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10-04 14:05:50作者:第一楼主

关于夏凌的小说完整版《误惹首席总裁宠妻甜如蜜》小说已上线,本书是新晋作者第一楼主大大写的精彩小说,已经有很多读过了,你还不快来:父亲溥情,妹妹狠心,母亲病重竟见死不救,让母无钱手术。为了抱负,她决定不顾一切手果,决定耍一把妹妹那个商界名流的钻石未婚夫,以泄气愤,结果找错了对象,整错了人。据说此人性格阴狠,心狠手辣,天啊,这回死定了,此时不逃,更待何时,趁他没有抓到,还不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他,堂堂“星宇”集团的首席总裁,从来只有他玩女人份,这次竟然给一个女人耍了。

《误惹首席总裁宠妻甜如蜜》《误惹首席总裁宠妻甜如蜜》精彩小说完整版 夏凌 免费试读

误惹首席总裁宠妻甜如蜜全文免费阅读

第十一章

几下粉拳,劈劈啪啪的打在男子肌肉结实的胸口上,立即发出一阵悲惨的痛叫声。

可惜痛叫的不是肌肉男,而是可怜的夏凌,抱着拳头,呜咽着哀叫。

“啊,好痛,你这人……哦,胸口怎么这么硬啊,不会穿着铁罩衫吧!呜,呜,你欺负人,这么大个大男人,欺负弱女子。”

肌肉男实在给她烦得不行,大掌一挥,小鸡一般的掠起夏凌,往一旁的坐位上一放,横眉冷对。

“再不安静下来,我用封胶把你的嘴给封上!”

夏凌一愣,赶紧捂着嘴不敢再说一句。

忽然,一阵手机铃声,转移肌肉男的注意力。

“嗯,嗯,嗯,好好好!”

即使接电话,肌肉男仍然一脸恭敬,唯唯喏喏,要知对方来头不小。

夏凌听得心惊,这群人穷凶极恶,一看就头不小。

完了,完了,那老头给饼给咽了,不会把帐算到她头上吧!

呜,她不过是做点小买卖,怎么就遇上这种种倒霉事。

不行,老妈还在医院等着她,她一定要逃出去!

夏凌若有所思的觑着肌肉男挂断电话,目光忽然转了一转,趁他一个不注意,狠狠一脚,穿着高跟鞋的脚尖,准备无误的踢中肌肉男xiashen那个最重要的部位。

“啊”一肌肉男惊天动地的惨呼声中,肌肉男抱着xiashen惨叫着蹲倒。夏凌再顾不得什么形象,撒开双腿,向走廊的电楼冲去。

她刚冲出休息室,就和一名迎面走来的护士,撞了一个正着。

护士冲中的药丸,器具飞天而起。

一片飞起的药丸器具中,夏凌分开混乱的人群,刚迈出一步,脚下一滑,向前扑出,正好一辆推车迎而而来。

“啊!”夏凌发出一连串惊呼声中,连人带车,向走廊的尽头冲去。

祁尚岛迈着一惯坚毅有力的步伐,直接忽视走廊里不时投来的惊诧目光,笔直向休息室走去。

“啊,让开,让开,快让开!”

忽然,一阵连串女子的尖声大叫中,走廊鸡飞狗跳,人仰马翻,混乱人群中,不时可以看到飞天而起的的药丸及病历。

祁少辰眉宇收敛,一流的医院,怎么会出现这种低级的混乱。

正犹豫该不该把老头子继续留在这家医院治疗,忽然,走廊前方的人们,惊呼闪避,纷纷退让着,一辆小车伴随着一连串的惊呼大叫声,载着一名双手乱舞的女子,正以惊人的速度,笔直的向祁少辰冲来。

一辆小车伴随着一连串的惊呼大叫声,载着一名双手乱舞的女子,正以惊人的速度,笔直的向祁少辰冲来。

转眼间连人带车冲了过来,下一瞬就要撞到他身上。

祁少辰浓眉一挑,一道精芒自眸低迸出,将碍事的助理向旁边撞开,一只脚迈出,一伸手潇洒准确的扶上推车手柄。

横冲直接的推车,骤然停下的同时,由于惯性,车上的夏凌一声惊呼,发现一阵震耳欲聋的尖叫声,尚未看清将车拦下的是什么人,娇小身体,已然向前扑出。

祁少辰迅速的向旁边一闪,娇小身躯,身体在空中划出一道诡异的弧度:“接住……”我字还没有出口,砰,夏凌的脸和地板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整个人轰然落地。

“啊!痛死了!”本来就不大的胸部,只怕真给摔平了,夏凌痛叫一声,抬起头来,就冲刚才向旁边闪开的混蛋怒吼,“你为不接住……”

“啊,是你!”

“啊,是你!

四目相对间,两人不约而同的发出一阵不敢相信的惊呼声。

第十二章

“该死的,居然是你!”祁少辰沉急持重的气韵,立即消失的荡然失存,俊颜震怒,不顾四周众人惊诧的目光就要教训这个他翻江倒海都没能找到的小鬼。

一想到这疯子对他所的事,他就有一种杀人的冲动!

怎么会是他!那个被她认错了人强上的男人!

夏凌心虚的望向挽起袖子向她逼近的男子,低呜一声,今天已经够倒霉了,冤家路窄,怎么就遇上这个男人了!

杀人的目光,让夏凌心惊,脑子里已经不知转过了多少脱身方法,见男子逼近,捂着几乎摔成四瓣的PP,翻身而起撒腿就跑。

“该死的小鬼,竟然敢跑!”祁少辰咬牙切齿的咆哮,立即追了上去。两人一前一后,一路上撞处人仰马翻,鸡飞狗跳。

“你不要追了,我……我快跑不动了!”夏凌脚步下停,气喘吁吁的的道。

“好,我不追了,你马上给我停下来,我……我就不追了!”祁少辰追不放,震惊于这个娇小的身体竟如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飞奔的动作简直能和世界级飞人比肩。

“不要追了……”

“不要跑了……”

夏凌被祁少辰赌在电梯口,两人都累得够呛,无奈夏凌如何按键,这该死的电梯不是不开。

“天啊,电梯老兄,你就做做好事吧!”夏凌回头向咬牙切齿,一脸阴森的男人看了一眼,几乎没有哭出来。

“哼!”祁少辰冷哼,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废功人,他满世界找的小鬼,竟在医院,嘿嘿,勾起一抹阴森狠戾的弧度,露出一口玉砌般的森森白牙,“没有哪一个女人该这样对我,小鬼,这一次,你死定了!”

高大身形,浑身散发着一股阴寒的慑人气息,宛如异世神魔,水亮的灯光下,投下一个巨大的黑影在夏凌头顶,一步步逼近。

夏凌惊恐的张大了眼睛,望着这个一副马上要将她活活掐死的男人,叫苦连天。

完了,上次她那么对他,这一次落在他的手,她真的死定了,天要亡我,天要亡我啊!

望咬牙切齿的高大身形向自己伸出魔爪,步步逼近,夏凌瞠大水亮明眸,从浓密卷翘的睫毛,楚楚的望他,连一向沉稳冷静的祁少辰也因那抹楚楚可怜的神情分神。

“该死的,别被她这副装出来的可怜样给骗了,天知道这小鬼有多可恶!”

祁少辰低咒一声,暗骂这小鬼的狡猾,旋即,如一只危险的充满攻击性的野兽,向她扑去。

忽然叮的一声,电楼门忽的开打,水亮黑眸飞快的掠一抹喜色,以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闪进电梯,不等对方扑到,疾速的按下电梯。

“该死,这鬼电梯怎么在这个时候开了!”

祁少辰黑眸黯沉,闪过怒意,疾速的向电梯内扑去,手指离电梯只有一公分的距离,叮,电梯的门再度合上的瞬间,小鬼嘴角扬起的挑衅讽笑几乎把他气疯。

狠狠一掌不甘的拍在电楼门上,祁少辰不顾忌形象的咒骂一声,在四周围观者惊诧的注视下,拨通手下的电话,怒火攻心的吼了起来。

“快,马上封琐这家医院,不管用什么方法,劫住一名穿着粉色吊带,身高在一百六十五公分,长相十分可恨,一脸刁钻的丫头!”

该死的丫头,对他做出那种可恨的事情,居然还敢在他眼皮子底下逃走!

他非要抓到那丫头,让她为她做的一切付出代价,让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第十三章

一楼接待大厅,接电话的手下,被祁少辰的怒吼声震得耳涡嗡嗡直响,即使隔着手机,仍然可以想像出对方怒火攻心的可怕神情。

他不明白,一向深沉内敛,泰山崩于眼前的而不变色的祁少,居然会被一个女人气成这样!

不久前,商界一名大佬,利用不正当的手段,盗取了“星宇”集团最新研发的芯片,祁少辰也只是一派云淡风清的太态度,只不过那名大佬,很快便在商场和股市中遭到了多股势力的合力围攻,不过短短几天时间,公司就破产了。

这一次竟因为一名女子气得暴跳如雷,虽然在明城并非祁少辰的势力范围内,不过以他的实力,可以预见那名女子今后的日子一定会过得十分狼狈。

“留下十人守在厅门口,其余人跟我到别处收查,一定要劫住一个穿着红色吊色,身高在一百五十公分,长相……”他鉴于总裁说得不清不楚,为了保险起见,不让总裁要抓的女人有机可逃,沉吟一下,有力的加上一句,“是女人,都别把出这家医院大门!”

吩咐完毕,一群训练有速,衣着正式的专业人员,在医院里引起不小的混乱,向四面八方分散,对医院的每层楼,每个部门,进行地毯式的搜查,追捕祁少辰下达指令通缉的女人。

……

一个小时后。

“总裁,我们已经找遍了整座医院的每层楼每个部门,都没有找到你要通缉的那个女人!”保镖门战战兢兢的禀报结果。

“怎么会,我还不信,那女人是个妖精,还以能上天入地,凭空消失。”祁少辰神情阴沉,黯沉深邃的目光变得尖锐,比面临任何一个敌人的神情都要厉肃,浑身散发出一股慑人气势,让手下们一个个不寒而粟,连大声也不敢出一口,“马上再派人去找,就是男厕,也非把那丫头给揪出来不可!”

通缉令再度下达,保镖们几乎在祁少辰的怒吼声中落荒而逃。

砰!

男厕的大门,骤然被人一脚大力的踢开。

在祁少辰的威慑下,可怜的保镖们,不敢有半点吊以轻心,一个个捂着鼻子,连内厕都逐一检查。

凶神恶煞的气势,惊得男男女女敢怒而不敢言,提起裤子落荒而逃。

男人没找到人,在踢开一道女厕的内门,一个弯腰驼背,肮脏丑陋的老太太讯速的转过头去,捧着脸口齿不清的嘟嚷起来。

“哎哟,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长得人模人样,怎么连太老婆都要轻溥!哎呀,我这么命苦中,连么大一把年纪了,还让一群小娃娃无礼,来人啊,非礼了,非礼了!”老太婆索性大声嚷嚷。

一向以面无表情来表达职业性质保镖们,在老太婆的嚷嚷中,竟难堪的扯了扯嘴角。

领头低声咒骂一声:“真不知道那女人是何方神圣,我们和总裁一起,什么大世面没见过,这一次居然被差潜到厕所里找人,走,这里没人,我们到别的地方找找。”

言语间大是愤然,狠狠甩上厕门,到别的地方搜查。

保镖们刚一离开,刚还嘟嘟嚷嚷的老太婆,放下捂在面上的手掌,污黑脏乱的灰尘下,仍然无法掩饰她五官的精致娇俏,咧开嘴角,勾起一口玉砌牙齿,更显得洁白整齐。

“哼!想抓到本姑娘,你们还得去多修练几年!”

“老太婆”小心翼翼将厕内拉开一条缝,向外张望,门口已经没有搜查的保镖,骤然以最快的速度冲进电梯,按下一楼的按键。

“不好!”

一出电梯就见接街厅门口数十名面保镖在对进出医院的人做严格的检察。

“可恶,这些嘿社会太可怕了,连大门也设有人手!完了,这下怎么办!”

忽的,“老太婆”漆黑眼眸轻轻一转,将目光投向一君首尾相联,正准备出医院的盲人身上,打了一个响指,“有了!”

目光转动间,已然疾速赶上盲人队伍,扶住最后一名盲人的肩。

保镖们四处搜查,早引得指责一片,见一群盲人过来,正想上前盘查,四周的指责声,立即如潮水般涌来。

保镖们见是一群老弱病残,应该不会是总裁要找的年轻女人,目光略略扫过,便即放行。

夏凌大喜,一面低头假装咳嗽,一面依次向前走去,眼见已经出了厅门,心中狂喜,压抑着激动的心情,不动声色的向前走去,忽然,一个冰冷的声音严厉的响起。

“等等!”

旋即,一道皮鞋踏地的有力脚步,笔直的朝她身后迅速接近。

夏凌心脏一缩,立即狂跳起来。

完了!

难道这么快就被发现了?

老天,保佑啊,落在这变态手里就死定了,我死了不打紧,我老妈还在医院里等着我救急啊!

夏凌紧张的祁祷,一只宽敞有力的手掌,已经压在肩上。

夏凌感觉她的心跳,在那只手掌压下来的同时,猛烈的撞击的胸腔,紧张得连胸口都有些窒闷胀痛,双腿颤抖得几乎没有跪倒。

“老太太,你的手巾掉了!”没有恶意的醇厚低沉嗓音,在耳连响坊,让她心弦一松,旋即一紧,紧张几乎没有崩断,惊诧的扬眸向上望去。

一声尖叫凝结在喉中,她用尽自制才没有惊骇地喊出声音来。

深镌有若斧凿的五官,让她背脊上一阵发寒,最害怕见到的人,庞大的身躯,如巨塔般伫立在身后。

因为两人的距离太近,夏凌这才意识到,这个男人有多高大,健硕的身体藏在西装下,给造成一种视觉上的无形压力,几乎让人窒息,她几乎能听到自己快破胸而出的心跳声。

夏凌的脑子,不自禁的想起那天在她眼前完美展现的健硕肌体,及长指划过她胸前每一块肌肉的情形,身体里立即蹿起一股莫名的灼热。

天,她在想些什么!

夏凌给自己乱跑的思绪吓了一跳,不敢相信现在这种情况下她还敢胡思乱想。

短暂的愣怔之后,夏凌很快就收回了神思,她似乎意识对方并没有认出自己,狂跳的心平息下来,正想去接眼前的手巾,忽的意识到自己现在应该是一名瞎子。

赶紧翻着白眼胡乱摸索一阵,这才接过手巾,压低了声音以一种掩饰得很好的苍老状态嘶哑的说:“年轻人,谢谢你的好心,神会保佐你的!”

一向有仇必报的夏凌仍不失时机,在口头上占他便宜,称起老来。

占完便宜,这才努力的迈着自己微微发颤的双腿,尾随盲人队伍离开大厅。

这男人对她凶神恶煞,却对一个肮脏丑陋的盲人老太太,竟能以诚相待。

夏凌下意识的握紧手上的那条手巾,上面似乎还残留那个男人手掌的余温,忽然间,她觉得对这个通缉自己,迫得她走投无路的其实也没那么可恨。

一群保镖手下,也是惊愕的张大了嘴,望着他们的总裁,半响说不出话来。

就算是世界选美小姐立在面前,这势力和财力都十分惊人的冷酷男人,只怕必未会施舍一秒钟的注意力,可是他竟会为一位盲人老太太拾手巾。

保镖们一脸措愕,直到祁少辰眸刀冷冷扫来,打了个寒站,不动声色的转开目光。

祁少辰目光黯沉,浓眉深蹙,对手下的好奇十分不满,他当然不会让他们知道,他的母亲也是一位盲人刚琴家。

可是,就是那样一个看不见的盲人,曾经却以最动听的音乐,感动了出色的父亲,也才有他的存在,虽然,对父母的记忆已经十分模糊,但他仍然对盲人有一种特殊感情。

祁少辰沉思着,目光无意识的尾随盲人队伍,目光始终紧盯着最好那个弯腰驼背的身影。

明明只是一个盲人老太太,可是总觉那个矮小的身影十分古怪,忽然,似想起什么,黑眸一凝,利芒迸出,变得无比锐利:“该死,差点给她骗过去了!”

如果她真是瞎子,刚才他还手巾给她时,她怎么会知道他是一个年轻人!

一双好看的黑眉骤然间紧紧的拧起,祁少辰忽然目光锐利的伸手一指:“来人啊,给我抓住那个老太婆!”

夏凌一时逞能,口头上占了便宜,她没有想,正因为这样才暴露了自己的伪装。

骤然听到身后震耳欲聋的厉喝,夏凌心脏一紧:“完了,这回真暴露了!”

瞬间的惊慌,旋即卸下伪装,扯落厚重的太婆服,如一只跳脱狡猾的兔,逃避捕猎者的追杀,拔腿夺路而逃。

第十五章

疾驰中下意识的回头一望,她看清身后的仗势,几乎没吓得魂飞天外。

以祁少辰为首,黑压压的一片人,紧追而来,气势宏伟,声势浩大。

“我的妈啊!我这是都得罪了什么人啊!”夏凌心惊肉跳,简直比嘿社会还恐怖,脚下一软,几乎没有吓得爬下,奔跑中机美眸,不忘向四周转动,不放过任何逃跑的机会。

一名年轻男子,正依在一辆重型机车旁翻看杂志,冷不防被夏凌冲过来狠狠撞开。

“我是警察,现在要征用你的机车!”夏凌言简意该的说着慌话,对方没回过神来,已经翻身骑直机车,发动火力,在机车飞驰前一秒,还不忘故做严肃的补上一句,“为感谢你的配合,警方会发下个好市民奖给你的!”

祁少辰带着一群手下追近,咆哮着飞驰而去的车机,赏了众人一脸的灰尘。

祁少辰深时刻分明的轮廓布满灰尘,几乎没咬碎银牙,好半响没有回过神来。

那辆机车一路撞翻无数的路摊,仿佛一场惊险特技表演,飞驰而去,不由得目呆口瞪,真担心起这女人会不会车毁人亡,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直到那抹身影完全消失在视线中,祁少辰终于忍无可的咬着牙低咒一声:“该死的,又让这小鬼跑了!”

冰冷眸刀,冷冷的扫过身后一群目呆口保镖。

虽然,总裁大人什么也没说,只是用他那双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的眸子扫了他们一眼, 却也足够让这群训练有速,一向对敌人手到擒来的保镖人员颜面尽失了。

一大群男人,竟连一个身高不足一百六十五公平,娇小纤细得连风都可以吹倒的女孩子从眼皮底下逃走,跟着总裁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

在祁少辰杀人般目光的注视下,一个个愧惭的低下头,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口气,只有那辆重型机车的车主,后知后觉,全然没有注意到气氛的不对,不知死活的大声嚷嚷着:“我的机车啊,这什么年头,真是市风日下,人心不蛊,连女人这么凶残,想我在道上混这么久,也算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居然让一个女人耍了,让我知道,我以后还怎么混哦!”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祁少辰本阴森的脸色,刷的铁青,凌厉的眸刀,冷冷向对方面上扫去。男子背脊一寒,倏的住口,男子激灵灵打了个寒战,倏然住口,夹着尾巴逃似的跑开。

……

明城占地面积最大,设备最精良的空手道道馆,这里时常聚集大量N国空手道爱好者,今天忽然停止对外开放,显得格外清静。

数十名神情剽悍,冷心冷面的保镖,出现在门口,小心谨慎的阻挡闲杂人等进入,气势排场,不比美国zongtong小。

好奇者忍不住猜测,什么人这么大的排场,向工作人员一打听,原来是这家空手馆投姿者包下了整座道馆。

“啊!”

宽敞明亮的道馆大厅,一道惊呼声划破寂静,尖锐响起。

砰!

北尚沂高大的身躯,在空中划过一道弧形,重重的摔在地毯上,申吟着瞪视杀气腾腾逼损友祁少辰。

他结壮的身躯刚一落地,巨大的阴影再度笼罩在头顶。

祁少辰一身空手道服,敞开的衣襟下露出一片肌理分明的胸膛。腰间黑色四段腰带,让他更显得高大挺拔,卓越不凡,行走间霸气四溢,衬托着深刻分明的轮廓,几乎能让所有女人心律失常。

他迅速出手抓起北尚沂衣襟,试图再度将他摔出去。

北尚沂不禁叫苦连天,让女人着迷的俊颜上满是悲戚,甚至有点惊恐的扭曲。

“喂喂,臭小子,我说你今天是不是吃炸药了,你饶了我吧,再给你打下去,摔得我头破血流,我怎么去见我的未婚妻,我等这个机会等很久了,你可不能让我死不瞑目……”

第一楼主的《误惹首席总裁宠妻甜如蜜》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误惹首席总裁宠妻甜如蜜》就可以了哦~

误惹首席总裁宠妻甜如蜜

误惹首席总裁宠妻甜如蜜

作者:第一楼主状态:已完结

关于夏凌的小说完整版《误惹首席总裁宠妻甜如蜜》小说已上线,本书是新晋作者第一楼主大大写的精彩小说,已经有很多读过了,你还不快来:父亲溥情,妹妹狠心,母亲病重竟见死不救,让母无钱手术。为了抱负,她决定不顾一切手果,决定耍一把妹妹那个商界名流的钻石未婚夫,以泄气愤,结果找错了对象,整错了人。据说此人性格阴狠,心狠手辣,天啊,这回死定了,此时不逃,更待何时,趁他没有抓到,还不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他,堂堂“星宇”集团的首席总裁,从来只有他玩女人份,这次竟然给一个女人耍了。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