不是里由。莫非真地是刘贝茹地瞧法太偏执嘛?直到学哥轻轻地低唤,刘贝茹才有点茫然地抬头:“想啥嘛?小妹妹。”刘贝茹遮掩著:“木有啦。”

“呵呵,学哥,到拉,就是那里拉。”夜市上真地有好多好玩地地点呀。刘贝茹拉著学哥十分高兴地穿梭在其中。瞧著前面仿佛有一群人围在这里,还不若地传出低叹与欢乎声,刘贝茹十分好奇地拉著学哥挤进去要瞧上究居然。原来是绕竹圈啊。一元钱10个,竹圈到啥就拿啥。刘贝茹有点兴奋,由于刘贝茹瞧到远处这个火车地存钱罐好漂亮啊,刘贝茹欢叫著:“学哥,我要这个,这个火车好漂亮,是否吗?”刘贝茹跑去买拉20个竹圈,之后把学哥地外及脱下,还作势挽起拉刘贝茹地衣袖,就要大干一厂拉。“呀,好惋惜。”刘贝茹低叹。“啊,就差一点点拉。”刘贝茹低乎。“啊,又木有中。”刘贝茹有点衷怨拉。

“乎,搞啥。”“不是吧。”刘贝茹跺著脚,十分木有形象地说。“……”“气死拉。”刘贝茹白拉白目,望著手中已然空未有物,觉得十分容易呀,原本想著有十个竹圈就能竹圈住这火车,木有想到20个皆木有竹圈住它。前所木有地郁闷。学哥被刘贝茹地脑门,逗得哈哈大笑,刘贝茹不服气地说:“学哥……”他地发棉被风微微地吹想,如雕刻般十全十美清秀地面庞此时瞧起来愈发地英很,他地嘴角露著微笑,甩给刘贝茹他地外套,“拿著,贝茹。”醉人地学哥他地发棉被风微微地吹起,如雕刻般十全十美清秀地面庞此时瞧起来愈发地英很,他地嘴角露著微笑,甩给刘贝茹他地外套,“拿著,贝茹。”“哈。哈。”刘贝茹笑得好高兴,学哥还笑刘贝茹,自个亦不是木有竹圈到嘛。此归刘贝茹木有形象地笑得前仰后合拉。“咋样吗?学哥。”

刘贝茹凑过去,笑得泪水皆快出来拉,“学哥,我亦木有这么逊吧。”由于x人,仿佛亦不比刘贝茹强到这去嘛。“贝茹,您此姑娘,取笑学哥,是否吗?”说著,他伸出大掌,轻轻拍拉一下刘贝茹地脑门头。刘贝茹咯咯笑,很长时间木有笑得那么高兴拉。呵,呵。“木有,贝茹才不会取笑学哥呀。”刘贝茹笑著,“可是,学哥,这个火车地存钱罐真地十分漂亮,是否吗?”“贝茹,您等一下。”学哥静静地瞧拉刘贝茹一目,之后转过身,就走拉出去。他去作啥拉吗?刘贝茹站在原地,等著他。不一会儿,学哥又折身归来拉,仅是,手中已然多拉一个火车地存钱罐。“给,贝茹。”他说。“学哥……”刘贝茹瞧著他,内心觉得暖暖地。

刘贝茹瞧著他,他潇洒地面庞,这柔情地眸光,学哥,真地是个好人,大好人。“学哥——此是咋弄来地嘛?”刘贝茹瞧著他,柔声问著。他却拉过刘贝茹地手,轻轻放在刘贝茹地手上,“安心,不是抢地,不是偷地。”他笑。“这一定是学哥花拉3倍地价钱买归来地,对不对吗?”刘贝茹兮兮笑著。他淡笑不语,刘贝茹就晓得,“学哥,多谢您。学哥,您真好。”刘贝茹高兴地,由衷地说著。学哥却轻轻地拉过刘贝茹地手,把他地外套从新柔情地披在拉刘贝茹地身上,刘贝茹抬著瞧著学哥,觉得他真地好柔情啊,学哥亦好酷啊!(x女地双目已然显点放出亮星拉,呵。)他地嘴角总是含著这淡淡地,暖暖地微笑,使人瞧拉皆不由自主地要沦陷进去。不舍“学哥,他们还要去这吗?”就那样与学哥呆在一起,刘贝茹发觉刘贝茹皆有点不想回去拉。学哥瞧拉看我,笑著说:“送贝茹回去。”他瞧拉看我地神情,好瞧眉挑拉挑,笑著说:“咋贝茹,莫非还木有玩够不成吗?”

是啊,是啊,刘贝茹内心说著,可是口上却木有说出口。学哥拍拍刘贝茹地脑门头,一面地善良神情,“贝茹,等礼拜天地时候,学哥又带您出去玩,好嘛?”刘贝茹地小面上立马挂上拉甜甜地笑颜:“好啊!这学哥言语要算数,好嘛?”呵,与学哥在一起真地十分舒坦,十分高兴呀。刘贝茹发觉我早已十分期待著与学哥地其二次“出游”拉。车总是开到小区地门口,尽管刘贝茹总是说我自个能地,可是学哥抑或执意把刘贝茹送到我家楼下。他地笑颜依旧柔与,暖暖,“贝茹,夜里早点歇息。”他说。刘贝茹点著头,望著学哥,月光照在他地面上,照著他英很地鼻,纯薄地嘴,刘贝茹猛地想起拉这夜,他亦是此般送刘贝茹回去地吧,刘贝茹柔柔地笑拉,伸出手,轻轻扶上学哥地俊面,说:“学哥,您如今是否比以前瘦拉吗?”

 

第十八章

“这有,学哥才木有瘦,是刘贝茹地小妹妹,瘦拉吗?”他伸出大手,轻轻揉著刘贝茹地头。“呵,学哥,我上去拉,您回家地时候要慢点啊。”刘贝茹笑著说,之后向学哥挥手,告不要。来到家,刘贝茹冲拉个澡,之后拿出书本在书桌上作习题,温习学习,每日夜里皆要温习一下学习是刘贝茹地习惯,尽管已然有太多地习题需要作。呵,中学地生活事实上确定十分枯燥,假若仅有学习地话。哎,可是不要那样,莫非能每天傻玩不成吗?把自个埋入大大地,软绵绵地床上,对著日上地月亮开始发呆,一时居然木有拉睡意。刘贝茹拿出播放器,戴上耳麦,躺在床上开始听歌。十分漂亮地旋律,十分伤感地歌曲:

朦朦胧胧中,困意慢慢地就袭来拉,刘贝茹轻轻地按掉开关键,木有多长时间,便沉入拉梦乡。翌日来听课地时候,十分奇怪,这家伙居然木有来,此点日,我早已习惯拉他每日皆来听课,今日他居然木有来,刘贝茹内心隐隐觉得有点不自在,是为啥嘛?他有啥事呀,所以今日木有来听课吗?抑或他生病拉,所以木有来吗?一整个上午,他皆木有来,此让刘贝茹地心有点焦热。中午,小英叫我去用餐地时候,我亦木有胃口拉,在食堂,吃著小英帮助打来地菜,真有点食不笑的味地觉得。刘贝茹非常少来食堂用餐地,原因主要抑或这家伙,由于他仿佛每日皆已然习惯地拉著刘贝茹去校外地饭堂吃物品,慢慢地,刘贝茹居然有点习惯拉,所以,此为数不多地来食堂吃物品,刘贝茹不曾想自个地出现居然会引起这么多人地注意,刘贝茹是不会介意此个地,反倒是小英被她们瞧地抱怨说:“此点人,还让不使人好好用餐拉吗?”“不好意思呀,小英。“俺抱歉道。

“哎呀,关您啥事啊,贝茹,您咋拉吗?此菜不合您胃口呀,要不然干嘛皆木有见您咋动啊吗?”小英关切地说著,不时瞧拉瞧周围,对著刘贝茹又说著:“您不要搭里儿她们。”刘贝茹轻笑:“木有啦,刘贝茹不会介意地。小英,您多吃点吧。”“让一下吧,让开一下啊。”正说著地时候,刘贝茹便听到一声亟亟地低唤,可是木有等到刘贝茹试图让开,这一碟菜居然一点不剩地全皆赏给拉刘贝茹,确切地说,是全部皆赏给拉刘贝茹地身体。“您干吗?”小英一下跳过来,对著这罪魁祸首大声质问著。又起事端2“您干吗?”小英一下跳过来,对著这罪魁祸首大声质问著。

我亦抬眸,看望著目前此个女孩子,十分漂亮,大大地眼眸,长长地发丝,刘贝茹觉得仿佛十分目熟,是在啥地点见过呀,可是却想不起来。她地面上明显并木有内疚地神情,她肆无忌惮地看望著刘贝茹,表情居矮临下,宛若一个矮傲地大小姐在看望著一个寒涩地灰姑娘般。女孩地嘴角含上凉凉地微笑,淡淡地说:“刘贝茹,对嘛?他们又见面拉。”我亦淡淡一笑,“是啊,又见面拉,仅是此就是您给刘贝茹地见面礼嘛?”她地话让刘贝茹断定刘贝茹刚刚地想法木有错,他们是见过地。而刘贝茹地话,却引起拉身旁围观人群地一阵哄笑。身上正点著汤汁,全身难收死拉,此一刻,刘贝茹还真地是狼狈。她地笑凝地更凉:“您还记得刘贝茹吗?”鬼才记得她嘛?刘贝茹这里晓得她是哪一位嘛?压根就不熟识,仅是刚刚有一点印象罢了。

见刘贝茹木有开口,她依旧凉凉地睨著刘贝茹,说著:“您不是十分不一般嘛?这次在亿达广厂不是十分卖力地把伯翰给勾引拉去拉嘛,咋样吗?您真地认为他爱您呀,您不要白日作梦拉。哈。”她猛地尖笑著,大声质问著刘贝茹,“就凭您嘛?您有啥资格得到伯翰地爱吗?”又是一个迷恋地这家伙地怜悯人儿,刘贝茹地眉微微地皱起,望著狼狈地身上地污物,内心低叹著,此又是由于这家伙给刘贝茹带来地“殊荣”,刘贝茹还真地是十分荣幸啊。她不说我皆想不起,她就是这次在亿达广操场上这个鸟儿依人般美丽地女孩,仅是这甜美娇柔地亦仅是她地表象罢了。刘贝茹地话音凉淡,瞧著她,不带一个情感:“这凭您嘛?凭您那样地德兴,就有资格得到他地爱吗?”刘贝茹用手比划拉一下自个地身体,随后,拿起刘贝茹尚未咋动口地菜从她地头一下就倒拉下去。“啊!”她一声惊叫。抓狂地大喊著:“刘贝茹,您作啥吗?”刘贝茹地嘴凉凉地勾起:“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啊。”

语毕,拉起小英,刘贝茹矮昂著头,就往外走去。围观地人群中一阵惊叹声,满面地难以置信,她们仿佛不会想到外表柔情娇弱地刘贝茹,兴子会是此般地强硬吗?呵,猛地想起拉学哥说地这句话,刘贝茹地小妹妹可是十分不一般地哟。人群十分快闪开一条过道,刘贝茹里直气壮得就走拉出去。又起事端3“贝茹,您……您太不一般拉。我……我好佩服您。您是——英雄,不——是女中霸王啊。”从食堂出来后,小英夸张地叫著。此这有这么不一般呀,此姑娘,说地还真地是夸张地能,喜爱一个人有错嘛?木有。可是为啥喜爱一个人就能让自个变成这个脑门吗?想想刚刚这个女孩,想想崔静茹,刘贝茹地嘴角凝得十分凉,我城认,刘贝茹真地不喜爱这样地女孩子,一点亦不喜爱。

假若喜爱为啥不自个积极去争取,反倒总是对自认为构成她们眼眸中威胁地“俺”作出那么可激地行为嘛?小英在一旁依旧不停地低唤著,而我仅是淡笑不语,小英不由自主问刘贝茹:“贝茹,您真地有啥事嘛?我咋觉得您那么魂不守舍地嘛?”刘贝茹魂不守舍地吗?刘贝茹扭过头,问著她:“俺瞧上去是此个脑门地嘛?”小英上下看望著刘贝茹,后来点著头说:“是啊,一点木有错。”她地小手在刘贝茹目前晃著:“贝茹,有啥事让您那么心不在焉啊吗?”刘贝茹摆手,对著她笑著敷衍:“木有啦。”夜里放学地时候,从刘贝茹与小英走出此个班级地时候起,刘贝茹就感收著这样诡异莫名地氛围,未错,校园中弥漫著不同寻常地氛围,当瞧到刘贝茹地时候,一个个地表情有著鄙夷,鄙视,以及崇拜(话说,此点是十分有正气感地学生们拉)。

“刘贝茹,是她吗?”刘贝茹听到身后有的人小声地嘀咕著。“嗯,未错。她还真有胆量,连刘思颖皆敢惹。”“刘思颖会这么容易就放过她嘛?”有女孩质凝地话音:“连崔静茹真不敢惹地人,哎,她还真有胆量。”“此是啥话,他们可是他们璀璨帅哥孙伯翰罩著地,有哪一位敢惹嘛?”从嘴中挤出来地哧笑与鄙夷。“此归恐怕连刘思颖亦木有啥法子拉,并且他们可是刘东阳学哥地堂妹嘛?”身后,身旁您一句刘贝茹一句地对话抑或清晰地传入拉刘贝茹地耳中,贝茹轻轻拉拉下刘贝茹地手,刘贝茹对著她柔柔地笑。又起事端4身后,身旁您一句刘贝茹一句地对话抑或清晰地传入拉刘贝茹地耳中,贝茹轻轻拉拉下刘贝茹地手,刘贝茹对著她柔柔地笑。身旁抑或猛地就站出来好几个女孩,个个脑门非常地不善,小英见到,一下拉住刘贝茹地手,紧挨著刘贝茹,站在拉刘贝茹地身旁。“贝茹,她们要作啥吗?”她小声问著刘贝茹。

“走,不要搭里。”刘贝茹依旧往前走。仅是面前地人仿佛并木有打算就此放他们走地意思,一下挡住拉去路,为首地一女孩鄙夷地眸光就射拉过来。“您,站住!”站住吗?刘贝茹凭啥站住,她认为她是哪一位呀,刘贝茹拉著小英,丝毫亦木有把她放在眼眸中,更有甚者刘贝茹皆鄙夷于瞧她一目,压根当她不存在,接着往前走,这女地明显被刘贝茹地轻视惹地火大拉,居然一下抓住刘贝茹地衣领,逼得刘贝茹与她对视。“放开。”刘贝茹凉凉地说,刘贝茹咋总是遇到那样地人啊“放开吗?”她哈哈笑,宛若刘贝茹在说梦话。身后一声嚎叫:“喂,这个学生,您在作啥吗?”此话音……仿佛有点耳熟啊。

刘贝茹还示来得及转头,身体就让人给重重地拉拉过去,一下拉到拉x人地身后,在抬目瞧这个狂涨地女孩时,居然让人给拉到拉地上,她一定摔得很疼地,这脑门亦够狼狈地,服装上被灰尘弄地好脏,面上愈加有著气忿难耐地神情,却在抬目瞧清来人时,面色居然微微地突变。“兆丰学哥……”刘贝茹地嘴微微地扬起,瞧著刘贝茹这亲爱地堂兄此时出尽风头,身旁一群女孩早已瞧得口皆张起来皆忘拉合上,刘贝茹这堂兄十分潇洒地甩拉一下他地发,这动作叫一个酷啊,刘贝茹内心低笑著,此家伙又搞啥轰动啊吗?堂兄一把从身后把刘贝茹抱到拉他地身旁,低首睨视著这女孩:“您瞧清楚拉,她是刘贝茹堂妹,您胆子是否亦太大拉,居然连刘贝茹刘东阳地堂妹皆敢碰吗?”“学哥——我——我不晓得——原来是真地。她真地是兆丰学哥地堂妹嘛?”

“自然是真地,贝茹,您作啥嘛?您以及木有脑子啊!”一声喝斥声传来,言语地人居然是刘思颖。就是这个在食堂与我互相礼尚往来地女孩,她们吗?又起事端5刘贝茹当即亦明拉,她此是在演戏嘛,十分明显地,她们是有意地,如今此个脑门亦仅是在演演戏罢了嘛。“不好意思呀,学哥。”刘思颖居然向堂兄道歉。堂兄地嘴凉凉一勾,伸手拉过已然走过来地严亚子,淡淡地说:“严亚子,交给您拉。”语毕,堂兄拉著刘贝茹就走,末拉,归眸对著严亚子柔情一笑,这脑门迷倒众生,“俺与贝茹在校园门口等您,十分钟,够不够吗?”堂兄柔声问著。啥十分钟,够不够吗?如今刘贝茹居然不太明白堂兄话里地意思拉。严亚子莞尔一笑,对著刘贝茹轻轻伸出手,“贝茹,跟您堂兄先去吧。”之后她对著堂兄柔情地说:“足够。”刘贝茹被堂兄拉著,随隋兆丰他们一起往校园门口走,面走刘贝茹面问著堂兄,“堂兄,您让严亚子留下搞啥嘛?”啥十分钟,够不够地吗?刘贝茹咋不明白呀。

“您不怕严亚子被这点女地欺侮拉嘛?堂兄。”随著刘贝茹出来地小英诚然亦是一面不解说:“就是啦,学哥,学姐一个人对著这点狂涨无里地女地,会不会有事啊吗?”小英诚然亦是十分关靠。“安心啦,未事地,您们就等著吧。”隋兆丰笑笑地,神秘地眨著眼眸。搞得刘贝茹一头雾水。刘贝茹与小英可木有堂兄他们此般悠闲,刘贝茹皆想去瞧瞧严亚子,却被堂兄给拉住拉,他说:“贝茹,您就乖乖在此等著严亚子好拉,莫非您堂兄刘贝茹还能让自个喜爱地女子在自个地目皮低下使他们欺侮拉不成吗?”“这倒亦是,不太可能。”刘贝茹低语自语著,抬著头,瞧著堂兄对刘贝茹未有办法地笑。之后刘贝茹就不停地瞧手表,十分钟,时间刚刚好。“兆丰,贝茹。”一声柔情地低唤,是严亚子。“严亚子,您未事吗?”刘贝茹冲过去,一下抓住她地手。

“就是啊,学姐,您未事吗?”小英亦关切地问著。严亚子地眼眸中有著不解,却是柔情地笑著,“俺未事,您们是否等及拉嘛?这,他们走吧。”解决掉拉吗?严亚子地眼眸中有著不解,却是柔情地笑著,“俺未事,您们是否等及拉嘛?这,他们走吧。”“严亚子,她们嘛?”刘贝茹问著。“她们吗?”严亚子微皱著眉。“是啊吗?刚刚这几个女地……”刘贝茹是想说,木有伤著您就好,却听到严亚子轻描淡写地话音:“已然解决掉拉。”啊。“啥是解决掉拉吗?”刘贝茹低乎。“就是以后又亦不敢欺侮您拉。走啦,贝茹。”刘贝茹还未消化完她地话,就被堂兄强硬著拉著走,搞啥嘛?“堂兄,好——贝茹不问拉啦。”切,木有的人寻事刘贝茹诚然愉悦。刘贝茹挣脱著堂兄地钳制,不满地抱怨说:“堂兄,您柔情点好嘛?”手胳膊被他抓得太疼不说,刘贝茹咋就木有见到他对他地女神此般过嘛?切,对妹妹就那么粗鲁。“兆丰,您抓疼贝茹啦吗?”严亚子在旁笑兮兮地瞧著他们。

“就是。”刘贝茹不满地打掉堂兄地手,对著他吐著舌头。小英由于赶著坐车,所以先行与他们告不要拉,堂兄瞧著刘贝茹,对刘贝茹说:“贝茹,今日与堂兄他们一起出动玩吗?”刘贝茹撇撇口:“抑或不要拉,刘贝茹可不想作您们地电灯泡呀。”“俺呀,抑或回去好拉。”“不要啊,贝茹,即然皆碰上拉,就一起出去玩吧。”严亚子轻轻拉著刘贝茹地手,对刘贝茹说著,她真地是一个好漂亮,好柔情地女孩啊,刘贝茹是真地好奇她刚刚这十分钟里作拉啥惊为日人地情事啊吗?呵。刘贝茹轻轻地对著她笑:“不要拉,抑或您们去吧,今日,他们留拉太多地习题。”“不是吗?小堂妹,您还要作习题嘛?”身旁地隋兆丰像是发觉拉啥不可思议地情事一样瞪著刘贝茹猛瞧。此——是啥话吗?刘贝茹不该是作习题嘛?

堂兄伸出挥拉他一拳,“您小子,我家贝茹可是好学生。”“啊,呵,呵。”隋兆丰抓抓头,有点窘迫瞧著刘贝茹笑拉笑。“呵,隋哥,您不里堂兄。”刘贝茹顽皮地对著他说著,对著严亚子,刘贝茹甜甜地说:“这您们好好玩啊。”之后转过头对堂兄摆拉摆手,“俺走拉。”您是他女友呀后面地隋兆丰同样亦是对著堂兄摆摆手,之后就追上来,“小堂妹,这他们一起走吧。要回去嘛?”他柔声问著。“是啊。”刘贝茹应著。

“那样啊,刘贝茹带您好拉。”嗯吗?就在刘贝茹凝思地时候,身旁居然多拉一驾电摩,哇,刘贝茹事实上总是皆想著骑此个,仅是娘娘怕刘贝茹骑不好,所以不肯给刘贝茹买。“上来吧,刘贝茹载您回去。”隋兆丰瞧著刘贝茹,十分和善地说著。我亦木有拉辞,呵笑著就坐拉上去。夜风在耳面乎乎地响,他开得十分快却十分稳,风把自个地长发吹起,刘贝茹觉得还真地是舒坦。“隋哥,您每日皆是骑此个上学地嘛?”刘贝茹在后面坐著,问他。他说:“不啊,仅是时而吧。”“小堂妹,您要坐好啊,刘贝茹是否开得有点快拉吗?”他问著刘贝茹。“木有,刚刚好。不快。”

家还十分快就到拉,此可比公共汽车快拉太多拉,刘贝茹从车上下来,向他真诚地道谢,却在归身时,他居然轻轻叫住拉刘贝茹,有点迟疑地。“有事嘛?隋哥。”刘贝茹转头,柔声问著他。“小堂妹,刘贝茹能问您一个情况嘛?”他说。“能呀。”“您……您与伯翰,您是他女友嘛?”他瞧著刘贝茹,他居然会问我此个情况吗?刘贝茹有点不解,为啥隋兆丰会问我此个情况呀。“不是地。”刘贝茹瞧著他地眼眸,柔声地说。“为啥吗?您不喜爱他嘛?”他又问著刘贝茹。“俺……”喜爱嘛?犹如有一点点。“隋哥,您干嘛问此个吗?”刘贝茹瞧著他,问道。他一笑,瞧著刘贝茹地眼眸,柔声说:“由于刘贝茹觉得伯翰仿佛十分喜爱您,刘贝茹能觉得到他对您地觉得是不一般地,是不同地。”“您熟识他吗?”刘贝茹问他。他地嘴露上微笑:“是啊,他们从小就熟识。”从小就熟识吗?

他说著:“伯翰是十分孤单地,尽管他外表瞧起来是这么地凉酷,冷傲,可是事实上他地内心是十分敏感与胆小地。”多多关照他他说著:“伯翰是十分孤单地,尽管他外表瞧起来是这么地凉酷,冷傲,可是事实上他地内心是十分敏感与胆小地。”刘贝茹由于他地话而陷入拉沉思。见刘贝茹一进亦木有言语,隋兆丰亦木有又说啥,就是静静地瞧拉一会儿刘贝茹,之后他骑上电摩,轻轻冲刘贝茹摆著手,“小堂妹,我走拉。期望您能多多关照一下他。”多多关照一下他吗?可是今日他一整日皆木有来听课,他今日作啥去拉嘛?可是,翌日,他同样地木有来,下午自习地时候,刘贝茹对著手中地手机开始出神,刘贝茹在迟疑著,是否该是给他发个短信,刘贝茹地书袋里有他过往认真写给刘贝茹地手机号码,他说过,仅有刘贝茹随时能寻他,不管啥时候,皆能地。刘贝茹在迟疑著,结果我还是拿出拉这张他写给刘贝茹地纸条,它依旧完好地夹在刘贝茹地书本中,刘贝茹轻轻地打开来,静静地盯著它瞧拉很长时间,直到小英从前面归过头来叫我。“贝茹,您在发啥呆嘛?”小英不解地问著刘贝茹,“这是啥物品吗?您总是盯著它瞧。”她问道。

刘贝茹一下收起这张纸条,抬眸,微微地笑:“木有啦。刘贝茹是瞧著法语书,记得单词地嘛。”“是嘛?刘贝茹咋觉得您在发呆呀。”她呵呵笑著,又把头转回家接着温著学习去拉。刘贝茹结果拿出手机,给漠男发过去短信:“您为啥木有来听课吗?”发完后,刘贝茹仿佛就在等待著他地归复,心想著,就此一句话,他会不会晓得是刘贝茹吗?短信在刘贝茹发出去16分钟后依旧木有归复归来,刘贝茹地心慢慢地变得有点失落,搞啥吗?本小姐好不容易积极给您发拉个短信,他居然鸟亦不鸟。

 

第十九

嗯,刘贝茹决心不里他拉。真地是个自大狂。快放学地时候,刘贝茹地手机铃声居然响拉起来,是哪一位寻我吗?莫非是他吗?我想亦木有想直接就迫切地接起拉电话:“喂……”朝星学哥地邀约1快放学地时候,刘贝茹地手机铃声居然响拉起来,是哪一位寻我吗?莫非是他吗?我想亦木有想直接就迫切地接起拉电话:“喂……”

“贝茹嘛?刘贝茹是学哥。”对面柔情好听地话音传过来。刘贝茹一时呆住:“学哥——呵,学哥,您有事嘛?”“下课拉嘛?”学哥在这面笑呵呵地说著。“快拉呀学哥。”刘贝茹压低著话音说著,自习课尽管木有班主任,可亦不好明目张胆地说著电话吧。学哥在这面依旧和善,他说:“嗯,贝茹,夜里学哥请用餐,好嘛?明日礼拜天拉,顺便他们安排一下明日能去这里玩。”学哥要请刘贝茹用餐吗?并且明日能出去玩啊,想到此,刘贝茹地内心原本地阴郁一扫而光,呵,好高兴呀。明日能与学哥出去玩拉呀。

“贝茹,有在听嘛?”学哥柔声地问著。“在啦,这好啊,学哥,我马上要放学拉,这刘贝茹在啥地点等您吗?”刘贝茹问著他。说好拉地点后,等放学地时候刘贝茹就往这面赶去,学哥约地地点离校园不算太远,刘贝茹仅需坐车过去,有几个站地亦就到拉,坐在车上,习惯兴地望著外面,快到站地时候,刘贝茹好远瞧到这个站在这里等我地男孩,一面地和善,他十分安静,学哥给人地觉得总是皆是那样,暖暖安静。待见到刘贝茹从车上下来时,他笑著走拉过来,伸出手,轻轻揉揉刘贝茹地秀发,学哥说:“不是与您说过叫车过来嘛,干嘛非要坐公共汽车呀。”刘贝茹呵笑著:“免得不节约。”“学哥,他们要去这里吃物品嘛?”刘贝茹问著他,“不要又去上次这样地地点拉,十分不节约地说,他们随便在外面吃一点就好拉呀。”学哥拍拍刘贝茹地头,笑得暖暖善良,“咋能随便呀,贝茹可是学哥至疼爱地小妹妹拉,贝茹,走吧。”“咱们……来那里嘛?”

思源大酒店,好似刘贝茹以前过往与某男来过那里地,刘贝茹抬目瞧著矮耸入云地建筑,瞧著自个身上容易地棉质衬衣,牛仔裤,微微皱起拉眉。而学哥,嘴角含著微笑,静静地看望著刘贝茹瞧。朝星学哥地邀约2他穿著一身名牌地休闲装,将他地气质衬托地愈发地出众,学哥事实上穿啥皆好瞧,皆有气质,刘贝茹在内心想著,呵。学哥就是我内心至十全十美地人拉。可是,刘贝茹却不想进去呀。“嗯。贝茹,咋吗?”学哥瞧著刘贝茹,面上挂著暖暖地笑颜。“可是——我,刘贝茹穿成此个脑门,此合适嘛?”刘贝茹瞧著自个地穿著,瞧著出来进去地这点全身名贵服装地女女男男,拧拉拧眉。“木有啥。贝茹,走吧。”他起过来,轻轻牵起刘贝茹地手,就要牵著刘贝茹走进去,已然走到门口拉,刘贝茹深吸一口气,却抑或轻轻挣开拉学哥,“学哥,我不想来此个地点。”刘贝茹瞧著他,柔声说。“贝茹吗?”他瞧著刘贝茹,表情中有著凝思。

“学哥,他们换其他的地点,好嘛?”刘贝茹眼眸清澈,瞧著他说。这夜与漠男来那里地情景仿佛全来到拉刘贝茹地记想中,在脑中一遍遍地闪现著,我亦不晓得是为拉啥吗?可是刘贝茹真地不想与学哥去那里吃物品,仿佛,刘贝茹仅能与这家伙一起来那里。搞啥吗?刘贝茹咋会有那样地想法吗?刘贝茹低叹著,对著学哥说:“不好意思啦,学哥。”学哥笑拉,他轻轻拍拉拍刘贝茹地肩:“木有关系拉,即然您不喜爱,这他们就换个地点吧。”与学哥在一起,时间仿佛总是过得十分快,吃饱喝足,他们静静地走在路上,夜夜地风轻轻吹在面上,觉得十分舒坦呀。

刘贝茹与学哥就这样走在路上,刘贝茹在他地身旁叽叽喳喳地,有说有笑,神情夸张,他仅是柔情地瞧著刘贝茹,时而会由于刘贝茹地笑话嘴角扬起,时而亦会大方地大笑著,瞧到学哥高兴地笑颜时,刘贝茹有一瞬地失神,这张总是冷峻地面,会不时地出如今刘贝茹地脑海,而刘贝茹仿佛非常少,非常少地瞧到过他开怀地笑颜。啥时候他亦能快乐地大笑,我喜爱瞧到他地笑颜,说实在地,孙伯翰笑起来地时候十分醉人,十分醉人。抑或到家拉,刘贝茹与学哥告不要,“贝茹,这他们明日上午九点见喽。”

“嗯,明日见。”明日,刘贝茹与学哥要环城游,呵,刘贝茹开始变得好期待哟。先预告一下,淑婉至若此文要换书名拉,宝贝们喜爱瞧地,先收藏下来,抑或记得淑婉至若地作者哟,呵,要不然恐怕就寻不到拉,呵。呵。预告完毕。午夜中他地电话1来到家地时候,爹娘居然皆在,他们坐客房里瞧著电视,刘贝茹拿出来饮料,亦坐拉过去。“贝茹,夜里又与孙伯翰出去用餐拉嘛?”娘娘猛地扭过头来,柔声问刘贝茹。“啊吗?”刘贝茹一时木有反映过来。“俺是问您夜里是否有与孙伯翰出去吗?这男孩有一段时间木有来家里拉,有时间让他过来家里用餐吧。”娘娘接著说著。

“啊吗?”不能怪刘贝茹反映慢半拍,仅是娘娘此话让刘贝茹一时难以消收。“啊啥啊,贝茹,有时间叫他来家里。”娘娘瞧拉刘贝茹一目。“为啥嘛?”刘贝茹柔声问著。“为啥吗?”娘娘低语著:“他们不是帮您补习学习嘛?回去吃个餐,算是爹娘对他们地谢意嘛。”“是啊。是啊。”爹爹亦在一旁说著。“啊。”刘贝茹应著。敢情娘娘认为我此两次出去夜归来,是由于与孙伯翰一起出去拉嘛?十分奇怪地说,她们十分奇怪。喝著饮料,瞧拉两目电视,刘贝茹就来到拉自个地房间。拿出书原本,刘贝茹静静地瞧著,屋子里十分静,静得能听到外面落叶沙沙地落下,有风吹过,透过窗杪轻轻扶著刘贝茹地面脸,刘贝茹起身,站在窗前,静静地瞧著外面地路灯,轻轻地拉上拉窗,风,仿佛有点凉拉。拿出手机,刘贝茹静静地瞧拉瞧,依旧木有消息传过来。

刘贝茹有点无趣地把它甩到拉床上。每日夜里皆已然习惯关上手机地刘贝茹,破例地,今夜刘贝茹居然木有关。非常晚拉,已然非常晚拉,夜得刘贝茹皆已然睡著拉,朦朦胧胧中,刘贝茹仿佛听到拉手机地话音,一声接著一声,仿佛不肯停下来。刘贝茹奋斗地睁开眼眸,睡目惺松,好困。漆黑地夜夜,仅有手机发出淡淡地光芒,在此寂静地夜里,一声接著一声发出微弱地话音,是刘贝茹把话音设到至小地,刘贝茹怕一旦会闹到爹娘歇息,还好刘贝茹把它甩到地是刘贝茹地枕面,要要不然,就是它在一声接一声地叫,我亦不会听到地。“喂——”刘贝茹困意十足地低唤。对面居然木有话音。“喂——”刘贝茹又喂拉一声,依旧木有话音传过来。午夜中他地电话2“喂——”刘贝茹又喂拉一声,依旧木有话音传过来。刘贝茹有点害怕拉,那么黑地夜夜,不会是午夜凶铃吧。刘贝茹慌忙地打开床前地灯,伴著柔柔地光,刘贝茹地内心安静拉一点。

“喂——”就在刘贝茹抖薇薇地其3次发出此个字地时候,电话这端最终传来拉话音,话音微微地,有著沙哑,仿佛有点虚弱:“睡拉嘛?”刘贝茹抬眸瞧到床面地闹钟,如今是几点,凌晨二点,咋会不睡。刘贝茹尽量压低著话音,免得闹到父母,对著手机,刘贝茹明显木有好脾气,“您干嘛呀,给您发短信不归就算拉嘛,干嘛大夜里地不睡眠亦不让其他人歇息啊,您老大不用听课,本小姐明日抑或要早起去上学地。嗯吗?如今是几点,凌晨二点啊,您说我睡拉木有,啊吗?”他们地美梦皆被您搅拉嘛?刘贝茹不悦地对著手机开始大乎小叫起来,末拉,刘贝茹问拉他一句,“对拉,您为啥此两日皆木有来听课嘛?”对面地话音在刘贝茹一通发泄后地40秒钟后,才传拉过来,“语毕拉吗?”他说。“您还木有答复我地情况。”刘贝茹说著。此家伙。对面却又未拉话音,仅有微微地乎气声,刘贝茹有点不悦拉,“喂,您大夜里地打电话不使他们睡眠,干嘛又爱里不里地嘛?”似是又过拉40秒,刘贝茹皆有点不耐拉,他地话音才又传过来,沙哑著说:“姑娘,我仅是十分想听听您地话音,刘贝茹——已然快12点地时候才醒过来瞧到您地短信,原本想怕打扰您歇息……不给您打电话地,可是……我……仅是想听听您地话音。”他地话音为啥那么有力没有力气地。刘贝茹地心隐隐地有点心疼。

“这好吧,刘贝茹原谅您拉。喂,孙伯翰,您咋拉吗?”他为啥会在12点才醒过来,并且话音此般地虚弱与沙哑。“未事。”他柔声说。“真地木有事嘛?”刘贝茹不确定地问他。对面话筒中仅有微微地喘气声,他又木有言语拉,刘贝茹拿著手机,侧著倾听,内心开始担忧。午夜中他地电话3“您言语嘛?孙伯翰,您不是生病拉嘛?您病得十分不一般,是否吗?”刘贝茹亟问著他。很长时间,他地话音才传过来:“未事。”他柔声说。他生病拉,他真地生病拉,他大夜里地打过来电话,就是为拉听到刘贝茹地话音,刘贝茹地话音柔柔地,刘贝茹轻轻地问著他:“这吃过药拉木有吗?”“如今以及木有这里不舒坦吗?”刘贝茹柔声地问他。他地旁边有的人照顾他嘛?刘贝茹十分想问,十分想,十分想,可是刘贝茹结果木有问。由于刘贝茹记得他说过地话,他说过:“您晓得,一个人在庞大华丽地房间里,所品味地这份孤单嘛?”

“您晓得,当您生病地时候,却仅能一个人去此医院,旁边木有一点一个亲人陪伴地疼苦嘛?”“姑娘。”很长时间,刘贝茹才听到他地此句姑娘,我地鼻头微微地犯著涩,在听到他虚弱沙哑地话音时,刘贝茹地内心就难过。刘贝茹轻轻吸著鼻头,“孙伯翰,刘贝茹明日去瞧您,好嘛?”“姑娘,不要哭,好嘛?我未有事。”手机中,他故意做出轻松地话音就传拉过来。“俺未事地。”刘贝茹伸手,个拉一下面,发觉手,居然湿湿地。他居然晓得我哭拉吗?孙伯翰,刘贝茹在内心轻轻唤著他地名字,啥时候我早已变得那么爱哭拉嘛?刘贝茹拿著手机,说著:“孙伯翰,您好好地歇息,明日,明日您去瞧您。好嘛?”“好。”他柔声说。

刘贝茹轻轻地笑拉,眼眸中仿佛以及著泪点。“不要挂掉电话,好嘛?”他说。“可是十分不节约钱地,好嘛?并且,刘贝茹困拉,刘贝茹不睡眠,明日咋去瞧您嘛?”刘贝茹在这儿话音柔情,(日晓得,贝茹咋那么柔情拉啊,哈)刘贝茹对著他轻轻地说著:“您亦好好歇息,好嘛?”“嗯。”啊。此老大居然那么听话。刘贝茹对著手机低笑。“……”要去瞧他1清晨地太阳光线透过窗杪射进来,暖暖地照在刘贝茹地面脸,刘贝茹伸拉个懒腰,要不容易盼到了礼拜天,往常此个时候,刘贝茹皆会非常地高兴,可是今日地清晨,内心却有点闷闷地,为著昨夜地这通电话,刘贝茹地心抑或在担忧之中地。刘贝茹决心拉,刘贝茹要去瞧瞧他。

出来地时候,木有想到老爹老娘已然出门来,桌上留著字条,早餐已然作好拉,叫我自个吃,他们今日会加班。刘贝茹轻叹著笑拉,爹娘至近地工作还皆真地是非常晚,刘贝茹坐在餐桌上,吃著娘娘为刘贝茹准备地早餐。刘贝茹内心盘算著,就那样自个跑到他家里去,会不会十分难为情啊,可是有哪一位能跟刘贝茹一起去嘛?刘贝茹地嘴角扬起,小英呀,对,就叫小英陪刘贝茹去。

刘贝茹打电话给小英,“可是,贝茹,我与她以前地学生已然约好溜路拉啊。”“这不行啊,小英,您就陪刘贝茹去吗?”刘贝茹磨著她,呵。果真,小英说著:“哎,这快点吧,您如今就出来,刘贝茹陪您去一下,刘贝茹可提前说好拉,刘贝茹仅负责与您一起去,之后刘贝茹要先行告退,刘贝茹还亟著去溜路呀。贝茹,这您快点出来吧。他们百货大楼这站见。”约好后,刘贝茹草草吃拉两口餐就出去拉,老远瞧见小英跑过来,“贝茹,他们地璀璨帅哥家住这里吗?”“硬是……”我想拉想,回想著刘贝茹上次归来地路线,就在此时,手机居然响拉。原来是学哥,啊。我……我居然忘掉拉与学哥地环城游拉吗?刘贝茹忙著向学哥道歉著,小英还一旁见在一个力说电话还很焦急地。

“这学哥,真地不好意思拉,今日真地是临时有情事,他们改日,好嘛?”学哥和善地笑著说:“木有关系,小妹妹。”就那样挂掉电话,“贝茹,他在咋走吗?”小英亟著就问。“让我想想。”刘贝茹说著。就在此个时候,刘贝茹地手机又响拉,瞧著小英开始皱著一张小面,刘贝茹呵笑著瞧著她,仅得去接拉起来。要去瞧他2就在此个时候,刘贝茹地手机又响拉,瞧著小英开始皱著一张小面,刘贝茹呵笑著瞧著她,仅得去接拉起来。“喂,姑娘,不是来瞧我吗?为啥还木有来,不是要反悔拉吗?”电话这一头传来x人不满地抗议声,话音还很大地。刘贝茹笑,瞧来歇息一个夜里,此精神啊,就是不一样。“就来拉,仅是忘拉您家该咋走嘛。”

他报过来一个地址,就让刘贝茹叫车过来,还限刘贝茹16分钟出如今他地面前,要不然,有刘贝茹好瞧地,切,还威胁刘贝茹呀。“这此不要去拉。”威胁刘贝茹吗?此召我亦会。“刘贝茹!”电话这端地人明显沉不住气,刘贝茹拿著手机高兴地笑,就晓得他不会说您不要来拉。见刘贝茹挂拉电话,小英笑著问:“咋吗?是他吗?”刘贝茹不置可否。“这说啥吗?”小英问著。“限刘贝茹16分钟出如今他地面前,要不然有刘贝茹好瞧。”刘贝茹说著。

 

第二十章

“这能到嘛?”小英问著。“俺咋晓得。”刘贝茹未好气地叫道。“此倒是像他们璀璨帅哥地风格。”小英说,之后瞧拉看我,说:“这您还不快拦车,还在这寻啥吗?”“寻公共汽车站牌啊吗?”刘贝茹归。小英明显昏倒:“败给您,贝茹,您晓得作几路车嘛?”小姐,拦车皆不晓得啥时候到,刘贝茹还要作公共汽车,小英地表情刘贝茹就明白。

“不晓得,可是我晓得拦车要花十分多钱,作公共汽车不是能省好多钱嘛。”小英猛翻白目,未有办法地瞧拉看我:“贝茹,我败给您拉,您十分缺钱嘛?”“不缺钱,亦不能随便不节约吧。”刘贝茹归著。“不要说我木有提醒过您,您让他们地璀璨帅哥等地时间太长,总不是太好吗?并且,您总得还得抽时间买点物品吧,您瞧他们总不能就那样空手而去吗?”小英瞧拉看我,好笑地说著。

刘贝茹还木有说啥呀,她大小姐就跑开拉,“小英!”刘贝茹在后面喊她。我亦晓得是得买物品啊,刘贝茹刚刚还想呀。十分快地,小英就从路对面折拉归来,伸手递给刘贝茹一个果蓝:“给,把此个给他拿过去。”独自去他家“小英!”刘贝茹伸手掏钱,总不能使他们破费吧。“贝茹,您少来拉。”小英一下跳开十分远,之后伸出就拦拉一驾车。车停拉下来,她不由分说,就把刘贝茹给拉拉上去,可是她却并木有上来嘛,在车外面,她对著刘贝茹笑著说著:“贝茹,快去吧。呵,刘贝茹要去溜路拉,就不陪您拉啊。”语毕,十分潇洒地把车门恨恨地一甩,车子被飞弛而去。

“小英!”刘贝茹在车里欲哭无泪呀,拿著小英刚刚给刘贝茹地果蓝,刘贝茹是拿亦不是,不拿亦不是,仅好索兴拿著拉。给驾驶员报拉要去地地址,刘贝茹便闭目养神,等著到达后,驾驶员叫我。就那样下拉车,就那样按照这家伙给刘贝茹地地址寻过去,已然到拉他家地门前拉,刘贝茹在门前迟疑著,之后深深地乎拉一口气,按响拉门铃。刘贝茹连著按拉二遍,之后就静静地等著。片刻后,从里面传出来脚步声,之后门让人打开,刘贝茹十分诧异地是,来开门地居然是一个身穿白大褂地护士。刘贝茹面上地神情告知她,刘贝茹有可能是走错房间拉吗?“快进来呀!”刘贝茹听到他这熟悉地话音,对面地人亦言语拉:“小姐,您是寻李公子嘛?”“李——公子……”刘贝茹扶扶秀发,有点窘迫地笑著。

“快进来吧。”女护士让开来,待关上房门后,就快速地走进房间里去拉,我亦轻轻地跟在后面,走进拉房间。刘贝茹瞧到孙伯翰就躺上床上,他此时正在打著点点呀。另一旁,以及一个护士脑门地女孩子,正在轻轻擦试著他地手背,针,一下就扎拉进去,刘贝茹不要过拉头,向来,刘贝茹皆是害怕打针输液地。“尽管已然好多拉,可是抑或要又输几日地。”一个中年地男士瞧著孙伯翰左左地说著,亦穿著浅白色大褂,瞧脑门,是医生。“嗯,晓得拉。您们先回家吗?”漠男淡淡地道。“可是——以及后来一瓶液……”“安心,输完后,我自个会拔地。”漠男依旧凉淡地说著。照顾老大爷1“可是——以及后来一瓶液……”

“安心,输完后,我自个会拔地。”漠男依旧凉淡地说著。“好,公子此两日抑或要吃点清淡地物品,千万不能吃刺激地物品,千万又不能刺激到胃拉……”“晓得拉。”这家伙打断医生地话,有点不耐烦拉:“这烦劳你们拉,今日就请归吧。”几个人利落地收拾拉下物品,从刘贝茹身旁走过地时候,仿佛皆淡淡地瞧拉刘贝茹一目,带著好奇,而这个男医生则是面上有著淡淡地笑颜,是十分善意地,我亦对著他笑拉一下,人一下子皆走拉,如今室内好似仅有他们二个人拉。他家里人果真皆不在吗?“您抱著这个不累嘛?”他好瞧地眉挑拉挑,对著刘贝茹嘴角微微地扬起。

刘贝茹才发觉,自个居然还抱著这个果蓝不放。刘贝茹瞪拉他一目,他笑笑,刘贝茹顺手把果蓝放到拉地上,此才瞧到,敢情他们地房间里已然堆满拉各种各样名贵地滋补品,水果多得皆数不过来。窗前,摆著大朵地花朵,一朵一朵,皆似还带著露珠。“此花十分漂亮。”是百合。浅白色地百合朵,刘贝茹总是皆非常地喜爱,清新淡雅,使人百瞧不厌,散发著淡淡地香味。刘贝茹深深地吸拉一口气,转过面,瞧著他。“您咋拉吗?病得十分严重嘛?”刘贝茹静静地瞧著他打著地点点,柔声问他。“过来,姑娘。”他说。刘贝茹轻轻地向著他走拉过去,“坐过来。”他往里挪拉挪,示意刘贝茹坐过去。“您不要动,在打著点点呀。”刘贝茹瞧著晃动著地药瓶,亟亟地说著,伸出轻轻扶住它,瞧著他:“您不能老实一点嘛。”

刘贝茹轻轻地坐在拉他地身旁,他却伸出另一仅手胳膊,就这样把刘贝茹拉到拉他地怀里。他暑热地乎吸吹在刘贝茹地脸面,刘贝茹试图拉开他,“您干吗?”干嘛,一见到刘贝茹,就来个那样地见面礼呀。“不要动。”他柔声说:“让刘贝茹抱抱,好嘛?”可是,刘贝茹偏要动,刘贝茹一下挣开他,呵,笑话,他如今打著点点,还能下来追刘贝茹不成吗?照顾老大爷2可是,刘贝茹偏要动,刘贝茹一下挣开他,呵,笑话,他如今打著点点,还能下来追刘贝茹不成吗?刘贝茹瞪著他:“孙伯翰,您干嘛,刘贝茹是来瞧您地,可不是来让您抱地。”搞清楚好嘛?

他刁蛮地说:“您迟到拉,超过拉16分钟,就该是接收惩罚。”刘贝茹不服气地归他:“此是这门子地道里。”他笑得好不可怕:“俺定地道里。”“您……”切,刘贝茹转过身。“喂,刘贝茹要吃水果。”他说。刘贝茹归眸,瞧著他,他脑门前地发丝低落下来,透地不羁地灵气,这双默黑地眼眸依旧这么动人魂魄,仅是他地面色不太好瞧,仿佛皆有点瘦拉,才两日木有见他啊吗?他地嘴,泛著白,木有啥血色。瞧到他此个脑门,刘贝茹地心又软拉,乖乖坐下来,拿著橘子,为他削。

“可是,我想吃桃子。”他说。橘子我早已削开拉,他却说他要吃桃子,亦罢,刘贝茹拿起桃子,拉到他地面前。他地眉挑拉挑,动拉下打著点点地手,提醒著刘贝茹,他仿佛不能自个剥著吃。刘贝茹仅好为他们老大剥桃子,“您喂刘贝茹吃吧。”他……他说啥啊吗?“孙伯翰,您这仅手不是木有事嘛?干嘛刘贝茹要喂您嘛?”此家伙,好过分地说。“喂,姑娘,他们可是病人啊。您呀,您就不能柔情一点嘛。”瞧瞧,他说地此是啥话,犹如刘贝茹有多刁蛮拉似地。

“好,好。”刘贝茹忍!哪一位让他是病人呀,善良地刘贝茹就迁就他一次吧。吃桃子是吗?让刘贝茹喂著吃是吗?好啊,这我亦不客气。“张口!”x人十分听话地张开拉口巴。抓起一把桃子,刘贝茹就给他全塞拉进去,之后离得稍远一点,那样十分安全,刘贝茹瞧著他高兴地笑。他十分奋斗地嚼著,表情变得十分可怕啊,切,不是自个要吃桃子嘛?他们这就给您多多地桃子。呵,瞧著他想喊又喊不拉,想抓刘贝茹又不好不来地脑门,刘贝茹不怕死地在这面笑得愈发地高兴。

存心整刘贝茹,是否吗?他十分奋斗地嚼著,表情变得十分可怕啊,切,不是自个要吃桃子嘛?他们这就给您多多地桃子。呵,瞧著他想喊又喊不拉,想抓刘贝茹又不好不来地脑门,刘贝茹不怕死地在这面笑得愈发地高兴。

许呀的《月光下的笨笨爱》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月光下的笨笨爱》就可以了哦~

月光下的笨笨爱

月光下的笨笨爱

作者:许呀状态:已完结

很多人在找关于主角刘贝茹孙伯翰的小说是《月光下的笨笨爱》,这本书的作者是许呀,月光下的笨笨爱可在线免费阅读,找到这本书的你快来阅读吧:青春靓丽的女生刘贝茹阴差阳错间爱上一个冷酷无情的极品男生,然而,事情的发展并不尽如人意,居然是一波三折……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