绒绒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绒绒小说阅读网

相尽欢最新小说 《星光遥遥不可及》路瑶华霆深精彩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01-16 20:09:25来源:zsy作者:相尽欢

相尽欢最新小说 《星光遥遥不可及》路瑶华霆深精彩在线阅读

星光遥遥不可及路瑶华霆深

星光遥遥不可及全文免费阅读

《星光遥遥不可及》第十二章 新来的苏助理

庄亦臣立刻警惕起来,“苏小姐刚入行,恐怕不能担此大任!”

华霆深唇边的笑意加深,“她当然可以!”

一锤定音!

苏玛丽莫名地看着这两个人,还不知道一口大锅已经从天而降砸在了自己的头上。

华霆深施施然地起身,路过苏玛丽身边的时候,又转头道,“我很期待!”

说完径直就往外走。

眼看人已快要踏出办公室,庄亦臣还是忍不住出声。

“那个女人究竟有什么潜质,值得你绕这么一大圈来捧?”

华霆深脚下微顿,却未回头。

半晌庄亦巨才又听见他的声音。

“没什么特别的,大概就是,挺能生养!”

庄亦臣:“…………”

*

拾亿娱乐,格子间里。

闻静寒着一张脸正在训话。

江晓没在,她最近一连拿下好几个角色,此刻正在各个剧组里连轴转。

只有路瑶和古玲埋着脑袋坐在沙发里。

“两个废物,我当初真是瞎了眼签了你们!”闻静将手中下个季度的计划书重重一摔,“既然你们不肯上进,那就趁早走人!”

路瑶手撑着下巴一脸倦容,昨晚她半夜才下戏,一早又配合安诚搬了新家,这会儿累得够呛,又被她叫来念经。

“路瑶,你是准备一辈子当替身?!”

冷不丁被点名,路瑶立刻下意识地摇头表态,“绝无可能,我不会一直当她的替身!”

“说得这么有把握,你凭什么?”边上的古玲讥笑道。

闻静的眼一横,火气又转移到她的身上,“你也一样,黄总你都陪多少回了,怎么角色还定不下来?”

古玲被戳到痛处,脸色顿时一沉。

自己全身上下每一根毫毛都被那个姓黄的摸遍了,可他就是不肯作决定,总是还差着那临门一脚,古玲隐约也明白了,一定是上次在他面前夸下海口,能把路瑶这个雏儿介绍给他玩,所以对方一直惦记着呢。

古玲是从外围女的圈子爬上来的,好不容易入了行,当上了艺人,绝不可能轻易放弃!

“闻姐,今晚黄总又约了我,我想叫路瑶陪我一起!”

“可以!”闻静想也没想的应了。

路瑶一脸不悦地看着古玲,“我还要去剧组的。”

“这么下贱,上赶着给人当替身啊?”

古玲冷哼一声,丝毫不把路瑶的话放在眼里。

闻静也没接这茬,看来两人早商量好了。

路瑶蹙着眉,刚起身回头,就看到了斜倚在门口,个子小小的苏玛丽!

她热心的问,“请问你找谁?”

苏玛丽一边往里走一边回答她,“找你!”

半个小时后……

古玲怨毒地看着路瑶的小隔间,妒火烧得她连气都喘不过来。

“闻姐,公司怎么会突然给路瑶配助理,她凭什么?”

闻静的脸色也不好看,但她比古玲沉得住气。

“我已经确认过,的确是高层的安排,看来上面的风向有变。”

“管她傍上什么东风西风,我今晚就叫她现形!”古玲咬着牙,指甲都抓破了。

同一时刻,隔间里。

路瑶摸了摸鼻子,端端正正地坐在茶几前。

坐在她对面的苏玛丽目光跟雷达似的,从进门起就没停下来过。

来之前,庄亦臣已经跟她摊过牌,所以苏玛丽算是知道了路瑶的身份,或者说后台!

不过苏玛丽没想到的是,华霆深的口味会这么刁钻。

路瑶给她的第一印象只是肥,白白腻腻的肥,虽然五官长得很不错,可这一身肥肉,让她这个崇尚轻食主义的ABC很是不喜。

倒是这副呆头鹅的模样,还挺合她胃口。

混了两年还是个十八线,果然是有道理的。

“那就预祝咱们合作愉快吧,路小姐!”苏玛丽大大方方地伸出手去。

路瑶回握住她的手,“谢谢!”

方才这半小时,苏玛丽已经将她的现状都了解了一遍,包括当着姚芊芊的替身,也包括今晚得跟着古玲去陪酒。

“那就去吧,黄总可是圈内有名的大编剧,手里攥着好几个热门IP呢!”苏玛丽手撑着下巴,又上下将路瑶打量了一遍。

“咱们先换身行头,别整寒酸了!”

路瑶也不知道她到底听没听懂这陪酒的更深层意思,心里莫名有些不安。

不过她想苏玛丽既然是华霆深安排过来的人,那应该信得过吧?

闻静和古玲听了半天墙角,等房门再次打开的时候,苏玛丽已经和路瑶相处得很和谐了,见着闻静,苏玛丽也是一副自来熟的模样。

“闻姐好,那我陪路瑶买礼服去了。”

闻静原本想借机立个规矩的,但见苏玛丽还算识抬举,便只好顺着台阶让她下了。

眼下还没摸清高层的风向,她不会冒然得罪这个莫名其妙的空降兵。

苏玛丽真拉着路瑶逛了一路,最后挑了条黑色的长裙。

“将就穿吧,反正就吃顿饭,不用太浪费钱。”

她大大方方地叫导购包起来,又大大方方地朝路瑶伸手要卡。

路瑶肉疼地看着那裙子上的价签,割肉似的掏出自己的储蓄卡。

苏玛丽倒楞了下,原以为路瑶都跟了华庭深了,出手至少也得是什么黑卡金卡的,结果就是一张普普通通的银行卡,看着就寒酸。

买完衣服,她又带着路瑶去做头发。

为了方便打理,路瑶一直是黑长直的造型,但苏玛丽不满意,非让造型师给她烫了个风情万种的大卷。

从造型屋出来,约定的时间也快到了。

苏玛丽随手招了辆车,又变魔术似的从包里掏出两个蓝牙耳唛。

“一会儿见机行事,我会在暗处掩护你。”

路瑶心中一动,过去都是自己一个人冲锋陷阵,突然有个人陪着自己,这种感觉真好。

“玛丽,谢谢你。”

苏玛丽浑不在意的勾了勾唇,一转头却见路瑶眼底居然泛着水光,脑海里不禁又浮出那三个字:呆头鹅!

黄总约的地方是一家私人会所,消费档次颇高,高到普通狗仔根本不能靠近,倒是个肯花钱买平安的人。

包厢隐藏在大片花园里,中式装修的小木屋私密性非常好。

路瑶赶到的时候,古玲都已经坐到黄总大腿上去了。

看到路瑶,黄总眼底一亮,下巴上的肥肉颤悠悠地晃。

“路小姐,百闻不如一见,幸会了。”

路瑶礼貌性地微笑了一下,忍着不喜在他对面坐下来。

黄总的视线从她进门起就一直没挪开过,那直勾勾的样子,恨不得立刻就扑上来把她生吞活剥了。

 

 

《星光遥遥不可及》第十三章 鸿门宴

古玲看着很是嫉妒,双手又搂住黄总的脖子开始撒娇。

“黄总,你不是说要给我们尝尝好酒吗,现在人也来了,酒呢?”

黄总色眯眯地掐了一把古玲的屁.股,“这么心急,你个小东西。”

说完拍了拍手,门外就有服务生端着托盘走进来。

三个杯子就放在路瑶的面前,黄总推开古玲,偏偏选了离路瑶最远的那一个,亲自给她满上了一杯。

“来,路小姐,尝尝?”

耳唛里传来苏玛丽的声音,“他叫你喝酒?看仔细了吗,有没有小动作?”

苏玛丽还真是神机妙算,路瑶心潮翻涌,表面却一脸平静,顿了下,她突然起身走到了黄总的身侧。

“黄总,我可以坐这里吗?”

黄总受宠若惊地看着她,高兴得连声道,“好好好,快坐快坐。”

路瑶温顺的坐在了男人的身侧。

黄总的咸猪手一直搓,想摸上来,又怕惊着路瑶。

他是冲着路瑶的身子来的,但见她这副清清纯纯又乖乖巧巧的样子,就算心痒难耐,也不好当桌就露出猴急的样子。

也是,都到了嘴边的肉,等一会儿到了房间,有的是时间慢慢吃。

路瑶余光瞥着黄总一脸淫相,还有古玲刀子一样的眼神,唇角微微扬起。

她端起酒瓶给黄总也满上了一杯,然后主动敬酒,“黄总,初次见面,我敬您。”

黄总高兴得又是一连声的好,端起酒杯就要和她碰,路瑶只笑笑,笑完故意倾身,身子努力向他靠近,在碰杯的瞬间,手突然一抖,一杯酒就当中淋在了黄总的裆部,晕湿了一大片。

她脸上一白,立刻慌了,“不好意思,都怪我没拿稳……”

黄总的脸刚沉下去,一见美人慌乱的样子,立刻气消了一半。

趁机摸了一把路瑶的手,他故作大气,“没事,我这个人没那么讲究,去卫生间收拾收拾就好了。”

说完就起身离席,古玲逮着这空隙,立刻也跟了上去,桌上顿时就只剩了路瑶一个人。

电光火石间,路瑶赶紧起身,将自己的杯子和黄总的换了一下。

她没有动古玲的,一是狠不来心下黑手,二是她觉得古玲的杯子可能也不保险。

黄总既然存心设了局,自然不会把自己灌晕,所以,他的杯子才最安全。

换完杯子,路瑶紧张得全身都在抖,耳唛里静悄悄的,也不知道苏玛丽躲在哪儿,又在干什么。

黄总和古玲很快就重新回来,刚坐定,男人一双咸猪手又摸上来。

“刚才你这小手一抖,可是害我湿了一滩,怎么样,自罚两杯?”

路瑶忍住甩他开他的冲动,赶紧端起酒杯,“黄总,那我敬您。”

说完便仰头一饮而尽。

黄总满意地看着她的动作,也执起酒杯凑到唇边抿了一口。

路瑶一鼓作气,又给自己倒了两杯,总算引得黄总开怀大笑,也喝了几杯下肚,古玲自然是殷勤作陪。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没过多久,黄总眼底的寒光就现出来了。

他掐好了时间,笃定地认为路瑶就要药效发作了,一双咸猪手也肆无忌惮的摸在了她的身上。

“路小姐,我第一眼见你,就喜欢上你了,你摸摸,摸摸我的心,这里啊,都是你……”

路瑶故作惊惶地缩回手,黄总立刻又将她扯回去,一张臭气哄哄地嘴往她颈子里啃。

古玲也是脸泛红潮,这会儿也认为路瑶药效将要发作插翅难逃,瞒了一晚上的阴谋自个儿就抖出来了。

“路瑶,黄总说只要今晚把你搞到手,改天那几个角色都得归我,我真是要谢谢你了,我的好姐妹!”

路瑶冷冷地看着她,虽然已经猜到了真相,但真正听古玲讲出来,还是觉得心寒。

“跟黄总去房间,快!”耳唛里突然传来苏玛丽的声音。

路瑶心口一突,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弄清楚刚才的状况。

“听我的,跟他走!”苏玛丽又重复了一遍。

路瑶咬了咬牙,突然像个赴死的战士一般冲起来。

“黄总,你脸色不太好,要不我送你回房休息吧?”

黄总正淫兴大发,一点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中了招,闻言立刻点头如捣蒜,“好好,我们回房去。”

客房在木屋林的另一头,是一栋七层高的建筑。

男人的身体又臭又重,一张嘴呼出来的热气熏得路瑶直作呕,双手还四处乱摸,路瑶咬着牙,好艰难才架着他穿过木屋林,终于将他弄进了房间。

耳唛里苏玛丽还没有指示,路瑶只好先哄着黄总先去洗澡,等到浴室传来哗哗的水声,门外总算有了动静。

她刚探出头,就看到苏玛丽小小的个子正扛着古玲往这边走。

“她怎么了?”

苏玛丽嫌恶地将她扔到床上,“药劲儿上来了。”

说完她就拖着路瑶往外走,路瑶也不太清楚现在的状况,直到下了楼,刚出电梯,就听到木屋林那边传来一阵喧哗的人声。

“有好戏上场了。

”苏玛丽冲她眨了眨眼睛,说完随手弹了弹路边花树上挂着的氢气球。

路瑶也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直到一群人风风火火地路过她们身边,领头一个中年妇人骂骂咧咧的,浓郁的香水味呛得路瑶直皱眉头。

“你先回包厢等我,我还得回去确认一下这奸有没有捉成!”

没错,刚才那位女士就是黄总的结发妻子,两人正闹离婚,黄夫人迫切地需要收集一切对她有利的证据,以支持她在离婚后获得更多的财产,这当然包括黄总玩儿女明星出轨的罪证。

苏玛丽也是费了好些功夫才暗中知会到这位黄夫人,这样一来,既教训了姓黄的渣男,又报复了古玲的阴谋,真是一石二鸟。

路瑶在林子里转得有些晕头转向,木屋的外观一模一样,她好像找不到来时的那一间了。

又转过一丛花树,前面的房子亮着灯,房门也虚掩着,她刚想过去看看房号,突然被廊下一点腥红的光芒吸引住视线。

像星子的光,忽明忽暗,怔了半晌,路瑶才反应过来那是一根烟头。

昏暗中,那人背靠着门框,整个上半身都隐藏在黑暗里,长腿之下,那双锃亮的鞋尖仿佛两柄锋利的剑刃。

路瑶睁大了眼睛。

下一秒,仿佛有什么东西从心口穿胸而过,她不自觉地打了个激灵,连带着那昏昏涨涨的脑子也清醒了。

她没有看错,那是华霆深!

 

《星光遥遥不可及》第十四章 油腻的一线小生

彼时他也正看着她,一双鹰隼般的眸子微微眯起,薄唇似有笑意。

他仿佛在等人,又仿佛等的就是她。

路瑶不自觉地吞了吞口水,脚下像灌了铅一样慢慢挪过去。

“华先生。”

她的声音很轻,头也乖巧的埋下去。

…………

华霆深未说话。

路瑶偷偷抬眼看他,却见他指间已空无一物,那支烟头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可他的手却还保持着方才的姿势。

她在心底犹豫了一秒钟,然后小步走到他的身前,将身子埋进他的臂弯里。

“聪明的女孩。

”华霆深轻轻咬住她的耳垂,长臂一捞,就将她圈进了怀里。

男人好闻的气息铺天盖地而来,路瑶脚下像踩着棉花,每一步都走得虚浮。

身后的木门骤然打开,明亮的灯火迎面扑来。

路瑶下意识地看向四周,却发现偌大的包厢里,只有安诚和另一个男人。

那人背对着她,只露出一个形状优雅的后脑勺。

桌面的菜色很精致,白得像玉,绿得像玛瑙。

华霆深在席首的位子上坐下,路瑶则乖乖地坐在了他的旁边。

从头到尾,她都埋着头当鸵鸟,一眼也没敢抬。

安诚应该是谈得差不多,见华霆深进来,恭恭敬敬地将一份文件递到他的面前。

“老板,请您过目!”

华霆深伸手接过,却并不看。

“我相信凌先生的能力,也期待我们的合作能够愉快!”

凌未行有些惶恐的点了点头,抬手就举起了面前的酒杯,“感谢华总的赏识,凌某定不辜负华总的提携,华总,我敬您!”

凌未行说完刚要饮尽杯中的酒,没想华霆深却抬手止住他。

“抱歉,凌先生,我没有喝酒的习惯!”

这句话也不知道是几个意思,凌未行端着杯子的手顿时僵住,一时有些下不来台。

华霆深只是勾着唇,双眸微眯,目光灼灼地看着身旁的路瑶。

被他的眼刀刺得后颈都在发凉,路瑶只好硬着头皮抬起头来,一脸讪讪地看向对面的凌未行。

刚才安诚递文件过来的时候,她的余光正好瞥到了上面的名字,后来的这一会儿,她就像是被雷劈了一样,半晌都没能动弹。

凌未行,正当红的一线小生凌未行,也就是那晚自己妄图献身的男人……

天知道,路瑶这会儿有多尴尬多窘迫,偏偏桌子底下,华霆深的手一直掐着她,她想找个借口遁走都不敢!

“那个,凌、凌先生,华总他不喝酒,我替他喝吧。”

路瑶说完,也不等两个男人的回应,端起酒杯就一饮而尽。

谁知道杯子里的是度数极高的白酒,这一杯酒下去,光是入喉那一线火辣的感觉,就像是有把刀将身体从中劈开了两半。

路瑶捂着嘴,感觉从喉咙到胃里,整个胸腔都燃起了一团火焰。

凌未行的面色更加尴尬,他显然没料到路瑶这么爽快,只好也一口将杯子里的酒都喝干了。

白酒的劲儿来得快,也来得猛,两个人都不算酒量好的,所以很快,两个人的脸都变了颜色,尤其是路瑶,真像只被煮熟了的大胖虾。

华霆深饶有兴致地看着她红通通的包子脸,竟亲自给她又倒满了一杯。

路瑶有些不满地转头看他,哪有人倒白酒是这个倒法的?这都快溢出来了。

“凌先生,合作愉快!”华霆深径直看着凌未行。

可路瑶也不傻,这已经摆明了,大BOSS要回敬一杯酒表示礼貌呢。

他说得多轻巧,可怜的路瑶只好捏着鼻子又喝了一杯。

凌未行也赶紧端起杯子,那副生怕怠慢了金主爷的奉承姿态,让路瑶看着很是别扭。

以清俊高冷人设走红的他,似乎也没那么清俊高冷了。

那张被酒熏红了的脸居然有一种油腻的感觉。

路瑶隐隐有些失望,原来这些大明星背地里和电视上的形象差这么多。

好在第二杯酒下肚,感觉已经没上一杯那么刺激了,人体的适应能力的确很强大的,只可惜脑子却开始发晕,身体也不太受控制了。

路瑶歪歪倒倒的靠在桌沿上,华霆深刚拿手拍了拍,她就干脆软绵绵地倒在了他的身上。

“华先生,屋子怎么在打转……”

…………

桌上的气氛有一瞬间的凝固。

安诚拿眼看了看自家主子,余光又瞥向边上的凌未行。

凌未行既然能混到一线当红的地位,自然知情识趣得紧,这会儿立刻就起身告辞。

“华总,我有些不胜酒力,就先告辞了,改天再跟您赔罪!”

华霆深支手扶着路瑶的肩膀,连个起身的意思都没有。

“凌先生好走!”

安诚送他出去,走到门口,又小心带上了房门。

偌大的房间顿时安静下来,只剩路瑶偶尔一声不适的嘤咛。

“坐过来。”

男人的声音在头顶响起,似诱.哄,又像是命令。

路瑶抬头看着他,突然有些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

一个星期前,她的人生还一塌糊涂,前途黑暗。

可现在,面前这个男人,随便动动手指,就能倾覆整个圈子的半边天。

不仅是娱乐圈,还有其他行业,科技、地产、航海。

路瑶虽然是个十八线,可她也听闻过,华泰集团的大名。

那曾经是她一辈子都不敢奢望的上层世界,而如今,掌握那个世界的男主人,就在自己眼前。

她想得有些痴,情不自禁的抬起手,想要摸一摸男人的脸,证明自己没有在做梦,可手刚伸出去,就被一只有力的大掌握住,路瑶只觉得身子一轻,然后下一秒,她便陷进一个温暖坚实的怀抱里。

“华先生……”

路瑶紧紧的揪住男人的衣襟,就像溺水的人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男人的喉结动了动,下一秒微凉的食指又勾起她的下巴。

“我倒没想过,你还有陪酒这个功能。”

路瑶双唇微张,漂亮的眼睛水光莹莹地看着他。

“醉了?”他又问。

路瑶听着这低沉的嗓音,身体又开始发软。

被酒精放大了的感官,在陷进他怀里的瞬间就开始崩溃,她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跳,只觉得一张口,或许就有什么要跳出来。

“来之前喝了几杯?”

男人突然俯下脸,鼻尖抵上她的额头,在她的脸上轻轻细嗅着。

路瑶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又紧绷成一线,随着他的靠近,那根线越拉越紧,越拉越细,或许只轻轻一拨,就会断掉,全线决堤……

“胆子这么大,还敢跟男人去房里?”

男人的声音在这一刻突然断掉,下一秒,路瑶就被他狠狠压住了双唇。

男人的力道很大,像是在作无声的惩罚。

路瑶双手死死的抓着他胸前的衣料,仿佛这样,就不会缺氧死掉一般。

 

相尽欢的《星光遥遥不可及》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星光遥遥不可及》就可以了哦~

科幻小说完结本-最新科幻小说无删减-绒绒小说阅读网

绒绒小说阅读网一个无广告无弹窗的清新阅读网站,想看小说的你不想被广告遮掩,就快来绒绒小说阅读网吧,这有收入了很多科幻小说,2020科幻小说排行榜等,更有科幻小说完结本、短篇科幻小说等你来在线免费阅读,这些都是广大书友爱好的内容和类型,绒绒等你来阅读科幻小说

Copyright ©2012-2020 科幻小说大全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