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10-04 13:45:35作者:禅诗

关于张晓伊的小说完整版《落花人独立》小说已上线,本书是新晋作者禅诗大大写的精彩小说,已经有很多读过了,你还不快来:你是我这一生道不尽的温暖,也是此生最深沉的遗憾。

推荐指数:10分

《落花人独立》在线阅读

《落花人独立》《落花人独立》精彩小说完整版 张晓伊 免费试读

落花人独立全文免费阅读

第十一章

“真的。”他顿了顿,然后直视我,“为什么我觉得你听到我滑到很高兴?”

“没有,”我继续在脑补他滑倒的画面,“只是想象不到你滑倒是什么样子。”

“我从小平衡力就不是很好,爷爷还经常因此讽刺我,说我的前庭神经发育不良。”他说着,轻轻耸了下肩膀。

我捂着嘴笑了笑,“那我岂不是更不良了?”

他看我半天不动口,便问道,“是不是有些吃饱了?”

我连连点头,“这些都比较占肚子。”

他叫来服务员,将甜品和咖啡端了上来。又低头看了看表,“你的时间快到了。”

他这一句话让我竟有了种错觉,像是灰姑娘到了回家的时间,她的水晶鞋和南瓜马车马上就要消失了一般。心里小小的失落了一下,几口吃了面前的蛋糕,然后将咖啡举杯一饮而尽。

他看得有些愣住,也许是没见过我这样豪放派的吃法吧。我起身开始穿衣服,他独自走到前台买单。

“王肃潇,谢谢你请我吃午饭,我还要去上班,就先走了。”我来到前台与他道别。

“等一等,我也要回你们店门口开车,一起走吧。”说着,他收起卡,将搭在手腕上的衣服向后一扬,潇洒的穿在身上。

我觉得我的花痴病有些严重了,为什么他穿个衣服都觉得那么帅。

“走吧。”他回头叫了我一声,我急忙掂着小碎步跟了过去。

走到店门口,他和我道别,我刚一转身,却想起了个重要的问题,“王肃潇,你的名字是哪两个字啊?”

他在雪中转身,一阵风吹来,扬起衣角,“谡谡风中,潇然而立。我爷爷起的。”

我咬着嘴笑了笑,挥手和他道别,他的名字,和今天的天气竟然有些搭调。

晚上回到寝室的时候,我和家里通了电话,爸爸前几天做了手术,今天已经醒了过来。妈妈告诉我手术非常成功,我高兴地在宿舍里蹦了起来。好久没听到爸爸的声音,今天他也接了我的电话。女儿和父亲之间的感情很微妙,他虽不多语,却一直爱的深沉。

“爸,觉得怎么样?是不是还是很疼?”

“好多了,医生也说恢复的不错,还说过段时间就能出院了。”听爸爸的声音很有精神,我的心里也跟着高兴。

“那你一定多注意休息,等过年的时候我就回去了。”

“嗯,晓伊,在外面照顾好自己。”

“我知道,放心吧。”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我开心的躺在床上,想着每次王谡潇出现都似乎有好事发生。竟然迷信的认为他能带给我好运气。但自从那次吃完饭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便再也没看到过他的身影。每到周六日上班,我都会不自禁侧头向外张望,看门口的停车位上会不会停下他的车。

王谡潇就像是我生命里来回晃动的幽灵,时常突然闯了进来,又接着消失无踪。很多年后,我也一直这样评价他,导致他每次听到我这样说都是一副无奈的样子。

第十二章

这天上午下了课,我和陆巧还有郑阳一起到食堂去打饭。建筑学院以男生为主,女生几乎被视为稀有动物,所以女生找到男朋友的概率很大。但是像我这种,应该属于没有时间谈恋爱的类型,而陆巧呢?因为比较胖,在这个尊崇以瘦为美的年代里,她的身材显然有些吃不开。

“我男朋友已经在帮咱们排队了。”郑阳拿着手机甜蜜一笑。

她的男朋友叫孟明是校篮球队的中锋,大学时光里,每个人都在肆意挥洒青春,篮球队是一个可以吸粉无数的地方。队长叫赵旭尧,家境好,人也长得帅,自入学以来一直稳坐校草宝座,传说与夏玉秋是情侣关系。校花配校草,般配,合适。

孟明一直回头张望,见我们走了进来便一挥手,“这里!”他的高海拔还是很显眼的,我们急忙跑过去。

陆巧一下拽住了我的衣服,“赵旭尧也在唉!”她说着两眼放光。

“你这绝对是看偶像剧综合征,”我扯了她一下,“人家已经名草有主了,你还范什么花痴啊?”

“你说夏玉秋?”她推了推眼镜。

“当然,要不还有谁?”

陆巧趴到我耳边低声说道,“估计他俩分手了,你没发现夏玉秋最近高傲那股劲少了一半吗?那晚我听到她趴在床上哭,好像还在跟谁打电话,一直问为什么,为什么。我猜测,他俩,玩完了。”

我皮笑肉不笑的回敬了她,对于这类八卦消息,我一向不感兴趣,本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原则。

“你说,赵旭尧会不会和我们坐在一桌上吃饭啊?”陆巧依旧不肯放弃。

“那就看人家了,坐与不坐又能怎么样?还不是那盘菜么。”

陆巧对我的言论表示极大地怀疑,“当然不一样!秀色可餐你没听过?眼前有美好的东西,就算难吃的食堂都会变成米其林餐厅的味道。”

她这样一说让我突然想起了王谡潇,的确,坐在他面前吃饭,就算是嚼蜡也能吃出来不一样的味道吧?我轻轻叹了口气,差不多又有一个月没见到过他了。

赵旭尧站在我们身后,大家礼貌性的打了个招呼,便不再多说。我和陆巧找了个空位面对面坐下。郑阳和孟明则甜蜜的跑到一边过二人世界。

“晓伊,眼看就要放假了,你真打算留下来打工?”陆巧一边吃一边问道。

“对呀,家里欠了十几万外债,我总不能放假回家享福去吧?”她是唯一对我家里事情比较了解的人。

“去哪打工想好了吗?”

“还没,要假期工的地方不是很多,这还都要碰运气了。”

陆巧点了点头,“眼看就要放假了,你也应该着手准备了。”

“请问,这有人吗?”赵旭尧端着餐盘,指了指陆巧旁边的位置。

“没人。”我偷偷看了陆巧一眼,心说,你的愿望还真实现了。她嘴里叼着鸡腿,笑得脸上的肉跟着微微颤。

“那个,马上就放假了,我们组织了一次篮球赛,张晓伊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去看啊?”赵旭尧突然对我问话。我有点怔住,平时我们基本不怎么说话的,他为什么会突然邀请我去看篮球赛?

第十三章

“什么时候啊?”我有些尴尬。

“下周五上午九点,我看了你们的课程表,应该是没有课的。”

他居然把我的后话堵住了,“那好啊,我会去的。”无奈,只得答应下来。

“好的。希望你能去捧场。”

我笑了笑,接着低头继续吃饭。整个吃饭的过程中我们三个没再多说一句话,想着陆巧刚才说的什么米其林餐厅的味道,我还真是一点感觉也没有,只是觉得时间过得好慢,为什么这盘菜我还吃不完。我快速将最后一个菜叶塞进嘴里,“我吃完了,你们慢慢吃啊。”低头一看,陆巧和赵旭尧都还剩半盘。

“你吃饭可真快啊。”赵旭尧不禁发出一声感叹。

“我向来以速度取胜。”然后对着陆巧摆了摆手,接着做了一个加油的动作,便收拾餐具,一个人回了寝室。

寝室里没人,我躺在床上,翻开了CAD的教学书,它一向是我最好的催眠武器。当我正睡意朦胧的时候,只觉得浑身一震,一下惊醒过来。

“晓伊~”陆巧将我的名字喊出了山路十八弯的感觉。

“吓死我了,麻烦你坐我床的时候能不能轻点啊?弄得我以为是地震了呢。”我揉揉眼睛,将书放在一边,“怎么样?吃出米其林的味道了吗?”

她轻轻打了我一下,“你讨厌不讨厌?”我在一旁暗自窃笑。

“哎,你说他为什么突然会叫你去看篮球赛呢?”

“我也在想这个问题,不知道,也许是最后一场篮球赛了吧?”

陆巧白了我一眼,“还没毕业呢,现在才大三上半学期,怎么可能是最后一场篮球赛?”

“那,也许是他们需要一些观众吧。”

“你也太不了解校园动态了,有赵旭尧的地方还能缺少观众?虽然咱们大学男女比例几乎是10比1,但是他赵旭尧可不缺异性粉丝。”

“那还能为什么?”我懒懒的趴在床上,和陆巧进行着一个我并不感兴趣的话题。

“我觉得,是因为他喜欢你。”

我一下坐了起来,“你可别逗了,我们都没说过什么话,上哪喜欢去啊?”

“你看,你就是太大条了,光我记得的就有好几次。军训时你晕倒了,是他把你抱到医务室的。”

“那都是多老远的事了。”

“那次你打水,他看你站在门外等我们,一下把八个壶都打满了,还送到寝室门口。”

我仔细想了想,不止一次,“那是因为里面有夏玉秋的。”

“还有一次他们出去郊游,她也约你了,但你拒绝了。”

“我还要打工啊。”

“你看,种种迹象表明,他,对你有意思。”陆巧一副八卦的样子。

“两年半,就这么几次来往,还全被你记住了,我也服了你的记忆力。”

陆巧突然一副浮夸的伤心表情,“你要夺走我的男神了。”

我上去就开始搔她的痒,“再瞎说,再瞎说。”

“好了好了,我不敢了。”

听她如此说,我便收了手,“陆巧,你可不能在别的地方瞎说,要是被夏玉秋听到,又完了。”

“我也就跟你说说,哪说哪止。”

晚上下课后,我从学校向天上人间走去,突然电话响了起来,我拿出一看,是妈妈的号码。

“喂,妈。”

“姐,是我。”瑞冬的声音在一旁响起。

“瑞冬,你干嘛呢?刚放学是不是?晚上去上晚自习的时候一定要多穿点,现在天气冷了。”

“姐,我有个事要和你说。”他的声音很小。

“什么事?”我的神经一下高八度紧张。

“刚才姨夫给妈打电话了,说咱家借的钱他们要有急用,妈愁得放下电话就开始哭,也不让我告诉你。但是姐,妈实在是撑不住了,我没办法,偷偷拿了她的手机给你打电话,看你能不能想点什么法子。”

“我卡里还有一千多块钱,再过几天还能开六百的工资。姨夫他们说要多少钱啊?”

“要两万,家里也就剩几千块了。”

我叹了口气,“你先别着急,我再想想办法,在家劝妈想开点,她心脏不好。”

“我知道了姐,要是有消息了别忘了给妈回电话。”

“好的。”

我挂断电话又是一阵长吁短叹,去哪弄一万多块钱啊?想着,要不把笔记本卖了吧,可是上学时还要用,而且我买的就是二手笔记本,现在再买估计也就几百块钱。我低着头,将所有可以变卖的东西都想了一遍,却发现,其实我一直一贫如洗。

“晓伊,”听到身后有人喊我,我回过头去,一看是Sunny。

“怎么了?又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

我叹了口气,“爸爸前段时间做手术,向人借了些钱,现在人家催着让还钱,可是,我们还没把钱凑够。”家里的事我没怎么对Sunny说过,她只是知道我的家庭比较困难,但具体什么事,却不是很了解。

“差多少钱啊?”

“一万多。”

Sunny笑了笑,“我还以为多少钱呢,没事,姐借给你一万,你等毕业前还给我就是了。”

这一瞬间,我觉得Sunny身上散发着光环,“真的?!”

“我还骗你不成?现在离开场时间还早,走,这就去取钱。”

Sunny一直是个火辣的性子,我感动的都想抱着她痛哭一下。我将Sunny给我的一万块和卡里仅存的一千多块钱直接转到妈妈银行卡里,然后趴在ATM机上工工整整的给Sunny写了一张借条。

她拿着借条看了一下,“没什么用,你都不知道我的中文名字,写上Sunny也没有法律效益的。”

她这句话说得我很是惭愧,一起工作快一年了,说实话,我真的不知道她的名字到底叫什么。

“没事,我信得着你这个孩子。”她将欠条胡乱塞进了包里。

“对不起啊,Sunny姐,是我太粗心了。”

“干我们这行没几个人愿意用真名的,说实话,我都快忘了我到底叫什么了。”

她这句话说得多少有些凄凉,“Sunny姐,你也别这么悲观,你人这么好,一定会有个好的归宿。”

她笑了笑,不痛不痒,“你还小,不知道身在社会上是多么无奈,等你再长大一些,经历一些事情以后,你就会知道。美好的愿望永远只能是愿望,它活在你的想象里,跟现实从来无关。”

我听得心里有些发酸,但此一时还真是没有透彻领悟Sunny姐的意思,“但,姐姐,我相信你的愿望一定会实现。”

“借你吉言吧,走,该去上班了。”

第十五章

我换上短袖和超短裙,里面依旧穿了一条过膝的牛仔裤,看了看时间还早,便跑到楼道里给妈妈打了个电话。

电话接通,“喂,晓伊啊?这个时间你不是应该在上班吗?”妈妈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憔悴。

“妈,我给你卡里汇了一万多块钱,你先把钱还给姨夫家吧。”

“你上哪弄了那么多钱?”妈妈的语气明显有些着急。

“我跟饭店老板借的,他人很好,说在我毕业前还清他就行,妈,你别担心。”

“好,好。”

“先不和你说了,我要上班了。”我收了线,跑到大厅开会。心里还一直在感念着Sunny姐帮助,然后又对自己说,晓伊,你一定要快点赚钱,然后把Sunny的钱赶快还上。

今晚客人不是很多,我心里有些着急,不禁自己嘀咕,“今天才卖出去15瓶,提成才20多,这样下去怎么还Sunny姐的钱啊。”

“晓伊,V03要10瓶啤酒。”

“嗯,好的!”我急忙装好啤酒,又拿了个小礼物,面带微笑走进包间。

“您点的啤酒。”今天我特意带了一对兔耳朵。

“呦,兔女郎?”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笑着对我说了一句。

我笑着回应,然后把啤酒一瓶瓶打开。“这是送您的小礼物。”

“好的,谢谢。”

“那个...要是还需要啤酒的话就叫我啊,买十瓶就有礼物送。您看,您带了这么多朋友,要不多买几瓶吧,每人都能送一个礼物。”

他歪头看了我一眼,“小丫头,很着急卖出去啤酒啊?”

我在一旁赔了个笑脸,本想拿起篮子就跑。

那人突然说道,“这样,你喝一瓶,我买十瓶,你能喝多少,我就买多少,你觉得怎么样?”

我站在那算了一下,就算我喝两瓶他也得买20瓶,这个交易听起来不错。“好。”

于是我拿起酒瓶,大口的喝了起来。在这之前,我几乎没怎么喝过酒,毕竟还是个学生,家里管得也比较严,就是逢年过节时能喝一杯啤酒而已。所以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能喝多少,也不知道喝醉酒是什么样一种滋味。

一瓶啤酒很快了下肚,我打了几个嗝,觉得啤酒这也没什么了不起,就是难喝点,有点涨肚而已。于是又拿起一瓶,没几分钟也喝了下去。酒这东西,越喝越有胆识,我本计划喝上两三瓶就了事,没想到,一屋子人连欢呼带呐喊,我一口气喝了八瓶。

等第八个空瓶放在桌上时,我意识到,不能再喝了,因为我的肚子实在装不下了,“八十瓶哦!”我眼前有点晕。

“对,八十瓶,你去拿吧,兔女郎。”

我嘻嘻笑了笑,大力拉开门,跑到了酒水部,脚下有些飘飘然,“杨哥,V03要80瓶啤酒,麻烦帮我送一下,我不行了,我要回学校。”那一刻我还在努力保持着清醒。

禅诗的《落花人独立》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落花人独立》就可以了哦~

落花人独立

落花人独立

作者:禅诗状态:已完结

关于张晓伊的小说完整版《落花人独立》小说已上线,本书是新晋作者禅诗大大写的精彩小说,已经有很多读过了,你还不快来:你是我这一生道不尽的温暖,也是此生最深沉的遗憾。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