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10-04 13:55:42作者:第一楼主

很多人在找关于主角夏凌的小说是《误惹首席总裁宠妻甜如蜜》,这本书的作者是第一楼主,误惹首席总裁宠妻甜如蜜可在线免费阅读,找到这本书的你快来阅读吧:父亲溥情,妹妹狠心,母亲病重竟见死不救,让母无钱手术。为了抱负,她决定不顾一切手果,决定耍一把妹妹那个商界名流的钻石未婚夫,以泄气愤,结果找错了对象,整错了人。据说此人性格阴狠,心狠手辣,天啊,这回死定了,此时不逃,更待何时,趁他没有抓到,还不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他,堂堂“星宇”集团的首席总裁,从来只有他玩女人份,这次竟然给一个女人耍了。

《误惹首席总裁宠妻甜如蜜》主角叫夏凌 的小说是《误惹首席总裁宠妻甜如蜜》 免费试读

误惹首席总裁宠妻甜如蜜全文免费阅读

第十六章

“啊!”他没有说完的话,随着身体的腾空,被一阵惊呼代替。

北尚沂轰然落地,但觉眼前金星乱冒,小鸟啾呜。

忽然觉得鼻梁一阵疼痛,北尚沂伸手一摸,痛呼着嚷嚷:“天啊,我破相了,我破相了,你这个天杀的,你让我怎么去见我的未婚妻!”

北尚沂惊发出指控。

他不说未婚妻还好,一提起这事,祁少辰就一肚子气。

“我真不明白,漂亮女人一大堆,你那个未婚妻有什么好,非让你这个花花公子,放弃身边的一堆花草,大老远的跑来,若非听你了你的谗言,到明城进行合作项目,他也不会……”也不会给一个小鬼给强了,这话当然不能说出口。

若让这位损友知道他堂堂“星宇”集团的总裁,竟给一个小鬼给强了,会是一个什么情形。

一闭上眼睛,他眼前就出现兴灾乐祸,终于抓住他把柄,笑掉大牙的画面。呃,他决不充许,有一句谚语来开容,再适合他目前的处境:

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

“我也不会给老头算计,逼我在一个月内找个女人播种!呃,天,这老头,难道真把自己的外孙当成种猪了!”一想到这事,祁少辰挺拔的浓眉,迷人的蹙起。

慑于祁少辰杀气腾腾的威势,北尚沂努力憋着喉咙里的闷笑,暗道姜还是老的辣,这飞扬跋扈的小子,总算给老头子将了一军,也算为他常被祁少辰把沙袋打出了一口恶气。

北尚沂黑眸中闪着幸灾乐祸的亮光,不想挑起他的怒意,再度被狼狈的摔出,精明的把话题转移到未婚妻的身上。

“虽然我连我未婚妻的样子也不是记得不是很清楚,不过,我知道她是这个世上最善良,最美丽的女子,在我的心里,她永远无法替代。”

说起未婚妻,北尚沂扬起嘴角,从地毯上坐起,一向散漫不羁的深眸,透出几许温柔的情意,忆着三年前的一场车祸,那时开始他的心里就将一名女子的倩影深刻心底。

北尚沂目光弥散,陷入回忆。

母亲早早去世,因为父亲的工作的重心在国外,他的学业工作都十分繁重,直到去年,才有抽空回明城来祭拜去世多年母亲。

这天下着小雨,天空一片阴霾,可能是这样的天气容易让人心情焦急的原因,竟在驶往明城公墓的时候,一不小心滑下山道,撞向一块巨石。

一声震响后,巨大冲击力让北尚沂当场晕厥。

他再度醒来,发现自己头破血流,被夹在变形的驾驶仓内,里面滚烟滚滚不说,他甚至清晰的感觉到,车还在缓慢的往下滑去,车身前方不远,万丈悬崖下,就是波涛汹涌的大海。

北尚沂清楚的知道,这里地处偏僻,极少有行人经过,一但坠入大海,就是汽车的残片也不可能被警方发现,更别说是生还。如果不想死,他就必需做最后的努力,爬出车外。

可是全身是伤,体力随着血液的流失不断撬尽,用力全身的力气,推开了车门,竟没有办法爬出去。

车身缓慢的向前滑行,离悬崖已经不过数米远,迫在眉睫,意识却在最关键的时候开始模糊,滚滚浓烟中,北尚沂绝望的感到死神的临静,就在他认为这一次真的再劫难逃时,一个纤细的身影,忽然从天而降的仙女出现在浓烟中。

在这种情况下,忽然有人出现,对于北尚沂来说,无疑是最美的风景,他简直看到幸运女神在向他挥手。

鲜血迷漫他的双眼,看不清对方的面容,只能从她纤细的身影中感到对方是一个女孩子,除此外什么也看不清楚。

 

第十七章

但他可以隐约感觉到,对方如兰的气息扑在他面上,似乎在对他说什么,及努力将她拖出车去。

在她细腻的肌肤,在拖他出去时触碰的那一刻,几乎让死亡线上北尚沂内心深处,清楚感到一股无形的电流在血液里流过,让他感到莫名的温暖,这感觉是他多年来流连花丛中,从来没有在女人身上找到过的感觉。

在晕迷前的最后一瞬,那抹纤细的身影,及温柔的呼唤,仿佛旷古绝今的神话,永桓的刻在了心底,他知道今和他无法再将那抹身影从心中抹去。

北尚沂溥唇飞扬,子夜般的黑眸中星光闪烁,透着一种激动光彩,那神情仿佛一伸手,就可以触碰到他的幸运神般。

“我从医院中醒来,知道是一个女孩子救了我,她没有留下联系地址,甚至是姓名,事后,我在我身上发现一条不属于我的玉制手链,因该是那名女子救我时,无意中落下的,虽然仅凭一条手链,就想找到一个人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但我被送回N国疗伤前,仍然派人四处打听,直到几个月前……”

北尚沂靠在墙头,挺起强壮的后背,深深吸了一口气,目光灼热如同火焰,让人清楚感到他激动心情。

“我终于查到,那条手链出自明城最有名的一家玉器店,因为每一件玉器出售时都有记载,我很快查到,这手链是明城飞膺集团的总裁兰绍伯送给女儿的生日礼物,经过调查,兰绍伯只有一个女儿兰欣妍,所以我认定……”

“所以,你认定救你的女孩子就是兰欣妍,决定以身相许,报答那女孩子对你的救命之恩!”祁少辰不屑的勾起唇角,不无讽刺,对好友的做法很不赞同,“疯了,简直是疯了!”

“疯了,简直是疯了,就因为她救过你一命,你甚至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就要以身相许,说不定,那女人根本就是一个天下无双,地上仅有的丑八怪!”

“住口!”北尚沂懒懒的目光变得尖锐,“你这臭小子,别侮辱我心中的幸运女神,她决不是你说的这样子!”

祁少辰冷噗。

难以想像,这个一向流连花丛,女人无数的好友,竟会因为一个女人,冲动得像十几岁的小伙,竟管这位损友常落井下石,老是跟他做对,甚至曾帮老头子出主意,给他找个女人生孩子,让他十分懊火,不过,做为朋友,还是忍不住提醒。

“兰绍伯一个不大不小的集团总裁,忽然天上掉下个金龟媚,呵呵,还不知道你是一个没心没肺,流连花丛的流子,就迫不及待的让女儿跟你订婚,我看,有这样的父亲,只怕,你那个幸运女神,也好不到哪里去,我看你还是三思后行,以免日后结了婚,才知道那女人爱的只是你的钱,而不是你的人!”

祁少辰冷峻的面容,一脸认真,并没有挖苦讽刺的意思,但言语依然犀利。

“不要到时候,知道娶的不是自己想娶的人,才来哭鼻子!”

“哼!”北尚沂一脸不屑,缓缓起身,悚散的目光中,秀出不易察觉的锐利光芒,打量着这具高大挺拔得身躯,在疏于防范时,如何下手,才能将他击倒,以报被摔惨的一箭之仇,“你还是担心一下你自己吧,老头子让你一个月内找到合适的女人给他生外重孙,哈哈,如果找不到……”

 

第十八章

话说了一半,北尚沂陡然间一声大吼,趁他不备,疾速冲过去,一把抱住祁少辰,暗暗得意,这次总算能报一箭之仇了。

可惜嘴角得意的笑弧还没扬起,祁少辰以敏捷闪身让开,大掌一落,一把抓住北尚沂的后襟,冷峻的面上一脸不屑。

“在商场我们可能不分伯仲,但在空手道上,想偷袭我,你小子还得再多练习几年!”

北尚沂若大的身体在空中划出一道不算优雅的弧度,轰然落地,一脸痛苦,无声的呐喊!

天啊,为什么受伤的人总是他!

见祁少辰迈着坚实的步伐,笔直的逼近,心中一颤,这小子似乎并没有对刚才的偷袭事件就此摆手,不禁叫苦连天,为确保他可怜的身子骨不被摔散架,立即冲口而出,焦急的嚷了起来。

“别别别,如果你现在住手,我可以想办法帮你应付老头子给你下达的特殊任务!”

祁少辰一听,果然迟疑的放缓脚步,迷着凌厉的黑眸,仔细打量他:“什么办法?”

如果这损友能解决老头子下达的任务,倒是真帮他解决了一个头痛问题。

“这个……”北尚沂子夜般黑眸,以一种不能察觉的速度,飞快的闪过一道算计的亮光,“这个,山人自有妙计!”

不是不报,时辰未到,好戏还在后头呢!

北尚沂咧嘴一笑,玉般的白牙,飞快的闪过一道阴险的亮光,看我这次怎么整死你!

碰,碰,砰!

几名冷心冷面的男子,用力拍打着纪氏老婆饼店的紧闭的大门,发出一阵阵巨响,惊动不少路人。

“看样子这女人没回来过啊!”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不怕抓她不到!这女人不知天高地厚,把总裁气成这样,我看这女人真是活得不奈烦了。”

“别说总裁,这几天我们为找这女人,脚都跑大了,抓到这女人,我第一个抽了她的筋,剥了她的皮!”

两名男子咬牙切齿低声议论,路边一名乞丐,听着两人的谈话,手中一张展开的报纸剧烈的抖动着。

直到确定两名男子已经走远,这才放下几乎拿捏不住的报纸,下面一张布满尘土,却难掩精致的俏颜充满惊惶,起身疾速闪进一条小巷中。

“呜呜,她到底得罪什么人了,竟然这么凶残,害得她走投无路不说,居然还找上门来了!”

夏凌一脸悲戚,就差没哭出来了,经过几天的逃命,几乎弄得比乞丐还惨。

“不过才上他一次,他就非对她赶尽杀绝,逼她走投无路,太狠心了!”夏凌忍耐着饥寒交迫,赌气的咬咬牙,“早知道,我就多上他几次,才够我这几天无法开店做生意的本钱!”

无意间忆起那具肌理分明,完美得如同古希腊神祢的健硕身体。

夏凌忍不住的吞了吞口水。

哦,奇怪,怎么想想到那变态男人的完美身躯,饥饿感竟越来越强烈,她甚至清楚的听到肚子里发出的咕咕叫声。

发现脑子里出现少儿不宜的画面,夏凌赶紧伸手敲了一下自己的小小脑袋。

夏凌啊夏凌,都色出麻烦了,怎能还死性不改!

算了!还是先找个地方增饱肚子再说吧!

夏凌一脸沮丧的甩了甩头,正想找一个地方增饱肚子,一转身,娇小的身躯正好重重撞入一堵宽敞的胸膛。

 

第十九

“啊,不要,不要抓我!”这几天夏凌给那些天天上门的保镖追得走投无路,杯弓蛇影,没看清对方的脸,就向后退开一步,惊惶失措打躬作揖,“帅哥,我知道你是好人,我求你了,别抓我,放我一条生路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夏凌,你没事吧?脑子被烧坏了!”一道温和的男音在耳边轻轻响起,充满诧异。

夏凌微微一愣。

过了好一会儿,这才睁开眼睛,壮着胆子抬起头来。

只见站在自己面前的年轻男孩,一身时下流行,价格便宜的休闲服饰,有着娱乐节目中男星般帅气的俊颜。

“啊信,是你啊!”夏凌伸手拍了拍胸口,吊起的心脏总算总松懈下来,旋即,一改刚才楚楚可怜的小模样,美眸一瞠,“吓死我了,你这小子,走路干不长眼睛,横冲直撞,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唉!”

“夏凌,你可真蛮不讲理,刚才明明是你撞到我了!”阿信帅气的面上扬起苦笑,对好友的蛮不讲理似乎习以为常,打量着夏凌满脸灰尖,及慌慌张张的神情,即担心又不解,“夏凌,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无端搞成这样子?”

“我,呜呜……”夏凌一脸沮丧,也不知该从何说起,忽然,上前一把拉住阿信的胳膊,娇容颜扬起涎笑,一脸讨好的向阿信眨眨眼睛,“阿信,看在我们朋友一场的份上,请我吃一顿饭吧,呜呜,我快饿死了!”

阿信一脸怀疑:“朋友,夏凌,你真的把我当朋友!”

如果不是记忆出了问题,怎么就找不到她当他是朋友的一点记忆呢!

阿信,言信峰,二十二岁,说来两人的认识,缘于言信峰对夏氏饼店的一次光顾。

不知道是夏氏饼真那么好吃,还是有其他什么原因,虽然夏凌常常以熟人为由,一包饼收取几包的价钱,可言信峰仍然是她店中的常客。

一来二往,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两人自然而然的就成了朋友,当然夏凌也不介意多一个可供剥削的对向。

几分钟后。

明城一家华丽的餐厅。

餐厅宽敞华丽,空间设计高调优雅,欢声笑语中,不时飘出一阵阵食物香气,让饿了一天的夏凌食指大动。

她望满桌精美漂亮的糕点,大大吞了一口口水,这才极不情愿的把目光转向阿信手中的盒饭,用恶毒的目光瞠他一眼。

“阿信,亏我把你当朋友,你每次来饼店,我都给你打折,你居然忍心只请你最好的朋友吃盒饭!”真纪睁着眼睛的扭曲事实。

“对不起,夏凌,这几个月的收入,我用来买了一只吉他,已经没有多余,暂时只能请得起你吃盒饭,不过,你放心,如果今天收成好,我立即请你吃大餐好了!”阿信低头一脸愧疚,谁叫他太喜欢乐音,一存够了钱,就为自己买了中人吉他。

“算了,算了!”夏凌宽宏大量的挥手挥,不甘的抢过他手中的盒饭,肚子饭扁了,先填饿肚子再说。

正准备在餐厅里找一个舒服的位置坐上,却给阿信一把拉住,尴尬的抓了抓有一头飘逸黑发的脑勺。

“这个……对不起,夏凌,餐厅里有规矩,盒饭只能外买,你不能在这里吃!我在这里做事,让经理看到,我会被骂的,你别让我为难!”

“你……”夏凌准备坐下的身体僵在空中,很是恼火的向阿信瞪了一眼。

看着言信峰那张帅气的五官,很是有冲上去掐死他的冲动,不请她吃大餐就算了,怎么能让她像个乞丐一样到外面去吃!

她纪瞪大美眸,无数恶言冲上咽喉,最后终是泄气的垂下脑袋:“算了,算了,她现在饿得头晕眼花,要骂你等我吃饱了才有力气!”

 

第二十章

夏凌闷闷的离开餐厅,在餐厅外的台价坐下,打开饭盒,颜色单调米饭白菜立即出出在眼前。

忽的,一阵诱人的肉香从身旁飘来,她身旁坐着一个流浪汉,正无比享受的捧着一只鸡腿大啃,眼神中充满戒备,真怕这瞧着他手中鸡腿两眼放光女孩会扑过来跟他抢。

呃,该死的!

夏凌瞧着他手中的鸡腿,浓烈的香气大大吞了一口口水,全怪那个臭男人,不过是上他一次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就迫得她走投无路,流落到这个地步,连乞丐都不如。

强迫自己不理会诱人的肉香,夏凌吸吸酸酸的鼻子,将米饭白菜的盒饭往嘴里塞,一面暗暗发誓,总有一天,她也要成为有钱人!

她旁边的乞丐,瞧瞧她盒饭中米饭白菜瞟了一眼,又瞧瞧手中香浓味美的鸡腿,肮脏的脸上,挺了挺胸口,现出无比骄傲满足的的神情,原来这世上有还有比他更惨的人!

言信峰远远的望着夏凌,委屈的吞着盒饭,满脸愧疚,见客人上门,更加买力招呼,因为这样他才能赚到更多的钱。

仿军装门僮制服,穿在他高长但略显单溥的身上,竟穿出一种娱乐节目中少年明星的张声帅气的气质。

加上一脸热情活力的微笑,自然讨客人,尤其是女性客人的喜欢,掏腰包给小费时,格外大方。

言信峰手中捧着几张客人给的百元大钞,向夏凌挥了挥手,那意思是,别沮丧了,等我一下班,你就有大餐吃了!

言信峰的认真的表情,让夏凌噗的笑出声来,其实这小子傻是傻了一点,不过人还是不错的,她老是找机会敲他竹杠,他却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向她伸出缓手。

想到他每次到饼店被他剥削的画面,夏凌摇了摇头,继续吞着难吃的盒饭。

全没注解意到,一辆高档轿车,在餐厅门口停下,一双修长和双腿,正迈着高傲的步子,向她走来。

一双穿着世界名鞋在眼前落定。

夏凌微微一愣,一脸疑惑的顺着双名鞋往上望去。

十光十色的路灯下。

看清那张傲慢的,一脸不屑的俏颜时,夏凌皱起了秀眉,继续吞着难咽的米饭。

“呵,这不是兰凌吗?哦,忘了,那天你不是说你从此不姓兰,姓兰了吗,该夏凌才是!瞧瞧,你吃的这什么,我的小狗狗都怀会闻一下呢,居然吃得这么开心?”

女子吃吃低笑,傲慢挑衅的神情,和她耳上两名只夸张的环饰一样刺眼。

“没有想到,一离开兰家,竟混得这么惨,也难怪,有一个那么没用的老妈,女儿能能奈到哪去!”

“兰欣妍,你够了!”夏凌忍耐已经到了极限,唰的一声站起来,漂亮的美眸燃起怒火,“兰欣妍,你可以说我,可是,我不准你侮辱我妈妈!”

下一瞬。

夏凌二话不说,狠狠将没吃完的盒饭,全撒到她那张刺眼的脸上。

“啊!”兰欣妍惊呼着向后退开,恶心的拍打着撒落在名贵套装上的残渍,懊恼的尖叫,“你……你这个臭丫头,你敢泼我!”

兰欣妍大怒之余,扬手就往夏凌脸年挥去。

第一楼主的《误惹首席总裁宠妻甜如蜜》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误惹首席总裁宠妻甜如蜜》就可以了哦~

误惹首席总裁宠妻甜如蜜

误惹首席总裁宠妻甜如蜜

作者:第一楼主状态:已完结

很多人在找关于主角夏凌的小说是《误惹首席总裁宠妻甜如蜜》,这本书的作者是第一楼主,误惹首席总裁宠妻甜如蜜可在线免费阅读,找到这本书的你快来阅读吧:父亲溥情,妹妹狠心,母亲病重竟见死不救,让母无钱手术。为了抱负,她决定不顾一切手果,决定耍一把妹妹那个商界名流的钻石未婚夫,以泄气愤,结果找错了对象,整错了人。据说此人性格阴狠,心狠手辣,天啊,这回死定了,此时不逃,更待何时,趁他没有抓到,还不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他,堂堂“星宇”集团的首席总裁,从来只有他玩女人份,这次竟然给一个女人耍了。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