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10-04 14:10:56作者:风流社长

关于莫强的小说完整版《天眼兵王》小说已上线,本书是新晋作者风流社长大大写的精彩小说,已经有很多读过了,你还不快来:家境贫寒,收到录取通知书没钱上大学。为了几千快学费东奔西跑,倒霉遇到车祸。修仙的记忆钻进了脑子里,让我拥有绝世异能。可是我不会用,怎么办?谁知道,赶紧告诉我!在线等挺急的!

推荐指数:10分

《天眼兵王》在线阅读

《天眼兵王》《天眼兵王》精彩小说完整版 莫强 免费试读

天眼兵王全文免费阅读

第十一章

“别怕,徐钰,我觉得陆斗量今天不会随便就叫人把我打个半死,那样就太便宜我了,他一定会想个让我生不如死的办法,我们将计就计,一步一步的往后走吧!”

莫强安慰了一下身边的徐钰,眉宇之间依旧一副盛气凌人的架势,大摇大摆的走到大厅中央,虎视眈眈的看着陆斗量一行人。

看着莫强依旧镇定自若的样子,昨晚吃过亏的陆斗量忽然有点蔫了,张开嘴想说什么,却也没能说出口。

“我知道你不会随随便便就把我杀死,因为慢慢的折磨我让我生不如死是一种更好的办法,但是我希望你能想明白,既然我昨晚敢对你做出那种事情,也就意味着我在青红夜总会有一定的关系,你在动手之前最好想明白!“

如若是在昨天,莫强断然不会说出这般豪气的话语,但是今时不同往日,昨天的变故让他结识了黑白两道的高层人物,现在也算是有背景的人了。

“呵呵,真是笑话,昨天青红夜总会的人还在到处找你,你小子侥幸逃脱了一劫,今天就敢来我面前装逼了?”陆斗量虽然知道舒青派人追杀过莫强,却不知道莫强独自一人教训了那群去他家里闹事的混子,也不知道他在今天会见了青红夜总会的头子舒青。

看到陆斗量一副不知内情的样子,莫强觉得很好笑,一脸鄙夷的看着陆斗量,完全不把这个雷霆集团的高管放在眼里。

不过,陆斗量身后的几十号人还是让莫强有点担心的,虽然他的玄清功法十分了得,但是一虎难敌群狼,就算莫强变出三头六臂也很难对付这群手持棍棒的家伙。

“陆斗量,故意伤人是要坐牢的,这里是公共场合,房间里到处都是监控,就算是你的地盘,你伤人的行径也会暴露出去!”隐约中,莫强感觉到今天一定会有人来救场子,不管是舒青还是王曼青,莫强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拖延时间。

“哈哈,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拿这种事威胁我,你现在可以去看看那些摄像头,它们都已经报废了,对,我就是这么阴险,只是为了教育一下你这个无法无天的孩子!”陆斗量大笑起来,此刻的他是多么的狂妄。

看样子不拿出点实力是唬不住这个家伙了,莫强随手抓起服务台上的一张纸,团成一个球扔向仍在狂笑的陆斗量,只有几分重量的纸团被莫强这么一用力却如同一个巨石一般,砸在陆斗量的脑袋上印出一片殷红。

“啊!”陆斗量吃痛的蹲坐在地上,旁边的打手们匆忙围过去盘问陆斗量的受伤状况,而莫强也借机走到了周正的身边。

周正神色紧张的看着莫强,生怕他冷不丁挥出一拳也给自己见见血,若不是莫强当面教训了一下嚣张跋扈的陆斗量,说不定周正现在仍然一副狗仗人势的状态。

“怎么,你也蔫了?”莫强伸手提了提周正的下巴,周正只是眼神紧张的看着莫强,半天不语。

“莫强,昨天你就差点要了我们老大的命,今天又来这里叫嚣,我们几十号兄弟今天若不教训你一下,恐怕以后就很难在老大面前抬起头了!”说罢,几十号人手持棍棒逼向莫强。

莫强依旧淡然的站在原地,双手背向身后,就像处事不惊的武林高手一般,若是他神色慌张也就罢了,打手们看见莫强这般淡定,又忽然不敢上前了。

“你们最好也收敛一点,看见旁边那群蔫茄子了吗,他们刚才的遭遇也会发生在你们的身上!”莫强伸出手指了指周正的部下,那群体格健壮的汉子到现在还没能从疼痛中缓过神来,站在原地揉捏着自己的身体默不作声。

打手们虽然不了解刚才发生的状况,但那几个保镖的体格明显比他们要好很多,看看莫强毫发未损的样子,再看看那几个彪形大汉一身伤痕累累,打手们也纷纷退缩了。

莫非这个莫强真的是武林高手驾临凡尘,打报一切不平之事?

“你们,怂什么,他就算武功盖世也是肉体凡胎,招架不住那么多棍棒的招呼,给我狠狠地打,把他带给我的疼痛十倍百倍的还回去!”蹲在地上的陆斗量恶狠狠地放出几句话,因为情绪激动惹得头部血管膨胀,顿然感觉脑袋疼得厉害。

看见自己的头儿这般惨状,打手们也顾不上猜测莫强的功夫到底有多了得了,掂起手中的家伙就冲了上去。

看来这次是拖延不下去了,莫强只好摆好架势,硬着头皮面对这群拿着冷兵器的杀手。

说时迟,那时快,大厅的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闯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舒青的手下,狗哥。

昨晚在莫强的家里吃了亏,求爷爷告奶奶才侥幸捡了一整条命回去,今天就被舒青派来保护莫强,看来狗哥的脸变的还真不是一般的快。

“哟,狗哥来了,我就知道你会来找我的,你看,陆老板今天为了我的安全派了这么多的打手在这里保护我,你此行都有点多此一举了。”莫强知道狗哥的来意,便装出一副早就知道他要来的样子,走上前迎接狗哥。

狗哥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莫强的真正意思,他看了看陆斗量身旁的几十号人,心里自然有了数,旋即道:“莫少爷,咱们老大觉得你独自一人陪着徐小姐来看房子会不安全,便让在下带人来看看你,现在能知道你没有出事,那自然是最好的结果。”

说罢,狗哥还恶狠狠地瞪了陆斗量一眼,示意他不要再惹事,就算莫强今天又欺负了他,他也要把这些耻辱都咽在肚子里,因为莫强的身后的确有后台了。

陆斗量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再次看了看狗哥,确定对方是来帮助莫强的之后,终于还是叹了口气,在属下的搀扶下站起身来,打算离开这个地方。

“等等。”莫强忽然叫住了陆斗量,似乎还有什么事没有交代清楚。

“喂,莫强,你不要欺人太甚了,他陆斗量虽说被你教训的不错,但起码也是社会上层人物,如果今天出了什么大的差池,恐怕你以后的日子都不会清静!”狗哥虽然是来帮莫强的场子的,却也明白道上的规矩,赶忙在一旁小声叮嘱莫强。

“呵呵,你觉得我现在的日子还会好过到哪里去吗?我只是让他做应该做的事罢了,你放心吧,我这个人有分寸的,只要今天他能不惹事,我就不会主动动手。”莫强朝狗哥摆了摆手,表示接下来的事都由自己亲自处理。

陆斗量楞了一下,忽然明白了莫强的意思,立刻一路小跑走到部门经理的面前,交代了一下看房子的事,随后便带着自己的部下灰溜溜的离开了。

看来这个房子今天是注定要过户到徐钰的门下了。

看见莫强如今的身份,傻楞在一旁的周正忽然主动跪在地上,开始不断磕头向徐钰道歉,生怕莫强想起这件事来再找自己的麻烦。

“噗...”徐钰看到周正狼狈的模样,忍不住捂嘴嗔笑起来。

“哈哈哈...”莫强也没想到周正会忽然来这一手,他原本已经忘了周正刚才惹得麻烦事,倒是周正胆小的性子让这件小事再次升温。

“周正老同学,今后千万不要再狗眼看人低了,我莫强虽然穿着普通,却敢直视一切恶势力,如果今后再让我看到你欺负弱小,休怪我对你下狠手。”莫强对周正威胁了一番,随后便牵着美人的手同经理去看房子了。

第十二章

一路上,想到自己即将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大房子,徐钰的脸上就泛起一抹甜甜的笑容,但是失去亲人的徐钰将来恐怕就要独守空房了,她一个女孩子家住那么大一栋别墅,心里肯定还是有些抵触的。

“怎么了,小美女,就要有自己的新房了,还有什么不高兴的?”细心的莫强看到了徐钰脸上的不开心,赶忙询问状况。

“嗯...虽然有房子是件高兴的事情,但我自己住那么大一套房子,难免会有点...害怕,如果你能...”徐钰想让莫强也去陪自己住,但是想到自己还是圣洁之身,如果传到外人耳朵里,年纪轻轻的就和陌生男子同居,名声自然不好。

莫强猜出了徐钰的心思,知道让不让自己住进去是令她为难的一件事,灵机一动便想出了一个妙招。

“你是哪一年出生的啊,几月的生日?”莫强盯着徐钰的俏脸真诚的问。

“我啊,和你同一年出生的,只不过生日是在九月十六,你呢?”徐钰天真的回问莫强。

哈哈,原来这个小美人还比自己小上几个月,莫强是三月份出生的,虽然只是相差几个月,但也能算得上是徐钰的哥哥了吧?如果哥哥和妹妹同处一室,传出去就没什么不好的了。

“那这样吧,我莫强是三月二号出生的,今天就和你徐钰结拜成兄妹,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样就能留在你的房子里照顾你了!”莫强骄傲的抬了抬嘴角,脸上尽是骄傲的神色。

徐钰也一脸胡灵精怪的表情,开心道:“哈哈,我总以为我失去自己的爸爸后从此就失去了一切,没想到还能在人生落魄的时刻遇到一个能照顾自己的哥哥,如果老爸在天有灵的话,也会安心了!”

看见徐钰开心的样子,莫强也就没有了顾虑,不过嘴上说是徐钰的哥哥,但住在一个大房子,哪个男人还会对身边的绝色美人不动心?除非是某方面的能力不行!

很快,经理便带着徐钰和莫强来到了新房,没想到陆斗量还能下血本把那么好的一套房子让给徐钰,想必他本来并不打算真的交出房子的,只是今天被狗哥施压,走投无路的陆斗量也只好放出房子了。

“哇,好大啊!真有气派。”走进房间,徐钰便惊叹起来,这栋别墅已经被陆斗量装修好了,无论是家具还是墙壁,都是一副富丽堂皇的宫廷气派,想必是陆斗量当初想要拿来养老的房子,如今却白白落到了别人的手里。

“啧啧,这个陆斗量就办了一件让我觉得舒心的事情,这么好的一栋房子一定配得上你这个小姐,我还怕你以前住惯了贵族房子,会瞧不上我给你索要的这栋别墅,没想到他的布置还是挺符合你的口味的。

徐钰从小就打扮的像个公主一般,她父亲在世的时候也是把她当做真正的公主娇惯着,如今落魄的徐钰终于有了当初的感觉。

带着徐钰参观完房子,经理让徐钰办理了各种手续便离开了,只剩下莫强和徐钰两个人站在房子里发呆。

别说,这浓浓的气氛还真像是两个小夫妻在看新房,莫强的心中不免泛起一阵悸动,徐钰的脸上也荡起层层涟漪。

唉,要是能抱着美人好好亲吻一番就好了,奈何自己刚才非得装绅士要做徐钰的什么狗屁哥哥,现在就算有非分之想也不能表现出来了。

“莫强...”徐钰红着脸小声招呼他。

“嗯?”莫强还沉浸在自己脑海的YY中,忽然被徐钰叫了一声,身子不自主的哆嗦了一下。

“其实,从那天你救了我以后,我就有点喜欢你了...”说罢,徐钰便羞红着脸低下头去,那朵朵红晕让莫强心中泛起一阵怜爱。

“这,这么早就说这件事不太好吧,毕竟你我算是才刚刚了解彼此,你可能对我的一些生活小习惯还不知道,不如我们先相处一段时间,如果合适的话,在一起也不迟啊。”

说实话,从上高中那会儿莫强就喜欢看徐钰这个大美人,不过当时只是单纯地喜欢她的相貌,毕竟对方是贵族公主,而自己只是最普通不过的小市民,怎么会配得上对方高贵的身份呢。

而现在,虽然徐钰不再是贵族,但身上高贵的气质依旧不减,莫强自然知道自己还配不上对方,就算徐钰动了芳心也不能随口就答应了,毕竟感情这东西不是儿戏,莫强向来有责任心,一旦在一起了就会担起永远照顾对方的责任。

纵然在心中将女神YY一万遍,也不能在现实中迈错一步!

被莫强委婉的拒绝,徐钰心中难免有些失落,但她知道莫强是真心为自己着想,也便不再提这件事,而是脸色一变,开心道:“没关系,有个哥哥能照顾我我就很满足了,可能是我以前的性子还没能及时改掉,总是觉得自己想要的东西就一定能得到,我以后一定会慢慢适应新的生活,改掉自己娇惯的毛病。”

看见徐钰能想得开,莫强也就放心了。

看完客厅,莫强又陪着徐钰来到了卧室,没想到卧室的主题色是粉色,这正是每个公主心的少女最渴望的房间色调,再加上一套粉色宫廷家具,装点的卧室如梦如幻。

“啊,我真的好喜欢这个房子,我以前就睡在这样的公主床上,我以为以后再也睡不到了呢!”徐钰开心的躺在柔软的床上,小女孩的小心思暴露无遗,能带给徐钰真正的快乐,莫强的心里也很开心。

若不是心里有顾忌,莫强真的很想和徐钰正名关系,好好地在属于自己的房子里过一下二人世界。

“莫强...”徐钰忽然叫了一声他的名字。

“嗯?”莫强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徐钰,不明白她要干什么。

“你,过来一下...”徐钰朝莫强摆摆手,胸前的山峦此起彼伏,看她的神色像是对自己图谋不轨啊...

伴随着徐钰脸上微微泛起的潮红,莫强有些迟疑了,可是转念一想,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又吃不了什么亏,就算被这个大美女占了便宜又怎样!该上就得上!

莫强走到床前,双臂支撑在床上,半个身子将徐钰的娇躯压在身下,若是不知情的人看了一定会以为这个一对小情侣在暧昧呢。

“啊...你个坏蛋,为什么用这种姿势看着我!”徐钰虽然嘴上责备,但心里却十分开心,自从心中泛起对莫强不一样的心思之后,她都恨不得莫强强行把自己...那啥了。

唉,十几年的贞操就这样被一个男人打败了,徐钰温柔的看着莫强,忽然抬起半个身子在莫强的脸上轻轻啄了一下。

莫强有些惊愕,傻乎乎的摸了摸脸上的余温,旋即又感受到胸口处腾起的温热,还有那一瞬间的柔软。

这个小丫头还真是鬼迷心窍了啊,竟然主动投怀送抱,幸好老子是个良民,不然今天十有八九会忍不住将她政法了!

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莫强主动要给徐钰做一顿午餐,而徐钰则争着要去给莫强打下手。

厨房里,看着莫强来回忙碌的身影,徐钰真的希望这个男人能只属于自己一个人,将来吃他做的饭,睡他睡的床。

第十三章

与徐钰共进午餐之后,莫强想到自己还要去警察局办一些事情,就将徐钰安置在附近的一家大型商场后,独自一人闯进了警局。

“先生,这里不是公共场合,出入请出示自己的身份证明,还有邀请函,如果两项东西缺少一件的话,请自觉离开这个地方。”门口站岗的警察并不知道莫强的身份,伸手拦住了他。

“喂,我要是有邀请函还需要走着进去吗?直接就专车接送了好不好,我要见你们的队长王曼青,还希望你能放一条路。”莫强恭敬的向站岗的警察行了个礼,他不是那种没规矩的人,知道警察拦路是职责所在,也就没有过多质问此事。

“对不起,先生,如果您没有相关证件和手续的话,就请离开这个地方吧,或是给您要找的人打电话,让他亲自下来接您!”警察还真是守规矩,只要莫强不按程序走,就休想进警局。

“你!”莫强有点生气,自己分明都说的很清楚了,就连想见的人都已经交代的明明白白,他这个看门的警察要是再不放行的话,自己可要忍不住说脏话了。

警察不动声色,已经笔直的站在门口,只是一只胳膊挡在莫强的面前。

莫强伸手压了压警察的胳膊,警察依旧纹丝不动。

“喂,你真觉得你能用一个胳膊就挡住我的去路吗?今天我要是想强行闯进去的话,你就算有三头六臂也挡不住的!”莫强瞪了警察一眼,示意他做做形式就够了,不要太过严谨。

“对不起,先生,请按规章秩序办事,不然我是不会放行的!”警察并不怕莫强的威胁,依旧面不改色心不跳,保持着原来的姿势。

“我...”莫强痛苦的捂着脑袋,旋即怒道:“我怎么就跟你解释不通呢!我的确有急事要见你们的队长王曼青,但是我没有她的邀请函,也没有她的手机号,你就行行好让我进去吧,不然来不及了!”

其实今天的事情并不算着急,只是莫强并不想在这里和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周旋,能尽快找到王曼青交代完自己办的事情最好不过。

警察好像并没有听见莫强说的话,仍然石头般的矗立在原处。

无奈之下,莫强只好用了另一个办法。

“这么跟你说吧,我就是昨晚在青红酒吧闹事的犯罪嫌疑人,我来找你们的队长投案自首了!”

莫强的这段话果然如地雷一般惊到了站岗的警察,他迟疑的看了看莫强,旋即走进了旁边的值班室,拨通了林曼青的电话。

“喂,队长,嗯,这里有一个犯罪嫌疑人要主动投案自首,据说是昨晚在青红酒吧闹事的那位,您下来接见一下吧!”一通汇报之后,警察挂断了电话,随后便回到了原位,再次保持着刚才的姿势。

这可真是个木头!莫强彻底被站岗警察的淡定折服了。

王曼青风尘仆仆的走到了门口,在确定是莫强要见自己之后,朝他使了一个眼神,随后便原路返回了。

“唉,你都不等我一下啊!”望着王曼青冰冷的背影,莫强白了值班警察一眼,快步跟了上去。

“为什么对我的属下不敬。”路上,王曼青面无表情的问到。

“什么?什么时候对你的部下不敬了,我一直都跟他很客气的说话好不好!”莫强被问的莫名其妙,难道警察们都很神经质吗?

“就在刚才啊,你还白了人家一眼,我的部下向来秉公执法,不会在职位上有半点差池,今天他若敢无缘无故放你进来,明天恐怕就要被脱掉身上的警服了。”王曼青认真的回复莫强,行进的步子依旧是英姿飒爽,没有要停下来等等莫强的意思。

我靠,这个娘们还真是厉害,难道她背后长了眼睛?刚刚明明看到对方已经离开警局门口五十米了,她是怎么知道自己对警察使白眼的?

莫强只是心中疑惑,并没有再回复王曼青,快步跟着她走进了办公室。

走进房间后,王曼青一脸高傲的坐在了舒适的转椅上,一脸严肃的看着莫强。

妈的,老子今天来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交代,为什么一副看犯人的样子看着我?

莫强心中愤怒,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他知道这个女警官脾气不好,待会儿要是惹怒了她,再和自己大战八百回合的话,他可真是吃不消。

“哼,既然刚才都不打自招了,那就把你的犯罪事实如实交代出来吧。”王曼青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莫强都猜不透她究竟是在开玩笑还是认真的。

等等,犯罪事实,自己什么时候犯罪了?

“喂,我可是你的眼线人啊,难道给你办事还是犯罪了?”莫强感觉莫名其妙,皱着眉头盯着王曼青的眼睛。

“看什么看,刚才还对自己的犯罪情况供认不讳,到了我面前就老熟人一样的忘了?说说吧,你昨晚是怎么砍掉陆斗量的手指头的?”王曼青的嘴角泛起一抹坏笑,她今天是故意刁难莫强的。

让你小子早晨拒不承认,下午为了见我都不打自招了吧,我倒要看你怎么收台。

“你,你这个阴险狡诈的女恶人,都这会儿功夫了又跟我提起这件事了,我刚才就是为了见你才这么说的,昨晚的事我的确知道,但凶手不是我!”莫强依旧嘴硬。俗话说,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就算莫强刚才交代了自己昨晚做的事,王曼青也依旧没办法拿出有力的证据来。

“哼,还真是个年轻人,其实刚才站岗的民警和我的电话都是有录音的,就算不是你亲口供认的罪行,那段录音也是一段强有力的证据,足够说明当时你有作案动机了。”王曼青似乎要死抓着这件事不放了,依旧在和莫强卖着官司。

“王曼青!你再这样我就不给你提供线索了,就算我对陆斗量他们使用了暴力,那也是为民除害,杀他们十次都不亏!”莫强百口莫辩,只好强找个理由搪塞她。

“哈哈哈...”冷美人忽然狂笑起来,没想到莫强竟然这么认真起来。

闹够了之后,王曼青开始和莫强讨论关于舒青的事情。从莫强今天得到的线索里,王曼青知道了舒青这个人是个野心不小的女人,她不但想将改造旧城区的活儿全部包揽在自己的手里,还要暗地里对陆斗量和虎头施加压力。

“嗯...你今天的事办的不错,是个年轻有为的好少年,量你知错就改,还帮助警局暗中调查地头蛇的动态,对于你之前故意伤人的罪行就不予追究,功过相抵了!”

本想着让王曼青夸赞自己一番,没想到王曼青这不饶人的嘴里吐出这样一番话。

“妈的,合着我给你干活还成了白干了,我再说一遍,昨晚在青红夜总会发生的事不是我干的,我是大大的良民!”莫强被王曼青折磨的有些气急败坏了,他的语气中尽是对王曼青的埋怨之意。

看着莫强一脸认真的样子,王曼青终究还是忍不住,一手撑着桌子,一手捂着肚子大笑起来,没想到自己装认真的样子还真让莫强把自己的话当真了。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是一个有能力的年轻人,以后你办好这件事,警局一定会好好奖赏你的!”王曼青忽然一副小女人的姿态,安慰莫强。

“哼,无所谓,反正我还记得早晨那柔软的触感!”莫强白了王曼青一眼。

“你!”王曼青的脸忽然变得铁青。

雷霆集团高管办公室内。

陆斗量依旧扭曲着面容,痛苦的揉捏着太阳穴上的红色印记。鲜血流过的痕迹依旧清晰可见,没想到莫强这一记纸弹威力如此巨大,时隔半小时他依旧感觉到太阳穴部位一阵火辣辣的疼。

“妈的,竟然还有后台,就算你是舒青的人,老子照样要想办法弄死你!”陆斗量恶狠狠地说了一句,随口朝着旁边的垃圾桶啐了口吐沫。

办公室的门被随意的推开了。

敢这么随随便便就闯进陆斗量办公室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小情人罗莉,一个整天穿金戴银的庸俗美人。

说她庸俗,是因为这个女人是个势利眼,除非有钱有势的男人,否则休想入她的眼,说她美丽,她的确是个美人,一身紫色连衣裙衬托出她傲美的身材,想必是个血气方刚的汉子在见到她之后都会起生理反应。

“怎么了,我的宝贝,看你这一脸的伤痕,昨天才从青红夜总会挂彩出来,今天怎么又弄成这般模样?”罗莉一副心疼陆斗量的样子,眼神之中却透露出对陆斗量的厌恶。

说实话,对于这个能力不强的男人,除了金钱之外,他的身上再没有什么可以值得她留下了。

不过陆斗量的确对罗莉宠爱有加,就算自己吃馒头咸菜,也会拿出所有的钱为她买LV包包。

“别提了,还是昨天那个小子,今天当着我手下的面又对我施了暗招,差点要了老子的命,我的那群狗奴才也是窝囊废,竟然被舒青的手下狗子给唬住了,几十号人愣是没能动莫强分毫!”

陆斗量皱着眉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却没看到罗莉的眼神中又添了几分厌恶的神色。

这个陆斗量,现在已经窝囊到这种地步了,竟然被夜总会的一个服务生打成这个样子,若不是他身上还剩最后一点利用价值,老娘早就摆脱这个废物远走高飞了!

罗莉心里嫌弃,脸上却没有表达出来,依旧迎着一张笑脸,将身子坐在陆斗量的腿上,附在他耳边轻声道:“亲爱的你别太生气了,对付那种无法无天的小人物不需要如此大动干戈,你只需要静静地看他自己把自己玩死就好了。”

说罢,罗莉还在陆斗量油腻的脸上亲了一口,这倒是让陆斗量的心情舒畅了许多。

咸猪手不自觉的就攀向了罗莉的山峦玉峰,游走间伴随着罗莉配合的哼声,让房间里充斥着荷尔蒙的气息。

只动手还真是不过瘾,陆斗量索性拉上了身后的窗帘,反身将罗莉按在办公桌上,伸出手就要探向她的裙底风光,却被罗莉的俏手挡住了。

“喂,房门还没关呢,说不定什么人忽然就进来了,让人家看到可不好!”说实话,要是陆斗量能力强悍的话,她说什么也不会拒绝的!

“哼,这种时候谁要是敢打扰老子的兴致,我定要打断他的腿!”陆斗量并没有看出罗莉真正的心思,随便咒骂了一番,继续进行着手上的动作。

恰巧,门口传来了“咚咚”的敲门声,这声音还真是直接打扰到了陆斗量的雅兴,他十分懊恼的将罗莉推开,径直走向了门口。

“到底是谁非要来打扰我的兴致!”陆斗量准备给外面的人开门。

罗莉脸上表现出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心里却十分的欢喜,幸好那个人来的及时,不然陆斗量就真的要在办公室里上演一场动作大片了。

打开门,陆斗量怨恨的表情立刻就减少了许多,因为站在门外的人不是一个小人物,他是现任shizhang徐世杰的手下,六子。

六子虽然是shizhang手下的人物,却也是个黑白道通吃的家伙,再加上徐世杰新官上任三把火,六子借着他的名气在壁城混的也是小有所成,就算是舒青见了他也要礼让三分,更何况陆斗量只是雷霆公司的高管而已。

“嘿嘿,还真是稀客,不知道六哥您来这里干什么?”陆斗量在刚刚与六子撞面的那一刹那直接被惊到了,脸上的阴沉瞬间变成阳光灿烂,一脸恭维的看着六子。

“不知道是不是鄙人来的不是时候,打扰到陆总管的雅兴了,徐shizhang准备创城,旧城改造的事宜迫在眉睫,今天我就是来找陆总管商议一下改造事项的。”六子背着手,一副高官莅临小县城巡查的样子,朝陆斗量的办公室内随便打量了一番。

懂得交际的罗莉早就为六子泡好了一杯热茶,恭敬地端到了他的面前,并招呼他坐在了沙发上。

陆斗量满意的点了点头,随身坐在了另一张沙发上准备和六子谈公事。

六子看了看妖娆的罗莉,玩笑道:“怪不得今天陆总管不想见外人,原来屋里藏了一个美人,不过我不会打扰到你们太长时间的,只要事情谈妥了,我很快就会离开。”

交代完自己此行的目的,六子品了一口热茶,眼神中涣散出异样的神采,随即将目光再次转向身旁的罗莉,似乎在夸赞她泡的茶清新可口。

罗莉明白六子的意思,安静的点了点头,并回手招呼六子与陆斗量谈正事。

六子转身望向陆斗量:“哈哈,陆总管还真是好福气,有这样懂事的美人整天陪伴难怪生活逍遥自在,哪像我这等人,整日在城市里奔波,为的就是shizhang能坐稳江山,不被老百姓耻笑。”

看到六子夸赞自己的女人,陆斗量尴尬的赔笑道:“身为雷霆集团高管,身边有这样懂事的女助手也是应该的,我接待贵宾总不能让人笑话不是,就是不知道六哥打算给我们雷霆集团分配什么样的任务,何时动工呢?”

说实话,陆斗量是很不希望别的男人夸赞自己的女人的,罗莉虽然不是自己的正牌妻子,却也是自己最疼爱的女人,如果今天不巧被六子瞧顺了眼,日后不一定会惹出什么样的麻烦。

陆斗量的猜测还算准确,六子在进门的一刹那望见罗莉的第一眼时就动了心,觉得这样一个高贵的美人陪伴在丑陋的陆斗量身边还真是暴殄天物啊!

但罗莉毕竟还是陆斗量的女人,六子也不好随便说出自己心中的喜欢,只是不断用眼神暗示罗莉,希望美人能看清楚自己的心意。

罗莉向来是情场高手,她很快便读懂了六子的意思,只是假装不明白的样子并不回复六子,等到哪天陆斗量对于自己来说完全没有利用价值之后,她再选择将自己寄生在另一个男人身上,现在就对六子表现出好感还不合适。

比起金钱来说,陆斗量的身家还是要高于刚刚混出名头的六子的,等到过两年罗莉把陆斗量榨干了,六子也就差不多混出大名头了,那时候再向六子投怀送抱也不迟呀。

罗莉在自己的心中不断打着小算盘,不知不觉六子已经和陆斗量谈完了公事。

临别前,六子故意拉起罗莉的玉手惋惜道:“这么快就要和美人说再见了,不知道下次遇见你又是什么年头,希望你能好好陪在陆高管的身边,只要他能把这次的旧城扩拆任务完美的完成,shizhang那里的好处一定少不了他的!”

六子嘴上这样说,心里却希望陆斗量明天就在拆迁工地上被高空坠落的石头砸死,这样他就能早点抱得美人归了。

送走六子后,陆斗量的脸再次阴沉下来,他自然不喜欢别的男人拉扯自己女人的手,要不是这个六子来头不小,他还真想喊自己的手下阴他一次。

第十五章

骄阳似火的天气。

旧城区的工地上,一群工人正在卖力的将一些雷管运往需要强拆的大楼附近,这里的工程总监正是陆斗量。

“快点快点,这么好的天气干活儿还吞吞吐吐的,小心我扣你们的工资!”陆斗量戴着遮阳帽,站在树荫下不断催促着工人们,完全体会不到在烈阳下工作的艰辛,还称这种艳阳天为适合工作的好天气。

推着手推车的工人走走停停,不断擦拭着脸上的汗水,要不是这雷管外面包裹着坚硬的外壳,恐怕都能被这炎热的太阳直接引燃。

与陆斗量狼狈为奸的另一个土木总监不是别人,正是前天晚上在青红夜总会一起遇害的混混,虎头。

虎头不断玩弄着右手上的绷带,嘴里却把莫强恨得牙痒痒。

“妈的,陆哥,我们这次一定要好好完成这项工程,等将来功成名就之后,再请求六哥动用更强大的势力去刺杀莫强,把他前天欠我们的债都追回来!”虎头恶狠狠地咒骂着莫强,另一只手则不断揉捏着自己缠着绷带的手。

说曹操曹操就到,不过莫强今天的打扮却没能让他们二人直接认出来,直到莫强悄悄地走向工地里的树荫里后,陆斗量他们才发现了身边忽然出现的大活人。

“你小子不好好工作,躲到树荫下面干什么,是不是不想在这里干了!”莫强的脸上戴着一副墨镜,再加上虎头之前只见过他一面,所以莫强几乎将脸贴在了虎头的脸上他都没能认出来。

倒是陆斗量眼尖,一眼就认出了身边的这个不速之客是莫强。

“好小子,昨天放你一马,今天你倒是自己找上门来了,这里是工地,家伙多,不行老子先给你来两棍子,如果不满意的话,不如直接将你安排在需要强拆的楼房里面,待会用雷管炸掉就好了!”

陆斗量见到莫强后便一副要把他千刀万剐的样子,若不是狗哥忽然出现在了莫强的身旁,他还真打算就直接动手了。

这小子,如果哪天他真敢独自闯曹营的话,陆斗量肯定不会对他客气。

“莫强,你还真敢再出来啊,信不信老子!”坐在旁边的虎头在听到来人是莫强的时候,也差点从地上蹦起来,不过他忽然回味起来陆斗量刚才戛然而止的话,再看看莫强身边的人,瞬间变得老实了许多。

虎头虽然是附近街道的混混头子,却也是井底之蛙上不了什么台面,而狗哥虽然在舒青手下办事,但在社会上的地位却远远大于虎头。

不明白这两人来这里的目的,陆斗量迟疑的看了看二人的表情,顿感不妙。

这两个家伙该不会是趁着自己身边没带打手,想趁机再次报复自己吧,虽然莫强后来动手不狠,但被那小小的纸团打到的部位到现在还隐隐作痛,陆斗量这次说什么也不要在身体上吃亏了。

“狗哥,就让这两个废物监督强拆项目,真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把事情办妥?”莫强回头看了看那些因为被艳阳曝晒还行动迟缓的工人们,责怪道。

“我说莫强,你虽然是个能打的汉子,但这里的工程都是由我陆斗量亲自负责的,所以遇到了什么问题也不需要你来指责,以前的事我就当没有发生过,今后你我形同陌路可以吗,别再来这里嘲讽我了!”陆斗量看上去很生气,他已经受够了莫强神出鬼没的样子,也很害怕他哪个时候又想出什么阴损的招数打自己一顿。

“对,对啊,这里的一切都由陆总管来监督,你们就不必在这里指手画脚了,赶紧去自己该去的地方吧!”虎头虽然心里恨莫强,但在见到他本人的时刻就莫名其妙的产生了畏惧感,再加上旁边有舒青的手下狗哥在,他更是不敢轻举妄动了。

“哼,虽然你们是这里的总督,但旧城重建的事情非同小可,就算你们有足够的人力,但平时需要的原材料也得通过精心的挑选,如果建新城就因为工程材料不完美而被老百姓议论的话,徐市长的位置以后可就坐不稳了!”

狗哥并没有直接点明自己的来意,但他将此行的目的表达的如此明白了,想必陆斗量应该会明白的。

“看样子,狗哥还真是个心胸宽阔的人物,竟然还担心着市长的位置坐的稳不稳,但是我们这些平民老百姓也不能帮什么忙啊!”陆斗量继续装傻,他是坚决不希望舒青在这件事上插手的。

但是舒青早在之前就对旧城改造的工程虎视眈眈了,如今若是不能在这些工程好好捞上一笔的话,一定会大发雷霆的。

于是,狗哥就坚决要为舒青争下一项工程了,哪怕只是运送原材料也好,只要能从中好好捞上一笔,也比眼馋别人好很多。

看狗哥此行的样子是务必要为舒青争取一项工程了,如果陆斗量再拒绝下去难免又会给自己惹下什么乱子,无奈之下只好答应了狗哥的要求,一切原材料由舒青来提供。

舒青提供的物品质量是很好,但为了能黑陆斗量更多的钱,从中牟取暴利,舒青把价格提高到了原来的三倍,这个价格虽然很高,但陆斗量也不得不买。

好不容易自己的人生因为旧城改造而焕然一新,想要从这件事中提高身价的陆斗量却在途中被舒青插了一杠子,无论怎么想都会觉得窝囊,似乎在莫强这个家伙出现在自己的生命里之后,他的人生就变得倒霉了呢?

商讨完自己的事情,狗哥也没有和陆斗量二人纠缠,立刻就带着莫强离开了工地,因为今天舒青还要设宴让莫强与自己的女儿舒蓓蓓见上一面。

俗话说,有其母必有其女,舒青本人雍容华贵,美丽动人,她的女儿自然也出落得亭亭玉立,还不满二十岁的身材就已经发育的十分可人,若不是莫强亲眼所见,他还真以为这个美妞是什么地方的模特呢。

舒青为他们二人专门置办的宴会在一家五星级酒店里,这里平日里经常聚集着壁城各个部门的上层人物,唯独今天却被舒青单独包下场子,整个酒店除了二楼的宴会厅以外都十分的安静。

莫强是带着自己的“干妹妹”徐钰一起去的,自从在陆斗量的包房内把徐钰救出来之后,这个曾经的富家小姐就缠上了莫强一般,不管他去哪里都要跟随在左右,每次都是莫强再三叮嘱才留在了家里。

不过这次,听说莫强要去见一个和自己差不多身份的年轻少女,徐钰说什么也不乐意,偏要和莫强一同前去,就像自己的男朋友被抢了一般。

一路上,徐钰都是挽着莫强的胳膊走的,早在一天前徐钰在被莫强强行挽手的时候还有点羞涩,现在竟然十分主动起来,这让莫强有点不适应。

妈的,我和她只是普通朋友的关系啊,还没有发展成男女朋友的那种地步,她现在对我一副十分亲密的样子,待会儿让舒青看到了恐怕会产生不好的影响吧...

莫强想着,胳膊便不由自主的拜托了徐钰,希望能和她保持一定的距离。

“强哥,你干什么嘛,人家牵着你的手怎么了!”徐钰猜出了莫强的心思,责怪道。

“呃...徐钰啊,一会儿就要进入宴会厅了,那里又不止舒青一个人,肯定还会有一些她的属下或朋友,咱俩这个样子让别人看到了难免产生不好的影响,更何况你以前也是个有身份的富家小姐,牵着我这个穷小子的手会被人说三道四的!”莫强婉言道。

风流社长的《天眼兵王》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天眼兵王》就可以了哦~

天眼兵王

天眼兵王

作者:风流社长状态:已完结

关于莫强的小说完整版《天眼兵王》小说已上线,本书是新晋作者风流社长大大写的精彩小说,已经有很多读过了,你还不快来:家境贫寒,收到录取通知书没钱上大学。为了几千快学费东奔西跑,倒霉遇到车祸。修仙的记忆钻进了脑子里,让我拥有绝世异能。可是我不会用,怎么办?谁知道,赶紧告诉我!在线等挺急的!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