绒绒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绒绒小说阅读网

柳烟罗陆齐铭全集小说在线阅读《爱,不过一场空欢喜》 竹马青梅

发布时间:2020-03-25 15:02:57来源:WXB作者:竹马青梅

柳烟罗陆齐铭全集小说在线阅读《爱,不过一场空欢喜》 竹马青梅

爱,不过一场空欢喜柳烟罗陆齐铭

爱,不过一场空欢喜全文免费阅读

《爱,不过一场空欢喜》第7章 我的复仇马上要开始了

钟涛搂着她咯咯笑出声,这声音如此好听。

第二天的时候。

钟涛一早来接柳烟罗去参加陆齐铭的婚礼,他为她带来了超级漂亮的礼服,还为她带来了专业的造型师和化妆师。

半个小时之后,一个倾国倾城的柳烟罗出现在了钟涛的面前。

他看着她简直双眸放光,惊艳的目瞪口呆。

她听不到他的赞美有点慌,问他:“好看吗?”

他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她的面前,执起她的双手说:“简直太好看了。我从来不知道我的烟罗可以这样美!”

她微笑,阳光照在她的脸上,明眸皓齿,只可惜一双眼睛看不见。

“时间不早了,我们出发吧。”他搂着她往外走。

凯撒酒店是一座中西合璧的大酒店,内外装修富丽堂皇,今天因为陆齐铭的这场婚礼格外热闹。

柳烟罗一下车就感受到了这份喜庆。心还是痛了一下。

“看!那是柳烟罗吗!”有人看到她,发出惊讶的声音。

她坦然面对,钟涛拉紧了她的手。

“看!她身边那是钟氏二公子吗!”

“是啊!是啊!听说这位钟氏二公子喜欢她好多年了。”

“她可是陆齐铭的前任啊!两个人还结过婚,她今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呀?”

“是啊!她不扎心吗?柳氏现在已经被陆齐铭完全搞到他手上了,还更名陆氏!”

“她不会是来闹事的吧?”

在人们的议论纷纷之中,她被钟涛扶着走进了婚礼大厅。

应该是斌客如云吧,她听到衣香鬓影,杯盏交错的声音。

陆齐铭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她听到他在向宾客敬酒:“谢谢,谢谢马总大驾光临。”

她的脚步随着钟涛停住了,接下来她听到陆齐铭的声音顿住,他应该是看到了她和钟涛的出现。

“陆总,宋小姐,恭喜你们。”钟涛率先开口。

可以感受的到陆齐铭的脸色并不太好看,他从鼻子里冷哼出了一声:“谢谢。”

接下来开口的是陆齐铭的新娘宋文雅,她说:“姐姐你也来参加我的婚礼啊?谢谢啊。”

谢谢加上一个啊字真就不那么好听了,透着嘲讽。

柳烟罗把脸转向宋文雅的方向,问她:“我这一双眼角膜你用着还好用吗?”她脸色平静,语气也平静,却令宋文雅受不住。

她立时脸色涨红了,整个小样儿像受了莫大的委屈,依偎进陆齐铭的怀里。

陆齐铭因心爱之人受了委屈而对柳烟罗倍加愤怒,他说:“你是来闹事的吗!”

柳烟罗摇头:“不!我是来祝福的。”

“祝福?”陆齐铭才不相信。

柳烟罗含笑说:“我这祝福只给你一个人,我祝你陆氏破产,娇妻跟人跑掉!因为欠人的总是要还回来的!”

陆齐铭被她说这番话时的眼神吓的一跳,身体陡然倒退一步。

她的眼睛虽然看不见了,可此时的眼睛却分外吓人,那空洞的没有波光的眼珠,仿佛能刺穿人心!

柳烟罗听到他倒退的声音心里一笑,做了亏心事的人果然是害怕的。

她握着钟涛的手向前跨一步,逼近陆齐铭说:“做好心理准备吧,我的复仇马上要开始了!”

陆齐铭被她这空洞疯狂的眼神吓得又倒退一步,形象狼狈至极。

他从来都不知道,一个人瞎了,眼睛还可以这么可怕。

柳烟罗感觉到他被自己吓的不轻,满意了,她握着钟涛的手说:“我们走吧。”

钟涛点头,拥着她走出了婚宴大厅,出来酒店恰巧被几个记者围住。

这些记者是来陆齐铭婚礼上挖新闻的,现在被他们碰到钟涛和柳烟罗这么一对,是绝不会放过的。

就凭这柳烟罗和陆齐铭之前的关系,就凭她现在跟钟氏二公子的亲近,他们这三角新闻一被爆出来,一定是热闻!

柳烟罗和钟涛被几个记者围住,柳烟罗看不见,分不清是什么状况,抓紧了钟涛的衣服。

钟涛说:“别怕,是几个记者,估计想采访咱们。”

“哦。”柳烟罗长舒一口气,不是陆齐铭那小人想黑他们就行。

转而一想,又觉得是她自己太草木皆兵了,这是陆齐铭的婚礼,他被她气的再七窍生烟,也断不会在他的婚礼上找人对他们动手的。

一位记者问:“钟先生,请问,您现在跟柳小姐是什么关系?”

一位记者问:“钟先生,现在柳氏破产了,您不怕被柳小姐连累吗?”

……第7章结束

《爱,不过一场空欢喜》第8章 气急败坏

一位记者问:“柳小姐,您是特意跟钟先生来参加这场婚礼吗?是为祝福吗?”

一位记者问:“柳小姐您现在心情如何?看着自己前任的丈夫另娶新欢,而且自己家的产业被人家夺去,现在是什么心情?”

……

后面的问题字字句句针对柳烟罗,钟涛怕她被他们的话刺痛,把她拉到自己的身后护住。他说:“各位,有问题朝我来,我一一解答大家!”

柳烟罗扶着他的手又到了前面,与他并肩而战,她说:“该我回答的问题我会回答,我没事的。”

再多的疼痛她都已经承受过了,何况现在这几个小小的问题。

柳烟罗说:“各位记者,我是特意请钟涛带我来参加这场婚礼的。我也是来祝福我的前任丈夫和他的新娘的。毕竟爱过他一场,还做了夫妻。”

几个记者面面相觑。

有人问:“那你现在跟钟先生的关系是?”

柳烟罗握紧钟涛的手,她感觉到他流转在自己身上温柔的目光,她说:“我跟钟涛在交往。”

“哇!”有记者发出惊呼。

转而又有人问钟涛:“钟先生是这样吗?”

钟涛点头,郑重道:“是的,我正打算在合适的机会向烟罗求婚。”

一时几个记者兴奋,有人提议:“钟先生,柳小姐可否请你们拍几张亲密的照片,我们想试试能不能发头条。”

“好啊。”柳烟罗率先同意,她把头贴在了钟涛的胸口。

钟涛有一米八多,而她只有一米六,在钟涛的身边只到他的胸口。

钟涛拦住她的腰,把脸颊贴在她的发顶上。

记者手里的相机闪光灯闪起,两个人亲密的照片被收录相机。

第二天,有关柳烟罗和钟涛的一份甜蜜报道被刊登出来,占据了经济版的重要版面。

报道里,最亮眼的,是两个人亲密相依的照片。

报道里,对钟涛的人品和他对柳烟罗的爱都给予了很大肯定,说他是世上难得的好男儿,痴情郎。

柳烟罗能碰上他,是今生最大的福气。

在当今这个把爱情当快餐面的年代,能有一个人喜欢另一个人这么多年,并且在她落难的时候还不离不弃,是实在太难得的。

钟涛看到这报道,嘴角上扬,特意打电话给柳烟罗,读给她听。

柳烟罗最后评价一句:“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陆齐铭看到这报道,气的眼睛发红,当下撕了报纸。

他拨通助理的电话,怒不可遏的吩咐:“给我查柳烟罗在哪儿!”

柳烟罗刚下课走出教室,就被人揪住衣领,来人迫人的威压让她皱眉。

这人身上有男士香奈儿香水的味道,这香水还是她推荐给这个男人用的,以前她每个月送他一瓶。

所以她能确定是陆齐铭来了。

她被他揪着衣领拎到消防梯的楼梯间,这里无人来,他想对她干什么都可以。

她的身体像风中残叶一样被他仍在墙壁上,撞得生疼。

她刚站稳脚步,听到他又凑上来,下一秒掐住了她的下颌,他手劲极大,快要把她的下巴骨头捏碎了。她疼的皱眉。

他说:“你真要跟钟氏联手对付我!”他的声音冷冷的,冰冰的,透着愤恨。

可她也听出了惊慌。她知道,她真要得到钟氏这棵大树支撑,碾压陆齐铭是指日可待的!这小子有些害怕了。

她说:“是的!我已经跟钟涛在谈婚论嫁。你认为我这么快答应钟涛的追求是为什么?还不就为依傍钟氏这棵大树,打垮你!”

陆齐铭的手又更用力了些,她几乎都听到自己下巴骨头碎裂的声音,疼得她眼泪花直滚,可她咬牙忍着。

在这个男人的面前,她绝不掉半滴眼泪,绝不让他看了她的笑话去!

她是柳氏骄傲的大小姐,从他认识她的那天就是,在他的面前她向来傲如女王!

陆齐铭又把她狠狠摔在了墙上,她这次被撞的头很痛,后脑勺好像起了一个大包。可她依然骄傲。

她说:“陆齐铭还没忘了吧?做公司是我手把手教你!做老师的,对徒弟永远保留一招,就像猫是老虎的师傅,虽然老虎学会了猫的所有本领,可唯有一招爬树没教给它,所以即便老虎长到比猫再大几倍,仍然是无法杀死它!而我,只有这一招对付你就足够了!”

“你……!”陆齐铭被她气的肝胆俱裂。

柳烟罗说:“我跟钟涛结婚的时候会给你发请柬的。”

陆齐铭忽然笑开,笑的张狂,他说:“也要钟涛有命娶你才行!”说完他如一阵飓风般卷出消防门去。

楼梯间里只剩下柳烟罗一个人,她被他的话吓到了,心脏在扑通、扑通的跳。

她知道,像陆齐铭这样丧心病狂的人,是什么都干得出来的。

她慌乱的摸出手机,摸索着给钟涛打电话。

钟涛心疼她眼睛看不到,把她的手机贴心的特别设置了,她划开屏幕,点击两下,就可以拨打出他的号码。

第9章开始

《爱,不过一场空欢喜》第9章 最后一个心愿

电话在响了两声之后被钟涛接起,他好像很忙,听筒里有翻动文件的声音:“烟罗,是想我了吗?”

她急急把刚才陆齐铭来的事向他说了一遍。

钟涛有片刻的沉默,然后对她说:“让他尽管放马过来吧!”

柳烟罗说:“你要多加小心。”

“你放心吧。我会保护好自己的,我还没娶你回家,可舍不得有事。”

她笑了一笑,自从她跟钟涛真正交往后,他总是无时无刻对她说这种甜蜜情话,令她的心情美美哒。

她忽然顿悟,爱情原来不是一个人的事,爱情应该是两个人的互动,是两颗心的碰撞,擦出火花。

而她之前跟陆齐铭从来没有过,一直都是她在默默付出,他在承受,甚至有时他还会嫌弃她很烦。

她现在想想,那时自己多蠢啊!

柳烟罗摸索着走出了楼梯间,这段时间以来,她已经逐渐适应了黑暗,依靠导盲棒已经可以行走自如。

她没有想到钟涛接到她那个电话之后会急匆匆赶来,在宿舍见到她的时候,拉住她的手关切的问:“你有没有被那个混蛋伤到哪里?”

他说着,就认真的查看起她来,最后在她的脑袋后面发现一个大包,他气的咬牙切齿,说:“这个陆齐铭我们一定会让他付出代价的!”

她拉着他的手说:“是的,我们绝不会放过他的。好了,现在让我抱抱你,不要再生气了。”

他给她抱住,也回抱住她。两个人忽略了宿舍里还有其它人。

爱情,本该这样甜蜜的吧?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很平静,可柳烟罗并未忘记陆齐铭那天的威胁。她隐隐觉得会有事发生的。

这天,她的右眼皮一直在跳,都说是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她心慌的不行。

下课后,她给钟涛打电话,却一直是无人接听状态。

等到她打到第十遍,终于有人接听的时候,她在听筒里听到的是一个略微苍老的女声:“你不要再打电话来了!”

女人对她低吼,她下意识就感觉出事了,焦急的问:“请问是钟涛的电话吗?我没有拨错号码吧?请让他接一下电话可以吗?”

听筒里的声音更为恼火,她说:“叫你不要再打电话来了!要不是你,我儿子现在也不会变成这样!”

她的身子一软,险些就跌坐在地上,钟涛终究还是出事了。

她压抑着心中的恐慌问:“他到底怎么了?阿姨拜托你告诉我他现在的情况?”

电话里的女声呜咽起来,她说:“他出车祸了,在抢救,医生说很严重。警察来过了,检查出他的车子被人动过手脚……”

柳烟罗的双手一时冰凉,再也站不住,她跌坐在冰冷的地板上。

听筒里的声音又传入她的耳朵里:“我请你以后不要再打电话来找我儿子了!他之前已经收到过恐吓,可他为了你都不在乎!他还铁了心要娶你!”

柳烟罗的泪再也控制不住,在眼眶里滚呀滚,她极力忍住自己的悲伤说:“请问,他现在是在哪家医院里?”

对方没有告诉她,就挂断了电话。她再打过去,对方已关机。

柳烟罗摸着墙站起来,拾起了自己的导盲棒,她从学校里出来,一路上跌跌撞撞,闯红灯,被险些撞到她的司机骂,被撞到她的路人白眼,几次跌倒,摔破了膝盖……

可再多阻碍都没能阻碍住她奔向钟涛的心。

她沿路一家、一家医院的找,从傍晚找到天黑,又从天黑找到天明,她终于找到了钟涛住的医院。

她跌跌撞撞到监护室门前,被钟家人拦住。

她眼睛看不到,也不知道拉住的是谁,只焦急问:“钟涛怎么样了?”

钟老看到她这头破血流的模样还是动容的,刚要说话,就被钟夫人拦住说:“他怎么样都不关你的事,也请你不要再接近我的儿子了!”

她被钟夫人拉着无情的往走廊转角的地方走,转过弯她就可以被塞进电梯里。

她的心在抽痛,她说:“求求你,让我见一见钟涛吧!我只求他安好!我保证我再见到他平安之后,一定会离开,再也不出现在他的面前!”

监护室门前传来一阵嘈杂,钟夫人一惊,急着跑回去。

柳烟罗拄着导盲棒,也跌跌撞撞奔那个方向跑去。

当她刚转回转角,就听到医生的声音,医生说:“钟先生出现了恶化的情况,他怕是不行了。”

她双腿一软就摔在地上。

她听到钟夫人的哭喊声:“医生你们一定要救救他!我儿子才二十六岁!”

二十六岁,大好的年华……

她泪如雨下,双腿软的站不起来,她就爬着到医生身边去,她其实并分不清哪位是医生的,她只是抓住一个人的裤脚就拼命喊:“医生救救他!救救钟涛!他不可以死!”

后来,他们被医生一声大喊都震得收住声音。

医生说:“现在病人的家属请跟我进去一位,他有最后的交代。”

柳烟罗豆大的眼泪滚到地上,什么叫最后的交代!

钟老跟着医生进了监护室。

时间像凝固一样,唯有心上的痛凛冽而过。

钟老再出来的时候,哀叹几声。

她听得出来他哀叹里的悲痛和心疼。

钟老说:“钟涛的最后一个心愿,要将自己的眼角膜捐献给柳烟罗。”第9章结束

《爱,不过一场空欢喜》第10章 折翼的飞鸟

柳烟罗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脏被猛力的撞击。

她愣在那里,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她以前只知道钟涛喜欢她,爱她,可她从来不知道,钟涛爱她到这个地步。

这份爱太重,让她无力承受。

她爬着摸索着往监护室的方向,哀求的说:“求求你们,让我进去再见钟涛最后一面吧。”

“我求求你们了……”

最后,钟老拉起了她,扶着她往监护室里走去,他说:“钟涛最后一定也想见你一面。”

她被钟老拉到了钟涛的病床边,她颤抖着手去摸索,先是摸到了冰凉的管子,而后又摸到了钟涛身上盖的被子,她最后摸到他的脸,包了纱布,鼻子下面没有一点呼吸。

她说:“钟涛你醒醒,你能听见我说话吗?我不要你的眼角膜。你答应过以后要一辈子做我的眼睛的。你现在不能这么丢下我一个人!”

她哭着说了很多话,可钟涛始终没有再回应她一句,他身上的体温渐渐冰冷。

医生走过来对她说:“快进手术室接受手术吧,否则死者的身体僵硬,他的眼角膜就不能用了!”

一周之后,她用钟涛的眼角膜再次看到了这个世界,可是她再也看不到钟涛。

没有他,这世界上的颜色再美丽,对她又有什么用?

病房的门被推开了,今天是她出院的日子,她以为会是钟家人来。因为今天也是钟涛的葬礼。

可是当她转身,看到的是一张她现在万分痛恨的脸!

他笑的那么欠扁说:“我告诉过你的,钟涛要有命娶你才行!”

她看着他,银牙咬碎!

他就是不说,就是不来这样向她示威,她也能猜到是他做的!

陆齐铭,我当初怎么没有看到你这么狠辣?

他走近她,眉目冷凝,他说:“你是想要去参加钟涛的葬礼吗!可惜你没有这个机会!”

说着他扯住了她的胳膊,她挣扎反抗,被陆齐铭狠狠扇了两个耳光。

嘴巴破了,从嘴里吐出一口血沫子,她看着他,如看着恶魔。

“你要带我去哪儿!”她被他塞进车里,他随后上车摁住她。

车窗外的景色都成黑白色。

车子飞速向前行驶,他说:“像你这种女人,就活该被关在一个地方一辈子出不来!”

他送她进的地方是一家精神病院,她被摁在病床上做电疗,每一次电流袭击过全身的时候,她都像失去半条命。

她被灌很多镇定的药,那些药吃进胃里后,她的血液里像有很多小虫子在爬,疼痛充斥每一个细胞。

她几度被折腾的死过去,又活过来。

可是她从来没有放弃过生的希望,因为她只有活下去才能为父亲,为钟涛,为自己报仇!

直到今天,陆齐铭再一次出现,她没法再坚持了。

陆齐铭说:“柳烟罗你知道吗?你父亲在狱里自杀了!狱警通知我去领人……”

他接下来的话她有一部分没听到,她只感觉他很可怕。她最后听到他说:“以你自己的命去换你父亲的命!”

她连哭的心情都没有,就那么傻傻的看着他问:“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这么狠?陆齐铭,我对你的爱有错吗?我以前那么爱你有错吗!”

他噗嗤一声笑开,指着她的鼻子说:“你的每一天存在都让我感觉到了自己的耻辱!就像总有人在说我是吃软饭的!我是靠你柳烟罗才有今天!所以你必须死!”

她笑起来,他要她命的理由竟然这样搞笑!

“好!”她说:“我答应你以我的命救我父亲的命!”

然后她站起身来,问他:“你要我以一个怎样的方式去死?”

他想了一下说:“你就以跳楼的方式去死吧!‘砰’一声,你摔在地上,脸会面目全非,我再也不用在午夜梦回想到你这张脸而作呕。”

她点头,心中的感觉已经找不到词来形容。她曾经深爱的男人,爱到掏心掏肺的男人,她最后换来的是他一句作呕。

她的爱好可悲。

她转身往房间外走去。

精神病院十几层的高楼,她站在楼顶上,有凛冽的风。

她看着站在楼下向她招手的陆齐铭,她知道他等着她跳下去。往事历历在目,唯有恨铭心刻骨!

她张开双臂,像一只大鸟展翅飞翔一样的跃下楼顶。

竹马青梅的《爱,不过一场空欢喜》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爱,不过一场空欢喜》就可以了哦~

科幻小说完结本-最新科幻小说无删减-绒绒小说阅读网

绒绒小说阅读网一个无广告无弹窗的清新阅读网站,想看小说的你不想被广告遮掩,就快来绒绒小说阅读网吧,这有收入了很多科幻小说,2020科幻小说排行榜等,更有科幻小说完结本、短篇科幻小说等你来在线免费阅读,这些都是广大书友爱好的内容和类型,绒绒等你来阅读科幻小说

Copyright ©2012-2020 科幻小说大全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