绒绒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绒绒小说阅读网

千青的小说是《万界帝宗》“楚元龙叶灵儿”

发布时间:2020-03-26 10:28:22来源:zzy作者:千青

千青的小说是《万界帝宗》“楚元龙叶灵儿”

万界帝宗楚元龙叶灵儿

万界帝宗全文免费阅读

《万界帝宗》第11章 八荒残卷

楚元龙感受着体内温热气息,顿时信心倍增。他一双眸子,在漆黑之中,好似两点明星,闪烁着神秘的光彩。

在菩提玉璧窥探之下,原本幽暗小道,也因此变得通畅无比,而先前那刺骨阴寒,彻底消失。仿佛做了一场噩梦,从中惊醒后,楚元龙只觉浑身舒泰。

他哈哈大笑两声,用眼往前一扫,当见三进之深,居然有着一道若隐若现的低矮洞口,楚元龙又惊又喜,但他深知此处非比寻常,担心那洞口乃是阵道演变,冒然上前,恐落进圈套之内。

楚元龙将四周仔仔细细的观察了一遍之后,思考再三,才发现那洞口乃是有意隐藏,其位置正好处在转角的暗处。他内心一震,恍然大悟,咧嘴笑道:“还真是有够隐秘的,居然将下一道入口藏在这儿,要不是我有菩提玉璧看破,即便挺过阵法之威,多半也找不到入口所在。”

有了头一次教训,楚元龙再也不敢托大了。他小心翼翼的靠近石洞,先是伸手探了一番,无意间摸到了一块儿坚硬无比的东西,楚元龙深吸一口气,运功发掌,用力一拧,只听咔嚓一声脆响。

面前整块石壁轰然破碎,一道剧烈余威从洞口冲出,淬不及防下,遭楚元龙扑了个正着。

不过转瞬,余威在狭窄的空间内居然化为三丈大小的漩涡,他身在其中,犹如风暴中心的一片落叶,根本无法动弹分毫。

楚元龙心头大骇,还没来得及反应,一股巨力扑面而来,毫不留情的将他吸入了洞中。而在楚元龙身形消失之后,小道上的一切,又悄无声息的重新变回了原样!

……

“扑通”一下,楚元龙从高处掉进了一潭冰泉。

泉水刺骨,如坠冰窟,他奋力挣扎游上了岸边,仰面躺倒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本已经驱散的寒冷,再度席卷。楚元龙清晰的感受到,这里的阴寒之气,比之刚才还要厉害三分。

以他如今修为,再想抵挡,似乎太过勉强。好在胸前的菩提玉璧,在时刻不停的为他驱逐寒意。

待缓过了劲儿,楚元龙才坐直了身子,打量着四周。

他的头顶有一个见方大小的洞口,盈盈月光,正好洒在泉潭正中,映出一片皎洁斑驳,而自己似乎正是从上方掉下。眼前一口冰泉,正冒着浓浓水气,他注意到,在靠近泉水边的石头上,皆是凝出了一层极厚的冰晶,明明正值初夏,然此处却好似入了隆冬。

目光一转,四周空荡无物,楚元龙脱下衣裳,拧干水渍再度穿上,疑惑万分的道:“莫非这里便是第二道阵门所在?”

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胸前玉璧,感受到一股余温之时,他才稍稍安了心。越往深处,寒气越重,若是寻常武者到此,只怕早已受不住这股凛冽刺骨的寒意,然而楚元龙除了感到手脚冰冷以外,却没有任何的不适。

绕着泉水走了一圈,楚元龙并未找到所谓的第三道阵门,四周石壁,也都是光滑无比,居然连一个缺口都没有,他紧皱眉头,正站在原地冥思苦想之时,他胸前玉璧,忽而一阵激荡,似是对某种东西产生了感应,闪烁出暗红色的光芒。

他惊奇的发现,菩提玉璧好似找到了自己的归宿,居然让他都生出一种归心似箭的莫名感觉来。楚元龙盯着一汪冰泉,一时犹豫不决。

眼下已经找不到其他出口,而寒气也在逐渐汇聚,倘若在此逗留的时间太久,即便有着菩提玉璧,多半也无法支持下去。

想罢,楚元龙一咬牙,决定赌上一把。但他还没做出动作,胸前的玉璧似乎早已等到不耐烦,化为一抹流光,噗通落入冰泉。

见此一幕,楚元龙大惊失色,然而在玉璧落入泉水中没多久,原本平静的水面猛然冒出拳头大小的水泡来,如同煮沸了一般,水泡炸裂,一股股寒气涌现,伴随着无数的水滴落下。

整个山洞,霎时滴水成冰。

没了菩提玉璧护身,寒冷凛冽如刀,楚元龙只站了半刻,便觉冻骨侵肌,难以忍受,好似五脏六腑都快凝成了冰渣,就连体内真元都无法调动一分。

他毫不犹豫的闪身跃入泉水。

汹涌澎湃的寒气席卷而上,将楚元龙周身包裹,这种彻头彻尾的寒意,他平生还从未真切感受过,仿佛置身于一处冰窖之中,那一股股气息能将人骨头都冻碎。

楚元龙看到自己的手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凝出了一层厚厚的白霜,片刻功夫,白霜化为冰晶,他眉头一皱,登时吓得面色惨白。

一旦寒气入体,融进了经脉之中,血液凝结,他非得活活冻死不可。求生的本能,促使楚元龙开始奋力挣扎,企图用内力震碎凝聚在肌肤上的霜雪,然而他就好像落入了流沙之中,越是挣扎,越是无法自拔。

这一刻,楚元龙头一次感受到了来自死亡的威胁。

很快,寒泉便淹没了他。

“神藏一气运入息,忽成铁楔成真意,临敌如游鱼戏水,但化八荒破天地!”

猛然间,楚元龙的脑海里浮现出一张极长的画轴,那画卷绵延数百里,似乎看不到尽头,上有无数人影晃动,一招一式,虽是缓慢,却有神韵。

冥冥之中,他好像听到有人长啸而出,声音悠远嘹亮,犹如洪水,滔滔不绝,奔流不息,大有涵盖天地万物,囊括宇内八荒的架势。

楚元龙哪里还能感到丁点痛苦,浑身上下,好像泡进了一池温热的琼浆玉液之中,舒畅之感,呼之欲出。

这般神奇的迹象也不知持续了多久,待楚元龙睁开双眼,一块残缺断剑,赫然出现在他面前。而在断剑之后,却是一座荒芜的坟冢。

先前还躁动不安的菩提玉璧,此刻正老实的悬挂在断剑之上,分毫未动。楚元龙惊了半天,好容易从中回过神来,借着昏暗的光线,这才看清,那柄断剑,居然是块墓碑。

以剑为碑,碑身如玉,通体透亮,直直折射入内,纤毫毕现。

他目光一凝,倒抽一口冷气:“八荒残卷?”

《万界帝宗》第12章 全新武学

楚元龙盯着眼前一柄半人高低的断剑,却陷入了为难。看这断剑通体透亮,隐于地底多年,锋锐丝毫不减的样子,他便知道,剑身定是用青玉石打造过的。

如此一来,想要徒手破开剑身,强取武技,定然不行。此刻,楚元龙独身站在荒芜的坟冢前,心里居然升起一股莫名其妙的亢奋。

这种兴奋的感觉,几乎要从他心脏里冲上脑门,楚元龙吓了一跳,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兀自惊骇道:“莫非是菩提玉璧在作怪?”一想到刚才玉璧怪异的举动,他逐渐了然。

八荒残卷已经摆在他的面前,明明触手可得,但却让一柄断剑挡住了去路,楚元龙一瞪眼,“得不到,也要得!”

他上前取下菩提玉璧,挂在脖子上,随即调动体内真元,一股温热的力量汇聚在掌中,下一刻,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刚一运功,突然自玉璧中涌现一股凶骇的寒气,自胸腔瞬息游走全身经脉,最终凝在了他的右手,正如无数河流大江决堤一般,滔滔不竭的冲击着四肢百骸,原本一记再普通不过的光明拳,陡然迸发出刺眼光芒。

映照得幽暗石室,宛如白昼!

楚元龙没有多想,砰的一拳,直直朝剑身中间打去。为了以防不测,他只动用了七成力道,然而,他万万没有料到,这一拳轰过,居然毫无征兆的直接穿过了剑身。

“嗯?这是怎么回事?”

先前看上去无坚不摧的青玉断剑,转眼之间,好似变成了一坨软绵绵的泥块,任由楚元龙拿捏,毫无抵抗之力。

他先是一愣,随即大喜过望,本还打算着试探试探风险,若实在不行,再想其他办法,但现在来看,似乎没有那个必要了。楚元龙本还以为是断剑过于腐朽,才让自己一拳得逞,他试着用左手触摸了一下。

哪料手还没靠近,锋锐万分的剑气便将他手掌给割开了一条深深的口子,一抹殷红滑落。感受着伤口火辣辣的痛觉,楚元龙这才意识到,不是断剑过于腐朽,而是之前菩提玉璧在寒泉之中吸收的阴寒之气,克制住了断剑的剑气。

有了这一层保护,楚元龙哪里还用担心剑气入体,伤到自己,他的手在剑身内游走如蛇,稍一用力,半条手臂便没了进去。这断剑也不知从何而来,内中好像隐藏了另外一个空间,他越是用力,入得越深。

直到整条手臂纳入,楚元龙才碰到了一个方正之物。

他想要用手去抓,奈何那东西形若流水,明明看得见,也摸得着,但就是捏不到!而在这时,笼罩着手掌的光芒逐渐黯淡了下去,一道道刀割般的痛感包裹了上来。楚元龙惊出一身冷汗,要是再不快点抽手,待玉璧寒气消散,整条手臂都得让锐利的锋芒给绞成碎片。

他半跪在断剑之前,极尽全力运功抵挡,差不多一盏茶的功夫,楚元龙感到丹田处一阵空虚传来,如同泄了气的皮球,再也难以提起半分力气。

“已经到极限了?”楚元龙死死盯着剑身内的八荒残卷,内心一阵不甘,前两道阵门都安然度过了,怎会在最后时刻败下阵来?

不多时,他已是汗流浃背,一股气血直冲脑门,楚元龙一咬牙,“死,我都不会放弃。”在这一刻,他的眼前浮现出了父亲身受重伤,躺在床上叮嘱自己的情形,他又想起自己的姐姐还在恶人手里,命悬一线,而自己对此无能为力……

一股凶悍的气息陡然爆发出来,怒火之中,菩提玉璧似是得到了感应,但见一团光辉闪电般冲了出来,直入剑柄,眨眼之间,便到了楚元龙的手掌之上!

无形缥缈的力量,自掌内而生,楚元龙惊讶的发现,刚才死活碰不到的武技残卷,居然化为了密密麻麻的字迹,向他掌心涌来。

而残卷本身,也徐徐消散。

“轰隆”一声巨响,在八荒残卷消失的瞬间,断剑碎为漫天星光,落到地上,成为研粉。楚元龙收回自己的手臂,其上寒气已全部消融,暴戾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好似一切从未发生过。

幽暗的石室内,唯有菩提玉璧闪烁着血色光芒,异常刺眼。过了没多久,光芒照亮了四周,楚元龙仿佛置身于另外一个世界。

无数的人影在晃动,一招一式,在他眼前展露无遗。“八荒残卷,全篇九大境界,每一境界,又分三大层次,此技大成,可纳天地,内涵八荒……”

冥冥中,他耳边传来一句又一句的武法心得,心中也随之荡漾起一股沧桑浩瀚的意境。他沉下心思,将脑海中冒出来的口诀,以及千变万化的武技,全都牢牢记下,并仔细领悟。

在这期间,一股奇特无比的力量由玉璧而生,缓缓融进了楚元龙的经脉丹田,他的身体在悄无声息间,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化……

如同刚刚孕育的新生婴儿,这股力量,从骨髓深处替他改造着,将他体内的杂质逼出,让其化为道道黑雾,腾空而散。

楚元龙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然跨越了好几个瓶颈关窍,这些关窍皆是自己以前根本无法撼动的地方,而现在,却是水到渠成,毫不费劲。短短三个小时,他的修为便从初武三层,猛地突破至了初武六层,处在六层巅峰,离七层境界只差半步之遥,死活都无法在提高。

楚元龙心有不甘,他深知修行不易,既然机缘所致,若是就此错过,恐怕平生要想再寻这般突破之机,都再也难以找到。

多年积压的愤懑仿佛找到了一个宣泄口,哗啦一下全都冲了出来,他憋足了一口气,咬紧牙关,青筋爆长,怒吼一声:“给我破!”

随着他一喝之下,周身力量迅速汇聚至丹田关窍,全力冲击着最后的瓶颈,几分钟之后,一股浊气自楚元龙口鼻中排出,所有的气息皆是平息了下去。

此刻,他如同一个坐定的老僧,仍旧在回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良久,他缓缓睁开眼,内中精光爆闪,好似有用不完的力气,仔细一查,他才挂起激动的神色,“居然一举突破至了初武七层!”

他没有着急起身,而是再度闭上眼睛,将刚才脑海内演示的武技,再度领悟,无数的人影在他眼前晃动,一个招式接着一个招式,行云流水,毫不阻滞,事前他自己研习出的光明拳也完美的融入了新的武技之中。

一套全新的武学衍生而出,楚元龙在心底默念了几遍,“上品初级武技,八荒诀!”

《万界帝宗》第13章 大吃一惊

翌日,天色刚刚大亮,楚元龙便从青玉石门内大踏步而出。

但他刚一走出,眼前一幕,让他大吃了一惊。除了族中大长老楚云风外,不知何时,连自己的父亲楚峥嵘也来了。

两人在门外等了整整一夜,楚元龙刚一现身,便立刻迎了上去。“元龙,你怎么样?”楚峥嵘担忧无比的打量着儿子,生怕对方缺胳膊少腿,而楚云风神情虽淡,并未多问,但眼神之中的讶意却已表露无疑。

楚峥嵘跟楚云风注目着眼前少年,恍惚之中,两人却是生出一股陌生的感觉,尤其是楚峥嵘,作为楚元龙的亲生父亲,他对自己儿子是再熟悉不过,可他俩却觉得,短短一夜,对方好似变了个人,然而究竟是何处变了,他们却说不清,也道不明。

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很是微妙。

楚元龙看着两人惊疑万分的神色,刚想要把石室内发生的一切讲出,然而话还没到嘴边,却又生生咽了回去,郑重的回了一句,“放心吧,我没事。”

楚云飞一副见了鬼的样子,他反复打量了对方几遍,再度沉吟问道:“你当真没事?”楚元龙摇了摇头,“怎么了?我真的没事。”

闻言,两人再也遏制不住心头的震惊,眼睛皆是瞪得老大。

其实,这次让楚元龙涉险进入青玉石门取八荒武技,别说其他长辈,就连楚峥嵘自己都没多少信心。以他们所想,即便楚元龙天赋异禀,但要想靠着区区初武三层的修为接连跨越三道阵门,几乎是天方夜谭。

何况,楚元龙的修炼天赋,人尽皆知,并无人看好。

想当年他楚家曾有突破元武境的高人进入,然而连门槛都没踏过,便让内中的阴寒之气给活活逼退。

而楚元龙,居然在里面呆了整整一夜不说,还安然无恙的走出来了,一时之间,两人差点以为自己是看花了眼,半天都没从震惊中回过神。

楚峥嵘盯着自己的儿子,内心猛地升起一股激动,由于他伤势未愈,引发剧烈的咳嗽,但他却全然不顾,一把抓着楚元龙的肩头,对楚云风道:“大长老,你看吧,我说得没错吧,别人不一定行,但这孩子,绝对能行。”

楚云风深深看了父子俩一眼,砸吧了两下嘴,欲言又止。

不管楚元龙有没有取得八荒武技,仅仅是在里面呆了一夜还能全身而退,光这番举措,便足以在家族中立足了。

楚峥嵘的眼中闪烁着一团明火,他看向楚元龙,仿佛看见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件稀世珍宝,他重重拍了两下,对楚元龙道:“元龙,你果然没让为父失望。”

对父亲的称赞,楚元龙却摸了摸鼻子,傻傻的笑开了,他心头还有些纳闷呢,自己还什么都没说,两人便一副惊天动地的样子。

要是让对方知晓自己的修为已经突破至初武七层,还不得把他们给活活吓死。他想了一想,还是作罢,等设法救出姐姐后,他再找机会向父亲坦白。

按下激动不表,楚云风跟楚峥嵘二人的神色瞬间便冷了下去。

“元龙,你到此地来的事情绝不能对其他人提起,此事过后,你就当没有发生过,知道吗?”

楚云风的语气虽然平淡,但却透露一股十足的威胁。

“我知道了。”楚元龙看着长辈期许的目光,郑重的答应了。闻言,二人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然而,他却沉吟问出,“父亲,我姐还落于贼人之手,一想到此,我心难安啊。”

楚峥嵘眉头凝重了起来,身为一家之主,他有太多的顾虑,倘若仅仅是为了女儿,他大可直接召集人马杀上王家,将楚婉颜给夺回来。

然而,真要是那么做的话,恐怕楚家上下一千多号人,都见不到第二日的太阳了。他正冥思苦想,不知所措时,却见楚元龙猛地站到他面前,铿锵有力的道:“父亲,让我去。”

“你……唉……”楚峥嵘一甩袖子,脸上写满了无奈。于他而言,一面是家族,一面是自己的子女,手心手背都是肉,哪一边都割舍不下,当真是进退维谷。

“让我去,我一定能将姐姐安然带回来。”

“风险太大了,王家高手辈出,单凭你一人只身杀入,凶多吉少……”楚云风从中插了一句,他话没说完,下一刻,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只见楚元龙伸出一只手掌,稍一运气,一团阴寒之力便迅速凝结而出,在这股力量之下,看似平静,但内中却汹涌万分,极为骇人,四周的温度都骤热下降,如坠冰窟。

“八荒一式,阴绝掌!”

两人异口同声的喊了出来,看着少年手掌那团银白,他们几乎难以相信这是真的。“这……这怎么可能?简直不可思议,你居然只用一夜,便练出了阴绝掌?”

一向淡定的大长老,终于再也无法保持那份从容了,据他所知,当年祖师爷创下八荒诀后,练就第一式阴绝掌,可是花了整整十年功夫,可眼前小子,却只用了短短的一夜。

二人揉了揉眼球,确信自己没有看错后,内心早已是狂跳不已。

虽然楚元龙还只是刚刚领悟了八荒诀第一层,对于传说中的九大境界,仅仅属于入门级别,但着实够吓人了。

他简单的演示了一遍之后,两手轻轻拍动,寒气消散,而右手也恢复了原状,“怎么样,父亲,这回你们该放心了吧。”

原本两人死也不愿答应的事,此刻却有些动容了。如今楚家元气大伤,定不能跟王家正面对抗,而要想救出楚婉颜,又苦于寻不到合适的人才,诸多问题,在楚元龙出现的那一刻,似乎都已经得到了完美的解决。

楚峥嵘思考再三,沉吟道:“既然你有了此等本事,为父也不再阻拦你了,但你必须清楚,八荒武技,威力虽大,但并不代表你已经无敌于天下了,万事还得小心才行。”

“元龙,或许日后楚家的担子,得全落在你身上了。”楚云风吸了一口气,终于恢复了往日的沉稳,“想要救出你姐姐,还得从长计议,不可冒然,你且听老夫一言,或许对你的行动有诸多帮助……”

楚元龙重重点头,待楚云风将一干密切风声说与他听后,他的眼中爆发出一阵强烈杀意……

《万界帝宗》第14章 谁才是蠢货!

风玄城内,大大小小帮会众多,城外宗门林立,其中修武世家更不知繁几,但大多都是三流九教,传不出多少有用的东西。要说方圆百里之内,最有威慑力的,非王家莫属。

王家位于城中靠南,其内高手如云,光是元武境的高人便有数十个,初武七层的武者上千,此等势力,绝对属于城内顶尖世家,多年前,又因王烈长子王飞羽归于神拳帮门下拜师修行,近些年,王家的地位是如日中天,有了神拳帮做靠山,势力更是水涨船高。

作为王家家主的儿子,王长空,也正是因此,在学院内不可一世。在他看来,只要不出城中地界,谁人不惧他王家三分?

前段日子,他让楚元龙当着众人,一招打败,心头一口恶气,难以咽下,可近来一段时间却是得意的很,尤其是听到楚家遭逢大难的消息后。

王长空心里简直比吃了蜜还甜,要不是因为腿伤未好,他还真想立刻冲回学校去看看楚元龙那小子狼狈不堪的模样呢,他幻想着,最好是让对方当着大伙的面跪下来哀求自己,承认过错,然后再借机狠狠羞辱一番,否则难消他心头之恨。

至于楚婉颜,还得看他心情了。高兴了,顶多吃点苦头便任由去留,不高兴了,直接交给下面的小弟收拾,自己顺便尝尝鲜……

走在大街上,王长空是越想越来劲,巴不得立刻叫人把楚元龙给抓来。他拄着一根拐杖,在两个高手护卫下,朝金凤楼而去。

“小少爷,老爷吩咐了,这几天外头动荡,让你就在家里歇着,你伤还没好呢。”其中一个身材魁梧的护卫万分谨慎的搀扶住他,踽踽而行。

王长空却不以为然,瞪了他一眼,哼道:“你懂个屁,就因这该死的腿伤,老子躺了半个多月,人都快发霉了,今儿个老子心情不错,带你们去金凤楼找找乐子,你别不识好歹。”

闻言,护卫立马赔笑道:“你别生气,我们也是担心少爷你啊,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我们怎么回去跟老爷交差?”

“行了行了……”王长空不屑的嗤笑道:“在风玄城谁敢动我?难道你没看见,楚家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吗?对了,我听人说金凤楼前两日来了个非常水灵的姑娘,赶快带我去瞧瞧,我都快等不及了……”

两名护卫露出几分苦笑,却都不敢在说什么。的确,只要王长空没有擅自离开风玄城的地界,还真没人敢对他做什么,况且还有他们两个随时监护着,就算真发生了危险,保住少爷,绝对绰绰有余。

三人一路聊来,刚行至金凤楼外,王长空眼神一瞟,突然看到不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窜过,他先是愣住,随即两眼放光,惊喜道:“那不正是楚元龙吗?好小子,躲得可真够隐蔽,家都快没了,他都不敢露面,今天终于让老子逮着你了吧。”

他眼中掠过一道寒芒,对身旁二人吩咐道:“你们两个,去把楚元龙给抓回来,别让他跑了。”王长空接连喊了两声,然而两名护卫却是面面相觑。

他一下急了,“混账,还愣着干什么?给我去追啊。”

“少爷,老爷下了命令让我俩时刻跟在你身边,我们去了,你怎么办啊?”一个护卫很是无奈,显然他们刚才也注意到了那个黑衣少年,不过初武三层而已,他们压根就没放在眼里。

王长空举起拐杖,朝对方狠狠砸去,“王八蛋,老子叫你去追,你就去,哪儿那么多罗里吧嗦的借口,他要是跑了,我唯你们是问,滚。”

见少爷真是发怒了,两人也不敢违抗,惊颤的应了一声,转身化为一道疾风追出。这两人都是初武八层的高手,且不论修为压制楚元龙一大截,单论脚力,这二人随便一个都能轻易追上他。

望着消失的背影,王长空嘴角浮现一抹狠笑,“楚元龙,别怪我心狠手辣,谁叫你小子狗眼不识泰山,招惹谁不好,偏偏要惹到我……”

他话还没说完,忽然一阵警觉,猛地转身喝道:“谁!”刚想有所动作,一个沙包大的拳头便朝他面门狠狠砸下,说时迟那时快,王长空脑袋一阵晕眩,一股钻脑的疼痛涌上,惨叫便要吼出,又是一张涂满了腥浓药液的白色丝帕狠狠捂住了他的口鼻。

整个过程,只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他几乎连来人长什么样子都没看清,便双眼一黑,倒了下去。待其余路人纷纷回头发现有异,连人带影,早已没了踪迹。

另一边,楚元龙脚下生风,带着两个武道高手快速穿过了闹市区,径直朝郊外逃去。他刻意放缓速度,却又让身后两人死活追不上来。

两个护卫跟着他,越追越远,直到了郊外三里开外的一处密林内,才猛然惊觉过来,大叫不好。然而回过头去,却见原本亡命逃窜的楚元龙,已经站在了离他们不远的一块青石板上,脸上带着一股戏谑的笑意,问着:“两位,怎么不追了?”

他们目光一转,登时面色吓得惨白。

舞阳拖着硕大的麻布口袋,从林中缓步走出,行至楚元龙身旁,如同丢垃圾一般将口袋往地上随手一扔,道:“敢问这是你们家少爷?”

望着口袋中昏迷不醒的王长空,两个护卫青筋暴动,魁梧汉子指着楚元龙,阴沉无比的道:“小辈,好胆,区区初武三层,便敢对我们少爷出手,看来你们两个是活得不耐烦了。”

大喝之后,初武八层的修为轰然爆开,肉眼可见的罡风震得树叶飞溅,要是寻常武者见此,还没动手,便先怕了三分。

然而楚元龙却从石板上跳下,揉了揉肩膀,对舞阳道:“你暂时回避一下,我来收拾他们。”

“哈哈哈,笑话,天大的笑话,想必你就是那真武学院出了名的废物,楚元龙吧,没想到你不仅废,脑子也不好使,罢了,看来你跟你父亲楚峥嵘一样,都是蠢到没边的家伙。”

汉子的话未落下,楚元龙眼神一凛,初武七层修为瞬息爆发,“到底谁才是蠢货,结论可别下得太早。”

千青的《万界帝宗》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万界帝宗》就可以了哦~

科幻小说完结本-最新科幻小说无删减-绒绒小说阅读网

绒绒小说阅读网一个无广告无弹窗的清新阅读网站,想看小说的你不想被广告遮掩,就快来绒绒小说阅读网吧,这有收入了很多科幻小说,2020科幻小说排行榜等,更有科幻小说完结本、短篇科幻小说等你来在线免费阅读,这些都是广大书友爱好的内容和类型,绒绒等你来阅读科幻小说

Copyright ©2012-2020 科幻小说大全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