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傲娇甜心太难宠戴雨潇慕冷睿小说全本资源在线阅读

时间:2020-01-16 20:44:13傲娇甜心太难宠作者:微凉

戴雨潇慕冷睿小说的全本资源是《傲娇甜心太难宠》在这里可以在线阅读,作者大大是微凉,傲娇甜心太难宠在微凉笔中体现出主人公戴雨潇慕冷睿的故事诸多斑斓,结局感人,来看看他们的故事:戴雨潇遇见他的时候,她的脑海里蹦出四个字:惊为天人。那一夜与他翻云覆雨原来不是梦。慕冷睿打量着,眼前的她真是美,像只被凌虐过后没有依靠的小兽,牢牢吸引着他邪恶的视线,暗沉的眸子霎时变得幽深,他突然拉过戴雨潇,就这样从后面撞进了她的身体,再次占有了她。天知道,这女人能让他如此失控。

《傲娇甜心太难宠》戴雨潇慕冷睿免费试读

傲娇甜心太难宠全文免费阅读

《傲娇甜心太难宠》第九章 我心难归

多亏好朋友罗箫音,多亏她肯陪自己演这出戏。

戴雨潇从车上走下来,脚步轻盈,每走一步都要跳跃起来,看的出她心情大好。

成功的再次逃脱,自然喜悦非常。

由于心情好,看着戴家宅院的草木建筑也顺眼许多,这些都如儿时的记忆,莫名的亲近许多,无法剥离的亲情雾霭里的山峰一般若隐若现。

坐在绿草茵茵草坪上,沉醉在往日里与父母亲温馨回忆里的戴雨潇,闭着眼睛沉思。

若妈妈一直健在的话,如今的生活应该别有风景吧?

短信提示音打断戴雨潇的思绪。

慕冷睿?戴雨潇为他设置了一个特别的提示音,是汪汪的狗吠声,因此手机一响别可以清晰分辨出发送者或者来电是慕冷睿。

这个提示音是戴雨潇受慕冷睿短信骚扰期间设置的,她被骚扰的不厌其烦心惊胆战,不管谁的信息都让她紧张一番,于是干脆将慕冷睿的提示音单独隔离,选择狗吠声的提示音自然是为了提醒自己他只不过一条经常乱吠的小狗,以此淡化对他的恐惧。

宴会上她从慕冷睿眼皮底下堂而皇之的逃走,他肯定很不爽吧?这么快就有反应了,这短信无非是为了表示他的愤懑吧?戴雨潇回想起逃跑的精彩不由得唇角微微翘起,心中不免有些得意。

带着几丝不屑打开信息,“华娱的投资项目,你父亲还想不想要了?”慕冷睿短短一句话,却正击中戴雨潇的软肋。

没有什么可以要挟的住戴雨潇的,戴雨潇在乎的人和事有限,而她父亲戴正德,便是其中一个。

尽管戴正德的作为让她这个女儿颇感打击与失望,而他毕竟是她的父亲,血浓于水。

他是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尽管他看不清她,她却不能蒙蔽双眼忽略他的存在。

这次宴会,她并非存心戏弄慕冷睿,只是为了保全自己而已,她真的没心思再跟慕冷睿玩下去,他身边女人那么多又何苦纠结于她这姿色平庸的一个?

她爱的人是庄语岑,只想早点跟他订婚结婚,只想和他厮守一生相守终老。

只想早点脱离华娱财团,摆脱这个桎梏,过她梦寐以求的生活。

“慕冷睿,求求你,放过我……..”戴雨潇自言自语,她无奈之下,只能打电话给慕冷睿,把心中所想告诉他,希望自己的真诚能打动他,那么他对自己做下的所有错事都当作过眼云烟了,若他肯放过她,从今后各走各路永无交集。

戴雨潇拨打慕冷睿的电话,良久,无人接听。

再拨,良久,终于接通了。

电话那边,传来不堪入耳的声音。

“哦哦哦,好睿睿,求你快点进来,快点进来,我受不了了…….”一个女人娇弱的央求声,似乎饥渴难耐。

“哦哦哦哦,好大,好粗,睿睿,给我,给我,快点给我……..”

男人粗重的呼吸声。

“哦,好舒服,睿睿,好舒服,深一点,再深一点,我要你,我要你………”女人放浪的呻吟与满足的喊叫。

戴雨潇再也听不下去,失控的一改淑女风范破口大骂:“慕冷睿你这个混蛋,带着你的贱\/货滚出我的世界!老娘我没时间陪你游戏!”

“呦宝贝,你吃醋啦,不然你来一起玩三人行啊?放心吧,我绝对有能力同时满足你们两个…….”

“睿睿,不要停不要停,求你不要停……..”那边女人急切的哀求声。

“去死吧,你们这对奸夫淫妇!”戴雨潇面红耳赤的挂断电话。

一种说不清的情绪激荡着她的内心,不知为什么,听到这不堪的激情声音让她无比愤怒,这个风流不羁的慕冷睿,身下的女人还不够多麽,为什么还纠缠自己?

而且,戴雨潇心中微微发酸,搞不清楚为什么有一种隐隐的醋意涌上心头,这真是让人匪夷所思,戴雨潇有些惊恐,急切的将这种情绪压制下去。

语岑,语岑,你在哪里?戴雨潇轻咬着下唇,算了,一定坚持下去,再过两个月,满三个月未婚夫就要回国了,到时候就有臂膀保护自己慕冷睿也再那么容易骚扰自己了。

“语岑啊,你回国啦?”用餐的时候戴霜霖接听电话,还得意的给了戴雨潇飞了一个媚眼,意思是,你看你看,你的未婚夫回国却没打电话给你,而是打给我的耶。

“哦,你问雨潇啊,她最近火的很呢,你再不回来她不知在哪个男人的床上奋斗呢。”

“你,别胡言乱语!”一旁的戴雨潇忙不迭的阻止她继续说下去。

“胡言乱语?我可是有证据的,”戴霜霖提高声调以强调她语言的正确性。

“语岑啊,我过会就发一张精彩的照片给你哦,看了可别吐血啊。

有些女人啊,就是不知道自重,我都替你觉得不公呢,你这才出国多久啊,就有人难耐寂寞迫不及待的出墙了…….”

戴雨潇再也听不下去戴霜霖的喋喋不休,没吃完饭就匆匆离席,神情落寞的开车到戴家宅院附近的公园里,这是而是语岑和她儿时很喜欢来的地方,没人管束没人限制,可以自由自在的玩耍。

早就知道戴霜霖早晚会告诉语岑,可谁知道她会捅的这么直接,心疼的很,她真的杀人不见血,她就那么残忍的在最痛处深深刺下一刀。

难以想象语岑看到那张照片的反应,他宁愿相信那张照片,还是相信自己是有苦衷的?

可是语岑,居然选在这风口浪尖的时刻回国了,若他果真离开三个月,等风声过去大家淡忘了再回来,自己回旋的余地会很多。

而戴霜霖,就选语岑回来的这时候,把自己无情的逼入了一个不容转身的死角。

可是语岑,你回国后,为什么不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我,却打电话给我姐姐戴霜霖?你还在倔强的生我的气麽,你可知道你离开的这段时间发生了多少事?深爱你的我遭受了多少不堪和痛楚?虽然你只离开了短短的一个月,而不是三个月。

想到此,戴雨潇忍不住潸然泪下,所有的委屈,不满,都化作泪水涌出来。

既然语岑不肯打电话给她,她又何必叨扰他,就这样彼此沉静吧,互不打扰。

戴雨潇果真就没打电话给庄语岑,即便她已经知道庄语岑回国。

本来她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庄语岑身上,等待着他回国后能解救她出苦海,能给她有力的庇护,现在看来,所有的设想都是想当然,戴霜霖轻而易举的就破坏了她的念想。

目前的处境更为糟糕,除了担心慕冷睿的骚扰,还要担忧起庄语岑的反应,后者更让自己心焦,越是在乎,越是心焦。

算了,平常心对待吧,一切顺其自然,以静制动,她就安静的面对所有未知吧。

本来打算打电话给庄语岑的戴雨潇,拿定主意关上了手机,坐在公园的长椅上静静的发呆。

“雨潇?”这声音让戴雨潇身子一震,多么熟悉的声音,是语岑!

戴雨潇循着声音看去,英姿飒爽的庄语岑风度翩翩的向她走来。

戴雨潇站起身,很想奔向前去扑进庄语岑的怀里大哭一场,向他诉说所有的心事,可不知什么原因迈不开奔向庄语岑的脚步,就那么定定的站在原地,迎着庄语岑的目光。

庄语岑已经接到了戴霜霖发来的短信照片,照片能分辨出被人压在身下接吻的确实是他深爱的戴雨潇,可是看不清楚表情,根本无法判断整件事情的真实性。

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看到深爱的人与别人接吻的照片,都会心碎和愤怒吧?心碎的滋味很不好受,可是愤怒吗?他又有什么资格愤怒呢?若雨潇真的选择了别人,况且还是身世显赫的慕冷睿,他又怎能拉回爱人的心呢?

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戴雨潇,是以未婚夫的身份质问这件事情的缘由?还是以青梅竹马好哥们的身份表示一下关心,旁敲侧击了解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还是当作这件事情全然没发生过,然它云烟一样自然消散?

拿不定主意的庄语岑思来想去,不知不觉就开车到了这个公园散心,这个他和雨潇经常约会的地方。

还没理出头绪,就看到了坐在长椅上发呆的戴雨潇。

一个月未见面,庄语岑很想上前拥住心爱的人,却迈不开脚步,不得不按捺住内心的激动,缓缓走向心爱的雨潇。

他猜不透戴雨潇目前的心态,她是否还在爱着自己?还是真的爱上了别人?他还有拥她入怀的权利吗?

隔了半米的距离,庄语岑停住脚步,没再继续往前走,向她张开双臂,留给戴雨潇一些空间,让她选择是否投入自己的怀抱。

久违的动作,久违的怀抱,戴雨潇几乎控制不住的想扑进那干净温暖的怀抱,可是看着庄语岑清澈的眸子,干净的脸庞,蓦地慕冷睿赤裸裸的身体呈现在脑海,这让她突然觉得自己污秽起来。

这短短的一个月,发生了太多的事,她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单纯干净的戴雨潇,她身上有了伤痕,即便伤口愈合,那疤痕还是会时不时的刺痛内心,让她痛的无法呼吸。

依旧风度翩翩的语岑,我已经不再干净了,又何曾配得上你?戴雨潇痛苦的想。

想到此,戴雨潇控制不住情绪,担心时间久了会在庄语岑面前哭泣,深深看了一眼庄语岑张开的双臂,控制住不贪恋他的怀抱,快速转身跑开了,留下一脸惊愕的庄语岑静静的张着双臂。

语岑,原谅我,我再也不是以前的那个雨潇了,原谅我,我配不上你,我的心,再也回不去了。

戴雨潇泪如雨下。

 

 

《傲娇甜心太难宠》第十章 信任

戴雨潇转身离去的背影消逝在公园的转角处,庄语岑一头雾水的张开双臂伫立在原地,半晌才缓过神来,戴雨潇已经远远的走了,自己居然没想起跑过去拦住她。

确实,这么久的时间没有见面,当初自己赌气消失一个月,一定让雨潇很伤心吧。

正是由于忐忑不安才尽快结束行程,回国后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戴霜霖了解雨潇的近况,自己真是太粗心也太过于计较,刚才为什么不主动给雨潇一个拥抱?

原本是想多给她一些空间,谁知她转身离去,刚才为什么犯傻呢,为什么不跑上前去拦住她呢?庄语岑开始自责,本因雨潇不信任他而负气出国,他又何尝不是没有完全信任雨潇呢?那不雅照片说不定是雨潇遭受胁迫呢?

若果真是胁迫,那身为未婚夫的他罪过就大了。

没能给未婚妻庇护,反而怀疑她对自己的忠诚…….那她对他一定失望之极。

庄语岑很后悔自己看到雨潇后的反应,暗下决心一定找机会好好哄哄戴雨潇。

即便她真的爱上了别的男人,也要努力让她回心转意。

泪水迷蒙着戴雨潇的双眼,睫毛也被润湿,整个世界看起来都是雾蒙蒙的,戴雨潇并没有马上开车离开,而是抱着膝盖蹲坐在一个隐匿的角落。

雾蒙蒙的视野里,一个身穿体面正点小西装的男孩走到正在哭泣的小雨潇面前,“小妹妹,别哭了,我这里有好吃的糖果给你。

”男孩摊开掌心,手里果然握着几颗包装精致的太妃糖。

“这糖很甜的哦,吃了就不许哭了哦,泪水是苦的,会把甜味冲走的。

”男孩眨着清澈的大眼睛,很认真的说,说完拉过雨潇的手,把几颗糖果全部塞进进她的手心。

多么有意思的解释,泪水会把甜味冲走的,小雨潇破涕为笑,剥了一颗糖放在嘴里,果然很甜,连流到嘴巴里的泪水都变得甜丝丝的。

这个小男孩就是庄语岑,这就是年幼时的庄语岑与戴雨潇第一次见面。

庄语岑与戴雨潇青梅竹马,两个人的感情从儿时已经开始萌芽,每次戴雨潇不开心,庄语岑都会拿出几颗包装精致的太妃糖哄戴雨潇开心。

吃了糖就不能再哭哦,不然泪水会把甜味冲走的。

戴雨潇一直记得这句话。

如今有多久没有收到他的太妃糖了?太妃糖的味道还是甜的麽?

一个月前,戴雨潇的生日,庄语岑约戴雨潇到这个常来的公园见面,说给她一个惊喜。

戴雨潇满腹期待的欣然前往。

戴雨潇每次见庄语岑都是很清爽的装扮且不施粉黛,在他面前永远都是最自然的,无须装束,今天也不例外,戴雨潇一身学生装扮,显得清纯可爱。

公园里绿意葱葱,清凉的绿意藤蔓一样的缓缓附上戴雨潇的心壁,沁凉如水的感觉舒展开来。

戴雨潇和庄语岑总是选择在这里约会是有缘由的。

公园里有一处特殊的景致,说是景致,倒不如说是冒险项目。

公园一角有一条高六米宽十公分的坝子,长度有二十米。

坝子的两旁没有任何保护设施,只有很高的杂草,故意给人荒芜的感觉。

坝子成梯形,底部很厚,顶部狭窄。

年深日久,经受风雨侵蚀的狭窄的坝子表面已经不平整,坑洼凹凸。

据传说那坝子是战争时代将士们建好用来挡子弹的,细看的话还能看得到密密麻麻的弹孔。

公园里很多地方重新改造了,而这道颇具纪念意义的坝子却保持原状。

不知谁先发起的,一对相爱的恋人若能手牵手从坝子的一端成功的走到另一端,就意味着两个人情比金坚能白头偕老。

很多恋人原本跃跃欲试,闻名而来,到这以后看到狭长的坝子便打消了念头,若从这狭长的坝子上跌落下去非死即伤。

因此,闻名而来的人很多,勇于尝试的人寥寥无几。

而这寥寥无几的人中,就包含庄语岑和戴雨潇。

“雨潇,你相信我吗?相信的话就把你的手给我,我牵着你的手一起走过那道坝子。”

戴雨潇笃定的点点头,满怀信任的将柔弱无骨的小手放进庄语岑温热有力的大手。

戴雨潇内心是很恐惧的,还没开始腿就开始打颤,庄语岑看得出她的紧张。

“雨潇你闭上眼睛,紧紧牵住的我的手就好。”

戴雨潇闭上眼睛,一只脚尖一直抵着庄语岑的脚后跟,战战兢兢的跟随庄语岑完成了冒险之旅。

走完后,戴雨潇发现手心湿淋淋的,全部都是汗水。

“没想到这么紧张,我们手心都是汗水。

”戴雨潇羞馁的笑。

“傻瓜。

你体温三十六度,我体温三十六度,加一起有七十二度呢,这么高的温度,能不出汗吗?”庄语岑自圆其说,亲昵的拢拢戴雨潇耳边些微汗湿的头发。

那一年,是他们青涩懵懂的十八岁。

那时候,戴雨潇就能那么信任的将手交给庄语岑,任由他牵着闭着眼睛走完危险狭长的坝子。

两个人将这道坝子作为爱情的见证,每年生日都要到这里走上一番以作纪念。

练的次数多了,戴雨潇也不再胆怯,不用再紧张的闭着眼睛,有一次还勇敢的走在前面牵着庄语岑走完全程。

那些围观的恋人艳羡的看着他们,都想跃跃欲试,戴雨潇耐心的教勇敢的恋人们走这段坝子的经验。

“信任彼此是最关键的。

”戴雨潇每次都跟请教他们的恋人们强调信任的重要性。

这次语岑会给自己什么样的惊喜呢?

戴雨潇将双手背在身后,在地上踮着脚尖画了几道格子,童趣顿生的开始一蹦一跳的玩跳格子,头发跟随着跳跃在阳光里,发梢被光线渲染的色彩斑斓。

戴雨潇正玩的兴起,庄语岑出现了,出现的不仅仅是庄语岑,身边还多了一个戴霜霖。

戴霜霖挽着庄语岑的手臂,很是亲昵的有说有笑,戴雨潇看这情景停止跳跃,两个人似乎都没有看到她,自顾自亲昵的挽着手臂说笑。

更雷人的事情发生了,戴霜霖不知何故停下来,背对着戴霜霖,不知对庄语岑说了句什么,庄语岑便俯下倾向戴霜霖的脸,从戴雨潇的角度看去,像是两个人在接吻。

“你们用不着在我面前如此张狂吧,起码我现在还是你的未婚妻,你若爱上她可以跟我分手!”戴雨潇大声说。

庄语岑和戴霜霖迅速分开,庄语岑显得手足无措:“雨潇,不是你想的那样。”

“不是,怎么不是?我又想什么了?你真是掩耳盗铃不打自招!”

戴霜霖却面无表情的站在一旁,不辩解也没承认的意思。

“真的不是……”

“算了,谢谢你给我的惊喜,我真是太惊喜了!”戴雨潇忿忿然离去。

“抱歉啊,我没想造成这样的误会,要不,我跟她解释一下?”戴霜霖假惺惺的表示。

“不用了,她既然如此不信任我,解释又有什么用?”庄语岑颓然拒绝。

“我和你姐姐是在公园偶遇……..”

“偶遇用得着挽着手臂那么亲昵吗?”

“她主动挽着我的手臂,我不好拒绝,毕竟是你的姐姐…….”

“她主动你就欣然接受了?所以你们就又接吻了?!都是因为不好拒绝?她要求跟你上床你会不会拒绝啊?”戴雨潇简直失控的在电话里怒吼。

这个所谓的姐姐,处处跟她过不去,连她的未婚夫都想染指,难怪她气急败坏。

“我们没有接吻……她眼睛里进沙子,让我帮她吹一下…….”

“我分明看到你们接吻!”

“雨潇,不能单纯相信你眼睛看到的,看到的也可能是错觉,我们真的没有接吻。”

“我不相信!”

“你怎么对我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庄语岑也失去了继续解释的耐性。

“堂而皇之的在我面前跟别的女人卿卿我我,让我怎么信任你!”戴雨潇“啪”的挂断电话,不再听庄语岑的解释。

庄语岑几天没跟戴雨潇联系,戴雨潇再得到消息的时候,庄语岑已经一言不发的去了国外,为期三个月。

若真的有月光宝盒时间能穿梭回去,戴雨潇一定选择信任庄语岑,当时在气头上怒火攻心已经被所见到的景象冲昏头脑,根本没经过思考就天崩地裂的发作。

回头想来,这肯定是戴霜霖搞鬼,像她一向自诩高贵的名媛,怎么乐意屈尊去个小公园,有时间一定去打高尔夫了,她认为那才是高雅的活动,像公园这种地方,是下等人云集之所,配不上她这样的高贵千金。

她突然千年一遇的在那出现,还和庄语岑亲昵出场,稍微动动脑子就能看出是她设计的圈套故意挑拨离间,而自己就偏偏头脑发昏着了她的道儿。

儿时能够毋庸置疑的信任彼此,而如今成年的我们怎么信任越来越少了呢?

这下好了,轮到语岑不信任她了,他看到那不雅照片后,会是怎样的感想,他只是张开双臂没有拥抱自己,想必是有一丝犹疑吧,戴霜霖的话也起了很大的作用吧?

可是目前这情况,该怎么跟语岑解释呢?哪个男人能够忍受自己心爱的女人在离开的短短一个月里与其他男人发生关系?语岑能否相信她是被迫的?

为什么当初怀疑语岑对她的忠诚呢,若不是自己不信任他无理取闹他也不至于负气出国,也不至于发生后面的一系列不幸,真是自食其果。

戴雨潇想了很多,不知道再以什么样的面目面对庄语岑。

或者,不解释,就从他的世界里消失?

不舍得,不舍得,我不舍得…….戴雨潇痛苦的用手掌揉揉欲裂的头。

这时候庄语岑从公园神情黯然的走出来,戴雨潇赶紧躲到一棵树的阴影里,目送着庄语岑驾车离开。

 

 

《傲娇甜心太难宠》第十一章 倔强的卑微

戴雨潇不确定戴霜霖将不雅照片宣扬到什么程度,究竟哪些人知道了这件事,父亲知道了,语岑知道了,那么其他人呢,尤其是,语岑的家人是否也知道了?

如果他的家人知道了,反应会更强烈,本来,他们就反对她与语岑交往。

“雨潇,我想带你回家,见下我父母。

”那天,庄语岑对怀里的戴雨潇说。

“我从几岁起,见过你父母多少面了,怎么还提见你父母呢?”戴雨潇不解的娇嗔,仰着头,手指轻轻摩挲了庄语岑英俊的脸。

“傻瓜,我是想把你正式引荐给我父母,正式告诉他们,你是我庄语岑的女朋友!你是我未来的妻子,我要跟他们商量何时向你的父亲提亲,这样我们才能订婚啊。”

“用得着这么正式吗?”

“必须的!”

“以后你就是我的未婚妻了,你可要恪守妇道,不准跟别的男人讲话,连看一眼都不行。”

“啊?连看一眼都不行啊?那我干脆闭上眼睛走路好了。”

“乖,算你听话。”

“我若真的看了呢?”

“哼,那就家法伺候!”庄语岑装作很生气的样子,板起脸瞪眼睛凶戴雨潇。

“那好吧,我听你的…….走在路上我一定一眼不看别的男人…….”

“唔,这才乖呢。

”庄语岑赞许的用指尖点点戴雨潇的鼻尖。

“我还没说完呢,一眼不看看两眼,三眼,四眼,很多眼……”戴雨潇从庄语岑怀里挣开,嬉笑着跑开,跑了几步俏皮的转身挑逗庄语岑。

“你敢!我家法伺候!”庄语岑三步并两步追上戴雨潇,惩罚性的挠她腋下痒痒。

“不敢了不敢了,饶了我吧,再也不敢了…….”戴雨潇闪躲着,娇笑连连,上气不接下气。

一对相貌出众的恋人,本来走在路上就有极高的回头率,他们嬉笑打闹着吸引了更多人的注意力,行人纷纷驻足艳羡的对这对金童玉女行注目礼。

见未来的公婆可不能马虎,再穿学生装的话显得太不庄重,戴雨潇看着满柜子的衣服,这件太小家子气,那件有点暴露,挑来挑去一时间拿不定主意穿哪件,干脆去商场买件新衣服,也算是对这个庄重日子的纪念。

急匆匆到商场,转到一个拐角处,一件典雅的旗袍勾住戴雨潇的眼球,精致的做工,奶白色的底料,绣了暗红色的飘摇的花,那种飘摇的姿态很是唯美。

风中的花影,好贴切的名字,戴雨潇翻过衣服的牌子,看到这件旗袍的名字。

“小姐,您可真有眼光,您看这手工,尤其是这花,没几个人能绣的如此活灵活现哦,真的有摇曳的姿态呢。

”营业员伶牙俐齿的介绍。

“这可是我们店里的镇店之宝呢,小姐您一看就是体面人,慧眼识珠…….”

戴雨潇确实很喜欢这件旗袍,即便营业员不介绍她也已经心动,于是让营业员拿一件新的试穿。

哪知由于戴雨潇身材过于瘦削修长,试了几个SIZE都不合身,长度适宜的腰身就肥大了,腰身合适的长度又短了。

戴雨潇踌躇不定间,伶俐的营业员主动表示:“可以让专业的剪裁师根据您的尺寸量身定做一件。

几天时间就够了。”

“可是我着急穿啊,还要穿着这件衣服赴宴呢。”

“这么急啊,那让剪裁师傅给您在原来的基础上改一下吧,这样就不耽误您赴宴了。

”营业员很机灵的建议。

戴雨潇最终选了长度合适腰身不合适的SIZE,改一下腰身应该也不是难事,付了定金,约好下午三点来取衣服。

定好衣服,戴雨潇开始做其他的准备。

戴雨潇走后,营业员将要改的旗袍拿给裁缝,并将戴雨潇的尺寸给裁缝。

裁缝开始拆线,重新剪裁,刚刚缝好内线,手机突然响了,原来是母亲突然晕厥妻子打电话通知自己火速前往医院。

裁缝慌忙扯断线头,把旗袍匆忙叠了下放在台面上,来不及交待一声就匆匆离去。

下午三点,戴雨潇准时到店里取衣服,营业员到内室看到裁缝不在,旗袍叠的整整齐齐的放在台面上,旁边还有剪裁下来的残余布料,想来是已经缝好了裁缝临时有事离开。

营业员取了那件只缝了一道内线的旗袍交给戴雨潇而不知情。

“语岑,你看我漂亮吗?”戴雨潇一脸娇羞的站在庄语岑面前。

庄语岑被眼前的戴雨潇惊呆了,从未见过戴雨潇如此女人的一面,这剪裁得体的旗袍恰到好处的衬托出戴雨潇的气质,恬静而优雅,凹凸有致的身材就像绣在旗袍上的花朵一样摇曳多姿而不招摇,就那么安静的绽放着。

眼前的戴雨潇,像穿越了几个时代的江南女子,穿透岁月朦胧的风雨回眸浅笑,如痴如醉,飘渺如烟。

惊喜的庄语岑轻轻的抱起戴雨潇塞进车里,他迫不及待的想让父母见到自己未来的妻子,她是多么的完美可人。

璧玉一样洁白无瑕。

车上,庄语岑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握着戴雨潇柔弱无骨的小手,问:“丑媳妇要见公婆了,紧张吗?”

“有一点点…….”羞红脸的戴雨潇微微低着头,恰似一朵莲花的娇羞。

“傻瓜,别担心,他们一定会喜欢你的。

”庄语岑很肯定的说,自己的眼光,不会错的,父母也一定会很喜欢这个既聪明伶俐又美丽动人的儿媳妇。

庄语岑的父亲庄奉贤和母亲陈妙言正等在酒店的一家包间,他们不清楚儿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一早儿子就郑重其事的通知他们,今天要给他们引见一个他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人,郑重的让他们觉得有点神经兮兮。

这个人究竟是谁呢,儿子说为了保留点神秘感,不提前说破,见了他们就知道了。

下午五点钟,庄语岑准时出现在酒店包间的门口,每个包间都有一个主题,他选择的包间主题是前世今生,他坚信前世戴雨潇也是他心爱的女人,今生再次相遇是为了再续前缘。

当庄语岑牵着戴雨潇的手出现的时候,庄奉贤和陈妙言脸上便露出隐隐不悦的神色,他们猜出几分儿子的用意。

庄家和戴家是世交,关系甚好,虽然庄家从政,戴家从商,他们却都彼此扶持过。

可为什么不悦呢,自然是因为沈梦琴。

戴雨潇是沈梦琴所生,不过是戴家的一个私生女,况且风闻沈梦琴在与情夫私奔途中车祸去世,这让原本喜爱戴雨潇的庄氏夫妇渐渐与她疏远,对她有了成见。

即便沈梦琴真的是与人私奔,红杏出墙,也无戴雨潇无关,那时候她才几岁而已。

而世事就这么现实,戴雨潇就这样被俗套的世人们鄙视着嫌弃着,仿佛她就是另一个在世的沈梦琴,活该遭受别人的厌弃与白眼。

庄氏夫妇知道儿子喜欢戴雨潇,可是儿子从未把这件事情透明化,因此他们也没有明确的加以阻拦,毕竟他们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伙伴。

“爸爸,妈妈,这就是我今天要隆重介绍给你们的人,我的女朋友戴雨潇,你们未来的儿媳妇。

”庄语岑郑重其事的介绍,戴雨潇脸红飞霞,乖乖女一样的站在爱人身边。

“唔。

”庄奉贤应了一声,想着还是回家再跟儿子细谈这件事,这次他既然带雨潇来了,也不好让气氛太尴尬。

于是略微欠欠身对戴雨潇表示欢迎,伸伸手示意两个人入席。

庄语岑绅士的将椅子拖出来,照顾戴雨潇先入座。

谁知,这时候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嗤啦”一声,戴雨潇的旗袍居然从侧面开线了!从腰际开始一直裂到膝盖处!顿时白皙莹润的肌肤露出来,春色一览无余。

“啊!”戴雨潇惊叫一声,猛然站起身,一不小心还碰翻了摆在桌上的杯子。

她慌乱的想用手遮遮掩掩,可就她那一双小手,又能遮的住几分春色呢?

庄语岑看呆了,一是由于戴雨潇旗袍开线破裂的突然性,二是突然呈现的春色闪到了双眼,虽然与戴雨潇交往这么多年,她一直相对保守的装扮,从未见过她如此诱人的肌体。

那曲线优美的细腰,真的是盈盈一握,还有那修长的美腿,真的是勾魂摄魄。

看到戴雨潇求救的眼神,庄语岑才晃过神来,赶紧脱下外衣给庄语岑裹上遮丑。

引以为傲的旗袍破成这样,这晚餐还如何进行的下去?庄语岑掩护着戴雨潇匆匆离开。

“这下你爸妈肯定不喜欢我了,哪有如此出丑的儿媳妇。

”戴雨潇红着眼角,快要哭出来。

“不会的,这只是意外嘛。

”庄语岑安慰她。

若喜欢一个人,即便她满脸麻子点,看起来也是漫天的星星,若不喜欢,即便她貌比西施沉鱼落雁,也能挑出许多毛病来。

这次戴雨潇不小心如此失态,正给了庄氏夫妇反对的机会和理由。

事后,庄氏夫妇明确表示反对他们以恋人的身份交往。

庄语岑不明就里,对父母的反对没有过多激烈的表示,私下里跟戴雨潇还是亲昵非凡,心里认定戴雨潇是未婚妻,想着时间久了父母一定会接受她,需要的只是时间。

本不在乎形式的戴雨潇这下却在意起庄氏夫妇的态度来,既然提出了,那就应该有个明确的答复,庄语岑总是对此唯唯诺诺躲躲闪闪的,让她心中很是不快。

虽然庄语岑不明说,戴雨潇已经猜到了庄氏夫妇的态度,不然庄语岑犯不着这样躲闪。

从此,戴雨潇对庄语岑有了新的认识,虽然两个人还是深爱彼此,可心里却有了一层莫名的隔膜。

戴雨潇控制住不主动去约见庄语岑,每次想他都叠一颗小星星放到透明的小玻璃瓶里,眼看着装满了一小瓶,却不让庄语岑知道她是如何的在意他。

有次庄语岑看到这小瓶子嘲笑她的小女生心态居然还有这么幼稚的爱好,她也堵着气倔强的不肯说这满满一瓶小星星的来历。

这就是她对庄语岑的爱,如此倔强的卑微着。

她祈祷不雅照片的事情不被庄氏夫妇知晓,可是谁能预料到下一步事态会如何发展呢?正如自己误打误撞看到慕冷睿与小影星娜娜媾和,然后招致一系列的祸端,若不是真的发生了,谁能预想到这么多?

微凉的《傲娇甜心太难宠》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傲娇甜心太难宠》就可以了哦~

傲娇甜心太难宠

傲娇甜心太难宠

作者:微凉状态:已完结

戴雨潇慕冷睿小说的全本资源是《傲娇甜心太难宠》在这里可以在线阅读,作者大大是微凉,傲娇甜心太难宠在微凉笔中体现出主人公戴雨潇慕冷睿的故事诸多斑斓,结局感人,来看看他们的故事:戴雨潇遇见他的时候,她的脑海里蹦出四个字:惊为天人。那一夜与他翻云覆雨原来不是梦。慕冷睿打量着,眼前的她真是美,像只被凌虐过后没有依靠的小兽,牢牢吸引着他邪恶的视线,暗沉的眸子霎时变得幽深,他突然拉过戴雨潇,就这样从后面撞进了她的身体,再次占有了她。天知道,这女人能让他如此失控。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