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安景季宸东全集小说在线阅读《婚在迷途情永殇》 我是鱼

时间:2020-01-16 20:27:18婚在迷途情永殇作者:我是鱼

大家一直关注的作者我是鱼的最新小说是《婚在迷途情永殇》,安景季宸东全集小说在线阅读,婚在迷途情永殇我是鱼在线阅读,精彩内容:安景绝不是个拜金的女人,但她的每一场婚姻却都是待价而沽。跟第一任未婚夫订婚三年,她为妹妹赢得出国留学的机会,但却命中注定要用三年的活寡来换。顶着有夫之妇的名头,却被峂城皇太子一眼看中,从此步步紧逼,为得到她,甚至不择手段。那一年,峂城中最令人跌破眼镜的传闻,是峂城季家娶了个订过婚的女人进门,从此,她的名字跟利益挂钩,她成了有钱就能买走的女人。嫁入豪门,她顶着季家少奶奶的名衔,却受尽婆

《婚在迷途情永殇》安景季宸东免费试读

婚在迷途情永殇全文免费阅读

《婚在迷途情永殇》第十五章 当他的女人

这一抬眼,看到面前的人时,她霎时一愣。

季宸东穿着亚麻色的衬衫,站在她面前,正一眨不眨的看着她。

“你这么慌干什么?”

他薄唇开启,轻声问道。

安景不敢跟他的视线相对,想要往后退,但季宸东却抓着她的手腕,她往后拉扯了两下,他这才松手。

“东少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我帮您叫服务员过来。”

安景想要逃之夭夭,季宸东却道,“你不就是服务员嘛。”

安景垂着视线回道,“您是楼上的客人。”

季宸东看着她,“那要不要我来楼下?”

安景拿着托盘的手指一紧,微微皱眉,她几秒之后才出声回道,“东少的身份,应该在楼上。”

季宸东道,“你怎么跑到楼下来了?”

安景回道,“我就是个服务员,在哪儿都是一样的。”

季宸东一眨不眨的盯着安景,从他的角度,他能看到她光洁的额头,还有长而卷翘的睫毛,这几次看到她才发现,她从不化妆,但却比他见过的任何一个化着精致妆容的女人都漂亮,他忽然很想尝一尝……她那蜜桃一般粉嫩的唇瓣,到底是怎样的味道。

光是想想都令人有冲动的女人,季宸东不着痕迹的动了下喉结。

“你就这么喜欢当服务员?”

忽然,季宸东没来由的问了这么一句话。

安景心底咯噔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季宸东伸手,想要去触碰她,但是指尖还没等碰到她的手,她就像躲瘟疫一般的往后退了两步。

季宸东的手,尴尬的停在半空。

眸子一凛,他已经不悦,薄唇开启,沉声道,“安景,你觉得当我季宸东的女人还不如当个伺候人的服务员吗?”

当我季宸东的女人。

此话一出,安景霎时瞳孔一缩,满眼防备的看着季宸东,她足足顿了三秒之后,这才出声回道,“我订婚了。”

如果季宸东不明示她的话,安景也莫名的不想把自己已经订婚的事实说出来,可眼下,她不得不说,心底有一瞬间的恍惚,不知道这话是说给季宸东听得,还是……说给她自己听得。

季宸东闻言,也是一愣。

几秒之后,他微微皱眉,沉声道,“安景,你当我傻子啊?”

她这么年轻,怎么可能订婚了?

安景轻轻地抬起了自己的右手,季宸东一看,这才看到她右手无名指上的一抹星光,霎时,他右眼皮一跳。

安景以为事已至此,季宸东一定不会再做纠缠,可是沉默半晌,他却出声道,“哼,昨晚手上还没戴,今天就有了,你是刚订的婚吗?”

安景抬眼看向季宸东,没想到阴差阳错,他还是不相信。

她刚要出声说些什么,季宸东就不耐烦的沉下脸来,出声道,“安景,我今天还就告诉你了,不管是你真订婚还是假订婚,总之,我季宸东看上的女人,一定会得到!”

最后五个字,他说的一字一顿,字字清晰。

安景脸都白了,看着季宸东,发不出声音。

季宸东深深地看了安景一眼,撂下这句话之后就转身离开,然后一晚上都没有再出现在安景面前。

下班之后,安景白着脸对叶琳道,“怕是我不能再来皇庭了。”

叶琳皱眉道,“如果季宸东真的盯上你了,就算你不在皇庭,还能逃出峂城吗?他总是会缠上你的。”

安景急的都要哭出来了,“那我怎么办?”

叶琳沉吟半晌,然后道,“其实我觉得季宸东今晚说这话,也是多少带着点赌气的意思,谁让你一开口就把他给堵回去了,他那种纨绔公子哥,当然会觉得面子下不来,你且看看,先别自乱了阵脚。

 

《婚在迷途情永殇》第十六章 乱中出错

安景心里面没底,怎想到会惹上季宸东这尊煞神。

忐忑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安景来皇庭上班的时候,刚一迈进大门,就感觉出不对。

因为目光所及的众人,皆是用意味深长的眼光在打量着她,安景看着她们,心中没底。

正暗自琢磨着,经理已经闪身出来,看到安景,她连忙快步迎上前来,然后笑着道,“安景来了啊。”

安景不知道今天这是怎么了,脸上带着尴尬的笑意。

不过很快的,她便知道了个中缘由。

经理将安景拉到了休息室中,休息室的桌子上,那样一大捧的娇艳玫瑰,上头还带着露珠,足有九百多支,玫瑰花的旁边,还有各式各样大大小小的购物袋,清一色的奢侈品牌。

“安景啊,这些都是东少一早派人送过来的,都是送给你的。”

安景望着那一大堆的东西,几秒之后,出声回道,“我不要。”

经理拉着安景的手,好言好语的劝道,“安景啊,做人不能这么固执的,你说放着高枝不攀,那不是傻子是什么啊?”

安景面无表情的道,“我跟季宸东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对我……也许是图一时的新鲜。”

经理道,“说句不恰当的比喻,季家在峂城,那就好比是从前在紫禁城里面的皇室,能被太子爷看上的,哪怕是一时的荣宠,那也是别人想都想不到的荣华富贵,你说你何必那么倔,不要白不要啊。”

“这些东西,我能白要吗?”

经理闻言,也是一愣,不过很快的,她便笑道,“既然是东少心甘情愿送你的,那你也就心安理得的收下呗,就当交个朋友好了。”

安景依旧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样子,淡淡道,“我不要,麻烦经理你退还给他吧。”

说罢,安景转身出了休息室。

在接下来的两个礼拜中,季宸东每天都送花送东西,安景不要,他就在晚上的时候,当着她的面,通通扔进垃圾箱里面。

段奕甚至亲自来找过安景,“你到底想要什么啊?”

安景淡淡道,“我什么都不想要……。”

顿了一下,她又道,“我只想安安静静的过自己的日子。”

段奕伸手捂了把脸,然后道,“你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啊?宸东说了喜欢你,你想要什么,你一句话,他什么都能给你。”

安景看着段奕,出声道,“麻烦你回去告诉东少,我订婚了,很爱我未婚夫,希望他不要再这样咄咄逼人,除非……他不想让我在皇庭干了。”

“嘿……”段奕眼睛一瞪,但是也拿安景这个滚刀肉没辙。

安景虽然表面上一片镇定,拒绝的话也说得眼睛都不眨一下,但是只有她自己心里面清楚,季宸东已经强势的挤入了她的世界中,如今她每每想到他,总是会心烦意乱,尤其是那一晚,两人被缩在同一间房间中……

因为晃神,安景端着托盘往前走的时候,没注意到一扇包间的房门打开,从里面出来一个中年男人。

她一下子撞到了男人的身上,男人哎呦了一声,不由得捂着手腕往后一退,安景托盘上的酒也是晃晃荡荡,她眼疾手快扶稳了其中几瓶,但还是有一瓶栽倒在地上,摔的细碎。

安景顾不上地上的酒瓶子,赶紧点头哈腰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先生……”

男人站稳之后,看了眼左手腕,他手腕处戴着的腕表,表盘处赫然一道划痕。

他眼睛一瞪,当时就朝着安景冲过来,一把拽住她的胳膊,大声道,“你眼睛瞎了啊?你看看,看看,我这块是新买的瑞宝欸,花了我七八万,你看看这上面的划痕,你让我怎么戴,还怎么戴?!”

 

《婚在迷途情永殇》第十七章 给脸不要

安景手上还端着托盘,她被男人晃得站不稳,还要小心翼翼的去护着托盘上的酒。

她连声点头道歉,“对不起,先生,对不起……”

男人不依不饶,就在这时,忽然有一只大手,一把扣在了男人的胳膊处。

男人跟安景俱是一愣,顺着手臂看去,安景见是穿着黑色休闲衬衫的季宸东。

此刻他正面色阴沉的盯着面前的男人,薄唇开启,一字一句的道,“把你的手拿开!”

男人被季宸东浑身散发出的森然气息吓了一跳,几乎是下意识的松开了手。

季宸东冷着脸道,“敢动她?你知不知道她是谁?”

男人打量着季宸东,他脚上的那双休闲皮鞋也不止五位数,还有他的皮带,腕表……一身行头下来,轻松上百万。

“她,她走路不长眼睛,撞坏了我的表,我让她赔怎么了?”

男人仗着自己有理,说话的声音也不免打了几分。

此时皇庭的经理和工作人员已经赶到,见状,都不免倒吸了一口凉气。

季宸东闻言,嗤笑了一声,当即从裤袋中掏出钱包,“多少钱?”

男人眼神略微闪躲,报了个数字,“怎么着也得赔个一半,四万。”

季宸东脸上的嘲讽之色更浓,就在他掏出卡的瞬间,安景已经对面前的男人九十度鞠躬,然后道,“实在是对不起,您放心,钱我会赔给您的。”

男人看了眼安景,然后又看了眼季宸东。

季宸东眉头一簇,伸手拉过安景,不悦的道,“你给他鞠什么躬啊?不就是钱嘛,我给他二倍,三倍,我让他给你低头赔不是!”

安景微垂着视线,把手臂从季宸东的手中挣脱出来,她出声道,“多谢东少,我自己会赔的。”

季宸东见状,脸色已经沉下脸,他压低声音道,“安景,你什么意思?”

安景余光也瞥见周围的众人,她这么做,季宸东一定会觉得丢面子,但这钱他要是给了,她跟他就再也说不清楚了,如此想着,安景把心一横,故意稍稍提高声音回道,“东少,我跟你非亲非故,钱我会自己赔的,谢谢你的好心。”

话音落下,果然,季宸东的脸也是跟着一沉。

安景不再看他,而是转头对那位男客人道,“实在是不好意思,我现在身上没有这么多钱,您看明天我凑齐了钱再给您可以吗?”

男人一愣,随即道,“明天?你要是跑了,我怎么办?”

安景站在原地,显得有些窘迫,但她始终没有看季宸东一眼,此时段奕和李震霆他们已经赶到,看到这幅场面,下意识的上前想要帮忙,季宸东却伸手拦住,然后冷眼看着安景道,“我再问你一次,我的钱,你要不要?”

安景平时都是微垂着视线,不敢跟他的目光相对,但是此时此刻,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竟是抬起头来,直视季宸东的眼睛,唇瓣开启,吐字清晰的回道,“不要。”

她像是要用这样的方式来向季宸东表明,她真的不想跟他有任何一丝一毫的瓜葛。

但是安景忘了,季宸东是什么样的人,从小到大,只有他挫别人,哪有别人甩他面子的时候。

安景眼下就是当着整个皇庭人的面,给了他一巴掌。

季宸东的脸色,用森然都不能诠释一二。

安景看到他漆黑眼眸中卷起的滔天愤怒,心中也不免害怕。

几秒之后,季宸东薄唇开启,出声道,“给脸不要!”

说完这四个字之后,他哼了一声,转身大步离开。

一旁看着的众人,皆是面色各异,有人为安景捏了把冷汗,有人则在落井下石的看热闹。

 

 

《婚在迷途情永殇》第十八章 碰瓷

季宸东走后,客人又伸手抓过安景的胳膊,生怕她跑了一般,“你到底赔不赔啊?”

安景被他抓的生疼,不由得皱起眉头来。

经理上前来打圆场,一边安抚客人,一边冲着安景使眼色。

安景实在是没辙了,只好打电话把叶琳从楼上叫下来。

叶琳见状,先是礼貌的对客人道,“能让我看看您的表吗?”

客人眼睛一瞪,“干什么?”

叶琳微笑着道,“我看看如果划伤不严重的话,我认识一家专门修高档腕表的店,没准能修好呢。”

客人大声道,“这表就是废了,还怎么戴啊?你们就赔我四万,这表回去我就不要了,算我倒霉!”

叶琳依旧微笑,“先生,那既然是您不要的,您就把这表给我吧,我赔您钱。”

叶琳固执的要表,而客人却各种理由的不想给,越闹越大,经理在中间打圆场都不管用。

安景站在叶琳身边,她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也不想惹麻烦,所以小声道,“琳琳,要不先把钱给他吧。”

叶琳抽空压低声音对安景道,“他死活不给我看表,我估计一定有说头,你先别管。”

客人见闹得太大,就连包间中的其他客人都出来看热闹,他有些恼羞成怒的道,“你们皇庭怎么回事?不是一直以服务态度闻名的吗?现在两个服务员都敢跟客人对着干了,你们这招牌也不想要了是不是?!”

经理闻言,连忙陪着笑脸,“您看这是个意外,要不我带您去休息室,你们好好解决一下。”

“不去,我哪儿都不去,要不赔钱,要不找人来说道说道。”

此话一出,叶琳马上接道,“既然这件事情我们不能私了,那还是叫警察来吧。”

闻言,大家都吃惊的看向她,就连客人也是眼睛一瞪。

叶琳有意无意的瞥了眼客人手上的腕表,然后道,“正好找专人鉴定一下,也许……用不上四万呢?”

客人的眼神明显就是慌了,瞪着叶琳道,“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我戴的表是假的?!”

叶琳立马做惊讶状,出声回道,“您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说找专人鉴定一下,看看划伤的程度,四万之内能否修好,我可没说表是假的。”

但是这么一说,聪明人心中立马就明白过来,这客人死活不肯把表交出来,其实就是因为表不能验,是块假表。

看到周围人脸上立马露出一副嘲讽的表情,客人也是急了,但却也不敢跟叶琳和安景叫板,只能尴尬的站在那里。

经理见惯了这种场面,找了个台阶下,“要不您还是去休息室中跟她们两个解决吧,站在这里,影响也不好。”

这一次,客人答应了。

休息室中只有安景,叶琳和男客人三人,叶琳坦言道,“你也别装了,如果表是A货,顶天也就千八百块钱,你一开口就要四万,宰人啊?”

客人眼睛一瞪,“千八百块钱?我花了小一万好吗?”

叶琳道,“一万我们是没有,再说只是表盘坏了而已,换个表盘,我们给你两千块钱,最多,你别再说其他了,不然我们把事情闹大了,到时候丢人的是你。”

客人气得脸红脖子粗,但最后也只能这样,叶琳拿了两千块给他,他立马带着一帮人离开皇庭。

没赔四万,只赔了两千,这倒让安景长舒了一口气,她不敢想象,这样的一个家,再加上四万的债,会变成什么样子。

但是很显然,这件事情不能够这么简单的就过去。

不多时,经理迈步进来,沉着脸,然后使劲儿的一摔门。

 

我是鱼的《婚在迷途情永殇》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婚在迷途情永殇》就可以了哦~

婚在迷途情永殇

婚在迷途情永殇

作者:我是鱼状态:已完结

大家一直关注的作者我是鱼的最新小说是《婚在迷途情永殇》,安景季宸东全集小说在线阅读,婚在迷途情永殇我是鱼在线阅读,精彩内容:安景绝不是个拜金的女人,但她的每一场婚姻却都是待价而沽。跟第一任未婚夫订婚三年,她为妹妹赢得出国留学的机会,但却命中注定要用三年的活寡来换。顶着有夫之妇的名头,却被峂城皇太子一眼看中,从此步步紧逼,为得到她,甚至不择手段。那一年,峂城中最令人跌破眼镜的传闻,是峂城季家娶了个订过婚的女人进门,从此,她的名字跟利益挂钩,她成了有钱就能买走的女人。嫁入豪门,她顶着季家少奶奶的名衔,却受尽婆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