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婚在迷途情永殇安景季宸东小说全本资源在线阅读

时间:2020-01-16 20:27:21婚在迷途情永殇作者:我是鱼

安景季宸东小说的全本资源是《婚在迷途情永殇》在这里可以在线阅读,作者大大是我是鱼,婚在迷途情永殇在我是鱼笔中体现出主人公安景季宸东的故事诸多斑斓,结局感人,来看看他们的故事:安景绝不是个拜金的女人,但她的每一场婚姻却都是待价而沽。跟第一任未婚夫订婚三年,她为妹妹赢得出国留学的机会,但却命中注定要用三年的活寡来换。顶着有夫之妇的名头,却被峂城皇太子一眼看中,从此步步紧逼,为得到她,甚至不择手段。那一年,峂城中最令人跌破眼镜的传闻,是峂城季家娶了个订过婚的女人进门,从此,她的名字跟利益挂钩,她成了有钱就能买走

《婚在迷途情永殇》安景季宸东免费试读

婚在迷途情永殇全文免费阅读

《婚在迷途情永殇》第九章 无处可躲(下)

一行人从安景身边经过,没有人发现,安景刚要舒口气,但就在这时,经理忽然停下脚步,转头道,“安景,你过来填下单。”

-----------------------------

安景闻言,立马头皮一麻,她好像现在转头就走,但又怕这样太过明显,所以只能硬着头皮,低着头跟着他们往包间走。

包间昏暗,一行五六个男人坐在长沙发上,经理笑着道,“我给几位叫公关进来吧?”

坐在正中间的季宸东开口,“先不用,点酒吧。”

经理笑着道,“好,那几位先下单,有什么需要再招呼我。”

经理闪身出去,安景一个人站在那里,更显突兀,她低着头,不敢出声,害怕季宸东他们听出她的声音来。

好在他们似是没有注意她的样子,径自点酒,安景拿着笔,把所有的东西都记下来,好不容易等到他们点完了,她立马转身要走,可就在她的手指触到门把手的刹那,身后传来一个声音,“站住。”

安景背脊一直,整个人愣在原地。

她甚至不敢回头去看一眼,直到她听到那个声音再次传来,“转过头来。”

安景觉得耳边嗡嗡作响,她不知道自己用尽多大的毅力,这才缓缓转过身,但却没敢抬头看他们。

坐在季宸东身边的一个男人站起身,迈步朝安景走来,然后站在她面前,把头一低。

“真的是你?”

男人看清楚安景的容貌之后,立马回头笑着道,“哎,宸东,她就是昨晚在你房间的那个女人。”

话音落下,本是闹哄哄的包间,霎时安静下来,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到了门口处的安景身上。

“奕,把灯打开,黑黢黢的,什么都看不见。”

坐在沙发上的一个男人道。

段奕闻言,长臂一伸,正好擦过安景的脸边,她吓了一跳,本能的躲开,伴随着段奕的笑声,包间中亮起数盏暖橘色的灯,不是大亮,但足以看清楚安景的容貌。

沙发处竟是此起彼伏的响起了几声口哨,这是男人对一个女人容貌的最大赞赏。

安景整个人都慌了,她站在那里,如芒刺在背。

坐在沙发上的季宸东一眨不眨的看着安景,他没有马上开口,这段沉默的时间,几乎令人窒息。

许是过去十秒钟的样子,安景这才听到季宸东道,“睡浴室的滋味怎么样?”

闻言,安景下意识的攥紧拳头,一声不吭。

季宸东俊美的面孔上,带着一丝玩味的笑意,看着安景,他挑眉道,“你这是什么癖好,不睡卧室睡浴室?浴室里面到底有什么好东西,能让你在里面待一晚上啊?”

包间中的其他男人都在笑,安景却觉得浑身难受,鼓起了全部的勇气,她这才忽然弯下腰去,对季宸东的方向深鞠一躬,然后道,“东少,对不起。”

季宸东眼中闪过了一抹促狭,随即道,“为什么说对不起?”

安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径自道,“对不起,我昨晚,昨晚不知道是东少您,我无意冒犯的。”

段奕笑着道,“呦,你怎么冒犯宸东了?”

安景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不是愤怒,而是羞愧和紧张。

她不说话,一帮男人就看着她笑,直笑的人汗毛都竖起来。

季宸东也笑了,但却不是大笑,而是……暧昧的那种。

他看着安景的方向,出声道,“那你现在知道我是谁了,还会不会冒犯我呢?”

安景下意识的摇头,“不会了。”

季宸东淡笑着道,“过来。”

不过是两个字,就再次让安景警惕起来。

她抬眼看着季宸东,暖橘色的灯光下,他的脸像是被打了一层蜜色的蜡一般,美得不真实,一如被树脂封住的琥珀。

见安景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如受惊的小白兔一般,季宸东道,“干嘛?这么多人都在,我还能吃了你不成?”

 

《婚在迷途情永殇》第十章 第十章你不给我面子?

坐在季宸东身边的段奕也抱着双臂,笑道,“就是,有我们给你保驾护航呢,宸东不会在这儿就吃了你的。”

这世界上还真有人一出口就弄巧成拙的,比如说段奕这种。

安景咬紧牙关,强压着担忧的心情,缓缓迈步上前,终是来到了大理石桌前面。

季宸东却拍了拍身边的座位,“到这儿来。”

安景见状,是再也不能淡定了,她当即慌张的道,“东少,您昨晚喝多了,我说什么,您可能没听见,我不是公关,我只是这里的服务员,所以我……”

“所以你怎样?”季宸东抢先道。

安景跟他四目相对,她看到季宸东在笑,但是那笑容却没有深达眼底。

她心底当即咯噔一下。

段奕道,“美女,公关或是服务员,有什么关系呢?只要宸东看得上你,你只要知道你以后是什么身份就可以了。”

安景还是摇头,“对不起,如果东少需要公关的话,我可以转告经理立马给您安排。”

季宸东闻言,忽然似笑非笑的道,“你这是不给我面子了?”

安景十几岁开始就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她不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女生,如今这样的场面,她但凡有一句说得不好听,可能就不是被辞职这么简单的事情了。

脑中快速的盘算着,安景很快的道,“东少看得起我,是赏我脸,不过我真的就是个服务员,而且……皇庭也有规定,服务员可以自己选择是否陪客。”

安景已经尽自己所能,把话说得最好听,但是很显然,季宸东并不高兴这样的结果,他什么都没说,只是身子往宽大的真皮沙发后面一靠。

气氛变得有些尴尬,短暂的沉默过后,沙发处一个穿着白色衬衫的帅气男人道,“算了,宸东,别难为人家小姑娘了,也别坏了这里的规矩。”

说罢,他又看向安景,下巴一抬,“你先出去吧。”

安景如是大赦,就差对这个男人大声说一句我感谢你全家,鞠了一躬之后,她立马转身往门口处走。

但就在她一脚迈出门口的时候,身后还是传来季宸东的声音,“一会儿你来送酒。”

送酒是安景工作范围之内的活儿,所以她颔首,闪身离开。

待她关上包间房门,连着走出几米远之后,一颗心仍旧扑通扑通的跳着。

叶琳端着托盘从一间包间出来,见安景脸色煞白的站在走廊,她快步过来,出声道,“怎么了?”

安景道,“季宸东,他来了。”

叶琳也是眼睛一瞪,连忙道,“他在哪儿啊?他又为难你了?”

安景咕咚咽了口口水,然后道,“VIP包间呢,叫我现在送酒给他们。”

叶琳眉头微蹙,“他想怎么样?”

安景摇了摇头,“不知道。”

叶琳停顿数秒,随即道,“走吧,先去拿酒,我跟你一起进去。”

安景愣了一下,这才回过神来,“不行,你别去。”

叶琳跟安景从小玩到大,叶琳是个火爆脾气,安景怕一会儿出了什么事,叶琳再不知天高地厚的跟他们杠上,那后果可就真的不敢想象了。

叶琳道,“总不能叫你给他们欺负了。”

安景道,“没事,昨天是被人反锁在房间里,今天这么多人就在,我就不相信季宸东还能拿我怎么样。”

叶琳道,“那你小心一点,我在外面等你,如果你半小时还不出来,我就进去找你。”

安景点了下头,然后去到吧台处拿酒。

站在VIP包间门口,她死的心都有了,深吸一口气,敲门进去。

 

 

《婚在迷途情永殇》第十一章 不陪客就陪酒(上)

安景端着托盘进入VIP包间,然后将托盘上的酒瓶一一摆放在大理石桌面上。

“几位还有什么需要吗?”

季宸东坐在沙发上,抬眼看着安景,他出声道,“不陪客,陪喝酒总行吧?”

安景也看着季宸东,从他的脸上,她看出了一丝火药味,好似她再敢摇头说不,他一定会掀了桌子。

皇庭确实有规矩,服务员可以自己决定是否陪客,但是像季宸东这样的豪门少爷,如果惹怒了他,别说她没好果子吃,就算是整个皇庭都吃不了兜着走。

安景很快的在心中权衡利弊,几秒之后,她唇瓣开启,轻声道,“承蒙东少看得起,这酒我一定会喝的。”

话音落下,季宸东的唇角缓缓勾起,气氛缓和了不少。

有人给安景面前放了三杯酒,安景也不看是什么酒,拿起来,仰头就喝。

其实她酒量不是很好,但是她现在只想喝完之后快点离开这里。

一连喝下三杯酒,安景心跳加速,血气上涌,她轻声道,“东少,我可以走了吧?”

季宸东淡笑着道,“我是叫你陪我喝两杯,你自己一连喝了三杯,这算什么?”

因为喝的太急,安景脑袋嗡嗡的,她站在原地,没有马上应声。

段奕笑道,“你叫安景是吧?来,坐下,你不用害怕,这么多人都在,我们不会把你怎么样的,真的就是想跟你喝两杯。”

有人给安景单独的拿过一个皮墩子,安景看这架势,她今天是不好脱身了。

唇瓣开启,她出声道,“我酒量不是很好,怕陪不好几位。”

话音落下,在她左手边的一个男人,当即从钱夹中掏出一厚沓的百元大钞,随手扔在桌上,他出声道,“平常公关陪客按小时算钱,你,我们破例,按杯算,一杯多少钱,你开个价。”

安景看着桌上那一厚沓的粉红色钞票,只觉得刚才喝下去的三杯酒,在胃中翻搅的火烧火燎。

那些不缺钱的人,总是可以理直气壮的说着一些人穷但是不能志短的冠冕堂皇的话,但是他们永远不会懂,当你站在一个不能说不的立场,看着那些你最向往的东西,你会很容易的……妥协。

不知道是五秒还是更短的时间,安景轻声道,“那就一百块一杯吧。”

此话一出,好些人都笑了。

段奕挑眉看着安景,“你这价钱要的太低了,还是你其实很能喝啊?”

其他人也道,“看着妹子这么实在的份儿上,我给加一倍,喝一杯二百好了,哈哈。”

屋中众人哄笑,把这个当成是一场好玩的游戏。

安景站在那里,无论身边的人怎样,她就像她的名字一样,安静。

季宸东一直看着安景,微微抬了下下巴,他出声道,“坐啊。”

安景僵直着后背,在皮墩子上坐下。

季宸东就坐在她正对面,他盯着她,一眨不眨,然后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安景被他看得头皮发麻,虽然他什么都没有做,但是那种眼神,就像是要将她扒光了似的。

她在紧绷的时候,段奕已经开口,“嘿,宸东都喝了,到你了。”

安景闻言,她拿起酒杯,倒酒,跟着喝了一杯。

她的杯子才刚刚放下,对面的季宸东不知何时又倒满了酒,仰头而尽。

安景见状,只能倒酒,陪他喝。

季宸东像是故意在整她一般,她上一杯刚刚喝完,他的下一杯就接了上来。

一连五杯下肚,安景只觉得胃里面已经不是火烧火燎,而是堵得难受。

她喝酒的速度明显的变慢,左手边的男人则数出几十张粉色的钞票放在她面前,笑道,“算上之前那三杯,一千八,看看这钱多好赚。

我是鱼的《婚在迷途情永殇》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婚在迷途情永殇》就可以了哦~

婚在迷途情永殇

婚在迷途情永殇

作者:我是鱼状态:已完结

安景季宸东小说的全本资源是《婚在迷途情永殇》在这里可以在线阅读,作者大大是我是鱼,婚在迷途情永殇在我是鱼笔中体现出主人公安景季宸东的故事诸多斑斓,结局感人,来看看他们的故事:安景绝不是个拜金的女人,但她的每一场婚姻却都是待价而沽。跟第一任未婚夫订婚三年,她为妹妹赢得出国留学的机会,但却命中注定要用三年的活寡来换。顶着有夫之妇的名头,却被峂城皇太子一眼看中,从此步步紧逼,为得到她,甚至不择手段。那一年,峂城中最令人跌破眼镜的传闻,是峂城季家娶了个订过婚的女人进门,从此,她的名字跟利益挂钩,她成了有钱就能买走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