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10-04 13:50:38作者:月下沉

关于薛漫辛冷潇的小说完整版《许你一世终我一生》小说已上线,本书是新晋作者月下沉大大写的精彩小说,已经有很多读过了,你还不快来:从18岁到25岁,薛漫把最好的年华给了辛冷潇。她一直以为自己是最特别的存在,却在辛冷潇冰冷的“滚”里,发现自己不过是个可以被随手丢弃的垃圾。她倦了,他却转身不肯放手,一次次的试探纠缠,让两人身心疲惫。深藏的秘密暴露,辛冷潇绝情将她推入深渊。“辛冷潇,你的心当真是石头做的?”“既是石头,又何须有心。”伤痕累累又一无所有的她,抱着骨灰站在悬崖之上,毅然决定要离他而去。他却拉着她的衣角满

《许你一世终我一生》《许你一世终我一生》精彩小说完整版 薛漫辛冷潇 免费试读

许你一世终我一生全文免费阅读

第十一章

第二天薛漫的办公桌已经调离了原来的位置。

她前脚刚进公司,后脚就听见王珍珍那不可一世的口吻:“薛漫,给我冲杯咖啡送进来。”

呵,还真的打算将她当佣人指使了!

薛漫冷笑一声,随手将包放下就朝着茶水间走去,等她出现在王珍珍办公室的时候,手里已经捧着一杯加了冰的柠檬水。

“你耳朵里进水了还是脑袋进水了?我要喝咖啡,热咖啡明白吗?随便拿杯冰水就来敷衍我?薛漫,搞清楚你现在的身份!”王珍珍趾高气扬,她忘不了洗手间中的那一幕,她愤恨她恼怒!

薛漫不回话,她依旧往前走着,等到了距离王珍珍咫尺的距离她才停住了脚步,停下的瞬间,她的右手划出完美的弧度,一整杯柠檬水全都朝着王珍珍的脸蛋泼出去!

王珍珍始料未及,她立马从座位上蹦起来,变成落汤鸡的她暴躁如雷,“薛漫你是找死吗?”

“我端的咖啡你敢喝吗?”薛漫娥眉微蹙,她的脸颊森冷可怖,那样直视着王珍珍的目光,王珍珍竟然有几分闪躲,“没听过一句话吗?铁打的辛冷潇,流水的美人宴!想要在我面前耀武扬威,先保证你不会被别人取而代之再说!”

“哐当!”

话音刚刚落下,薛漫便将水杯摔在了办公桌上,愤然离场!

王珍珍气的浑身发抖,她一把将水杯打翻在地,抽了几张纸巾胡乱的擦了擦满脸的水,然后掏出手机,拨通了辛冷潇的私人电话,极度委屈的哭哭啼啼。

电话另一端的辛冷潇冷着眸子听完了事情的原委,他并不安慰王珍珍的万分委屈,那样薄情的他与昨晚迎新会上的温情天差地别。

五分钟后。

孙经理卑微的将电话挂断,然后发了疯般朝着薛漫大吼大叫:“薛漫,你给我进来!”

薛漫不用想也知道是王珍珍向孙经理告状了,但她既然敢朝着王珍珍脸上泼水,自然也不会怕王珍珍的反击,所以当听到孙经理的愤怒之后,薛漫表现的尤为平静。

“原本帝诺马上就要跟辛氏集团签署合约了,这次的合约可是帝诺的重要转折,就是因为你,辛总现在不肯跟我们签合同了,你现在马上去辛氏集团给辛总赔礼道歉,如果这件事情不能挽回,公司的损失你全部承担!”

薛漫刚进办公室,孙经理便劈头盖脸的将这些一口气说完。

所以刚刚那个电话是辛冷潇打的,呵呵,原来王珍珍已经迫不及待的朝着辛冷潇告了状,倒是自己小看她了。

如果这件事只波及到薛漫本人,薛漫一定会回绝孙经理的意思,毕竟于辛冷潇而言,现在的她卑如鸿毛,她也不希望自己继续去跟辛冷潇扯上关系纠缠不清。

那样到头来遍体鳞伤的,必定是她自己无疑。

但现在因为此事受到牵连的,不仅仅是她自己,如果因为此事让帝诺丢了的合作,她断然不会允许。

倒不是她怕自己承担损失,而是作为一名合格的职业女强人,在她的世界里,任何生意不到最后一刻,都是可能成功的生意,“你放心吧,在我薛漫的世界里,煮熟的鸭子从来不会飞走的!”

……

耸入云霄的辛氏总部大楼坐落在z市的黄金商业圈,它早已成为这座城市的地标建筑。

比建筑更有名的是幸氏集团的安保系统,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但凡里边的人不点头,就算是一只苍蝇也休想飞进辛氏。

可让薛漫没有想到的是,当自己站在辛氏楼下,保安竟也铁面无私的拦下:“小姐不好意思,您不能进去。”

旁的地方薛漫不敢说,但在辛氏集团,还真没有人不认识她薛漫,之前她来这里,哪次不是这群保安恭敬的鞠躬问好,再万分客气的引路。

这才几天的功夫,世道真的大相径庭了。

薛漫懒得跟他们废话,毕竟她知道此事的根源不在这群人,而是那个在背后操控着一切的辛冷潇。

她掏出手机,虽然号码早已被她删除,饶是如此,那串数字依旧是她最熟悉的,良久之后,电话另一端终于有人接听,薛漫深呼一口气:“我在你公司楼下,但你的保安不让我进去。”

“你要见我?”是辛冷潇常用的反问句。

你大爷的,不是你让我来找你赔礼道歉的吗?

薛漫从心底咒骂着,但到了嘴边的话却换了口吻:“是啊,我要给辛总道歉嘛。”

“那就按着流程走,先预约,能预约的上再见我。”辛冷潇的口吻带着疏离,这种拒之千里的冷漠让薛漫很是受挫,她气的不想多说一句话,直接将电话挂断。

预约登记,接下来是漫长未知的等待,等薛漫能够见辛冷潇的时候,已经是八个小时之后。

总裁办公室。

华灯初上,夜色迷离,辛冷潇站在落地窗前,目不转睛的盯着楼下看了八个小时,终于,那抹身影进了电梯消失在他的视线,他转身,落座在办公桌前。

一刻钟之后,吴双推开门,引着一人进来,又恭敬的独自退出,随着轻掩的关门声,薛漫声音中带着软糯的试探:“辛总?”

辛冷潇坐在办公桌前忙碌着手头的工作,眼睛也懒得抬一下:“你有五分钟的时间,五分钟之后,我要和我的女朋友一起共进晚餐,所以想说什么,薛小姐尽快说。”

“辛总什么时候摇身一变,成了五好男人了?”薛漫嗤之以鼻,还和女朋友共进晚餐,那个王珍珍现在已经转正成了正牌女友了吗?

薛漫跟了他七年,他都从来没有承认过她是他的女朋友!

甚至还时不时的提醒着薛漫,她的身份只是情人,仅此而已!

“好男人和坏男人,往往都在一念之间,关键在于,谁能改变男人的这一念。”辛冷潇抬睑,看了看腕间的手表,口吻疏远陌生:“还剩三分钟。”

薛漫的心被这话扎的生疼,但她也只能告诉自己,要坚强,再坚强:“既然辛总那么忙,那我就开门见山了,辛氏和帝诺的合作,还望辛总不要轻易否定!”

辛冷潇忙碌的眸子突然一顿,他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奥?我凭什么要听你的?”

凭什么?

他竟然质问自己凭什么!

薛漫盯着面前的男人,她极力克制着自己,尽量让自己看上去神态自若:“没错,辛总没有必要听我的,那辛氏和帝诺的合作,辛总也没必要因为我而改变。”

第十二章

辛冷潇站了起来,他朝着薛漫的缓缓逼近,森冷而阴沉的气势将薛漫包裹:“你以为我是为了你?笑话!现在王珍珍是我的女人,我说过,但凡让她不高兴的人和事,我都不会置之不理的!”

“惹她不高兴的人是我,跟帝诺有什么关系,辛冷潇,你有什么怒火朝着我发泄,凭什么要牵扯帝诺!”薛漫直呼其名,一瞬之间她的所有克制全都化为灰烬,她看着咫尺之间的他质问着。

曾几何时,她发誓要用毕生的性命来爱这个男人,但是现在,这个男人却毫不顾忌她的感受,拼劲全力的去呵护另一个女人!

“朝着你发泄?是这样发泄,还是去床上发泄?”辛冷潇已经将薛漫逼至墙角,他硕大的身躯挡在她的面前,手掌撑在她的头顶,她的私密空间就这样被他侵犯,动弹不得分毫。

自始至终,她都是他眼里的发泄工具!仅此而已!

罢了!

薛漫将心头的抽痛悉数隐藏,嘴角挂着妩媚娇羞的笑。

这样的笑虽然她很不屑,但帝诺现在的局面,她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她可以保证自己不去找辛冷潇奢求资源,但本该属于帝诺的,她无论如何都要拿回来:

“怎么,王珍珍不能让你满意?辛总是不是早就怀念我的身体了。”薛漫嗤笑,她在他的耳畔轻轻吹着气,那双柔软的小手也放置在他的腰间摸索试探,口吻却愈发没有正形:“如同我怀念你的钞票和资源一样?”

以往这个时候,辛冷潇会直接将她抱起,然后撕扯着衣物直入主题,但此刻的他却非常不耐烦的将她推开:“还以为你能有点长进!”

“辛总是打算为了王珍珍守身如玉吗?”薛漫并不气馁,被推开的小手再一次绕在他的脖间,整个身体也朝着他身上蹭去,神情放荡暧昧,这一刻她自己也说不清楚这样做,到底是为了帝诺,还是为了跟王珍珍争风吃醋:“冷潇,我想要……”

辛冷潇禁欲许久,自然经不住这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逗,他干脆将一切抛之脑后,朝着薛漫把所有的渴望和shou性爆发,他们交缠扭打着,只求此刻的欢愉。

期间辛冷潇有电话锲而不舍的打进来。

薛漫看的清楚,来电显示正是王珍珍,越是如此,她的心里越是压抑着巨石,闷得她吸不进呼不出,她下意识的牢牢抓住眼前的男人,更加疯狂的摇曳着此刻的自己!

真皮沙发上,此起彼伏,一室旖旎。

直到两个人都恢复平静,薛漫才将自己的情绪全然隐藏,她再次轻启红唇,尽显凉薄市侩:“就算为了这个,辛总施舍我一点福利,跟帝诺将合约签了吧。”

辛冷潇整理着衣物,他的思绪神秘莫测,眼底更没有一丝光芒,从薛漫的角度看上去,他和她越来越疏离。

但在辛冷潇的眼里,则是他真的无力改变薛漫,她但凡找他,永远都是有求与他,而非想要找他!

“张妈请假了,景园暂时没有佣人,如今家里一团糟,你如果愿意去景园将卫生打扫彻底,我便考虑考虑。”辛冷潇一边无所谓的说着,一边掏出手机回拨王珍珍的电话,语气柔缓轻和,“我十分钟后到。”

所以,今晚辛冷潇让薛漫去景园打扫卫生,而他却要去外面和王珍珍去花前月下?

“辛总刚做完运动就要去幽会王珍珍,不怕肾亏吗?”薛漫挡在辛冷潇面前,她告诉自己这样做只是因为帝诺的合约还没有解决。

除此之外并无其他!

“亏不亏跟你也没什么关系,想要合约,就好好将家里打扫干净,特别提醒一下,珍珍的内衣需要手洗。”辛冷潇直接越过薛漫,丢下此话便离开了。

王珍珍已经住进景园了?

这简直是一个晴天霹雳,让薛漫一时间难以适应。

……

薛漫从来都不是可以卑微到甘心受辱,去给辛冷潇和别的女人打扫战场的性格。

但合约她势在必得。

不就是卫生嘛,家政公司的电话她通讯录还是有的。

领了三倍小费的家政工人从景园离开时已经是凌晨十二点,薛漫坐在客厅里,电视机里一直闪动的画面让她眼睛酸胀臃肿,心里更是莫名慌乱。

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从来都不会因为约会而这么晚不回家,其实仔细想一想他们的这些年,除了少许的欢呼和感动,她更多感受到的是辛冷潇带给她的莫名压抑和随时失去的恐慌感。

她拼了命的想去抓牢,拼了命的掩饰自己的慌乱无助,可到头来却一直都是他毫不在乎的小丑。

她不得不将自己的伪装一层层的包裹,包裹到任何人都不能看透她的心!

凌晨三点,辛冷潇终于回来了。

薛漫说不出是不是感到庆幸,但当她看到眼前景象的时候,却长舒一口气:

辛冷潇是一个人回来的。

虽然带着满身的酒气。

薛漫突然好奇,辛冷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迷恋上喝酒的?这件事是不是也跟王珍珍有关系?

“你怎么还在?”显然薛漫的存在让辛冷潇感到意外,他嫌弃的看着薛漫,越过她直接朝着卧室走去。

“辛总难不成忘了,是您让我回景园打扫卫生的。”薛漫冷笑,她等了一晚上,可不是想要看辛冷潇的臭脸的。

薛漫自己的声音提高了三分,对上那双醉意迷离的眼睛,“辛总不至于幽会了女友回来,就把您在办公室许下的诺言给抛之脑后了吧!”

辛冷潇皱眉,浓烈的酒精香气在整个房间挥发:“现在是凌晨三点!就算你想要谈工作,那也要等明天我上班之后!”

“辛总还知道现在是凌晨三点钟?这么晚才回家,您的夜生活可真的是丰富多彩啊!”薛漫的声音依旧高昂。

辛冷潇青筋暴起,他双眸猩红:“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吗?”

薛漫勾唇嗤笑:“辛总想要我如何求你,难不成辛总又开始不满足了,看来王珍珍是真的不行啊,辛总的这点小癖好都不能满足……”

第十三章

“够了!”辛冷潇突然打断了薛漫的话,他剑眉微蹙,寒气聚拢,“想要拿下辛氏的合约,那就让帝诺拿出点真本事来,众所周知辛氏只跟一线品牌的公司合作,上次之所以提议帝诺,那是看着珍珍的面子,但帝诺到底几斤几两,你们自己最清楚!”

“帝诺几斤几两从来没有改变过,辛总之前能够为了王珍珍提议帝诺,那为何现在不能为了王珍珍让帝诺将合约签了?”薛漫不放过任何一句话中包含的机遇。

“你以为所有人都和你一样,为达目的便可以不择手段?”辛冷潇依旧蹙着眉,他看着薛漫的眼睛质问着。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不一直都是辛总的风格吗?我之所以有今天,还真的要感谢辛总多年栽培!”薛漫回视着他的瞳孔。

就那么盯着,一丝不苟!

“滚出去!”辛冷潇真的怒了,他的怒火丝毫不做掩饰,他指着敞开的大门,像上次一样厌恶的骂着薛漫滚!

“辛总让我滚我自然滚,但是在滚之前还是要跟辛总说清楚了,您刚刚也说了,只要帝诺能够拿出真本事,便有机会拿下辛氏的合约是不是?”就算是撕破了脸,不到最后一刻,薛漫也不会轻易放弃的。

“这个月底辛氏会跟多年的合作伙伴齐宇签约,在这之前你们帝诺如果能够拿出打败齐宇的方案,我便给帝诺一个机会!”辛冷潇异常不屑的说着这些。

“好,一言为定。”如今刚刚月初,薛漫想,她可以拼死一搏。

“你想好了,帝诺的竞争对手是齐宇,齐宇的实力一直都是业界第一,他们无论人才设备,还是公司规模,都高出帝诺好几个档次,跟他们争,帝诺就是以卵击石!”辛冷潇质疑嘲讽着。

但不可否认,他说的全都是事实。

可能就是这个原因,在他眼里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才会同意让帝诺参与竞争吧!

让薛漫被狠狠的打脸,一直都是辛冷潇乐此不疲的事情。

“想好了!”薛漫态度坚定,不管如何,但凡有一线希望,她也坚决不会放弃的!

能够拿下辛氏的合约,帝诺在z市商圈必定会有飞跃式的前进,这是薛漫的翻身仗,她必须全力以赴!

从景园出来之后,薛漫连夜拨通了雷昶的电话,在自己的想法得到总裁的许可之后,她信心满满的挂断了电话。

……

帝诺。

“五分钟后召开会议,所有的高层和管理人员都要参加。”是公司高层之间收到的电子邮件。

王珍珍盯着邮件看了半天,发送人竟然显示是总经理!

什么时候又空降了一位总经理?这个总经理会不会跟辛冷潇也有什么关系?

薛漫坐在办公桌前整理着即将发言的会议资料,王珍珍慵懒的从办公室走出来,她抬眼看到埋首工作的薛漫时,瞬间恨得牙根发痒。

昨天辛冷潇明明答应她,要好好教训薛漫的,但他所谓的教训只是把薛漫叫去了辛氏集团!

不但如此,昨晚他们说好了要共进晚餐的,可辛冷潇却不知为何放了她的鸽子,她在他们约定的地方等了一整晚,但辛冷潇压根都没有出现!

越是这样想着,王珍珍越想为难薛漫:“薛漫,去把我办公室好好打扫一遍,每个角落都要打扫干净,我开完会之前要打扫完,听见没有!”

薛漫依旧整理着资料,她如同什么都没有听见一样!

王珍珍看着她的样子愈发来气,她想上前教训薛漫,却听见那边有人喊着会议马上开始了,还说什么这次的会议,新任总经理也会亲临现场!

罢了,还是等开完会再来处理薛漫!

会议室里。

“什么?我们要去跟齐宇竞争?这是在开玩笑的吧!”

“就是,帝诺怎么可能争得过齐宇,你确定这是咱们雷总裁的意思?”

会议还未开始,已经有人听到了风言风语,所有人都皱着眉,这可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真不知道总裁是怎么想的,竟然想去跟齐宇竞争!

他们将目光放置在王珍珍身上,在他们看来,总裁雷昶之所以有这样大的胆子,自然是因为王珍珍在帝诺。

“看什么看,工作上的事情辛总一直都是铁面无私的,这件事我不清楚!”王珍珍语气不善,她被辛冷潇放了鸽子,本来心里就七上八下的,现在又要冒出来一个所谓的总经理,她哪里还有心思去管帝诺的狗屁合同!

“那这件事……”

“这件事是我提议的。”与此同时,会议室大门被人推开,伴随着洒落的几缕骄阳,一抹干练利落的身影踏着祥云健步而来。

薛漫的突然到场,在座的所有人都炸了锅。

“重新介绍一下,我是薛漫,也是帝诺分公司的总经理,这是我的任职涵!”薛漫神态自若的走到会议室正中央,她将手里的任职涵展现在大家面前,看着众人疑惑的眼神,她又补充道,“关于这个,如果有人质疑,可以当场给雷总打电话,如果没什么问题,咱们直接进入会议主题。”

这样的凌厉气势,仿佛她就是天生的王者,底下人的议论纷纷竟然被这份气势压制到鸦雀无声,只剩下王珍珍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个新上任的总经理目瞪口呆,她万万没想到,新总经理竟然是薛漫!

“关于与辛氏的合作,想必大家都清楚了,我们的竞争对手是齐宇,不过大家不用担心,只要咱们齐心协力,干掉齐宇不算难事。”薛漫勾勾唇,扫视着在场的所有人!

“薛漫,我不管你总经理还是小助理,没本事就不要去谈合作,现在你拿回这样的案子,是要带着帝诺去齐宇自讨苦头吗?齐心协力?这样的大话谁不会说!”王珍珍眼里的仇视愈发厚重!

她凭什么是总经理,而自己却只是副总!

这是辛冷潇的意思吗?还是说只是巧合?

“王副总!”薛漫提高了分贝,她直视着王珍珍的瞳孔,语调凌厉,“去把你的办公室好好打扫一遍,每个角落都要打扫干净,我开完会之前要打扫完,听见没有!”

一字不差,全部奉还回去!

“薛漫……你!”王珍珍被狠狠打脸,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薛漫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此让自己下不来台。

“叫薛总,我是总经理,你只是副总,尊称是最基本的教养,可惜你没有!”薛漫红唇轻扬,继续道,

“不管你背后是谁,我一封E-mail,帝诺的副总立马换人!当然了,你也可以选择现在辞职,开着你的超跑回家当辛太太,顺便也看看,辛冷潇会不会养你一辈子!”

王珍珍张张嘴,但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是辛冷潇对自己冷淡的态度,她根本不知如何还嘴,当着那么多高层和管理人员,她感觉极度受辱,起身,直接甩手走人!

会议室的大门被她摔的哐哐作响!

薛漫面色宁静,她环视在场的所有人:“还有谁对于这个案子没信心,也可以像王副总学习。”

一时间人心惶惶,所有人都充当缩头乌龟。

薛漫嘴角上扬,继续发号施令:“技术部!工厂里的设备要全部升级成最先进的,具体费用我去申请,这方面最顶级的人才一定要给我挖过来,我不管你们怎能去挖!十天的时间完成这些!”

“可是薛总,这……”技术部经理的脸比哭还难看。

“企划部!”薛漫并不听他的为难,继续将目光转移。

“在的,薛总。”

“去拟定一个可行的竞争方案,三天给我!”

“可……”企划部经理更是为难,别说三天,就是三十天也不可能有可行的方案呀!

“没有可是,谁如果觉得自己做不到,可以立刻去人事辞职,财务部会在第一时间将你们的工资结算清楚!”薛漫打断所有人的担忧,重整旗鼓道,“辛氏的合约,我势在必得,成功拿下,在座的每一位都会得到一笔不菲的奖金,拿不下,我会一一问责!”

现场一片死寂,没有一个人再敢废话半句。

薛漫看着鸦雀无声的会场,目光从所有人身上略过,她起身,“散会!”

搞定了帝诺,接下来要应付的,便是齐宇了!

齐宇跟玫恒集团也是多年的合作伙伴,对,就是张逸城家的玫恒集团。

薛漫找到张逸城开门见山,张逸城也愉快的表示愿意引线邀约齐宇的少东家齐岑相见。

……

舍湘馆。

薛漫和齐岑相谈甚欢,两个人吃了丰盛的晚餐,酒过三巡,齐岑心情很好,第二天一早齐宇有个股东会在江东召开,他问薛漫愿不愿意陪他飞江东。

薛漫笑意盈盈,直接掏出手机定了两张商务舱的机票。

她搀扶着满身酒气的齐岑从舍湘馆走出来的时候,刚好撞见被一群人拥簇着前进的辛冷潇。

齐岑的司机见他喝醉,赶紧上前从薛漫手中将齐岑接过去,道了谢之后,小心翼翼的把他搀扶到车里,扬长而去。

“一天不见,薛小姐已经找到了新东家?”辛冷潇阴魅的眸子深邃卓然,语锋内敛沉稳,却又攻意十足。

“这貌似跟辛总没什么关系吧!”薛漫冷笑,嘴角尽是寒意。

“知道齐岑有多少女人吗?当心被骗到血本无归!”辛冷潇讥笑嘲讽。

“比得上辛总您的女人多?还是辛总怀疑我骗男人的本领?”无所谓,既然在辛冷潇的眼里,薛漫是这样的女人,那就做这样的女人好了。

辛冷潇的眸子又沉了三分,他扭头对身后的人冷冷道:“你们先进去。”

“是,辛总。”这群人如获大赦,毕竟他们都是认识薛漫的,以往这种时候,辛总和薛漫之间的过招,必定是电光火石间的摩擦。

“辛总是怀念咱们单独相处的美好时光了吗?”薛漫笑着对上他的眼睛,朝着他走近。

“你怎么那么不要脸!”辛冷潇嗤之以鼻,刚刚才和别的男人吃喝玩乐,嘴巴还没有擦干净,又想着来撩人了?

真的当他是垃圾回收站吗?

“我不要脸?呵呵,辛总从七年之前不就知道这一点了吗?怎么,当年喜欢我是因为我不要脸,现在烦了倦了,还是因为这个?”薛漫满脸的无所谓。

辛冷潇蹙眉,他冷着脸不接话茬,直接转移了话题:“别以为跟齐岑上了床,他便能把合约让给帝诺,就算他肯让,帝诺的产品不合格,辛氏照样不买账!”

“辛总想多了,难不成您忘了我的人生格言是什么了?”被辛冷潇一眼看穿,薛漫竟然觉得此刻有一瞬的感动。

一定是自己的错觉,是辛冷潇不想跟她牵扯上关系,才会让她断了跟辛氏合作的念想。

她继续洋溢的笑,更加妩媚的隐藏心底的柔软:“我的格言是,及时行乐!”

“滚!”辛冷潇脸上带着寒冰,他懒得多说一个字,将薛漫一把推开,迈着修长的步伐直接进入了舍湘馆。薛漫一个踉跄险些歪倒,但辛冷潇丝毫不怜香惜玉,她看着他消失的背影,视线竟然有些模糊,抬手将还未滑落的眼泪擦干,她自我安慰是酒精上头了才会变得泪点极低。

她和他,早就结束了!为何现在还在奢求?

笑,再笑,没心没肺的笑,打车回家。

……

齐宇的股东会召开了两天,薛漫在江东陪齐岑呆了两天。

这两天他们游历了多半的江东特色小巷,更是在江东的各大商场肆意血拼,回来的时候,薛漫和齐岑十指紧扣,满载而归。

“谢谢你送我这么多礼物。”薛漫笑着,如浴春风般朝着齐岑道谢。

齐岑伏下身子,深情的在薛漫额头献上一吻:“给你的礼物,这点又算什么!”

“那如果我想要辛氏的案子,阿岑你给不给?”薛漫依旧笑着,天真无邪的抬着头追问。

齐岑的脸瞬间僵住:“辛氏的案子占据了齐宇一大半的产业,如果把辛氏的案子给了你,齐宇会完蛋的!薛漫,你是来害我的?”

“我怎么会害你,如果你不想给,那就当我没说,但是齐宇之前与辛氏的合作方案和细节,能不能借我参考一下,我也好学习一下模式,跟得上市场竞争嘛。”答案在薛漫的意料之中,薛漫也没有奢求齐岑会为了这两天的情义,而将自己的家族产业拱手让人。

所以她想要的,在后半部分。

第十五章

路上,薛漫接到了沈玫的电话,是帝诺那边出事了。

顾不得回家,她立马驱车赶往帝诺。

“怎么回事?”薛漫蹙眉。

“还不是王珍珍,她在公司鼓动那些高层,想要将你架空,那群人现在没有一个按着你的意思去办事,都在王珍珍那里献殷勤。”沈玫自从知道薛漫是总经理之后,对薛漫越来越欣赏。

可以说在帝诺,肯和薛漫一条战线的人,也只有沈玫了!

“这两天我为了合约各种奔波,却没成想帝诺里边,王珍珍竟然如此扯我后腿,老虎不发威,她真的当我是病猫啊!”薛漫冷笑,直接将外套一脱,朝着副总办公室走去。

王珍珍看到了来势凶猛的薛漫,但她嘴上却歹毒讥讽:“这不是我们的薛大总经理吗?您什么时候回来了,听说这两天,您可是去齐宇陪吃陪喝陪睡了,又将您不要脸的本事拿出来显摆,我很好奇这次成功了没有,别像之前那样,被男人一脚踹开就好!”

办公室里还有几个部门经理,听了王珍珍的话,他们一个没忍住,直接笑出了声音。

薛漫不急不躁,她冷眼看着几个发笑的经理,神情严峻,那几个人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立马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嘴。

“企划部,我说过的,今天要将方案给我,你做好了吗?”薛漫将目光定格在企划部经理身上。

企划部经理先是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王珍珍,发觉王珍珍没有反应之后,才回薛漫的话:“薛总,不是我们不肯做,只是想要打败齐宇,实在是不可能,所以……”

“所以三天的时间,你什么都没干!财务部,现在就去将他的工资清算了,五分钟之内,让他消失在我的视线!”薛漫用不容置疑的口吻命令着。

听了薛漫的话,企划部经理头上汗珠紧密,财务部经理更是不知如何是好,他们不约而同的将求助的目光放在王珍珍身上。

“薛总这是要辞退企划部经理吗?你还真的以为,总经理就可以一手遮天?他们都是帝诺的骨干,辞退了他们,帝诺难不成靠你一个人运转?”王珍珍倒也没有辜负他们的期许,她直视着薛漫的目光帮助企划部经理据理力争。

“帝诺的骨干就算都走干净了,公司也不会靠我一个人运转!大街上的博士生一抓一把,招聘新人有多方便不用我说,在座的各位应该也明白,再说了我招来的人,全都听我的命令,不会的大不了培养几个月,也总好过一群什么都会,却要跟我对着干的所谓骨干好用!”薛漫语调不高,却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看众人低头不语,薛漫越过王珍珍的气急败坏,继续道:“财务部,还剩三分钟,难不成你也想跟着一起走!”

“不不,不是的薛总,我这就去。”重压之下,他自然不想丢了饭碗,话音还未落下就已经朝着财务部跑去。

“薛总,我错了,我这就回去让他们做方案,您手下留情啊!”企划部经理知道自己大难临头,也不管王珍珍是否高兴,赶紧来到薛漫身旁求饶,“薛总,我在帝诺呆了二十年,全家人都指望着我的工资过活,您千万不要辞退我呀!”

“你之所以被辞退,全都是咎由自取,想要养家还不容易,让你最敬重的王副总给你谋一份出路,不然也对不起你如此不顾前程的去帮她!”薛漫说着,将目光放在王珍珍脸上。

闻言企划部经理真的去求王珍珍了,但王珍珍却一脸厌恶的将他踢开!

事已至此,应该怎么站队,剩下的人心里都跟明镜儿似得。

“都愣着做什么,难不成也想回家养老?”薛漫的声音再次响起。

“不不,我们这就去工作。”那些部门经理风声鹤唳,全都逃之夭夭了。

王珍珍被气的面色铁青:“折腾他们算什么本事,我倒要看看,辛氏的合约如果你拿不下来,以后在帝诺,你如何立足!”

“那是我的事,就不劳你费心了!”薛漫说罢,转身离开。

企划部的经理被辞退之后,薛漫直接让沈玫接手一切,沈玫虽有推辞,但不得不承认,这对她而言是个不错的机遇,她自然不会放弃这样的机会。

沈玫任职之后,薛漫将自己从齐岑手上拿来的方案给了沈玫,让沈玫在三天之内吃透这个方案,然后再她一份确实可行的完善方案。

这个方案是之前齐宇和辛氏的合作方案,跟这次的合作没有多大关系,但从这个方案中,却能看出齐宇的做事风格和辛氏对细节的要求和把控,可以说,这个方案对现在的帝诺而言意义深厚。

任务繁重,但沈玫喜欢挑战。

临近下班的时候,薛漫接到齐岑的电话。

齐岑邀约,她不能不现身。

……

陪着齐大公子烛光晚餐,然后又酒吧狂欢,期间薛漫被齐岑劝着,灌下了许多酒,她喝的酣畅淋漓,醉的头重脚轻。

从夜场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醉意朦胧中,薛漫脸颊绯红,她脚下踩着棉花,意识也不怎么清醒。

“薛漫啊薛漫,今晚,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齐岑邪魅的笑了笑,这样的尤物在身边,如果不彻底放纵一次,怎么能够对得起自己花心大少的名号?

司机直接将车开到了酒吧门口,齐岑连哄带骗,就将薛漫塞进车里。

“你要干什么?”薛漫仅存的意识里,齐岑可是说要出来帮她打车,让她回家的。

“我送你回家呀,我的宝贝。”齐岑敷衍着,一双大手便要不安分的游走。

薛漫本能的抗拒,可一个女人的力量,又怎么能够抵得过男人的蛮横。

她无助的挣扎,她承认为了合约,给齐岑一些关乎于情爱的暗示,以至于引来这样的麻烦,但是天知道,在薛漫的心里,她也是有自己的孤傲。

一个女人,对真爱的孤傲。

可到底是她将自己走到了今天这般田地,她知道怨不得旁人,都是自己咎由自取,可就算是自己作的,最后的方寸之地,她还是只想留给一个人。

一个将她视之蝼蚁的人!

月下沉的《许你一世终我一生》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许你一世终我一生》就可以了哦~

许你一世终我一生

许你一世终我一生

作者:月下沉状态:已完结

关于薛漫辛冷潇的小说完整版《许你一世终我一生》小说已上线,本书是新晋作者月下沉大大写的精彩小说,已经有很多读过了,你还不快来:从18岁到25岁,薛漫把最好的年华给了辛冷潇。她一直以为自己是最特别的存在,却在辛冷潇冰冷的“滚”里,发现自己不过是个可以被随手丢弃的垃圾。她倦了,他却转身不肯放手,一次次的试探纠缠,让两人身心疲惫。深藏的秘密暴露,辛冷潇绝情将她推入深渊。“辛冷潇,你的心当真是石头做的?”“既是石头,又何须有心。”伤痕累累又一无所有的她,抱着骨灰站在悬崖之上,毅然决定要离他而去。他却拉着她的衣角满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