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09-24 14:06:52作者:南帝

北涵风媚儿是这本小说的主人公无疑,这本小说是《火影传承异界纵横》by南帝,火影传承异界纵横拥有最新免费试读预览,快来看看吧:为给哥哥治病,北涵不顾生死私自上山采药,机缘巧合下获得一颗黑色石子,进入另一片世界,自由穿越界面,自此逆转人生,痛打小人,越级挑战,收服妖兽,夺取造化,在强者如云的大陆,一步步踩着对手的鲜血逆天成帝!

《火影传承异界纵横》关于北涵风媚儿的小说最新试读预览-《火影传承异界纵横》 免费试读

火影传承异界纵横全文免费阅读

刷!

随着一阵轻微的空间震颤,北涵终于恢复了清明。但是,眼前的一切却都已发生了改变。

起起落落的苍莽山脉纵横起伏,山野之中草叶纷飞,熟悉而又陌生的场景映入眼帘,这竟然是五年前自己离开之时的苍茫山脉。

穿越异世,苦练忍术五载,终于闯出了一片天地。

而现在我又回来了?!

北涵错愕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回忆起五年前那次神奇莫名的经历。

那天的夜色很浓,正如眼前的这片场景一样,月明星淡,微风习习,偌大的苍莽山脉只有北涵一个人默默的行走。

他要寻找一株三阶灵药——晗灵果。

具体来说,他是要以淬体二重境的微末实力,去摘取有三阶妖兽守护的奇异珍药——晗灵果。

这是一个必死的任务!

但是北涵还是来了。因为这是自己能做的,唯一一个可能救好哥哥办法。

危险丛生的苍莽山脉,北涵还没有太过深入,便看到了一场本不属于下层天武界的战斗。

一只银白色的凤凰还有一只长有双翅的紫色蟒蛇,正在疯狂的交战。那毁天灭地的威能,轻易地摧毁了巨大的山岳,一片又一片的大地坍塌崩裂,一片又一片的山林化为齑粉。

那庞大不可敌的能量,波及到了北涵所在的区域,动则破山轻则断云,这样的威能即便是一丝的能量外溢,都足以要了北涵的性命。

当时北涵只记得四围的天地都在摇晃,好像这片山落,陷入了无尽的嘈杂中。

隐约之中,自己似乎握住了一个温热的石头,然后北涵便完全陷入了沉睡。

等到北涵醒来,便发现自己已经进入了一个奇异的世界,一个自称‘影’的忍者世界,一个相传被六道仙人所创造的世界。

那里的人为了保护自己的村子,人人尚武,精钻忍术,追求强大的力量,经过时代的积淀,终于形成了一套不同于天武大陆却同样强大的武道——忍。

北涵苏醒于一片黄沙烈烈的沙漠之中,那时有个奇怪的人,背着一个巨大的葫芦,背对的北涵,寂然打坐。

没有任何的理由,也没有太多的话语,那个人直接传授北涵忍术,成为了北涵的师傅。

后来学会了这里的语言之后,他才知道,而那个冷峻不多言语的红发男子叫做我爱罗——第五代风影。

火影界的日子恬淡安逸,在我爱罗等人的教导之下,短短五年,北涵便已经掌握了火遁和砂遁的多种忍术,并对一些基本的忍术烂熟于胸。

而他正是在一次尝试练习砂暴送葬时,澎湃的查克拉再次引发了那个沉寂多年的石子。

一瞬之间,便再次来到这思念依旧的天武大陆。

不知不觉,五年已过,望着熟悉的山落北涵不禁感慨。

“五年了,不知哥哥和纤纤现在怎么样了,希望他们好好的,要不然……?”

北岩伤感的眼神之中此刻突然爆发出一丝杀意和冷冽。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

一个传奇瑰丽但对北涵来说却犹如魔咒的名字。

想到这个人,这个名字,北涵抿着嘴唇,用力的攥紧了自己的拳头,眼中充满了恨意。

北涵所在的北家只是一个很小的家族,即便是在这青冥城中都算不上顶尖势力。

但是任谁也想不到就是这样弱小的家族,却有着惊人的背景。

因为它是大风王朝北氏家族的分支,而北家则是大风王朝最为顶尖的三大氏族之一。

这样的底蕴,足以使北家崛起雄霸,称雄青冥城,甚至纵横大风王朝,也不会有人敢说半个不字。

但是,青冥城北家太弱了,地处偏僻的东南一隅,资源异常匮乏,勉强可以算作风国北家的一脉分支,但在平日的修炼发展过程之中,北家根本得不到来自风国族群核心的半点物资。

自从北涵的爷爷,北风烈因为一次无意的错误,他们这一脉便被抛弃在这荒芜的苍莽山脉之中,数十年来,不闻不问,任凭自生自灭。

这是被遗弃的一脉,如果说青冥城北家还有一丝风国北族的特征,那么便是拥有两个参加这每十年一届家族大比的资格。

然而也正是这两个名额,给北涵带来了无尽的祸患。

北涵的哥哥,北冥天。曾经的北家第一天才,也曾是北家三代人最大的希望。早年时跟随时任族长,北涵和北冥天的父亲北啸天修炼。

那时北冥天连同其他几个堂兄弟,在北风烈的支持下,受到家族最好的物资培养,没日没夜的疯狂修炼,为的就是能够在即将到来的家族大比之中,一鸣惊人,获取家族的认可,返回到那个离别多年的大风王朝北族之地。

身为族长长子的北冥天并没有让家族失望,充沛的药物,艰苦的练习,使得北冥天迅速的在北家第三代之中崭露头角。

九岁灌顶,十三岁凝聚灵元,十四岁便正式成为一名后天武者,二十一岁更是达到了先天武者三重境。

这样超人的天赋使得北冥天成为当之无愧的北家年轻一代第一人。

看到北冥天的进步,向日来不都言笑的北风烈,也咧开了嘴,满意的赞叹自己的孙子。

那时家族之中所有的人都对北冥天充满了期待,都无比渴望着,那难得一见又至关重要的的胜利。

但!

谁也想不到,青冥城北家第一天才的北冥天在第一场比赛之中便败下阵来,而且是彻彻底底的惨败而回。

一招!

仅仅一招!

北涵清晰的记得那天的场景,北冥天龙行虎步走上战台,向对方施礼,但是对方只是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冰冷的眼光之中,更多是一种不屑。

年轻气盛的北冥天窝了一口气,在比赛一开始,便展开自己自己强的战技,迅雷般攻上前去。

但是,对方仅仅轻轻一点。当时的画面,北涵至今都不敢相信。向日来自己最为敬佩,所向无敌的哥哥,竟然就在那一指之下便倒飞出来。

完败!没一丝一毫胜利的可能。

对方冷笑,白衫飘扬,在众人的欢呼声中走下台来。但是北冥天却命悬一线,口吐鲜血,凄惨的扑在众人脚下而无人问津。

在那拥挤的人群之中,北风烈北涵等人将北冥天救出以后,他已经伤重入髓,岌岌可危。

在一片惨淡,和大家悲哀无奈的眼神之中,北涵陪着哥哥回到了自己家中。

失败并不可怕,北涵也相信哥哥能走出心里的阴影,再次挺直腰板站起来,成为自己面前那个顶天立地,遮风挡雨的男子汉。

但是,没有想到,对方的那一击不仅打破了北家返回宗族的可能,更完全摧毁了北冥天身上的经脉。

以往高高在上的天才,一下跌落成了毫无用处的修炼废体,终生止步先天武者三阶,再难在修炼途上前进一步。

母亲自生下北涵便不知所踪,父亲早在几年前便此去族长之位,寻找母亲而去。

现在在北涵身边的只有一个哥哥还有一个不明来历的妹妹,尹纤纤。平日来,哥哥便是北涵和尹纤纤的依靠,一个稳重安全的靠山。

但是,就是因为他,那轻描淡写的一指,彻底摧毁了哥哥,彻底摧毁了自己的标榜,也彻底摧毁了这样一个温馨弱小的家。

经过多方打听,和家族长老的说话之中,北涵终于知道了那个人的名字,一个在大风国人人敬仰,家喻户晓的名字。

九岁灌顶,十一岁突破淬体七阶,凝聚出灵元,十二岁后天武者,十五岁先天武者,二十岁便已经达到了不可想象的武师境界。

这简直就像一场神话。

一个所有北氏子弟,都无比憧憬,无比惊羡的奇迹!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站在下层天武界天才之巅的人,却成了北岩心中的魔障,成了北涵立誓超越的对象。

因为,他触碰到了北涵的最大的禁忌,一个北涵绝对不会原谅的罪责。

他就叫做,北岩腾!

……

“北岩腾!”

青石之上,北涵默念这个人的名字,眼神之中充满了恨意和浓烈的战意。

“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为你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

“吼!”

忽然一道巨大的声音传来,打断了沉思之中的北涵。

澎湃激荡的灵力风波席卷纵横,这种灵力波动,怕是足以和武王相媲美。凭借忍术大成和体内饱和的查克拉,北涵不惧,盯着灵力风暴望向战场中心。

那!竟然是那两只强大的妖兽,冰雪凤凰和紫色长有双翅的蛇蟒!

难道他们就这样一只打了五年!

这怎么可能!

……

 

第二章

明月高照。

北涵站在一个巨石背后,侧脸望向那两只狰狞厮杀的巨兽,蛇雾喷薄,冰凤振翅,浓郁的毒雾彻底笼罩了战场周围数十丈。

但是北涵的忍术早已修之大成,双眼深邃如渊,目光清寒,清晰的观看那旷世不存的惊天之战。

吲!

冰凤清鸣,上下飞舞,挥动洁白的双翅,凝结起一个又一个强大的灵力结印,一连串的攻向喷云吐雾的紫蟒身上,霎那间,鲜血漫撒,鳞片炸裂。

超越下层天武界极颠之境的强大战技暴露无遗。

紫蟒拳头大小的眼睛泛出血腥的红色,一股暴烈的妖兽气息弥漫开来。

经过这一轮冰凤的攻击之后,庞大的紫色蟒身之上已经溢出了鲜血,紫色鳞片也已经脱落了不少。

修为超绝的神秘妖兽此刻却被对方压着打,烦躁的心绪此刻已经完全暴动起来。

哗!

巨大的蛇尾疯狂的摆动,那澎湃的力量,击碎了数十丈的山崖,大小石块仿佛流星弹雨一样向四围喷射而来。

钢铁所铸般的庞大蛇身,翘立起来,五丈长的紫翅呼风挥摆,直接扑向了半空之中的冰雪凤凰。

两只神秘强大的妖兽,彻底的纠缠在一起,展开了血洒羽飞的肉搏战。

轰隆隆!

天崩地裂,山河失色,巨大的灵力波动竟然使得北涵身前的巨石,产生了丝丝裂纹,这样强大的灵力风暴,即便是忍术大成的北涵,都不敢与之争缨。

这两尊妖兽到底是什么存在!

北涵震撼,稚嫩的脸上写满了震惊,在这下层天武界,最高的修士也不过是武师境界,但是眼前这两只妖兽的实力绝对已经超过了武师,并且至少要强上数十倍。

他们怎么会到这下层天来。

北涵疑惑,双眼湛光,磅礴的能量疯狂的涌向身后的褐色葫芦,随时准备发出致命的一击。

在这样强大的妖兽面前,即便是忍术大成的北涵也不敢小觑,而忍术也即将第一次在这天武大陆绽放它的光彩。

砰!

终于,紫蟒和冰凤纠缠在一起的身体,舒展开来,双方巨大身躯,连带着喷洒的鲜血倒退向两边,而那只紫色巨蟒刚好坠落在北涵身前的不远处。

冰冷!嗜杀!冷酷!

危险!

北涵疯狂的运转体内的能量汇向自己的双腿,展开自己最快的速度向后方退去。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那只庞大的紫色巨蟒已经发现了北涵,并且狂暴的猛扑过来,与此同时那只冰雪凤凰也从紫蟒背后窜出,锋利的双爪,直接抓向紫蟒死穴。

呼!

浩大的灵力涌动而来,掀动北涵的黑发,一片巨大的阴影将北涵弱小的身躯笼罩在内。

紫色巨蟒狰狞在前,锐利冰凤展翅在后,这两只巨大的妖兽,就像是两座小山一样向北涵扑来。

“砂缚柩!”

北涵暗喝,双手掐诀成式,直接用出了自己最强的忍术。

铺天盖地的砂子,就像是一道道洪流,从北涵背后的葫芦之中涌动而出,然后又疯狂的涌向那两只前后错落的庞大妖兽。

咔咔!

就像是一滩塑泥包裹住了两只蝼蚁,铺天盖地的暗红色砂子彻底的包裹住了那两只巨大的妖兽。

吼!

吲!

冰凤清鸣,紫蟒长嘶,但是本来就已经虚弱不堪的两只妖兽,再也没有力量突破这层束缚,只能无奈的嘶叫挣扎。

“沙暴送葬!”

望着那两团巨大的砂塑,北涵眼中涌现出一丝冷然,高高扬起的大手,骤然一合,顿时那两团砂塑,飞爆开来。

血雨纷纷,砂子漫撒。

伴随着那浓重的血腥味,北涵召回了那已经满是鲜血的砂子。

这便是第五代风影我爱罗交给北涵的绝招,也是北涵成为上忍以来最为喜欢的忍术。

隐约之中,仿佛有一道白光杀过,但是隐藏在那纷纷的砂雨之间,虚弱的北涵根本没有注意到。

而四围的空间就像是破碎了一般,在两只妖兽死亡之后,一片一片的剥落下来。

结界彻底的破碎了。

北涵虚弱的站在一块巨石之后,大口的喘息,看着地上那斑斑的血迹,心中发毛。

本来以为凭借自己大成的忍术,足以纵横下层天武界,谁知道这才回来,便遇到了这么恐怖的妖兽。

“算了,还是快些回去吧,不知道哥哥和纤纤,现在怎么样了?”北涵长抒了一口气,缓缓的从巨石后面走出,谁料差点摔倒在地上。

他的身体太虚弱了。

砂缚柩和砂暴送葬之术,消耗的能量太大了,即便是忍术大成的北涵也不堪承受。

“咦?这是怎么回事?”

感受着自己体内的异常,北涵不禁皱紧了双眉,这么长时间过去,施展忍术所消耗的能量也该恢复一小部分了,但是北涵却惊讶的发现,体内的能量并没有的增加,相反还在缓慢的流逝着。

“难道是……因为灵力的原因?”

北涵思索,火影界和天武大陆毕竟是两个不同的世界,那么其间的能量也会存在差异,或许查克拉和灵力真的不能并存。

北涵小心翼翼,生疏的运转五年前自己淬体二重境吸收灵力的方式,四周浓郁的灵力立刻拥动而来,缓缓的灌入北涵虚脱的身体。

果然是这样,北涵苦笑,没想到自己苦练多年,已经大成的忍术,在这里竟然如此的鸡肋。

“难道又要从头开始修炼灵力?”

北涵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双唇,小脸苍白,明亮额眼睛之中,透着一丝不甘。

天武大陆,是一个修炼灵力的世界,所有的修士都只能修炼这充斥天地之间的灵力。

在下层天武界,武者按照修为的不同可以分为,淬体,后天武者,先天武者和武师四个境界,每个境界又分为九个等阶。

而十四岁的北涵灵力修为至今仍停留在淬体二重境,一个刚开始起步的阶段。

忍术大成的北涵,此刻心中充满了落寞,从一个可以毁天换地的高级忍者,突然变成了一个刚刚入门的小修士,原本想要带着哥哥妹妹过上好日子的愿望一下摔得粉碎,任谁都不能承受这样的落差。

北涵瘫坐在巨石之上,垂着头,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你的责任很重,未来这片世界和你的那片世界都需要你的守护,所以你一定要坚强起来,勇敢的去面对任何可怕的困难……”

这是在火影世界,我爱罗传授忍术时对北涵说的话,此刻这句话再次在北涵的耳边响起。

“哼!怕什么?既然我能在五年时间,将忍术修炼大成,那么我就能在很短时间内将灵力练好,我相信,我北涵绝对不弱于任何一个人。”

十四岁的少年,倔强的抬起了自己的头,眼睛里面充满了坚毅。

“嗯?这是什么?”

不远处,在那斑驳的血迹之中,此刻竟然显出了两个泛光的珠子。

“难道是妖核?!”

北涵惊喜,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他可真的赚大了。两颗至少四阶的妖核绝对比函灵果要珍贵的多。

“哥哥有救了!”

北涵兴奋的跳了起来,冲到妖核旁边,抓起那两颗还沾染着血迹的妖核,放在眼前仔细的观赏。

火红如焰,洁白如冰,这两个妖核刚好带着两个属性截然相反的属性。

感受着两个妖核所逸散出来的雄伟气息,北涵笑了,这样级别的妖核,任何一个都可以交换数十上百个三阶灵药,这样的药力应该足以将哥哥的伤医好。

北涵咧嘴微笑,小心翼翼的将两颗强大的妖核揣在了自己的怀中,盘坐在地上恢复自己的灵力,想要尽量早点回去。

盏茶时间,北涵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气,感受着体内那熟悉弱小的灵力波动,伸展开自己的双臂。

灵力,武者,北岩腾,终有一天我会站在这片大陆的最巅峰!终有一天,我会让你为所做的付出代价!

“北涵,不好了!!”一到熟悉的声音传来。

 

第三章

北涵回头,正好看到一个满头大汗的少年,正火急火燎的向自己跑来。北涵看着那个熟悉的人影,惊讶的说道。

“北江明,什么事啊?你怎么还是这个样子?”

汗水顺着少年的脸庞滑落,对方都来不及擦拭,气喘吁吁不断的抚摸自己胸口,看他的样子好像疾奔了数十里一样。

这个少年名叫北江明,是北涵六伯的儿子,平时两人的关系还算不错,当然北涵知道,这家伙其实是喜欢纤纤,才跟自己套近乎,不过知道他也没有什么坏心思,北涵对他的印象还算不错。

“什么什么样子?纤纤出事了……”北江明上气不接下气,气喘吁吁的说。

刷!

北涵迅速的收回舒展开来的双臂,强大的力道,带动了呼呼的风声,脸色阴沉。

“发生了什么?”

对于这个妹妹,北涵可是十分的爱护,这个小妮子也一直比较懂事,年纪虽小,但没有一点小女孩的娇纵,在家里,就连一直严厉的哥哥都舍不得对她摆脸色。

虽说没有什么血缘关系,可在家里,纤纤无疑是小公主一般。

“他妈的!都是北巡那个混蛋。”

北江明骂骂咧咧的说,“纤纤今天去北山苍莽森林,找到了一株焱龙草,在回来的路上,刚好碰到到处摇晃的北巡,那个北巡竟然说,那株炎龙草是他的,他妈的,真没见过这么无耻的,连一个小女孩都不放过,现在正堵着纤纤不让走呢。”

“又是北巡!”

北涵眼中闪出一丝怒火,纤纤去苍莽森林他当然知道为什么,无非就是想要找到一些好一点的灵药,来给哥哥治伤。

以前她就有过一次,不过那次差点被守护妖兽吃掉,还受到了一点小伤,没想到才安生了没多久,这又跑了出来。

“北巡那个混蛋,平时就爱欺负你和纤纤,这次肯定不会这么容易放手的……”

北江明喋喋不休,大骂不止,显然也被北巡气的不轻。

“够了!他们现在在哪里?”

北涵努力平复自己胸中喷涌的火气,“北巡,哼哼,今天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你?!”

北江明怀疑的看了看北涵,“还是叫上冥天哥吧,这样比较保险。”

“别废话了,去晚了,要是纤纤受到了欺负,今后你就别想让我帮你去见纤纤了。快!带路!”

北涵有点耐不住了,让自己的哥哥出马当然万无一失,但是那也太耗费时间了,再说自己还有一点查克拉没有用完,虽然不多,但是对付淬体四重境的北巡已经足够了。

北江明瞪大双眼,张了张嘴,终于屈服于北涵的威胁之下,“好吧,他们就在山下不远处。”

“走!今天我要好好的修理修理他!”

……

苍莽森林位于苍莽山脉的阳面,密密麻麻,粗壮有力的树木几乎占据了苍莽山的整个北部。

在这森林之中,充满了低阶灵兽和灵草,若是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找到两阶灵药。因此闲暇时,倒是有不少青冥城的小一辈跑到这里,想要撞撞运气,所以,这按区域在青冥城算的上是比较热闹的地方。

然而此时,在苍茫森林外围通向内域的一个山坳处,确实聚拢了许多人,看上去这些修士都是十多岁左右,稍大一点的也不过十七八岁,显然便是青冥城三大家族的年轻一代。

透过密密麻麻的人群,可以看到在几个健壮的少年中央,正站着一个纤弱的小女孩,少女双眸如月,眉目似画,浅黄色的裙衫迎着风微微飘扬,冰雪般的肌肤如润玉一般细腻动人,惊人动魄,虽然年纪尚小,但已经可以看出美人的雏形了。

只是这时这个乖巧的小女孩,却正在愤怒的看着眼前的这一群少年,秀美的双眼此时,也泛出恼怒的火光。

藏在身后的右手,脏兮兮的握着一株火红色的龙形灵草,隐隐间,似乎有一股淡淡的药香从上面逸散出来。

“北巡,你要干什么!”

纤纤翘着小嘴,秀目紧盯着眼前的一个身穿黑衣的少年,百灵鸟一般的声音之中略带着一股怒意。

“干什么?我只是想要拿回属于我的灵草而已,这株焱龙草是我先发现的,只是被你抢先采摘过去而已,现在是时候物归原主了。”

北巡,嘴角微翘,眼神之中泛出丝丝狠光,一股淡然的冷笑展开,好像在嘲弄眼前的这个女孩一般。

“你胡说!这株灵草明明是我先发现的,当时我身边没有任何人!”

纤纤满脸通红,显然被眼前这人的无耻气的不轻,毕竟这是她好不容易才发现的一株二阶灵草,说不定能缓解哥哥的一点痛苦,这样小涵哥哥就不用舍命去寻找那三阶灵草了。

“我胡说?你问问他们,是你胡说还是胡说,尹纤纤,交出你手中的灵草,若不然,呵呵……”

北巡冷笑,稚嫩的脸上显出一丝的狠辣,对于眼前这个女孩,他可没有任何的怜香惜玉之心。

三年前,当时族内正在选举两个年轻的俊才,去参加全族的比试,本来北巡的哥哥北川是可以被选中的,可惜遇到了北冥天,面对北冥天这个北家百年难遇的天才,他不过坚持了三招,便败下阵来。

全族之面,更是在自己心爱的女孩面前,北川败得这么的凄惨,因此在内心深处,他早已恨透了北冥天。

所幸,北冥天出师不利,第一场便面对北族最巅峰的天才,一招失败不说,更是落得半废之体的下场,背后北川可是乐开了花。

但是他对北川的那种的嘲弄依然没有消灭,看到失败身残的北冥天,他冷嘲热讽不说,更是迁怒于北冥天身边的北涵和纤纤,时常寻找北涵和尹纤纤的麻烦,所以北巡才敢这样明目张胆的抢夺纤纤的灵草。

“你休想!我是不会给你们的!”

十三岁的纤纤,虽然比北巡要小上两岁,但是现在纤纤的修为已经达到了淬体境三阶后期,比之北巡虽然有点差距,但是她也不想交出自己好不容易才得到的二品灵草。

“哼!小丫头,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虽然天赋非凡,但是这里我们可是有六个人,想要夺走焱龙草简直易如反掌,你可要想清楚了!”

说着,北巡右手一挥,他身后的五位少年立刻包围上来,摩拳擦掌,盯着中央的尹纤纤。

“你们!”

尹纤纤双眼发红,眼泪汪汪的大眼睛几乎要坠下泪来,这可是她找了好多天才找的唯一一颗二品灵草,难道就这样交给眼前的这个混蛋。

看着犹豫不绝的纤纤,北巡连同其他五人渐渐的逼上前来,并且做好了战斗的架势,阴冷的眼神发出丝丝冷光,好像随时准备动手,抢夺灵草。

“哼!既然这样,那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动手!”

随着,北巡的喝声,连同北巡在内的六个健壮少年,立刻像饿狼一般扑向了纤纤。一个还有可能抵御,但是面对六个,即便淬体境五阶的千士,恐怕都不能挡的下来。

但是就在北巡即将触碰到尹纤纤之时,她的身体却飞快的向身后飘去,拳影掌影,密密麻麻全都打在了空处,一股强大的灵力涌动,卷起了地面上的阵阵尘土。

“北巡!你还要不要脸!”

一道冷喝声,从尹纤纤身后传出,冷峻坚毅,透露着一股自然的自信,背着一个巨大的葫芦,北涵缓缓的从纤纤背后走上前来。

“连女孩子都动手,你还是不是男人!”

北涵愤怒的眼光之中,几欲喷出火来,纤纤这么懂事的小姑娘,自己爱还来不及,但是此刻竟然有人敢对她动手。

龙有逆鳞,触之必怒,这绝对不能忍耐。

“嗯?北涵?还搞了一个葫芦?”北巡眉毛一挑,脸上的笑意更胜,但是那股冷意依然没有消退,一脸玩味的看着北涵,好像在看着自己的玩具一般。

毕竟,从小到大,北涵同他的比试,北涵从来就没有胜过一次。面对这个自己一直以来踩在脚下的‘废物’,自己还真不介意松松手脚。

“呵呵!你说对了,今天我不仅要拿灵草,还要教训教训你这个不知死活的废物!让你知道,在这个世界,这个,才是硬道理!”

北巡晃动自己的拳头,笑呵呵的看着北涵,一种chiluoluo的羞辱,跃然纸上。

南帝的《火影传承异界纵横》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火影传承异界纵横》就可以了哦~

火影传承异界纵横

火影传承异界纵横

作者:南帝状态:已完结

北涵风媚儿是这本小说的主人公无疑,这本小说是《火影传承异界纵横》by南帝,火影传承异界纵横拥有最新免费试读预览,快来看看吧:为给哥哥治病,北涵不顾生死私自上山采药,机缘巧合下获得一颗黑色石子,进入另一片世界,自由穿越界面,自此逆转人生,痛打小人,越级挑战,收服妖兽,夺取造化,在强者如云的大陆,一步步踩着对手的鲜血逆天成帝!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