绒绒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绒绒小说阅读网

夏凉俞启炤全集小说在线阅读《爱你成殇》 彩墨

发布时间:2020-03-25 21:36:22来源:WXB作者:彩墨

夏凉俞启炤全集小说在线阅读《爱你成殇》 彩墨

爱你成殇夏凉俞启炤

爱你成殇全文免费阅读

《爱你成殇》第7章 利用(一)

深色的淤血一直延伸进袖口,谭铭放下酒杯就拿起她的手看,夏凉来不及躲。

那是前两天被俞启炤压进车门时留下的伤。

“谭总好久不见啊。”薄凉的声线从一侧响起,俞启炤正和赵瑶溪往这边走过来。

夏凉立马收回自己的手,重新用袖口遮住手上的颜色。

俞启炤的视线冷冷扫过夏凉的头顶。

谭铭也和俞启炤打了个招呼,举了举香槟,并不打算过多的寒暄,他知道夏家的事情和俞启炤脱不了干系,而他现在更关心的也只是夏凉的手上的伤。

“我带你去处理一下。”谭铭说着就起身。

夏凉摇头:“我没事。”

俞启炤身边站着赵瑶溪,也就是说他让她来并不是以他女伴的身份来的。

“什么没事啊,都这样了?”谭铭不由分说的搂着她的肩膀从沙发里起身。

“夏小姐。”俞启炤慢条斯理的开口,嘴角还衔着一抹清淡的笑意。

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是夏凉知道,那抹笑的背后有着多大的杀伤力。

她下意识的撺紧裙角。

她屏息等着俞启炤的下一句,紧张到一发不可收拾。

谁知道,俞启炤只是说:“夏小姐今天真美。”

这是她今晚听到的唯一一句赞美,来自最恨她的俞启炤。

谭铭没有察觉到她的不对劲,只是拉着她对俞启炤说:“俞总,我们先告辞一下。”

俞启炤扬眉,视线却一直落在夏凉的身上,意味深长的开口:“请便。”

谭铭拉了夏凉两下,才把她带走。

休息室内,服务员很快就送来了医药箱。

“怎么回事?”谭铭打开医药箱替她上药,神色分外的认真:“伤的这么严重,也没去看医生?”

“你不是最怕疼了吗?”

谭铭低着头用棉签轻轻在肌肤上涂抹药膏,没有看到此时夏凉泛红了的眼眶。

她回答说:“不小心弄的。”

谭铭又叮嘱了几句,说一会结束之后还是要带她去医院看看才行。

而后,谭铭又问:“你现在住在哪里,过得怎么样?为什么我回来没有找到你?”

这三个问题,夏凉一个也回答不上来。

她要怎么说,她现在住在俞启炤家里,过得很不好。

她说不出口。

“还有啊,刚才那个俞启炤怎么回事?”谭铭终究也是在商场上摸滚打爬的人,不会看不出来俞启炤言语间的挑衅。

夏凉摇头。

谭铭见她低沉,夏家发生那么大的事情,她想必是承受了很大的打击,这对她来说需要很大的勇气才能面对的事实。

所以也不愿在刚刚见面就揭起她的伤疤,反正现在他回来了,可以慢慢来。

“对了,你怎么会来?”谭铭比较好奇这个。

今天的宴会其实是谭父为了扩招投资而美曰其名为了欢迎他回国而举办的,邀请了业界各个有名有权的名士,没有想到她也会出现在这里。

夏凉微微一怔,她也不知道俞启炤为什么要让她来这里。

房间门被敲响,服务员来传话说要让谭铭出去了,毕竟今天宴会的主角是他。

谭铭摸了摸她的发顶:“好了,我们先出去吧,回头再说。”

见她神色不佳,谭铭又问:“还是你想要留在这里休息一下?”

夏凉选择了留下来。

休息室的门很快又被打开,夏凉还以为是谭铭又折了回来,没想到是俞启炤。

俞启炤没有落下她眼中突变的情绪,冷笑一声:“怎么?看到不是你的旧情人很失望?”

夏凉对他的欲加之罪哑然。

“为什么让我来这里?”她问出自己的困惑。

俞启炤在她旁边坐下,视线如同带刺般的落在她的手上,那里刚才被谭铭简单的缠绕上纱布。

他伸手勾上那层纱布,把玩在手里。

夏凉的神经跟着他的动作紧绷起来。

他一点一点的拆开纱布,一边回答她的问题:“让你来见见你的旧情人,不开心?”

没有得到她的回答,俞启炤故意加重手中的力度,一扯。

“——嘶。”她低声痛呼一声。

俞启炤继续手中的动作:“嗯?”

她忍痛回答:“谭铭不是我的旧情人。”

俞启炤冷笑似是不想揭穿她的谎言般:“想知道为什么让你来?”

她当然想知道。

“——啊。”这一次俞启炤手下的力道更狠。

她立马答:“想。”

俞启炤终于把谭铭留在她手上的纱布拆了干净,这才满意。

“西陵那块地,我要谭氏竞标的最低报价。”第7章结束

《爱你成殇》第8章 利用(二)

宴会看上去一派其乐融融,实际上却是暗潮涌动,每个人的心里都端着一根再严谨不过的秤,随时随地计算着自己的利益。

夏凉再回到宴会大厅的时候已经过了谭铭上台发言,远远能看见那抹熟悉的身影在人群中游刃有余的碰上别人的酒杯。

不得不说,俞启炤让她从谭铭嘴里得知些什么是最有效的手段,同时也是最低劣的。

但是她没有别的选择,从她在俞启炤面前低头的那一刻起,她就没有了说不的权利。

“你怎么出来了?”身侧传来一道明亮的声线,夏凉惊起抬头望去,谭铭不直到什么时候已经从人群里脱了神,站在了她面前。

“纱布怎么取了?”谭铭问,说着用另外一只手抬起她的:“这看着更严重了。”

夏凉收回自己的手:“我没事。”

“这怎么叫没事呢?”谭铭还想说。

被夏凉止住了:“谭铭,我有点饿了。”

熟悉的口吻莫名让谭铭心下皱缩了一下,瞬间温柔了下来:“好,我带你去。”

包厢内,谭铭单独点了一桌子的饭菜。

其实夏凉并没有多大的胃口,但是不想让谭铭看出自己的破绽,只好垂头喝着清淡的汤。

谭铭一边看着她吃一遍给她夹菜。

“谭铭。”夏凉的声音很低,像是受了凉后有点涩。

“怎么了?”

夏凉停了几秒,话到嘴边出口却变的很难。

尤其是骗一个这么相信自己的人。

“你知道的,我心不软,你爷爷是死是活如果连你都不在意了,你觉得我会怎么做?”俞启炤的话宛如来自地狱,血淋淋的在耳边重新响起。

夏凉在桌下的手紧紧交织在一起,抬头轻轻扬起一抹笑,问:“你身边有没有合适的工作可以介绍我去啊?”

谭铭惊讶,没想到她要说的是这个。

夏凉有点难以启齿的又笑了声:“你也知道,我现在已经不是那个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夏家大小姐了,我需要工作。”最后几个字,夏凉的声音越发低下去,让听的人泛起一阵苦涩。

谭铭皱眉,不忍心看她皱眉的模样,柔声说:“别担心,我会照顾你。”

夏凉摇头,很柔顺的面色上挂着坚定的神情:“谭铭,我现在得学会靠自己了,你帮我找一份工作我就已经很感激了。”

谭铭向来不会拒绝夏凉的任何请求,即使心有不舍也答应了下来。

因为从谭铭身上探取商业机密是俞启炤的意思,所以夏凉在宴会结束后就没有回俞启炤的别墅。

她跟着谭铭回了家。

谭铭问她之前住哪儿,过得怎么样,她都不愿再提起,也希望谭铭不要再多问,谭铭答应了,说等她哪天要是想说了他永远都愿意做她的倾听者。

次日,夏凉就被安排进了谭氏集团,任职谭铭的秘书。

当天夏凉作为新秘书跟着谭铭来上班的消息就被传的沸沸扬扬,无一不是在说当初堂堂夏家大小姐如今只能依靠旧情分来谭氏混个秘书的职位。

背后的指指点点,夏凉充耳不闻,她所关注的只有一件事情,西陵那块地的报价。

因为是初到公司,夏凉做事很认真,每天都会跟着谭铭加班,因为她,谭铭加班的时间大大缩短,不想她太辛苦。

从办公室走出来看到还有人在等自己,而这个人还是夏凉,谭铭就觉得分外满足。

秘书在总裁办公室的外部办公室办公,和很多管理层的人一起共事,所以谭铭和夏凉之间的交往的画面都被外人看的清清楚楚。

夏凉正在整理报表,并没有看到谭铭已经从办公室走出来,正在不远处看着她。

旁边一个经理见状,提醒般的朝谭铭喊了一声:“谭总。”

夏凉顺着声音望过去,谭铭冲她扬起嘴角。

电话铃声在此时响起,夏凉收回视线接起电话:“你好。”

声音很轻,在夜色里透着几分软。

电话那边却没有立马发出声音,夏凉又开口说了句:“你好?”

对面那边传来低沉一声笑,瞬间让夏凉神色紧绷了起来。

是俞启炤。

他的声音极具穿透力,像是隔着电话线都能察觉到他脸上的阴寒。

夏凉握住电话,喉咙干涩。

俞启炤对她的沉默也不恼,慢条斯理的提醒说:“夏凉,跟你的老情人难舍难分把我交给你的事情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夏凉艰难的挤出回答:“……没有。”

谭铭隔着距离都能感受到夏凉此时脸色的变化,于是走近:“怎么了?是谁的电话。”

“--啪。”夏凉立马挂上了电话,宛如扔掉烫手的山芋。

谭铭不明所以,看了一眼电话。

夏凉的紧张只增不减,回答说:“没……什么。”

第9章开始

《爱你成殇》第9章 失败

俞启炤的这通电话绝对不会是打来嘘寒问暖的,他是想要她速战速决给他想要的东西。

回去的路上,谭铭看出夏凉的心不在焉,问她怎么了也不说,只说是今天有些累了。

谭铭说:“要不明天别去了,在家好好休息一天,这几天你做了很多。”

夏凉立即拒绝:“不,没关系,我可以做。”

见她态度这么坚决,谭铭拧眉,也没再提,只暗地里少分给她一些工作。

西陵那块地的招标日期将近,夏凉第二天在谭铭的办公桌上看到那份拟招标书。

看过这份招标书的人全公司上下不超过五个人,夏凉是其中之一。

直至招标会正式举行的那一天,谭铭都不知道这份文件已经不算机密了。

招标会上,夏凉就坐在谭铭的身边,她一直都注视着他,心含愧疚,自责,多次犹豫要不要告诉他。

但遥远处那道冰冷又锋利的视线直直的打过来,像是鞭子一样鞭笞在她的身上,她说不出口。

谭铭以为她紧张,扭过头来拍了拍她的手背,反而安慰她说:“没事,不用紧张。”

她不紧张啊,她愧疚。

谭铭的脸上写着对这次竞标的胸有成竹,可是她却生生毁了他的自信。

最后,竞拍的结果以俞启炤仅多一万元的价格抢走。

这样的结果让人听了不由的咋舌,真是太巧了!

一万元的差距,和没有差距没有两样。

这背后藏着什么秘密,明眼人都看的出来。

谭铭紧捏着手中这份报价表,清俊的侧脸紧绷成一条线,夏凉垂着头一言不发,那边传来众人向俞启炤道贺称赞的声音,声声刺耳。

谭铭在原位置坐了很久,想要过来和他打招呼的人都看的出来他现在脸色不好,于是又讪讪的离开了。

那边热闹的声音也逐渐褪去。

俞启炤似乎已经走了,带着胜利满载而归。

即使没有抬头去看,夏凉似乎都能感受到俞启炤在离开之前落在她身上的那道冰冷视线。

“我们走吧。”她声若蚊蝇,慢慢的抬起视线望向身旁的谭铭。

谭铭死死紧握着那份竞价表,手背上的青筋凸起,骤然从椅子里起身,只说:“我们走。”

夏凉的心里复杂不已,看着谭铭的背影说了无数句的对不起。

竞拍门口,一道凛冽的背影直直的站在风里,早就有所准备似的等在了那里。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俞启炤含笑缓慢的转过身来,嘴角的那抹笑意像极了一朵剧毒的罂粟花。

“怎么不再多待会?”俞启炤带着笑,声音却比风还要薄凉。

夏凉的背后不由的钻生出一股冷意。

谭铭眯眸,不友善的迎上俞启炤的视线:“俞总未免管的有点太多了吧?”

“呵。”俞启炤笑了一声:“管太多?”

他缓缓的把视线移到一旁的夏凉身上:“夏凉,你的旧情人说我管太多了,你觉得呢?”

夏凉皱眉,暗自退了一步,像是这样就能躲避某种危险般。

但事实说明,俞启炤就是危险本身,怎么躲都躲不掉。

“啧啧。”俞启炤遗憾似的摇了摇头,一伸长臂就搭在了夏凉的肩膀上,垂头凑近到她的耳边,深吸了一口:“这么久没见,有点怀念你身上的味道了呢。”

“俞启炤!”谭铭的怒气一点就燃,挥起拳头就朝俞启炤砸过来,俞启炤一把推开夏凉,脚下懒散的向旁边走开两步,轻而易举的避开。

夏凉没站稳,险些就要摔下阶梯,还好谭铭手快立马拉住了她。

俞启炤的眼底闪过一道讥讽又危险的光芒,他这时还不忘保持仪态的完整,理了理衣角。

等动作结束这才慢慢的开口:“过来,夏凉。”

夏凉脊背一直,警惕的看着俞启炤。

谭铭对俞启炤低吼警告道:“俞启炤,我劝你适可而止。”

俞启炤眼神都不移一下,玩味的落在夏凉身上。

“的确是该止了,我要的已经拿到了,夏凉,你做的很好。”

谭铭一愣,瞪着俞启炤,又望向夏凉。

夏凉一言不发的垂头,不说话也不反驳,这是怎么回事?

“俞启炤,你别胡言乱语!”谭铭下意识的把夏凉拉向自己身后,挡住了俞启炤如狼般的视线。

俞启炤皱眉,懒得解释,也没有了耐心,不再是抱着凌迟般的刻意玩笑,而是直接命令道:“夏凉,过来。”

“你知道的,我不喜欢一句话说三遍。”

谭铭清楚的感受到握住的那双手在轻微的颤抖,但却仍坚持的从他手中抽了出去。

“夏凉?”谭铭有那么一秒钟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夏凉就这么从自己身前走过,直直的走向俞启炤。第9章结束

第10章开始

彩墨的《爱你成殇》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爱你成殇》就可以了哦~

科幻小说完结本-最新科幻小说无删减-绒绒小说阅读网

绒绒小说阅读网一个无广告无弹窗的清新阅读网站,想看小说的你不想被广告遮掩,就快来绒绒小说阅读网吧,这有收入了很多科幻小说,2020科幻小说排行榜等,更有科幻小说完结本、短篇科幻小说等你来在线免费阅读,这些都是广大书友爱好的内容和类型,绒绒等你来阅读科幻小说

Copyright ©2012-2020 科幻小说大全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