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10-04 13:35:27作者:禅诗

很多人在找关于主角张晓伊的小说是《落花人独立》,这本书的作者是禅诗,落花人独立可在线免费阅读,找到这本书的你快来阅读吧:你是我这一生道不尽的温暖,也是此生最深沉的遗憾。

推荐指数:10分

《落花人独立》在线阅读

《落花人独立》主角叫张晓伊 的小说是《落花人独立》 免费试读

落花人独立全文免费阅读

第十六章

我换好衣服,便从后门走了出去。那时我的意识一直保持在相对清醒的状态。但是推开门,一阵冷风迎面吹来,还没走出去几步,我脚下一软,竟跪在了地上,低头就开始吐。

我明显看到呕吐物在地上蔓延着,一点点流到了我手的位置,我心里特别想把手挪开,可身子却像灌了铅一样,根本不听使唤。衣服上,手上,裤子上...无一幸免。

“张小一?”飘渺中我听到有人叫我,可是我回过头去,天旋地转。

“完了,我都开始幻听了。”我依然跪在那里,浑身使不上力气。

“你怎么喝了这么多酒?”

“嗯?”我觉得有人从身后把我拉了起来,“你是谁啊?”眼前似乎有一百个脑袋随着天地一起旋转。

“我是王谡潇。”

我突然大声笑了起来,“别逗我了,王谡潇我还能不认识?”我胡乱的挥舞着双手,呕吐物到处飞散。

他将我拖到了花坛边,把我安顿在台阶上面,然后便开始不断地给我擦脸,擦手,擦衣服。

“你的学校在哪?”

“在那。”我抬手一指,但是当时已完全分不出方向。

“我带你回学校。”

然后我就被拽了起来,一路踉踉跄跄,我的步子在光滑的地面上来回打闪。突然觉得“咣当”一下,我重重在了地上,这么一摔反倒让我清醒了一些。扭头一看,王谡潇也摔倒在我旁边。

“哈哈哈”我大笑起来,其实,当时的我真的分不清眼前的一切倒地是现实还是虚幻。

他深深叹了口气,“这下你满意了,算是看到我摔倒的样子了。而且事实证明,我摔倒你真的很开心。”他起身掸了掸身上的雪,然后一把将我抗在了肩上。

“你要是想吐就告诉我。这样走路,我们谁也不会摔倒。”

我被人挂在了肩膀上,头在他的身后,这种感觉很奇妙,我的身子微微向侧面滑了下来,于是便伸出手,一把抱住了他的腰。他突然停了脚步,没过几秒,又走了起来。

我一路浑浑噩噩,隐约听到他好像在给给司机打电话,让把车开到天上人间后门的巷子里。不知过了多久,我微微睁眼,似乎已坐在了车里,有人不断拉着我的胳膊,“你的宿舍是哪一栋?”

“啊?”我用力向窗外看了看,“怎么都长得一样啊?”

“宿舍楼当然都一样。”他来回在学校的院子里穿行。

我被绕得头晕,接着,胃里又是一阵翻腾,“不行!我想吐!”

 

第十七章

“你忍一下。”接着听到了开门声,然后我身边的门也被打开。又是一阵风吹来,我发誓,我真的在忍着,可是这一阵寒风吹来,却真的忍不住了,便一张嘴,喷了出去。

他把我抓下了车,我扭头看到,他的衣服上被我吐湿了一大片,“对不起,对不起。”我一边说着,又吐了起来。

我用力拽着他的衣袖,他不断给我拍着背,“不能喝酒为什么还喝这么多?”

这句话算是今晚我听得最清楚地一句话了,“因为我喝一瓶,他们买十瓶。我喝了八瓶,所以他们买了八十瓶,一下我就赚了一百多块钱呢。”

“因为一百多你就喝成这样?”

“我不喝成这样有人无缘无故给我一百多嘛?”我说着又“呕”得一声吐了起来。

“你们宿舍有门禁吗?”

“有,十一点。”

吐了一阵,我干呕了几下,胃里真的没东西了。他将我又拽回了车里,我迷迷糊糊的脑子发沉,向外看了一眼,车已经不在我的学校里了,恍惚中似乎开到了友谊路上。我的眼皮沉得再也抬不起来,于是闭上眼,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我再睁开眼时依然天旋地转,我摸了摸头,胃里还不断泛着恶心。翻了个身,床怎么变得这么软?又摸了下被子,这也不是我的被子。我如触电般一下坐了起来,看身上的衣服还穿着,只是外面的牛仔裤不知去向。

我借着透过窗帘的月光上下打量了一番,这绝对是我不认识的地方。下了床,摸索一番,旁边有一扇门,推开一看,是卫生间。我在墙上胡乱摸索着,“啪”一声按开了开关,晃眼的灯光让我睁不开眼。洗面池边放着一对兔耳朵,毫无疑问,那是我的。

我揉了揉太阳穴,这里到底是哪?突然间几个片段在我脑子里闪过,王谡潇和我一起摔倒在路上,还有他把我抗在肩膀上,还有最致命的,我吐了他一身。想到这我不禁一阵紧张,西装弄了点褶子他就满脸的不愿意,我吐了他一身他不得宰了我?

我借着卫生间的灯光又出来看了看,确认床上再没别人。如果没猜错的话,这里应该是王谡潇的家。想到这我心里又是一阵紧张,在屋子里翻了一遍,竟然没找到我的羽绒服,只看到手机放在床头柜上。我按开手机,一看是凌晨一点半。

“要不,悄悄开溜吧。”我光脚站在地上,想到这,便拉着门把手想开门,“不行啊,他没睡到卧室里,那一定是睡到外面的沙发上了,我这么出去,不该被他发现了吗?”于是又收回了手,“都这个点了,他肯定睡了,而且这个时间应该是熟睡期。”我又将手放在了门上,“可是不知道他把我的衣服和裤子放到哪里了啊,还得出去找衣服!要是把他弄醒了可怎么办啊?”我急得直跺脚,不断在进行心理斗争。

再一看时间,已经凌晨两点钟,不管了,他一定不会醒的。我鼓足了勇气,将卫生间的灯关掉,然后轻手轻脚的打开门,转身走出来是一个走廊,“大门在哪啊?”我心里想着,接着向前走去。前面有个扶手,旁边是楼梯,我向下一看,居然是两层楼。“我的天!他家居然这么大!”这是心里第一个感叹,紧接着的想法就是,我必须赶快走!

我轻轻下了两层楼梯,走到底下才发现,下面还有一层。我接着向下走去,可楼下却黑得什么都看不清,这才意识到,这里应该是地下室。于是又摸黑走了上来。我在一层四处看了看,偌大的客厅里没有挂衣服的地方,于是跑到沙发边看了看,没有。不知怎么的又走到了厨房,还是没有。接着又撞进了浴室,依然没有。

我有些恼怒,“算了,不穿羽绒服了!”刚才的一顿乱摸中我已经找到了大门的位置,于是轻车熟路走了过去。却发现,鞋子也没了。

 

第十八章

此时我真的有一种想杀人的冲动,这个王谡潇到底在搞什么鬼啊?衣服找不到就算了,我大不了冻一冻,挺一下就回去了。可是没鞋怎么能行呢?而且。连一双袜子也没有。

我又开始在门口胡乱翻着,打开柜子,里面都是雨伞,拉开抽屉,里面干净的一尘不染。

我开始纳闷,他的衣服和鞋子都放在哪里,我不仅没看到自己的,连他的也没看到。我有些失望,觉得自己真的是逃不出去了,然后便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你怎么不到楼上来找找看呢?或许我把你的衣服和鞋子都放在楼上了呢?”王谡潇的声音幽幽从楼上飘了下来。

我猛的抬头,他居然站在三楼,端着杯子,半趴在栏杆上,饶有兴致的看着我。

“我怎么会在这?还有...你没对我怎么样吧?”

“你喝多了,这个还记得吧?”

我有点心虚,便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我把你拉到学校,你找不到自己的寝室,在你的指挥下,我开车在学校里绕了一个多小时,直到十二点多。后来你才说你们十一点的门禁,我总不能把你仍在外面吧?所以,只能带你来我家了。至于...有没有把你怎么样,这个你应该可以看出来。”

我有些尴尬,听他这么一说也确实有些印象了。“那个,我刚刚从屋子里出来,你就一直在上面看着?”

“对,从你走出门,然后下到了地下室又跑了上来,接着在一楼来回转悠,我都看到了。”

我恨不得找个地缝一下钻进去。还想着别被他发现,这可好,看了个一览无余。

他打开了屋子正中的吊灯,我觉得这灯的亮度绝对不亚于天上人间大厅里那盏。他穿着白色短袖T恤,一条灰色的居家裤,和平日里西装笔挺的样子完全不同,显得干净又有亲和力。

我依旧坐在地上,似在等着他来审判一样。

“坐在门口的地上太凉了,你可以向里面挪一挪,里面的地暖会更好一些。”他绕过我,走进了厨房,倒了杯水。“喝点水吧。”他蹲在我面前,嘴角挂着笑。

我接过杯子,几口就喝了个干净。

“别坐在地上了,来,坐这里。”他坐在沙发上,拍了拍他旁边的位置。

我低着头,因为心里知道自己今晚的劣行,“对不起啊。”

“现在还难受吗?”他却没接我的话,对我昨晚的行为不予谈论。

“不难受了。”

“那就好。”他端起杯子,喝了口水。

“你...这么晚还不睡?”我心想,要是你睡了,还能有这些麻烦事么。

“我在改图。”

“那个,你怎么知道我起来了呢?”对于这事,我特别好奇。

“因为听到你屋子里有开灯的声音。”

“真的假的?你是顺风耳吗?”

他笑了一下,“我的听力特别好。”

我叹了口气,“都两点了,你不睡觉了?”

“睡,本来计划现在就睡的,没想到你给我演了一出幽默的默剧,我竟然一下又没了睡意。”

我小声嘀咕着,“还默剧...”心说,我倒是想出声呢。

“对了,你的衣服、裤子、鞋,都被我扔了,因为吐得太脏了。”

“扔了?那我穿什么回去啊?”我急得一下站起身来。

“我给你再买一身。”

“谁要你给我买啊?”我急得有些哭腔。

他侧过头来看了看,“已经买好了,明早就送来。”

“大半夜的,你去哪买的?”

“这个你不必知道。对了,你快放寒假了吧?”

我点了点头。

“寒假还要打工吗?”

“当然了。”

他拿出了一张名片,“这是一家造价咨询公司,你们放假的时候他们可能需要些临时帮手,投个简历吧。”

我接过名片,“华巨造价咨询公司?”正好符合我的专业,“谢谢哦。”

“愿意为你效劳。”他回敬了个笑容。

他说这句话时很温柔,让我身子酥了一下,我抿着嘴笑了笑,“那我回去休息了,你也早点休息。”

“你明天几点上课?”

“我明天十点有课。”

“好,快回去休息吧。”

我又躺回了温暖的被子里,仔细闻了闻,带着他身上那种淡淡的苦香味。那晚我睡得很好,梦里也很甜。

第二天我起得有些晚,洗漱的时候没有开灯,怕开灯我声音会把他吵醒。我都忍不住嘲笑自己,哪有开个灯就能被吵醒的人?但我依旧这样做了,在黑着灯的卫生间里胡乱洗漱了一下。

我推开门,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听到楼下有响动,向下看了看,他已在厨房忙碌。

“Hi,你起得好早。”我打了个招呼,看到他在做早餐。

他回过头如清晨的阳光,“吃点东西,然后我把你送去学校。”

我坐在餐桌前,一个煎蛋,两片烤好的面包,一片香肠还有些蔬菜沙拉,旁边一杯热牛奶。秀色可餐,我觉得用到这顿早餐上倒是很合适。“你还会做饭啊?”

他坐到了我对面,“当然,要不然一个人会被饿死的。”

我点了点头,风卷残云,把桌上的东西吃得干干净净。

“以后吃东西要慢一些,否则胃会受不了。”

“习惯了。”我吃完,便双手托着下巴,看他吃。他吃东西很慢,细嚼慢咽那种,有着优雅的美感。

他抿了抿唇,吞咽的时候喉结上下起伏着,“你这样...看着我,我有些不好意思吃。”

我呲牙笑了笑,“就当我是空气。”

“要不你去试试衣服吧,看合不合身。”他指了一下沙发,上面放着几个盒子。

“让你给我买衣服,真是不好意思啊。”

“没关系,反正你的衣服是我扔掉的,还给你一身合情合理。”

他坐在那,不再吃盘子里的早餐。我明白,要是我一直坐在这,估计他是不会再吃了。想着如果不接受他的衣服,我就要赤脚回学校,这个事,真的做不来。于是便走到沙发前,将盒子里的衣服拿了出来。穿了一下,刚好合身。

“我是按照你衣服尺码买的,应该可以穿。”

“嗯,而且很漂亮。”

“你喜欢就好。”他说着站起身,“等我下,我去换身衣服,然后就出发。”

 

第十九

不多时,王谡潇穿了一身笔挺的西装走了出来,手中拿着大衣。他推开门,鞋子放在门外。

我急忙跑了过去,“原来你把鞋子放在外面了!”

他将门完全推开,“不算是外面,这道门外还有一道门。”

我有些无语,冲他挤出个笑脸,然后穿上他给我买的鞋子。这道门外就是电梯,电梯直达地下车库。

我绕着车仔细的看了看昨晚坐过的位置,还好没有留下什么犯罪证据。

“车,我已经洗过了。”

“啊...”我尴尬的应了一声,“那个...你不会是学心理学的吧?”

他将车启动,“学过三年。”

我一拱手,“佩服,实在是佩服。”

车子停在了学校门口,他执意要将我送到教学楼下,是我一再阻拦,他才将车停下。

“昨晚谢谢你哦,再见。”

“再见。”

他的车子缓缓向前走远,我这才松了口气。

“晓伊,你昨晚去哪了?”陆巧一把抓住了我,“咦?你怎么换了一身衣服?”

“昨晚下班晚了,有客人吐到我身上了,这是他赔我的。”我笑了笑,将昨晚我和他的戏码调换了一下,心中还有些不安,生怕他会知道。却又被自己这种幼稚的想法打败了,他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知道呢。

“还别说,真的很好看啊。晓伊,其实你就是平时太不爱打扮自己了,你看,换身衣服,我觉得你比那个夏玉秋好看多了。”

“快算了吧,人家可是校花。”

不多时教授走进课堂,我们便没再多说。中午回到寝室,我迫不及待的打开电脑,然后绞尽脑汁开始编造自己的简历。

“晓伊,你在复习呢么?”郑阳趴在床上问道。

“没有,还有两个星期才考试呢,不着急。”

“学霸,我们的期末成绩就靠你了。”

“没问题,我会想办法给你们发答案的。”郑阳这么一说倒是提醒了我,简历中可以写连续两年获得奖学金,这好歹算是个荣誉吧。

“爱好、特长?”我努力想着,自诩唱歌还不错,但是只写这一个有点太孤独了,于是又胡乱敲上了跳舞、钢琴。对于跳舞,我很小的时候学过点弯腰、劈叉什么的。对于钢琴么,其实摸都没摸过,只是会用电子琴弹最简单的《小星星》。

我看了看自己写的简历,满满的几页纸,至少在数量上应该可以取胜。于是找出王谡潇给我的名片,按照上面的E-mail地址发了过去。

由于要备战考试,我推掉了这两个星期里天上人间每晚的打工安排,又特意和Sunny姐交代了一声,说考完试就回来上班。至于周六日书店里的工作,我准备继续坚持,一是那的环境并不影响我复习功课,二是还有机会可以遇到王谡潇。

周五一早,我趴在床上看书,准备迎接期末考。我们学校奖学金的评选机制是两个学期之和排名前三的可以获得,所以,每一个学期都不能怠慢。

“晓伊,都八点半了,你怎么还不起来?”陆巧今天打扮的格外好看,淡粉色外衣配灰色围巾,还戴上了隐形眼镜。

“今天上午没课啊。”我伸手去拿课程表。

她一把拉过我的手,“今天九点篮球赛啊。”

“哦”我恍然大悟,竟然忘了答应赵旭尧要去看篮球赛的事。于是五分钟洗脸梳头,披上衣服就向外走。

来到篮球馆门口时我俩傻了眼,人一层层几乎都挤到了门口。

“我们学校的篮球馆还是太小了。”我不禁感叹。

“是赵旭尧的魅力太大了才对!”

“叮铃铃”我的电话铃响起,一看是郑阳。“喂?郑阳。”

“晓伊,你们怎么还没来啊?”

“我们来了啊,但是被堵在了门口,人实在太多了。”

“我在第一排呢,孟明给占了位置,马上开始了,你们快进来吧。”

我挂断电话,牵着陆巧肉呼呼的小手,“走,郑阳在前面,给咱们占位置了。”

我们一路向前挤着,比挤公交都困难。

“晓伊,你有没有一种穿越人山人海来去看他的感觉?”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我只有一种挤公交的感觉。”

“太不浪漫了。”

“这不是浪漫的时候好吗?”

“晓伊!”郑阳朝我们挥挥手。

等我们两个挤过去时,比赛已经正式开始了。这是校篮球队的内部对抗赛,赵旭尧一队,孟明一队。我们的位置在第一排正中间,可以说是VIP了。我坐下,从口袋里掏出一本小词典,慢慢翻看。对于篮球赛这事,着实没多大兴趣,而且我觉得大部分女生喜欢看篮球赛,并不是单纯的爱看比赛,而是爱看赛场上的人。

“Yeah!赵旭尧加油!”场内喊成一片。

我抬头一看,原来是他进了个三分球。

“晓伊,你没事吧?跑这来背单词?!”陆巧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我又看不懂,他们怎么犯规的我都不知道。”

陆巧无奈的叹了口气,“张晓伊同学,谁让你做资深球迷了?你能看懂谁投篮,谁姿势帅就行了啊。”

“NO!”在我认为,做就要好好做,要不就不做,没有含糊其中这个概念。

“你怎么这么犟?”陆巧说着,一把将我的词典夺了过去,然后装在口袋里。“好好看比赛!”

无奈,我只能安心坐在那,好在郑阳的男朋友是篮球队的,她对这些还比较了解。这场篮球赛俨然成为我的学堂,走路犯规、5秒犯规、拉人、非法掩护、......

郑阳被我问得有些不耐烦,“晓伊,咱们就看看帅哥不好吗?你研究这些干嘛。”

“研究这些干嘛?因为我对场上的帅哥不感兴趣。”

她们俩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我,“亲爱的,你该不会心理上有些.....”

我脸一沉,“少来,我心理正常着呢。”

此话一出,却引来她二人惊呼,“咱们学校还有不喜欢赵旭尧的女生吗?”

 

第二十章

我不答,此时在她们眼中,我俨然已成为一个异类。于是我仔细端详了赵旭尧一翻,个子差不多有一米九,应该比王谡潇高一些,依我判断,王谡潇应该188左右。再看长相,赵旭尧属于阳光型,头发短短的,给人一种朝气感,但脸上还带着些稚气。而王谡潇呢?深沉、成熟、细致、体贴,时而还来点冷幽默,神秘感很强,浑身散发着诱人的魅力。想到这,我痴笑了一下。忽然才发觉不对,为什么要用他们两个人对比?我一定是最近复习用脑过度。

一场篮球赛,打了两个小时左右。我看得浑浑噩噩,只知道最后赵旭尧一队大比分领先。人们陆陆续续向外走,我们坐在最前面,想要出去估计要花些时间,索性先坐一会,等人走的差不多了再出去。

“你来的有些晚啊。”

我一抬头,赵旭尧正站在面前,头上都是汗水。听他这样说,我只弯眼笑了笑。

“不喜欢看篮球赛?”

“没看过,所以有些看不懂。”

“以后我可以教你。”他笑得如春日暖阳。

“有机会的吧。”我不断向后张望,看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便也起身想走。

“呃...中午一起吃个饭吧?”

“我们?”我严重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对,我想请你吃个饭。”

“啊...我已经约了宿舍的姐妹,不好意啊。”我一边说,一边推着陆巧向外走。

赵旭尧站在那很尴尬,估计是因为从没有女生拒绝过他吧,“好吧,那改天?”

“好,我们先走了。”就这样,我逃开了赵旭尧对我的第一次邀约,当然这种行为被陆巧埋怨了好一阵子。

下课回到寝室,我第一时间打开电脑,查看华巨公司是否有回信。时间差不多已经过去一周,我等的有些心浮气躁,登陆邮箱,里面有一封未读信件。

我一看是华巨的回信,便急忙点开,“张晓伊您好,您的资料我们已看过,符合本司用人标准,特安排面试时间为:下周一上午八点半,地点:ARCC大楼五层。专此祝好。”

“Yeah!”我开心的转了个圈,“这个华巨也不知是什么来头,居然在ARCC的办公楼里,要是我毕业能进ARCC就好了,毕竟是跨国建筑企业,从设计到施工都属于顶尖级,哈尔滨分公司开了还不到十年,华北地区就盖了好几个鲁班奖项目。不过听说他们建筑设计也很出名,估计ARCC的造价部门应该也都是大神级吧,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见上一下。”我开始不断遐想。

陆巧推开宿舍门走了进来,我开心得满地乱蹦,“我下周一去面试哦。”

“通知你了?终于通知你了!”陆巧跑过来看了看邮件,转而说道,“对了,你穿什么去面试啊?”

“就这一身啊,不行吗?”

陆巧一脸嫌弃,“就这一身?你看你的毛衣,旧得都褪色了,还有鞋子,你就穿雪地靴去面试?好歹要正式一些,怎么说也得穿双高跟鞋啊。”

“还高跟鞋?我哪有钱买啊?”

陆巧想了想,“我有一双,要不你试试看。”

“咱们两个鞋码不一样的。”

“我比你大一码,没关系,冬天可以垫个鞋垫。”陆巧说着,从床下抽出个鞋盒,一双五厘米高的黑色靴子。她将鞋垫塞了进去,“快试试。”

我将鞋子穿上,感觉自己像踩了高跷一般,走路时连腿都打不直,摇摇晃晃,根本找不到重心。走了还没十步,我一下跪倒在地,“唉哟!”磕得膝盖好疼。“我这样去面试不得被摔死啊?”

陆巧急忙跑来扶我,“这是必须经历的,我刚开始也这样,习惯了就好了。”

“我估计是我平衡力太差。”说到这突然想起了王谡潇,便笑了笑,“许是前庭神经发育不良。”

“什么?什么神经?”

我白了她一眼,没接话。

陆巧无奈的把我拽了起来,“别说那些没用的,多走走,习惯习惯就好了,面试是非常重要的,必须要正式一些,成败在此一举!”

我觉得她说得在理,于是便一边穿着高跟鞋在寝室来回走,一边看书复习功课。

期末考试进行两天,周四和周五。这次的题目对我来说不算太难,可谓应对自如。只是自从得知要面试后,我倒是更担心面试。人生的第一次面试,不知都会被问到什么问题,周日晚上我竟然失眠了,躺在床上一点睡意也没有,直到快天亮时才困意袭来,睡了大概两个小时,便被闹铃吵醒,看了看时间,六点半,我忙起床,面试可不能迟到。

ARCC的大厦建得很是气派,上扭异形框架结构,外面是单体玻璃幕墙。我穿着高跟鞋,一路走得小心翼翼。来到五楼,前台的美女向我打了声招呼,“你好。”

“你好,我是来面试的。”

“这边请,面试安排在小会议室,你可以先在外面休息一下。”

“好的,谢谢。”我顺着前台指的方向走了过去,看到在外面等着面试的人不少。墙上贴了一张纸,写得是面试顺序,在上面找了找,我排在第15个。看样子面试应该还没开始,于是便找了个凳子坐下。

八点半面试准时就开始,没一会,第一个面试者便垂头丧气的走了出来。接着第二个、第三个......我一下觉得有些紧张,看旁边有个哥哥,人应该不错,便凑过去问道,“你好啊,你也是来面试的吧?”

“当然。”他回到。

“这个公司很牛吗?怎么进去五六个了,都像是没通过的样子呢?”

“华巨,很牛的啊,外企入股,到咱们市一年多,把一些小的咨询公司打压的很厉害。而且工资待遇高,学习新技术机会也特别多。造价公司做出国际水准,你想想吧,业内的人肯定都想来。”他又打量了一下我,“你...还是个学生?”

禅诗的《落花人独立》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落花人独立》就可以了哦~

落花人独立

落花人独立

作者:禅诗状态:已完结

很多人在找关于主角张晓伊的小说是《落花人独立》,这本书的作者是禅诗,落花人独立可在线免费阅读,找到这本书的你快来阅读吧:你是我这一生道不尽的温暖,也是此生最深沉的遗憾。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