绒绒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绒绒小说阅读网

薛绮罗陆之尧全集小说在线阅读《抬头有星光》 月半

发布时间:2020-03-25 15:37:11来源:WXB作者:月半

薛绮罗陆之尧全集小说在线阅读《抬头有星光》 月半

抬头有星光薛绮罗陆之尧

抬头有星光全文免费阅读

《抬头有星光》第7章 你还有心思喝下午茶?

闵素蓉此时已经红了眼眶,台下记者格外安静,他们似乎都可以感受到她的决心。

  “现在的秦姝,不是我的女儿!”

  看到此处,秦姝只是淡然地将电视剧关掉。相较于这个,她还是比较想知道她是怎么让父亲同意的。

  一个未经商场的女人,和长久在商界叱咤风云的儿子,孰轻孰重,秦老不会分不清。

  这件事情太蹊跷,所有的事件似乎都在这个节骨眼上爆发,到底是谁,那么想置她于死地!

  她需要找秦老谈谈。如果闵素蓉成了路障,她也必须下狠手!

  谁都无法阻拦她!

  秦姝一路飚车来到了公司。

  秦老似乎知道她会来,见到她,面色愧疚,却是叹气,什么都不说。

  “爸爸,是因为我什么都记不起来,所以妈妈不喜欢我么?”秦姝的眼眶红红的,说话的声音也哽咽了。

  秦老总是板着的脸上,更是绷不住,他握住她的手,“阿姝,我这个老头子也是无奈啊。谁都不愿意自己的女儿受委屈。”

  “我不委屈,如果说妈给我脸色看就是委屈,那我之前遭受的算什么?我只是觉得不公平,她要把我踢出秦家也好,为什么要连累哥哥,难道哥哥也不是她生出来的吗?对孩子做出这样的事情,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如果她这样憎恨我,当时就不要把我弄丢啊!我历尽千辛万苦回来,身上无数条被打的伤疤,妈妈知道那些人对我做了什么吗?妈妈了解过我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吗?DNA亲子鉴定不是通过了吗?她单凭感觉就将所有的一切搞垮,这个家好不容易有个样子了,妈妈她到底想干什么?”

  话到最后,秦姝扑进秦老的怀里嚎啕大哭。

  她要对付闵素蓉,绝对不能硬碰硬。闵素蓉四年前便对自己心生不满,但她选择了这个时候点燃导火索,那么就说明她已经做足了万全的准备。

  “阿姝……爸爸当然疼你,现在却由不得我。这个无耻妇人在四年间用了及其下流的手段,将我的左膀右臂都除尽了,整个秦氏,我看似还是个大总裁,但早已没有实权。爸爸就算站在你这边,也无可奈何啊。”

  祸不单行,或许说的就是她吧。

  “那……那哥哥呢?妈妈准备也夺走他的继承权吗?”

  “阿姝。”熟悉的声音响起,秦蔚然出现在办公室门口,“我这边状况不难解,我会安排父亲在国外暂居,算是避风头。母亲主要针对你,放心,我也会保护好你。”

  “哥哥不用这样溺爱!”秦姝擦了擦眼泪,眼中的坚定似乎更加明了,“我会想办法,你好好照顾父亲就好。”

  旋即,秦姝转身对秦老道,“爸爸,等我接你回来!”

  秦老心中莫名,对于这个女儿带给自己的感动,短短四年,却比那个所谓的结发妻子要多得多。

  午饭后,秦姝约了顾曼曼来喝下午茶。她气定神闲的样子,一点都不像扑进秦老怀中哭泣的懦弱小女儿。

  “我说秦大小姐,你还有心思喝下午茶。现在整个南川都要炸了!就连我的电话都要被记者打爆了!”

  秦姝笑,“我悠闲自然有我悠闲的资本,你急什么?关机吧,我都关机了。”

  顾曼曼扶额,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

  “你现在不是应该避避风头吗?怎么还这么大摇大摆地出来。”顾曼曼一面说还一面观察着外面,生怕有什么狗仔队。

  秦姝拍拍她的手示意她放心,“这里,那些小记者进不来。这家店是我的,这条街也是我的。再说了,我的确是爸爸的亲生女儿,又没有做错,凭什么要避风头?”

  “好好好,真是服了你了。”顾曼曼这才松懈下来。

  “这次事发突然,不排除蓄谋已久的可能。闵素蓉动作太大,这时候将坐镇秦氏的总裁剔除,如果不做出成绩来,恐怕难得人心。”

  秦姝搅了搅咖啡,对她眨了眨眼睛,“据我所知,秦氏有几桩大生意都已谈好,但还没签合同。真是好巧不巧,这几桩大生意都是由我负责跟进的。现在我走了……”

  “我要是记得没错的话,顾氏的西海岸开发和林氏的珠宝投资,还有一个……我记得是琳琳她家公司负责的。”顾曼曼漫不经心地说着,然而这两个女人,却早已用眼神交流了一切。

  “妈妈不是女强人,做生意一概不懂。肯定都会交给秘书或者相关人员去做。到时候万一这三家公司一致否认,那可就……”

  秦姝微微想了想这个场面,略有点残酷。

  顾曼曼到现在才完全放松下来,“你这个死丫头片子,害我这么担心你!”

  秦姝讪讪一笑,“我妈不喜欢我你又不是不知道,况且我这么聪明的人,能没有备用计划么?”

  忽然,顾曼曼一口水呛到了自己,她指着秦姝背后的方向,“那那那……那……”

  秦姝觉得奇怪,回头一看,也差点没吐出来。

  陆之尧和闵素蓉?这是什么奇怪的组合!居然还来她的店里了!

  秦姝赶紧换了个角落里的位置,在一旁暗暗地观察着。

  看样子好像是在谈生意,闵素蓉殷勤的样子让人反胃,亏得陆之尧还能以礼相待。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你妈跟陆之尧谈妥生意,那我们不是白忙活了吗?”顾曼曼喃喃着。

  秦姝只能暗暗为自己捏一把汗,怎么到哪里都有这个男人插足的迹象!从前折磨她还不够吗!现在出乱子了又恨不得来踩一脚对吗!

  陆之尧的视线似乎从她的身上轻飘飘地飘过去了,秦姝咽了咽口水,难道看到她了?

  继而,陆之尧与闵素蓉移步楼上的包间。

  顾曼曼翻了个白眼,“阿姝,他肯定看到你了。”

  “不行!我得知道他们到底在谈什么!可不能让这臭小子让我们前功尽弃!”秦姝悄悄地追了上去。

  顾曼曼好歹跟陆之尧打过交道,她完全不知道这个男人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而且他的行动无法琢磨,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主儿。现在秦姝上去,要是被发现了,他一个心情不好,哪怕对媒体透露只言片语,对她都不利。

  秦姝躲在门外,趴在门上,很努力地想要听清楚他们在说什么。

  此时陆之尧只看了看门缝那忽明忽暗的影子,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秦夫人,按照您的意思,是要与我公司制定长久的合作计划对么?”陆之尧客气问道。

  闵素蓉见他对此来了兴趣,连忙答道,“当然!”

  “可据我所知,秦夫人从前并未涉猎商业这一块。您的儿子秦蔚然,可是行业精英啊。就此剔除,着实可惜了些。”

《抬头有星光》第8章 难道信你?

陆之尧不正面给出答案,他忽远忽近的态度也让闵素蓉捉摸不透。

  可揭开了自己的伤疤,她也有些黯然,“不瞒您说,我也不想如此。但亲生儿子与外人站在同一条线,我想如果是陆总,也会做这样的决定吧。”

  陆之尧很快微笑着否决,“不,我不会。”

  这让闵素蓉有些尴尬,“那……陆总,之前我说的方案呢?您有兴趣吗?”

  “抱歉,我去一趟洗手间。”

  门外的秦姝听不清所有话,唯有这一句听清了,手忙脚乱地拉着顾曼曼就要跑。却已经来不及了。

  “哟!这不是陆总么。”秦姝对着他招手,傻笑着。

  陆之尧轻轻瞥她一眼,兀自走开了。冷淡得好像不认识她一样。

  顾曼曼见状,扯了扯她的手,“我去帮你问问,你等会。”

  还没走出去,顾曼曼人就被秦姝给拉了回来,“我自己去!我看他能牛到什么时候!”

  秦姝等在洗手间外,陆之尧出来的时候,她正准备点烟。

  “你信她说的话?”秦姝直奔主题。

  陆之尧没有看她,反问道,“难道信你?”

  “我比她可信度高。”

  “你是说……”他故意将声音拉长,“同为骗子?”

  秦姝一愣,忽然大笑,拿出火将烟点燃,薄薄的烟雾缭绕,让她显得格外妩媚,“我骗你什么了?”

  “你从没说过实话。”陆之尧擦了擦手,顺势将她的烟抢来扔在地上踩灭。

  他倚靠在墙上,似乎愿意与她一谈。

  秦姝拍了拍他的肩,“秦氏在她的带领下,只会走下坡路。”

  “但至少现在还有利可图。”陆之尧的思维缜密,从没有人能够玩的过他。

  “不愧是陆总,你说的固然正确。但是,这样的小利,值得你冒险么?将来我坐上总裁之位,比这多百倍的利益等着你。”

  陆之尧眯了眯眼,“原来秦小姐有更高的志向,我很佩服。不过,我是为公司考虑,而非个人。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等等!”秦姝挡住了他的去路,他们俩靠得极近,近得他都能感受她芳香的呼吸。

  一瞬间,心脏猛地开始打鼓。

  “哦哟,陆总心跳这么快?”她坏笑,靠得更近了,“我觉得陆总还是重新考虑一下利弊。无论是个人还是公司。”

  就在她要放开他的那一刻,他却伸手将她揽住,“如果不是这件事,你或许永远对我避之不及。”

  陆之尧俯身,轻声在她耳畔喃道,“你到底在害怕什么?”

  秦姝的目光黯淡下来,本来想挣扎出来的,却好似失去了力气。

  “谁知道呢?陆总觉得我在害怕什么?”她笑,却掺杂了太多的无奈。

  陆之尧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她,似乎想要将她看透。良久,他伸手抚了抚她左嘴角,“真令人怀念。”

  语毕,不等她问什么,便放开了她。从怀里拿出一张请柬给她,“记得来,会有惊喜。”

  秦姝愣愣地拿着那张请柬没能回过神来,一直到顾曼曼找来,她还在发呆。

  那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真的知道她的身份了吗?

  她摇了摇头,觉得头疼。不对的,这不符合自己所了解的他。他如果真的知道自己的身份,一定会勃然大怒,他最讨厌欺骗他的人。像这样的弥天大谎,是不能被他原谅的。

  日暮时分,陆之尧回到陆宅,陆老爷子叫他去书房。

  “如果不是每周照例来看我,你或许连这个家都不认了。”老爷子即便年老,却仍有当年的风范。眉宇间尽显严厉。

  陆之尧淡然,“不会,父亲多虑了。”

  “当年,”陆老的口气微微松了些,“当年我不知道……”

  “父亲,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陆之尧打断他,毫无表情的脸庞上,感觉不出任何情绪来。

  陆老一怔,“你还在怪我对不对?”

  “不敢。”

  “从小你脾气就倔,怎么劝都不听。当年跟薛绮罗也是,一直到现在都不娶,难道你打算这样一辈子吗!”

  陆老已经老了,他当然要为孩子的婚事着急。但四年过去,他的身边愣是从没出现过一个女人。

  陆之尧微微抬头,站得笔直,“我心里只有薛绮罗。”

  陆老仍想说什么,但话到嘴边,又沉默了。

  “我一大把年纪了,难道我到死你都不会原谅我?”陆老急得蹬拐杖。

  “不敢,您言重了。”

  在书房呆了一会儿,陆之尧便绕去了后花园。在这样寒冷的冬季,却还是有不少鲜花在绽放。夜色之下,却另有一番孤冷的意味。

  在花园的正中央,有一个小小的孤坟,没有墓碑,却是花团锦簇。

  那个女人的面容仍会时不时地跑出来,他从前都没有注意,除了那天晚上,她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从来没有掉过眼泪。

  现在想来,她那声带着暖意的阿尧,犹在耳畔低吟。

  陆之尧随手折下几支花放在坟前,月光将他的身影拉长,却让人猜不透他的心思。

  “阿尧。”身后有年轻的男声传来。

  陆之尧正想着,浑身一震,猛地回头,有片刻失落印于眉宇。

  “阿尧,有消息了!”昆翎有些激动,将文件拿出来给他。

  “当年被烧死的女人不是她,有人调换了DNA比对标本。而且我在调查途中发现,四年前的车祸有蹊跷。”

  陆之尧翻看着文件,“继续查下去。”

  “还有一件事,你肯定会感兴趣。”昆翎拿出了秦姝与秦蔚然出现在郊外的照片,“他们找到了薛亦泽最后一段录像。现在在找人了。”

  “我知道。是我放消息给她的。”陆之尧毫无意外之色,他负手而立,自信满满,似乎无论什么意外都是意料之中。

  陆之尧点了点照片里的秦姝,“这个女人,回来的目的不单纯。去查清楚,另外,再放一条线索给她。我需要确定一下。”

  “确定什么?”昆翎是理工男,情商有点低。但片刻后一拍脑门,“原来如此!”

  翌日晚饭后,秦姝还是来了会场。

  现在事态紧急,她还是不能掉以轻心。

  “阿姝!这里!”顾曼曼朝她招手,为她拿了一杯香槟。

  秦姝为了平复心情,直接一口灌下,“你怎么也在?”

  “我被林琮禹给拉过来了。”顾曼曼满脸无奈,看着一旁与人相谈甚欢的未婚夫,不知是该哭还是笑。

  秦姝还没来得及回答,顾曼曼便小声惊叫,“你妈也来了!”

  秦姝一怔,咬牙,“陆之尧他是故意的!”

  难道就是为了来挖苦她么?这场宴会的筹备起码有一个月了,如果他真心希望自己过来,应该在自己回国那时候就寄请柬过来,宴会开始前一天才给,这算什么?可不就是为了挖苦她么。

  没事,她薛绮罗最大的特性就是坚强坚韧,婚后三年如地狱般的日子她都熬过来了,这点困难又算什么!

  她倒要看看,这个陆之尧到底耍什么花招。

  “你这是要吃了谁?”说曹操曹操到,陆之尧的声音幽幽从她身后传来。

  秦姝剜他一眼,不予理会,兀自绕开了他往别处走去。

  “站住!”陆之尧拉住她的手,“你可别想去搞破坏。”

  “我说陆总怎么这么好心叫我过来呢,原来是想看我出糗。这宴会上少说也有百位大鳄,你也扬言说会在此次宴会上宣布将来三年内陆氏的合作伙伴。多谢陆总好意,不过我不会知难而退,任由你怎么奚落我,我都会……”

  她还未说完,陆之尧的五指便穿过她的发隙拖住她的后脑勺,将她拉向自己,深深地吻了下去。

  众人开始惊呼,原本充斥着圆舞曲的大厅变得嘈杂起来,纷纷举起了手机。

  秦姝愣住,她没有想到陆之尧会这样大胆。她的脑子早已爆炸,接而一片空白。

  在不远处的顾曼曼直接是一口酒喷了出来,结结巴巴地扯着林琮禹的袖子。

  “啪。”一个响亮的巴掌划破嘈杂的空气。

  陆之尧的左脸上,五指通红的印子让所有人的心里都一冷。

  “你再这样我就杀了你!”

  秦姝的眼睛通红,这一句话似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一字一顿地从牙缝里挤出来。

  她不允许自己再犯错,一点点都不行。既然陆之尧这么不要脸,自己也不必给他脸。

  但此时,看热闹的众人之中,没有闵素蓉。

  会场太大,她随便选了个出口出去。但却转到了后花园里。

  她颓丧地坐在椅子上,这跟她的计划大有出入。现在别说低调,谁都会记得那个打了陆氏总裁的千金小姐了。再加上最近的舆论,自己要如何是好?

  顾曼曼追过来,将自己的外套脱下,“走,我们回家。”

  秦姝鼻子一酸,抱住她,“回家。”

  可是此时,远处有异样的响动传来。秦姝一听,与顾曼曼循着声音走去。

  黑暗处,有一个白衣女人与男人正在……

第9章开始

《抬头有星光》第9章 抓住她!

秦姝差点没笑出声来,连忙拿了手机拍照。

  可好死不死,快门声和闪光灯同时出现,女人一声惊叫,“抓住她!”

  男人草草穿好裤子,冲过来就抓秦姝,秦姝将顾曼曼推走,大叫,“去叫人!”

  顾曼曼脑子一糊,跌跌撞撞地跑出去,去叫人去叫人……

  正好见到陆之尧找出来,“陆先生!快去救阿姝!她要被拐卖了!”

  陆之尧心下一紧,还是自己大意了。

  但再次来到花园那一角时,却看不见任何影子。

  陆之尧拿起电话打给了昆翎,“给我找一个人,全程地毯式搜索,通知相关单位!”

  “谁?”

  “秦姝。”

  时隔思念,昆翎再一次见到陆之尧极度紧张的样子。他不敢懈怠,立马开始安排相关程序。

  顾曼曼始终心里不安,随着陆之尧一起来到了昆翎家中。

  秦姝最后出现在监控画面里时,是从正厅来到花园时,刚巧受袭的那个位置是摄像头的死角。

  “陆总……”此时顾曼曼恢复过来,她沙哑着嗓子道,“是闵素蓉,她被我们撞破了见不得人的事,就抓了阿姝!”

  “你怎么跑了?”昆翎若有所指的语气,让顾曼曼气愤不已。

  “你以为我想啊!阿姝已经被抓住了!我如果不跑来叫人,我们俩去了哪里你都不会知道!”

  “我现在也不知道她在哪里啊。”

  “你……”

  陆之尧低吼,“够了!”

  “我已经让警方控制了现场,的确是除了闵素蓉和刘志国以外,所有人都在场。”

  陆之尧此刻心乱如麻,他没有想到会发展成这样,“继续追踪!她的手机信号,所有可疑车辆。调动你所有的手下都去排查车辆!”

  昆翎年纪轻轻早已成立了全国范围内最大的骇客公司,一般来说,摄像头与电子设备就是他的千里眼。

  昆翎接到指示后便出去安排了相关事宜。

  “人在失踪三个小时后,死亡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七。陆先生……”顾曼曼揉着太阳穴,头疼得要命,这是她这辈子最好的朋友,阿姝如果出什么事,她接下来有生之年,都会活在愧疚中了。

  “请你,一定要救救她。”顾曼曼一向高傲,从没求过人。

  陆之尧没有看他,只是密切地关注着各路的消息。

  从男人专注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对这个女人的上心程度。他的眼神焦急,隐藏怒火,又格外专注。

  但两个小时过去了,却没有一点消息。这三个人就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

  顾曼曼的脸色越来越苍白。

  “老大!”一个年轻人忽然闯进来,“发现一辆可疑车辆!正向郊外驶去!”

  陆之尧确定位置后拿了车钥匙就走,价值千万的兰博基尼纵横在市内,却没有一个人敢拦住他。

  但他的车刚驶出郊外,便看见闵素蓉的车停在一旁。他走的太急,什么防身器具都没带。

  昆翎在电话里喊到,“老大你别去!万一有个好歹可怎么好!”

  陆之尧将手机丢下,跑到车旁。发现秦姝被困住了手脚塞了嘴巴丢在地上。

  “这丫头不能留了。”咔嚓一声,刘志国从身后拿出一把枪来。声音有些慌张害怕。

  闵素蓉裹紧了外套,“杀了她!没人知道她怎么死的!”

  秦姝这下可慌了,要是为了个小小证据而丢了性命,不值!这条命是上天眷顾捡回来的!可不能就这么轻易死了!

  她挣扎着,却因为嘴被堵着说不出一句话来。

  “她好像有话对我们说。”刘志国看了看闵素蓉,闵素蓉犹豫了一会儿,终于将她布给拿开。

  “妈!”她尖叫出来,眼泪纵横,“你难道就这么讨厌我吗?那你当初为什么把我弄丢?这个男人又是怎么回事?你对得起爸爸吗!”

  被戳到痛处,闵素蓉气结,一脚踢在她肚子上,“你不是我丫头!那死老头子说什么也不信我,跟你又有什么区别!你被以为你顶着我闺女的名字我就可以相信你!”

  现在已经是深夜,在这荒郊野外只有月色为他们提供了微弱的照明。

  秦姝忽然瞥见车后的人,那人对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不过看轮廓,怎么那么熟悉。

  算了不管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可不能让他们一枪把自己崩了。

  “就是因为我失忆所以你不认我吗?可你从来都不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虎毒不食子,为什么……”

  秦姝此刻已经泣不成声,难过至极。刘志国看似有些动容,看向闵素蓉,“她还小……”

  “你是帮她还是帮我!”闵素蓉的尖叫划破长夜,“你要是帮她,你跟那死老头子有什么区别!”

  陆之尧揪准机会迅速冲出来,将刘志国猛地推在地上,枪也掉在了一旁。

  闵素蓉一惊,开始找枪。秦姝见状不对,奋起一击,将她绊倒在地。

  刘志国已经年老,况且陆之尧常年运动,曾是好几届的自由散打冠军,身上的肌肉都能硌死一个人。

  很快,刘志国被打趴,但此时情况也不妙,秦姝被缚四肢行动不便,被闵素蓉拿到了枪。

  枪响时,秦姝紧紧闭眼,疼痛并未降临到她的身上。反倒是闵素蓉一阵惊叫让她睁开眼,陆之尧一跃而起,狠狠地踢在了她的肚子上。

  此时,警笛声响彻云霄,彻底将寂静的夜晚包裹。

  陆之尧靠近时,秦姝才发现是他。

  车子的靠近为黑夜带来光亮,秦姝不能站起来,她的脚崴了。陆之尧不由分说地将她打横抱起,步步沉稳地走向人群。

  “你来做什么!”她低低斥责,她的生死不用他来管。

  陆之尧没有回答,将她放在担架上,此时她才看见他左肩的伤口,穿透了他的西装,正在汩汩流着鲜血。

  昆翎吓得直哆嗦,此时陆之尧有些站不稳,险些摔倒,他勉强撑着身子,指了指秦姝。

  “看看她身上有没有伤。”

  “我说大哥,最要紧的是你吧!”

  昆翎话还没说完,陆之尧便就晕倒了……

《抬头有星光》第10章 活蹦乱跳

第二日,爆炸性的新闻覆盖了前几日的秦氏政变风波。

  “陆氏总裁不顾生死为救佳人”

  当这个标题一出来时,所有人都惊掉了下巴。传闻里高冷如冰山的陆总还有这样动情的一面?

  昆翎坐在病床前看着新闻,觉得好笑,“这些记者真是不怕死,什么破事都敢夸大。”

  陆之尧微微动了动左肩,刺痛传来,“闵素蓉怎么样了。”

  “你先别管这个,你知不知道差一点点你就死了!”昆翎快被急死了,天知道陆之尧晕倒的时候他到底有多担心。多年挚友,可不能说没就没了。

  陆之尧皱眉,“没事,小伤。回答我的问题。”

  “当然被逮捕了,检察院正在查。”

  “告诉他们用心点。”陆之尧说的话有些深意。

  昆翎点头,“这个当然的,你就别操心了,一切交给我。不过话说回来,你为了救那个女人,她倒好,连看都不来看你。”

  “她没事了?”

  “活蹦乱跳的!好得不能再好!”昆翎仍然咋咋呼呼的,“都说你吃力不讨好呢!这个秦小姐哪里好了!”

  陆之尧却不在意,他看着外面大好的天气,心中比之前也轻松了几分。

  与此同时,秦姝缩在病房里,顾曼曼正慢条斯理地给她削苹果。

  “你真不去谢谢人家?”顾曼曼继续追问。

  秦姝仍然不回答,她凭什么要谢他!就凭着这一次他救了自己吗!要脸吗,她为他付出的还少吗?她才不去!

  “真不去?”

  “我真不去你别问了,我烦!”

  顾曼曼撇嘴,起身道,“那我去给你买点好吃的,别乱跑。”

  她走后,秦姝又陷入了纠结之中。索性悄眯眯地起了床,摸到了陆之尧的病房去。

  她探头看看,好像没人,那个男人在自己睡觉。

  还没醒来?不是听护士说他已经醒了吗?不管了,就看一下下。

  秦姝蹑手蹑脚地进来,俯身仔细看他,呼吸均匀,真没醒?

  眼睫好长啊……

  秦姝手贱,去碰了碰,还没来得及收回来,便被某人攥住了手。

  “哟,大脾气小姐。”

  秦姝忽地一下就脸红了,她不敢太用力挣扎,怕牵动他的伤口。

  “我为你差点丢了性命,你到现在才来看我?”

  秦姝翻了个白眼:“大哥,你受伤的是左肩,又不是心脏。”

  还什么差点丢了性命,陆之尧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厚脸皮了?

  “那也是为你受的伤。”陆之尧也不生气,好整以暇的开口。是了,不管伤口如何,他总归是为了救她受的伤。

  秦姝心中冷笑,对自己曾经的恋人,她可以冷血无情。对一个陌生人,他却可以‘舍命相救’。

  当真是讽刺啊。

  秦姝轻轻的挣了挣手:“那好吧,我让曼曼给你带个果篮,以示感谢,不过……”

  她用下巴点了点手,提示陆之尧,表情慵懒,“你现在是不是要先放开我?”

  “我救的是你,为什么要麻烦顾小姐。”

  秦姝笑了笑,脸上的表情很生动,调皮活泼。

  陆之尧愣了一下,眼前的音容笑貌好像和某个人重合在一起了。

  这四年来,他回想过无数次的笑容,好像又重新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秦姝自然看的见陆之尧的表情变化,她故意的晃了晃手腕:“那你先松开我呗,我这就去给你买。”

  用的是以前的语气,她要时时刻刻让他记着薛绮罗,即使她现在动不了陆之尧,但是也不能让他太好过了。

  陆之尧有些晃神,他定定的看着秦姝,轻声的开口:“世界上真的有这么相似的两个人吗?”

  秦姝给他的感觉太熟悉了,若是除去相貌,好像就是以前的薛绮罗。

  秦姝不在乎的耸肩,冷淡的开口:“世界这么大,有几个相似的也不奇怪吧?”

  陆之尧闻言,突然间松开了秦姝的手。

  是啊,世界这么大,总归会有几个相似的人。

  只是……他从来不相信巧合。

  秦姝从地上站起来,转身离开了病房。

  陆之尧的眼神一直跟随着她,即使门被关上了也没有收回。

  片刻之后,病房的门重新被打开,秦姝探头进来:“果篮就先欠着吧,我还有好多事情,再见啦。”

  她得意的朝着陆之尧挥了挥手。

  只是,病房的门关上,秦姝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无踪。

  她现在没时间和陆之尧纠缠,秦老在国外听到了秦姝被绑架的事情,连夜定了机票从国外赶了回来,恐怕一个小时之后就到了。

  她不能毫无准备,这一次,她要闵素蓉翻不了身。

  简单收拾了一下,她乘车回家。顾曼曼倒是也没反对,她是支持秦姝的做法的,因此只是叮嘱她小心。

  其实没什么好小心的,闵素蓉想要翻身,怕是很难了。形势瞬息万变,她在监狱里呆上几天,外面已经是天翻地覆了。

  秦姝回家的时候,秦蔚然和秦老还没回来。她回到屋子里,悄悄的把自己的眼睛弄得红红的,然后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等。

  她闭着眼睛,将可能发生的情形都在脑子里过了一遍。

  她已经等不了了,每次看见陆之尧,她都恨不得他立刻死。可是只要闵素蓉在,她就永远迈不出复仇的第一步。

  秦老刚一进门,秦姝就扑了上来,声音哽咽:“爸爸。”

  秦老知道女儿受苦了,心疼的很:“阿姝有没有受伤?”

  秦姝摇摇头:“没有,妈妈可能还是念着母女之情吧,并没有伤到我。”

  秦老闻言,冷哼了一声:“要不是陆之尧,今天躺在医院的就是你了。对了,蔚然你等会儿去医院看看,别让人家觉得我们秦家不懂礼数。”

  秦老拉着秦姝在沙发上坐下来,“当时到底是什么情况?你们不是去参加宴会吗?她怎么可能会贸贸然的动手?”

  按照闵素蓉的性子,不可能会这么冲动的。

  想必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逼迫着她不得不动手。就算是在陆之尧的地盘上,也必须得动手。

  秦姝看了秦蔚然一眼,见他情绪没什么波动,这才眼眶红红的开口:“没……没发生什么。”

  即使她再心急,也要考虑秦蔚然的心情。当初她濒死,是秦蔚然将她从死神手里夺了回来,还给了她一个新的身份。

  而闵素蓉,毕竟是秦蔚然的亲生母亲。

  秦老自然不相信,秦姝这幅样子哪里像是没发生什么?

月半的《抬头有星光》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抬头有星光》就可以了哦~

科幻小说完结本-最新科幻小说无删减-绒绒小说阅读网

绒绒小说阅读网一个无广告无弹窗的清新阅读网站,想看小说的你不想被广告遮掩,就快来绒绒小说阅读网吧,这有收入了很多科幻小说,2020科幻小说排行榜等,更有科幻小说完结本、短篇科幻小说等你来在线免费阅读,这些都是广大书友爱好的内容和类型,绒绒等你来阅读科幻小说

Copyright ©2012-2020 科幻小说大全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