绒绒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绒绒小说阅读网

微凉最新小说 《傲娇甜心太难宠》戴雨潇慕冷睿精彩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01-16 20:44:15来源:zsy作者:微凉

微凉最新小说 《傲娇甜心太难宠》戴雨潇慕冷睿精彩在线阅读

傲娇甜心太难宠戴雨潇慕冷睿

傲娇甜心太难宠全文免费阅读

《傲娇甜心太难宠》第十二章 再遇邪佞

慕冷睿,该死的慕冷睿!想到慕冷睿,戴雨潇就控制不住的想咒骂。

这所有的厄运,都是慕冷睿一手造成的,他对自己造成几乎毁灭性的破坏。

可是语岑怎么办,自己能做到就这样沉默的消失吗?语岑会怎么想?心神不宁的戴雨潇突然很想给庄语岑家里打个电话。

她为什么不肯直接打给庄语岑呢,她只是想确定庄语岑有没有安全到家,在没有想好如何面对庄语岑前,最好还是只从侧面关心一下他吧。

“喂……”戴雨潇拨通庄语岑家里的固话。

“哪位?”陈妙言的声音。

“我……伯母吗?我是戴雨潇……请问语岑到家了吗?”没料到是庄语岑母亲接的电话,戴雨潇没有心理准备,不免有点支吾。

“戴二小姐啊,你不是移情别恋慕家大少爷了吗?怎么还打电话给我们家语岑?”陈妙言冷冷的声音很具洞穿力,字字敲击在戴雨潇心上,生生的疼。

“真不愧是沈梦琴生养的女儿,沈梦琴也真是后继有人!多亏我们一直反对语岑跟你交往,我们的担心这么快就应验了,以后离我们语岑远点!”

“妈妈,你再跟谁讲电话?”庄语岑的声音。

陈妙言在这时候挂断电话,看来庄语岑已经到家。

才多久的功夫,语岑的家人怎么也知道了呢?事态往越来越糟糕的方向发展,蔓延的速度超出戴雨潇的想象。

肯定不是语岑告诉他家人的,他还不至于这样无脑。

又是戴霜霖!她早就暗暗喜欢语岑,她肯定是抓住机会在其父母面前诋毁自己,好让她有机会趁虚而入。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戴雨潇头痛欲裂,顺手扯下一片绿叶撕成四瓣。

居然习惯性的撕成四瓣,看来自己已经深深中了庄语岑的毒,对他的爱已经渗透到一言一行,已经深入骨髓。

庄语岑向戴雨潇表白,是在戴雨潇的大学校园里,那里有一片四叶草坪。

庄语岑惴惴不安的要求戴雨潇做自己的女朋友的时候,戴雨潇风趣的要求:“你若能在这草坪里找到一株四叶草,我就答应你。”

虽然是四叶草地,实际上大家都知晓,四片叶子的四叶草很难找,大多都是三片叶子。

庄语岑认真的在草地上寻找,找了很久,才兴奋的对戴雨潇说:“找到了找到了!”

戴雨潇一看,果真是四片叶子,仔细一看,原来是庄语岑将其中一片撕成两片,这样就成了四叶草。

从那以后,戴雨潇和庄语岑都有一种习惯,若手底下有叶子,就会习惯性的撕成四瓣。

语岑,语岑,我深爱的语岑,让我如何忘记你?

昏黄的路灯下,一个醉汉摇摇晃晃走过来,对着一棵树小便,没有看到隐匿在角落里的戴雨潇,却把戴雨潇惊出一身冷汗。

时候不早了,一个女孩子孤身在外很是危险,该回家了。

这样想着,戴雨潇走进自己的车,开车离开公园。

一边开车,戴雨潇一边胡思乱想,心乱如麻,几次险些刮擦到公路边上的绿化带都慌乱间急打方向盘闪躲过去。

终于开到了明亮的繁华处,到处霓虹闪烁,整个夜晚都闪着变幻的流离光泽。

戴雨潇归心似箭,加大油门,想尽快到家。

语岑,语岑,语岑…….不知道这是今晚第几次念叨他的名字,他现在在家正在接受父母的训说吧,无非是让他远离她。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都是该死的慕冷睿!戴雨潇紧握着方向盘的手因愤怒显得骨节分明。

此刻慕冷睿如果在前方出现,戴雨潇有不顾一切开车撞死他的冲动。

让这混蛋去死吧!大不了跟他同归于尽!

“嗤------”尖锐的刹车声,把胡思乱想的戴雨潇惊醒过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迎面驶来一辆车,她没注意到她无意中已经偏离了车道,险些和这辆车迎面撞上,好在对方的车闪避及时才避免一场横祸。

戴雨潇慌忙下车,几步跑到那辆车前,想跟车主道歉。

自己真是太鲁莽太粗心了,怎么能在开车的时候胡思乱想呢,她出事是小,连累了这辆车上的人是大,他们可不是慕冷睿,不是她想报复的罪人。

刚才实在是太险了,险些连累了无辜的人受难。

戴雨潇很是自责。

“你好……”戴雨潇俯下身,轻敲车窗呼唤车内的人。

这一看不要紧,简直让戴雨潇目瞪口呆!面红耳赤!不由得懊悔自己看的不是时候。

一对年轻的男女正坐在车的后排座旁若无人的亲热,似乎刚才的惊险对他们没有丝毫影响,他们依旧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只见那男人一副微醉的模样,仰着头靠在银白色的后座上,暗灰色的衣衫敞开着,露出结实紧致的胸膛。

女人蓬乱的栗色卷发,硕大的耳环夸张的闪耀在发从里。

她伏在男人胸前,红润的樱桃舌尖细密而热切的舔舐着男人胸前紧致的肌肤。

男人的大手也没闲着,用力的揉捏着女人浑圆的胸部,女人的衣衫被拉扯到腰际,胸前那两丘酥嫩在男人的揉捏下变幻着形状,揉捏的女人娇喘连连。

戴雨潇知趣的想避开,那男人却不经意间忙里偷闲看了戴雨潇一眼。

本来隔着车窗戴雨潇看不清楚这男人的五官,这男人这一看不打紧,戴雨潇揉揉眼睛,确定这男人居然是让她恨得痛入骨髓的慕冷睿!

“慕冷睿!你这个该死的混蛋!你给我出来!”戴雨潇怒不可遏的用拳头砸车窗,抬起脚狂踢车门。

这时候的戴雨潇狂乱的像个泼妇,头发因动作的剧烈向各个方向飘扬飞舞,遮住了前额,时不时的遮住愤怒的双眼。

这个该死的慕冷睿,若不是他毁了她的清白,她又何至于无颜面对心爱的人语岑,又何至于让他的家人误解她,又何至于连亲生父亲都更加厌弃她!

“慕冷睿!你这个混蛋,你给我出来,我要杀了你!”戴雨潇彻底失控了,歇斯底里。

慕冷睿身边的女伴沉不住气了,被这阵仗吓坏了,停止了动作。

慕冷睿一把拽住正要起身的女伴,拽回到怀里,继续亲吻,手也不停歇。

女伴挣脱开,拉拢凌乱的衣衫,喊着:“我要下车,这个女人是个疯子,真可怕!”

女伴从另一边打开车门,避免跟戴雨潇正面冲突,急匆匆拦了一辆的士夺路而逃,仿佛戴雨潇将要寻仇的对象是她,而不是慕冷睿。

慕冷睿倒是冷静的很,等女伴走远了才慢悠悠的摇下车窗,对愤怒的戴雨潇说:“宝贝,你得稍微让开点,不然我开车门会伤到你哦。

”话毕缓缓打开车门。

戴雨潇愤怒的拳头雨点似的落在慕冷睿的胸膛,还没忘了抬脚使劲踢,可惜穿的是平底鞋,若是高跟鞋,那杀伤力会强悍许多。

慕冷睿像看一只布偶一样任由戴雨潇拳打脚踢的发泄,这点花拳绣腿对他来说算的了什么呢?无关痛痒。

片刻,慕冷睿一只手拎住戴雨潇后背的衣服,可怜的戴雨潇简直被拎的脱离地面,手脚却再也够不着慕冷睿的身体,只能对着空气胡乱飞舞。

“闹够了吗?你赶走了我的女伴,你就得负责给我消火!”

“你要敢第二次再对我做那种事,我就………”

话没说完,戴雨潇就被慕冷睿拽入那辆火红的迈巴赫。

戴雨潇猝然失防,跌入车中后座,慕冷睿顺势将她压在身下。

“你……”戴雨潇正要张口怒骂。

慕冷睿霸道的噙住她的嘴唇,把她准备咒骂的千言万语都吞噬殆尽。

戴雨潇情急之下用手指抓慕冷睿冷酷无情的脸,却被慕冷睿及时的扭住。

慕冷睿用一只手就轻松的将她的两只手臂禁锢在头上,若是平面看来,像吊起来受刑的感觉,就像刚才慕冷睿拎住她后背的衣服一样。

戴雨潇拼命想抬起腿脚,却被慕冷睿重重的压住,整个身体在车排后座的狭小空间里被桎梏的动弹不得。

慕冷睿腾出一只手落下车帘,吩咐司机往回开。

“放开我,放开我,你这个混蛋!”戴雨潇终于有机会喘息,大声尖叫。

慕冷睿本只是想教训戴雨潇,谁知她稍得空闲就不得安宁,连忙又霸道的含住的她的唇瓣吞噬她愤怒的咒骂。

戴雨潇在身下一直努力的扭动,反抗,每一次扭动都迫使躯体更紧密的贴合,她柔软的躯体一次次挤压着他的结实,就像一股股热流激荡着他的心脏,使得他的血液全部燃烧起来,不可遏制。

慕冷睿忍不住撬开她的牙齿,蛮横的探入,卷挟住她的清新兰舌,吮吸,吮吸,把所有的甘甜都吮吸到心腔。

手也忍不住拂过她柔润的胸,在顶端的圆点处摩挲揉捏。

每一次揉捏都激起戴雨潇激烈的颤抖,这颤抖令他更加兴奋。

手越过平坦紧致的的小腹,遇到了长裤的阻挡。

慕冷睿迫不及待的撕扯开戴雨潇的裤带,将长裤连同内裤一起退到膝盖。

“唔,这次你怎么没穿丁字裤…….”慕冷睿呓语。

戴雨潇穿的是纯色平角裤,这让慕冷睿的心细微的疼了一下,险些后悔起来,自己侵犯的是个多么传统的女孩子?!

若她真的就是那种清纯学生妹,他岂不是造孽?这种念头在慕冷睿的脑海里闪现,动作有些迟缓下来。

没记错的话,第一次侵犯她的时候她还是个处女,她流下的鲜红至今还放在衣柜的角落里珍藏,自己身边女人无数,可处女,却如稀世珍宝,难得一见,哪怕他是高高在上的穆家大少爷,也不得不感叹处女的稀有。

戴雨潇不失时机的拼命挣扎,慕冷睿马上采取行动制止住她。

可怜的近日来一直来走背运的戴雨潇,再次遭遇邪佞的慕冷睿。

狭小的空间里,戴雨潇无路可逃。

 

 

《傲娇甜心太难宠》第十三章 替代灭火

身下的戴雨潇因无力而娇喘,泪水打湿了卷翘浓密的睫毛,颤抖着翕动。

慕冷睿的手再次拂过那条退至膝盖的纯色平角裤,心中不免多了几分莫名的怜惜。

如果她是清纯的,第一次属于我,以后也只能属于我,如果她是传统的,第一次属于我,今后也只能属于我,我不能忍受和允许别的男人再触碰她。

“求求你,放过我。

我只想过自己的生活,我只爱语岑……求求你,放过我……”被压在慕冷睿身下的戴雨潇,无力的央求。

“放过你?谁让你赶走了我的女伴,你就得负责给我消火!”慕冷睿低沉的怒吼。

实际上本已经有了些许怜惜之心的慕冷睿,行动间也在犹疑着自己的所作所为,而戴雨潇的话刺激到他的神经,瞬间点燃了他的怒火,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听到戴雨潇爱别人就突然出离愤怒,愤怒的让他自己都感觉意外。

“你只能属于我!只能是我慕冷睿的女人!”慕冷睿的手急切的探向戴雨潇双腿间的私密处,那里还是干涩一片。

慕冷睿抚弄着戴雨潇最敏感的部位。

戴雨潇敏感的收缩,身体变得僵直。

慕冷睿不依不饶的继续抚弄,尽管戴雨潇内心千万个不情愿,生理上的反应却无法避免。

片刻间,戴雨潇的敏感处已经湿润,慕冷睿先将她丢在一旁,缓缓的抽出皮带,再迅速的覆盖上来,将自己的坚挺灼热的抵住戴雨潇最敏感的部位。

“不要,不要……”戴雨潇无力的哭泣。

“不要?”慕冷睿恢复邪佞的笑,用自己的坚挺摩挲起戴雨潇水红色的柔软。

戴雨潇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一种莫名的感觉贯穿全身。

第一次只感觉到了疼痛,而慕冷睿这次的动作居然让自己有了异样的感觉,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戴雨潇的头脑一片混沌。

慕冷睿就冷着脸摩挲,眯着眼睛看戴雨潇的反应。

而他不清楚戴雨潇的感受,只看到戴雨潇神志不清的颤抖,她还是这样的恐惧?

那么让恐惧来的更猛烈吧!慕冷睿用力一挺。

“啊!???微闭着双眼的戴雨潇被强烈的冲刺刺激的睁大双眼,眼前的慕冷睿的面部表情很是冷漠,仿佛自己只不过是一只正被他撕碎的布娃娃。

上次慕冷睿的粗暴已经让她很受伤,就是因为那些撕裂伤她才不得不四处寻找小医院检查,这缝合手术才做完没有多久,伤口刚刚愈合没多久,却又悲剧的遭遇慕冷睿的蹂躏!

下身又一阵疼痛,是不是伤口又裂开了?疼痛让戴雨潇无力的清醒。

“你能轻一点吗?伤口才愈合没多久…….”戴雨潇小声的再次央求,她深知自己无路可逃,也不再寄希望于任何人,只希望能减轻一些身体上的痛苦。

“伤口?”慕冷睿迟疑了下,猜测着戴雨潇的意思。

而身体却不听从自己的控制,再一次深入戴雨潇。

光滑的内壁紧紧包围着自己的坚挺,真的就想一直停留在那里,没有任何一个女人给自己想停留的感觉,只有这个戴雨潇。

可是她偏偏总是提起那个该死的语岑!想到这,慕冷睿又一阵凶狠的抽动。

戴雨潇无力的呻吟,在车上急剧升温的闷热空气里回旋的凌乱不堪。

她被重重的压着喘不过气,慕冷睿的重压简直让她几乎窒息。

慕冷睿竭尽所能挑动着她的欲\/望,她脑海里满是庄语岑,拼命的压制住慕冷睿身体上给她的感觉,这种感觉,很煎熬,很难过。

戴雨潇的内里随着自己的抽动急剧收缩,这让自己几次都险些被这种收缩力极强的紧绷吸附的失控,慕冷睿异常兴奋的加快抽动,粗重的呼吸湿热的吐纳在戴雨潇的耳边。

“呃……”慕冷睿一声低吼,在那样的紧绷里释放了自己。

慕冷睿将一根软绵抽出,坐起身来小憩,戴雨潇已经被折磨的有气无力,连并拢双腿的力气都没有,就那样微张着双腿躺在慕冷睿的身侧。

戴雨潇还没缓过神来,慕冷睿又再度欺身过来,他可能觉得空间太狭小,将戴雨潇的双腿抬起来向下挤压。

“宝贝,你身体的韧性可真好。

”慕冷睿调侃的笑,看着双腿被压制到胸前的戴雨潇,看着她被自己虐辱的样子,有一种征服性的快感。

“语岑……”戴雨潇有些神志不清的呓语。

又是语岑!慕冷睿脸色瞬间阴沉,再一次挺身而入。

戴雨潇已经再次出血了,鲜红顺着翘臀淌落在米白色的后座上,煞是醒目。

慕冷睿抬起戴雨潇双腿的时候才看到后座上的血迹,内心闪过一丝丝内疚,而戴雨潇泛着莹泽的肌肤让他不可自拔,他贪恋上了这样的躯体,不可抑制的贪恋!

他脑海里也混沌起来,竭尽全力的占有侵犯着戴雨潇,他脑子里只有一种念头,并体现在动作上,占有她,占有她,尽全力占有她!

慕冷睿变换着体位折磨着戴雨潇,一次,两次,三次,直到最后筋疲力尽。

戴雨潇早被折磨的有气无力,连咒骂慕冷睿的力气都没有,只能任由他凌辱,任由他彻底的侵犯。

终于,支撑不住昏睡了过去。

司机很适时的在慕冷睿快结束的时候将车缓缓驶进慕家豪宅,他甚至慕冷睿的脾气,自己若不小心坏了他的兴致,那负责灭火的就不仅仅是戴雨潇了。

若他被慕冷睿拿来消火,可就不是干柴烈火那么简单了,男人给男人消火可没那么轻松,不伤筋动骨才怪。

慕冷睿抱着昏睡的戴雨潇下车,冷冷的吩咐司机:“把后座清洗下,打电话给楚医生,让他来家里一趟,今天晚上必须来。”

楚医生是慕家的家庭医生,已经半夜十一点,司机想着楚医生会不会不接电话呢,还是硬着头皮拨通电话,说了大致情况,楚医生有些惊诧。

十几分钟的时间,楚医生已经到了慕家豪宅,戴雨潇还在昏睡中。

慕冷睿冷冷的眼神瞥向昏睡中的戴雨潇,“给她检查一下,看她有没有受伤。”

戴雨潇身上半裸着的身体只盖了一件慕冷睿的衬衣,蜷缩着的身体显得娇弱不堪。

慕少什么时候好上这口了,居然选上学生妹了,楚医生暗暗的想,眼前的这个女人跟之前与慕少纠缠的女人们不同,不施粉黛,纯色的上衣,一副单纯的模样。

楚医生小心翼翼的分开戴雨潇的双腿,检查伤口。

“慕少,从伤口上看,这位小姐不久前应该做过缝合手术,伤口在愈合没多久的情况下又有些破裂,我得给她修补下。

”楚医生没好意思表示出被伤口吓了一跳,除了生产的女人,没有谁的下身被撕裂的如此严重的。

“唔。

”慕冷睿面无表情的轻哼。

“而且,修补后半个月不能有性行为,不然伤口再次破裂的话就更难以愈合了。

”楚医生说这话的时候轻声细语,担心这话会扫了慕冷睿的兴致。

“唔。

”同样的轻声,慕冷睿却分明微微皱了眉头。

需要半个月,看来这女人确实伤的不清,本来怀疑她话的真实性,看来错怪她了…….慕冷睿的脸色依旧冷漠,内心却漾起内疚的波澜。

慕家豪宅有一间专门的诊室,连基本的药品和手术器材都具备,就是避免身体有病恙的时候还要费力的跑去医院,索性就在家设立一个诊室,储存的药品和手术器材定期更新,基本设施能和大医院媲美。

楚医生给昏睡的戴雨潇注射麻醉,准备开始给她做修补手术。

整个过程戴雨潇都在昏昏沉沉的睡着,一点知觉都没有。

慕冷睿抱着她进手术室,将她轻轻的放到手术台上,整个修补手术过程他都陪在身边,看着楚医生修补伤口。

慕冷睿没陪谁做过手术,在此之前,没有一个女人可以如此享有慕冷睿的呵护。

呵护?慕冷睿可不这么想,等她养好伤口,是为了更全面的侵犯她,她爱的是什么语岑,我凭什么呵护她!呵护这个词儿在脑海里跳跃了一下,就稍纵即逝。

明亮的手术无影灯下,戴雨潇的伤口显得很猩红夺目,宣示着这样柔软的位置是如何的被肆虐过,一朵欲绽的花苞就这样无情的被摧毁。

慕冷睿面无表情的看了看伤口,在楚医生面前,他掩饰住内心的悸动。

难怪那天戴雨潇找借口逃脱说身体不舒服,他派去的人尾随好久才看到她进了一家小医院,难道真的是去医院做手术?

看来她真的没有撒谎。

而他单纯的认为她是耍花招,不知为何他总是认为她捉弄自己,因此更霸道想占有她,占有她的身体,占有她全部的生活空间,不知为何,她的闪躲与拒绝激发起自己更强烈的占有欲。

为什么选择去一家小医院呢,医疗条件那么差!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如果去的是大医院,伤口不至于愈合的那么差。

一股无名火让慕冷睿有想打人的冲动,火焰闪露在他幽深的眼眸里。

灭火,灭火!慕冷睿看了看还在手术中的戴雨潇,提醒自己冷静。

灭火?戴雨潇再度受伤,还不是由于自己按捺不住让她替代灭火?!我真的这么残忍冷酷?慕冷睿看不透自己的内心。

手术后,慕冷睿将依旧沉睡的戴雨潇抱回卧室,静静的看着婴儿般安睡的戴雨潇,忍不住轻柔的在她苍白的脸颊上印下轻轻一吻。

这些细微的举动,沉睡里的戴雨潇,都不知晓。

 

 

《傲娇甜心太难宠》第十四章 终落魔掌

戴雨潇醒来的时候,手脚无力,筋骨酸痛,整个身体都散架一样让她瘫软。

一条手臂环住她的肩,偏过头一看,男人面无表情的熟睡的脸。

慕冷睿!昨晚的不堪一幕幕电影片段样的涌上心头,让戴雨潇瞬间清醒过来。

她抑制住内心的厌恶,费力的挪开那条手臂,忍着疼痛在这个房间里找寻自己的东西。

手机呢,包包呢,钥匙呢?统统找不到。

这些东西全都在车子里,那么车子呢?慕冷睿就这么无礼的将自己掳来,车子她是如何处置的?那些私人物品呢?

戴雨潇找不到自己的东西,总不能这样赤身裸\/体出去吧,她还是寻思着趁慕冷睿熟睡悄悄溜走。

所以她找寻的动作都是轻而又轻小心翼翼的。

无奈,什么都没找到。

看来,又只能穿这个混蛋的衣服了,戴雨潇从找了一件慕冷睿的衬衣裹在身上,悄悄打开卧室的门,想要溜走。

“又想溜走?”冷沉的嗓音从身后响起,在戴雨潇将门开到一半的时候。

戴雨潇被吓的颤抖了一下,慕冷睿居然醒了,怎么办?一时间没了主张,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手还停留在门把手上。

“宝贝,乖乖回到床上来,免得着凉。

”慕冷睿貌似有礼貌的关心的邀请。

回到床上去?我才不要!戴雨潇对那张床很是恐惧,远远避开唯恐不及怎么还会心甘情愿的回到床上去。

戴雨潇发动所有细胞飞速运转,想着该怎么逃离这个混蛋的魔掌,离开这个看似豪华舒适的在她心里却地狱一般的丑恶的地方。

确实,慕冷睿的卧室自然是豪华舒适的,加大码的KINGSIZE水床,处处透着雍容华贵,无不显示着慕家的尊贵身份。

还在寻思间,戴雨潇的身体突然悬空了,一只手臂从后面把她拦腰抱起,戴雨潇觉得天旋地转,晃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又躺在了那张宽大的床上。

戴雨潇再次起身意欲离开,却被慕冷睿牢牢的禁锢在怀中。

“你这个混蛋,放开我!”戴雨潇拼命挣扎,怒骂无礼的慕冷睿。

慕冷睿一下含住她的唇,戴雨潇呜呜的难以出声。

慕冷睿的手又不安分的开始游走,隔着衬衣在戴雨潇胸前游移,片刻,身体又起了反应,温热有力的大手急切的划过柔滑的后背,拂上富有弹性的翘臀。

“最好半个月内不能有性行为。

”楚医生的话在耳边响起,慕冷睿皱皱眉头,动作迟缓下来。

戴雨潇紧张的缩紧身体,意识到狂风暴雨又要开始肆虐了,可自己又无力逃脱,泪水又绝望的流淌成河。

可慕冷睿的亲吻突然不再绵长细柔起来,就那么轻柔的吮吸着她,他的动作也缓慢了许多,轻柔的抚摸她的肌肤。

这个混蛋想干什么?戴雨潇猜不透。

慕冷睿轻薄够了,就停下来躺倒一边,粗重的呼吸。

戴雨潇不明就里,动也不敢动,就听着他的呼吸声,对他的举动颇感意外。

他就这么轻易的放过自己了?

“总是一张苦瓜脸,真让人腻烦!”慕冷睿冷冷的满是厌弃。

原来他是厌弃自己了,那么继续厌弃吧,厌弃透顶了就可以放过自己。

戴雨潇心存侥幸的想。

戴雨潇闭着眼睛,不敢看慕冷睿,怕他继续轻薄。

听到慕冷睿穿衣服的声音。

“余管家,你可以进来了。

”慕冷睿穿好衣服对着门外说。

余管家轻轻的打开房门,手里拿着一个杯子一盒药,恭恭敬敬的放在床头的柜子上,怜悯的看了一看缩在床上的戴雨潇,就知趣的退了出去。

“起来,吃药!”慕冷睿不容反抗的命令。

吃药?为什么吃药?吃什么药?戴雨潇不解。

一个可怕的念头闪过脑海,难道他让自己吃刺激性的药好促进她的兴致?想到这戴雨潇身体一抖,更加紧张起来。

慕冷睿不耐烦的将药盒摔到戴雨潇蜷缩着的身体上:“难道要我喂你!?”

又是威胁性的挑逗,戴雨潇不得不睁开双眼,不情愿的拿起药盒,扫了一眼,居然是消炎药。

“不想死的话就把药吃掉,别总是还没死就跟死人一样。

”慕冷睿依旧不耐烦的语气。

慕冷睿进浴室开始洗澡,戴雨潇听到哗哗的水声,认为机会又来了,爬起来蹑手蹑脚的想溜出去。

“戴雨潇!进来给我搓背!”还没走到门口,慕冷睿的声音就雷似的炸响。

戴雨潇不肯动。

凭什么让我给你搓背,你这个无耻的男人,我又不是你的婢女!

“想让我抱你进来?”一直阴冷着的慕冷睿恢复了忽的又戏谑起来。

果真是善变的恶魔!戴雨潇心里咒骂着,却不得不走到浴室的门口。

浴室墙壁都是半透明的磨砂玻璃,半朦胧半透明,慕冷睿身体若隐若现的闪在玻璃墙壁上,让戴雨潇脸红心跳。

戴雨潇突然就被慕冷睿以极快的速度拽进去,戴雨潇局促不安的闭着眼睛,不敢看慕冷睿的身体。

“你能闭着眼睛给我搓背?”慕冷睿饶有兴味的看着眼前紧张的闭着双眼的戴雨潇,心中觉得好笑。

不管怎样,两个人的身体已经接触过很多次了,这个戴雨潇怎么还害羞成这样?真是难以调教匪夷所思。

戴雨潇担心慕冷睿又有无礼的举动,还是睁开眼睛的好,也好有个心理准备。

眼前的慕冷睿,赤身裸\/体的躺在浴缸里,看着她不怀好意的笑,嘴角微微挑起,怎么看怎么邪佞。

“过来,宝贝。

”慕冷睿勾起一根手指,招呼小猫小狗一样招呼戴雨潇。

“我不是你的婢女,凭什么给你搓背!”慕冷睿亵玩的态度激怒了戴雨潇。

“不给我搓背,可以,那我给你搓背!”

戴雨潇的身体再次腾空,然后跌倒浴缸内慕冷睿的怀里。

身上仅有的衬衣又被水浸湿了,勾勒出玲珑有致的躯体。

慕冷睿看的兴起,大手用力一扯,衬衣扣子全部脱落,戴雨潇的身体再次暴露无遗。

“啊!”戴雨潇忙不迭的伸手阻挡,可是已经来不及,慕冷睿的手又覆盖住柔润的胸,大力的揉捏。

戴雨潇吃痛的惊呼挣扎,手脚起落处都击打出片片水花。

当手触碰到那片柔软的时候,楚医生的话又再次混沌的想起,半个月不能有性行为,半个月不能有性行为,慕冷睿很想把楚医生的话清除出脑海,他的话却一直回响在耳边。

真是扫兴!慕冷睿粗重的喘息,嘶哑着声音命令:“出去!”

正慌乱着的戴雨潇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呆怔的等着慕冷睿下一步的动作。

“听见没有,出去!”慕冷睿简直是低吼。

这个不识趣的戴雨潇,没听到他的话麽,难道非要春光暴露的在这里勾引他?能摸不能进的这种滋味真是难受,没有哪个女人让他这么难耐过。

湿淋淋的戴雨潇,如获大赦的跨出那个超大的按摩浴缸,扯过一条浴巾遮住赤裸的身体蹑手蹑脚的走出浴室。

这慕冷睿真的是难以捉摸,怎么突然发善心放过她了?戴雨潇被慕冷睿的突然中止搞得莫名其貌,这可不像他的一贯风格。

十几分钟后,慕冷睿赤身露体走出浴室,裸露着小麦色的健康肌肤,浑身的肌肉紧致而结实。

这还是第一次细细打量慕冷睿的身体,戴雨潇不由得看的呆了。

“怎么,没见过型男麽?”慕冷睿冷笑的戏谑,抓住戴雨潇的手放在胸前。

“要不要体验一下?摸一下,感觉很不错的哦?”。

戴雨潇躲闪着,再也不敢看慕冷睿,紧张的将手缩回去。

慕冷睿看了看虾米一样蜷缩在床上的戴雨潇,不由得好笑,穿好衣服便走出卧室。

“戴小姐,用早餐了。

”余管家敲着门,在外面轻声说。

“我…….没胃口,不想吃…….”戴雨潇柔弱无力的答。

“不行哦,您如果不吃的话,我很难跟少爷交待的……..”

这个该死的慕冷睿,对待管家也一样的强悍麽,她不吃早餐又关管家什么事,他居然会以此为难不相关的人?也以此逼迫她吃饭?

“那好,你稍等一下。

”戴雨潇虚弱的撑起身,意识到身上还只披着浴巾,就又拿了一件慕冷睿的衬衣裹上。

“进来吧。

”戴雨潇稍微整理一下头发,端着早餐的余管家走了进来,放到床头柜上就打算退出去。

“余管家,麻烦你稍等一下…….”戴雨潇唤住余管家。

“戴小姐您还有什么吩咐?”余管家停下离去的脚步。

“能不能帮我找两身女人穿的衣服?总不能总穿这衬衣…….”戴雨潇对余管家说这的时候有些脸红。

“好的,没问题。

大少爷刚刚已经吩咐过了,一会您用过早餐我就能送过来。

”余管家对这个戴小姐还是颇有好感的,来这里的女人,没有谁像戴雨潇一般客客气气的跟他说话,看起来是家教很好的一个人。

别说客气,不对他颐指气使就不错了。

这就是那些千金小姐们的风范。

这位戴小姐,气质不凡,却一点点都没有高高在上的冷漠感,很有亲和力,像…….普通的邻家女孩。

可是,慕少对她做的事…….余管家在心里一声叹息。

他一个下人又能做什么呢,只能尽量多给戴小姐一些力所能及的照顾吧。

“对了,您别忘记吃药。

慕少爷也提醒过的。

”余管家提醒戴雨潇。

“为什么让我吃药?”戴雨潇正好想问这事。

“您不知道吗?昨晚您做了修补手术,这一周都需要吃药消炎,免得伤口感染发炎呢。

”余管家有些惊讶,戴小姐连自己做了手术都不知道?

戴雨潇腾的脸色通红,修补手术从余管家嘴里说出来让她很尴尬,毕竟是私密处的手术。

昨晚睡的太死了,怎么做手术都不知道?看来这个混蛋慕冷睿还不是那么冷血,居然想得到自己下身撕裂找医生给自己诊治。

难怪今天两次……他都突然中止了…….看来这就是缘由所在了。

戴雨潇想到这,脸色更加通红,不由得嘴角泛起一丝羞涩的笑意。

虚情假意!下身的痛楚传来让戴雨潇又痛恨起慕冷睿,找医生又怎样,这伤口还不是他造成的,她所有的厄运全部都是他带来的,无论他做什么都不能弥补!

什么时候,她才能逃出慕冷睿的手掌心?

微凉的《傲娇甜心太难宠》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傲娇甜心太难宠》就可以了哦~

科幻小说完结本-最新科幻小说无删减-绒绒小说阅读网

绒绒小说阅读网一个无广告无弹窗的清新阅读网站,想看小说的你不想被广告遮掩,就快来绒绒小说阅读网吧,这有收入了很多科幻小说,2020科幻小说排行榜等,更有科幻小说完结本、短篇科幻小说等你来在线免费阅读,这些都是广大书友爱好的内容和类型,绒绒等你来阅读科幻小说

Copyright ©2012-2020 科幻小说大全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