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宠婚来袭,情深如陷》最新章节 林粟颜聿小说全章节在线阅读

时间:2020-01-14 10:05:01宠婚来袭,情深如陷作者:柳扶苏

主人公叫林粟颜聿的小说是《宠婚来袭,情深如陷》,是作者大大柳扶苏创作的都市言情小说,文中讲述了:“呵呵,秦岸,我可比一百万贵,要不我给你一百万,你现在马上消失在我面前?”她的冷笑一声声地刺入男人的心里。 他站在林粟的背后,看着她毅然的背影,听着她冷漠的话语,只觉得身子晃了晃,几乎要站不稳了,脸色寸寸苍白,最后只是惨然一笑:“不用了,我走!”"

《宠婚来袭,情深如陷》林粟颜聿免费试读

柳扶苏的宠婚来袭,情深如陷免费阅读,无广告!

《宠婚来袭,情深如陷》第11章 她是我的妻子,你是我的女人

男人离开了婚礼现场,直接去了天地华庭,他一路熟练地上了17楼,掏出钥匙打开了门,屋子里的窗帘全拉着,昏暗一片,封闭的空间里充斥着刺鼻的酒精味。

他才走两步,脚上就提到了一个空的酒瓶子。

瓶子滚动撞在了吧台的瓷砖上。

“是谁?”里面传来女人含糊不清的声音。

“是我!”他带上门,循着声音找到了我在沙发角的女人,她的怀里还抱着一瓶红酒,发丝凌乱地散落在肩上。

脸上的妆容被酒水冲散,哪里像平日里看到的那个靓丽的女人。

“你这幅模样可真让我倒胃口。”男人淡淡地说道,坐在地上的女人却蓦然僵硬了身子。

手中的酒瓶滑落在地上,里面的液体导出来,沁湿了裤腿。

颜聿伸出手,握住女人的手臂,将她拉起来,拧着眉头道:“这个鬼样子是做给谁看的?”他的话提醒了卢静。

她瞬间清醒过来,猛然抱住面前的男人,呜咽地哭到:“聿,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不会丢下我不管的。”

抽泣的声音让人听了心疼,颜聿将她拉开半分,望着她这幅疯子的模样,厌恶地说道:“你最好在半个小时内,把你自己整理干净,否则我就走了。”

他的话无疑是给女人最有效的安慰药,她立马振作起来,让颜聿坐下之后,自己立马进了卫生间去整理自己。

她的脚步欢快。

在卫生间里,她巴不得立马就冲出去好好抱住颜聿亲吻一番。

但是纵使只有半个小时,她还是细心地将自己的每一个地方洗的很干净,想到接下来可能要发生的事情,她娇羞的对着镜子兀自笑了起来。

她这样优秀的条件,怎么会被林粟她给取代。

“颜聿,你是我的男人。”她对着在镜子中的自己说道,给了自己一个自信的笑容,然后直接围着浴巾走了出去。

男人的西装已经仍在了沙发上,他携着一根烟,在客厅里吞云吐雾,每一个动作在卢静看来,都高高不可侵犯。

这是她的那人,优秀的让人只可远观,不可亵渎。

她站在男人的背后观赏,只见他的口中吐出一圈烟雾,然后转头对她说道:“过来!”

他的眼神里分明有自己以前常常看到的欲望。

女人心中一喜,快步跑到男人身边,果不其然,她还没坐下,男人就将她用力一拉,圈在自己自己的怀中。

滚烫的吻落下,带着熟悉的烟草味,令人沉醉痴迷。

女人温顺地倒在了他的怀里,感受着他如火的温度和炙热浓郁的情绪,奇特的感觉遍布全身。

风光旖旎,声音醉人。

约莫一个小时之后,两人才慢慢地平复下情绪,她瘫软地坐在地上,男人则躺在沙发上点燃了一根烟。

袅袅的烟雾从男人的面前腾起,朦脓中,他俊美的五官仿佛蒙着一层纱,和她隔着不远的距离,却难以触摸到。

女人心生凉意,慢慢地聪地上爬起来,趴在了男人的腰间,目光落在了他结实的胸膛,胸口上还有两人激烈碰撞中留下来的红色痕迹。

她的脸一红,心中有些甜蜜。

目光慢慢地上移,落在了男人坚毅的面颊上。

他的深情专注,却不是看着她的。

他在想谁?

女人心中微微有些嫉妒,手,刻意地在男人腰间动了动,拉回他的深思。

男人的目光落在了女人的身上,眉间冷淡,那样清冷的目光让卢静的新彻底一凉。

他的目光里有询问,他一动不动地盯着面前的女人,那样严肃的目光弄得女人全身不自在。

她垂下头,让自己的目光中含着泪水,男人可是都吃这一套的。

莹莹的目光慢慢抬起,看着男人,低声问道:“你现在结婚了,是要和我彻底断了关系么?”

她低声的询问,可是语气的可怜饶是谁听了都会同期,更何况是男人。

果然,颜聿的目光中闪过一道光芒,然后很快面容上带着温和的笑意,手搭在了女人的后背上,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抚着,笑道:“自然不是,要是我要和你断了关系,现在怎么会出现在此?”

“那你会爱我么?”她内心欣喜,却还是小心翼翼地望着男人问道。

男人勾唇一笑,手在她的腰间掐了一把,邪魅地笑道:“床笫之间,我说的话从来都是真的,你还不信我么?”

话说完,他伸手将女人往上一拉,将两人脸和脸的距离更加拉近了几份,严重染着浅笑,看着女人喜悦的双眸,笑道:“现在,取悦我!”

他的话落下,瞬间,女人的脸上荡漾出桃色,有些无措地看着她,像是个懵懂少女,男人也不着急,双手松开瘫在沙发上,双目直直地盯着她。

女人的害羞维持不到三秒,就慢慢地实施了行动,窗外的夜风吹动着落地窗的窗帘,邪撒进来满地的月光,照出屋内旖旎的风光。

翌日,男人从床上起来,身边的女人还没醒,他随手抽出被女人压在身下的衣服,粗鲁的动作惊醒了女人。

“聿···”嘴里含糊不清地喊着,慢慢地睁开眼,只看到男人已经走到了门口,正准备离开。

“你要回去了么?”她依依有些不舍。

男人的脚步未停,开门,头也不回地说到:“下次我在找你。”

那淡漠的语气和在床上的男人分明是两个人。

卢静早做好了这样的准备,却还是觉得有些心酸。

昨晚的那些话,她也知道是男人的甜言蜜语,但是还是忍不住相信,而且还会放下自己所有的尊严去取悦她,那样作践自己,只不过是为了得到他的一丝丝爱,可是···

他漠然地走了,甚至没有给她留下一个拥抱。

她想象中的爱情是,每天早晨醒来,能看到心爱的人在自己的身边,抱着她,对他说一句早安。

可是这样的梦想,却在遇上颜聿这个男人的时候,已经注定无法实现了。

颜聿只穿着衬衣,解开了三粒扣子,露出精硕的兄台来,西装外套被他丢在了垃圾桶里,出了电梯,他给司机打了电话让他来接,自己就走出来小区。

但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门外等候他的是一群蹲守了一夜的八卦记者,所有人在看到他衣衫不整的出来的时候,眼中都冒着精光,仿佛看到了热门新闻在自己眼前跳跃。

新婚之夜,颜大少不在家里洞房花烛,跑到这妇人小区过了一夜,这其中的缘由,真是一个火爆的桃色新闻。

颜聿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茬,脸色难看地看着周围包围着自己的记者们,他是第一次遇上这样的贴身接触,内心烦躁的差点要爆发了。

偏偏那些记者还不知趣地问道:“颜大少爷,你今天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昨晚是您的新婚之夜,您不在家里陪新娘子,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颜少,传闻您和当红明星苏莫私下有联系,这件事是真的么?”

“颜少,您的妻子林粟小姐是个低调的人,在结婚之前你们是否认识呢?”

·····

无数的问题落在男人的耳里,让他的怒火终于燃烧了极点。

男人突然伸手抢过一个记者手中的录音笔,然后狠狠地朝着众人砸过去。

一群记者被他狂躁的动作吓傻了,有些目瞪口呆地盯着面前的男人,这般丰神俊朗的人却对着他们发了脾气。

这是他们都不曾料想到了的。

以前也采访过颜少,可是从未见他发过如此大的脾气。

颜聿本来是怒瞪着众人的,后来发现他们仿佛被自己吓傻了,嘴角勾起一丝狂狷的弧度,笑道:“你们来采访我之前没有先了解我的脾性么?给我滚。”

他毫不客气地伸手推开挡在他面前的人,迈着大步子离开。

司机王伯远远地看到自家少爷被人拦住,忙不迭地冲上来,挡住欲追上来的记着。

颜聿大步流星地离开,上了车。

王伯拦不住全部的人,被一两个漏网之鱼给窜到前方,紧随着颜聿。

男人坐在车上,看到有人对着他一阵狂拍,转过头来,突然笑着朝着那人招招手,那记着喜出望外,以为自己能拿到第一手资料了。

兴冲冲地追上去。

男人把车窗打开一半,那男记者立马将头伸了过去,颜聿笑着对他说到:“我给你一个机会,问我问题,怎么样?只有一个!”男人伸出手指在他的面前晃了晃。

那记着喜出望外,惊喜地笑着,想着该问什么问题,要是问颜少的八卦新闻,这些新闻并不特别。

他脑海里不对地回想有什么问题比较有价值,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念头,这桩密事可不是任何人都知道的。

他望了眼眼前笑的温和的男人,咽了咽口水,然后说道:“颜少,您可否知道您的新婚妻子并不是完璧之身?您昨夜未和她春宵一夜,是不是也是因为知道这事···”

他的话直白犀利。

颜聿脸上的笑意渐渐地敛了下去。

《宠婚来袭,情深如陷》第12章 丑闻(1)

“你说什么?”他压低声音问道。

那记着沉静在激动中,哪里还能敏锐地察觉到男人的变化。

“我说,颜总您是否因为介意自己的老牌不是完璧之身,所以昨晚才没有回家?”他重复了一遍。

男人的眼中浮现出阴冷的笑意。

“啊···”

他双眼巴巴地正期待着男人的回答,却不想,只看到他双眼一眯,眸中带笑,然后伸手将他的脖子抓住,拖到了车内,另一只手按在了开关窗的按钮上。

“颜少,你要做什么?”记着的双眸瞪大,眼睛里充满恐惧,眸中倒映出颜聿脸上的阴狠之色。

只听得他慢慢地说到:“问出这样的话,你真该死。”他神情阴鹜,那样的神色落在记着的眼里简直是催命符。

玻璃窗慢慢地上移,卡在了他的脖子上。

窒息的感觉开始遍布全身。

“你···”他想要怒骂,可是却发现面对眼前这个男人的时候,却是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知道错了么?”男人的手在他快要窒息的断气的时候停了下来,他靠在椅背上,笑意盎然地看着面容憋得通红的男人。

记着说不出话来,只能细微地点了点头,这一动,更是难受的很。

王伯远远低看到这一幕,也被吓了一跳,他身前的记着不断地在拍照,他生怕会闹出人名来,所以赶忙冲了过来。

只是才靠近,就见那急着整个身子摔倒在地,坐在地上,握着脖子咳嗽的不停。

王伯见自家少爷将窗户关了起来,赶忙冲到驾驶座上,开车疾驰而去。

留言的速度传的真的很快,不到一天的时间,漫天遍地的都是颜聿“谋杀”记者未遂的消息。

各大媒体的头条都纷纷转载及炒作这个消息,有传言说颜聿因为被记者爆料自己新婚妻子的私事,然后恼羞成怒,所以才和记者大打出手。

还有传言说颜聿染上了狂躁症,正在接受治疗,众说纷纭,有人信,有人不信,但是传到颜家两老那边的时候,已经是怒火冲天了。

颜家的脸面全被这臭小子丢光了。

颜聿回到颜宅的时候,立马就被颜家两老给逮住了。

“你给我过来。”颜父脸上的神色很难看,看来已经压抑许久了。

看着颜聿慢悠悠地走,一副闲散浪荡的样子,想到自己在背后给他压下来的事情,气的怒火中烧。

“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怎么会和那个小记者动起手来?以前你可从来不会动手,这一次为什么这么冲动?”

颜聿之前的新闻也很多,但是这一次性质不同。

恶意的炒作加有心人的宣传,这件事如果不想办法平息下去,必定是件麻烦的事情,不仅对颜聿,对他们颜家也是如此。

这孩子平常闹点花边新闻,他们睁一只眼闭着一只眼也就过去,可是现在竟然闹出“谋杀”这般严重的话题来。

“你给我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颜父气的整张脸都黑了,偏偏颜聿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做到自己母亲身边,笑着对她母亲说道:“妈,你是不是昨天惹老头子发脾气了,他今天怎么这么大的火气?”

自己这个孩子她平常宠习惯了,也一向向着他的,但是今天这事她也帮不了他了,颜母往旁边坐了坐,冷淡地对颜聿说道:“你不要跟我瞎扯,你爸在问你话呢。”

颜聿撇了撇嘴,一脸不满地说道:“妈,你现在都不帮你儿子我了。”

他撒娇,颜母也不吃他这一套,挑了挑眉道:“你自己跟你爸解释清楚不就没事了?”

颜聿被两人逼得没办法,终于向两人投降:“好吧,好吧,我告诉你们···又不是什么但是,还这样兴师动众的···”

颜父见他肯说,神情缓和了一些,盯着她。

颜聿砸吧砸吧嘴,一副无奈的样子,分别看了两人一眼才说道:“其实也没什么,那记者说话难听,我就打他了!”

“难道真的是因为他说了林粟的不是,所以你就动手了?”白母讶异地说道,关于那些传闻,她也听了不少,但是她一直不相信自己的儿子会是为了一个女人。

颜聿挑了挑眉,看着颜母,笑道:“妈,你知道了?”

“你真的是为了那个女人?”他承认,颜母却差点被她气炸了。

“什么那个女人,她是我的妻子。”颜聿更改过来颜母的话,继续说道:“她是我颜家的人,我自然不允许有人对她说三道四,如果那个不知好歹的记者说的是你们二位,我想他会死的更惨。”

“···”

颜聿的话让两人一时间都无话可说,这个孩子这么护短,到底也是为了家里的人呢,他们能责怪他什么?

“就算你是为了你老婆,也不必动手啊。”颜母觉得,颜聿为了那个女人出手,而被爆出这样的丑闻,实在是不值得。

“不动手能干嘛?跟他讲道理?”颜聿冷哼一声。

颜母被他的话堵得一窒,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再接下去。

“你还是太冲动了。”颜父最终还是压下了自己的怒气,只是微微叹了口气。

颜聿笑道:“爸你不用担心,这件事我会处理的。”

只不过是一个小媒体杂志,解决掉轻而易举。

“你做事干净利落点。”颜父了解自己这个儿子的脾性,知道他会怎么做,他愿意自己解决,再好不过了。

林粟从楼上下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在客厅里谈论事情的颜家三口,刚想要折返回去,却已经被楼下的那人看到了。

他对着林粟勾了勾唇,然后伸手朝着她勾了勾,那动作,像是在召唤小狗。

颜家两老看到颜聿的动作,也回头看过去。

林粟见躲避不过去,只得硬着头皮下了楼。

走了两步,她突然想到,自己根本没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为什么要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子?

她挺直腰身,慢慢地下楼,在两老面前站定,喊了声:“爸、妈!”

颜父点了点头,对林粟说道:“坐下吧!”

林粟退后两步,准备做到一处宽敞无人的地方,却突然被男人拉住手腕,然后往他的方向一拉。

她一个不妨,被他拉的一个踉跄,人就坐在了沙发上,紧挨着他。

男人在他耳边低笑:“都是一家人了,隔我那么远干什么?”

林粟低着头,表现出羞涩的样子。

颜聿看着她貌似羞涩的面容,勾了勾唇角,牵着他的手不放,甚至还无聊地把玩起她的手指来。

当着颜家长辈的面,林粟不能让他们看到自己和颜聿之间貌合神离的关系,所以只能依着他的动作,不反抗。

颜母却看不惯自己儿子这样对待一个女人,一脸不满地对林粟说道:“既然你已经嫁给我我们颜家,以后就要好好地守规矩,莫跟外面的那些下做女人一样,不知检点,为了博得眼球,就利用我儿子上位。”

“儿媳不敢。”林粟低眉,虚心地听着她的教诲。

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她都表现的如此谦卑了,颜母就算对她有再多的不满,一时间也不发出来了。

只能冷哼两声,对颜父说道:“我被你这儿子给气到了,我先上去休息了。

颜父点了点头,让她离开,女人离开之后,温和地对林粟说道:“你妈那脾气就是那样,你别怪她,她也是为了你们好。”

“我知道。”林粟对着颜父点了点头。

“你是姓林,但是你既然已经嫁到我颜家来了,就应该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份了,你明白么?”

林粟默默地点了点头。

她心中冷笑,却不敢表露丝毫。

看来这些之有钱人都是防备着外来人的,就算林粟嫁到了他们家,也不例外,在他看来,她只是个嫁过来的外人,如果林粟会站好自己的位置,自然不会有任何的问题,但是如果林粟站错了位置,结果他们都无法想象。

“父亲的教导,儿媳明白。”

“你是个聪明孩子,希望你和颜聿可以好好相处!”林粟面上表现出来的了然让颜父很满意。

这是个聪明的孩子,应该知道自己以后的位置如何。

“好了,我先走了,给你们夫妻两独处的机会,好好培养培养感情。”颜父丢下一句话之后就折身走了。

颜聿好笑地盯这他的背影喊道:“爸,你明明是想去陪老妈!”

“你这孩子···”他的打趣让颜父又气又觉得好笑。

客厅里的人都散了,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林粟再也坚持不下去了,将手从男人的手心中抽出来,捂着被他我的生疼的手腕,满脸的疼痛。

“呵呵,看来你挺能忍的。”刚才他一直紧紧地握着她的手腕,她竟然能保持无动于衷,一直都微笑地面对他爸妈,而且还没有露出一点破绽。

“颜聿,你有病!”林粟一直忍着手腕的疼痛,还要应对颜家父母的冷言冷语,差点就绷不住了。

此时男人的冷嘲让林粟终于爆发了。

男人因为她的话,气的伸手掐住了她的脖子,将她拉近几分,龇牙咧嘴地笑道:“你有种再说一次。”他的眼神阴狠,紧盯着林粟,那目光像是蓄势待发的猎豹,仿佛只要颜聿说出让他不愉快的话,他就会林粟撕了。

《宠婚来袭,情深如陷》第13章 丑闻(2)

林粟看出来他神情暴戾,想到报纸上报道他有狂躁症的传闻,突然觉得还真是很疲惫的,想着,竟然不自主地笑了起来。

她本是一副视死如归的神情,可是突然笑了起来,弄得颜聿一愣。

“你笑什么?”

感觉到男人握住自己脖子的手松了松,她笑着摇了摇头:“没什么,只不过想起来好笑的事情就笑了。”

她不说,反倒惹得男人更加的生气。

“你说不说?”他怒急,总感觉林粟脸上的那笑是和自己有关系,她是在嘲笑自己?

林粟见他动了真格,也不敢继续和他作对了,只得如是说道:“我只是在想,那些记者报道你有狂躁症,说不定不是传言,而是事实。”

她的话说完,男人的手突然松开她的脖子,落在了她的肩上,然后圈住她的后颈,禁锢住她,不让她动,眯着眼睛,危险地说道:“那林大小姐,你要不要试试我的狂躁症?”

林粟想要躲开,男人却不给她机会,紧紧地圈住她,想要从她的口里得到答案,他神情执着,紧紧地盯着林粟。

“我不想!”她一口否认。

“是吗?”男人反问,脸慢慢地逼近她。

“恩恩,我知道你没有狂躁症。”看到他的动作,林粟觉得整个胃都要开始搅动了,她突然变了脸色,忙调转了话。

“可是你刚才说我有病。”他的脸在距离她不到三公分的地方停下来。

“你肯定听错,我是说你很帅。”她违心地说道,被他逼急了,林粟发现,其实说出那些假话也没有那么难。

“呵呵,算你识相。”颜聿并没有继续动作,听的她的一番假话,终于满意地松开圈住林粟的手。

冷着脸哼了一声,起身,阔步离开。

林粟大大地松了口气。

可是安静下来,突然想到刚才说的那些话,有些质疑自己刚才怎么会说出口的,是在是太恶心了,想着,越觉得难以接受。

越想越难受,最后她只能用力地摇了摇头,将脑海中奇怪的思绪地给打乱掉。

中午的时候没有看到颜聿,林粟也没有在意,只是中午吃饭的时候,颜母突然问道:“颜聿呢?”

林粟一时间有些愣,半响摇了摇头道:“我没有看见他。”

颜母因为她的回答,脸色有些难看,沉着脸教训道:“他是你的丈夫,你怎么能不知道?”

林粟低垂着眉,听着她的斥责,心想,颜聿那么大个人有手有脚,她管他做什么,再说了,就算是她想管,颜聿那人也不会让她管的。

“他没跟我说。”林粟低声回应。

“他没有说,你就不知道问吗?你有没有一个为人妻子的意识?林小姐?”她字里行间都表达了对林粟的不满,林粟无法反驳她的话,索性也不回应了。

可是她这沉默的态度却更让颜母不满,拧着眉头道:“你去给颜聿打个电话,问他去哪里了?”

林粟抬起头来,看着颜母说道:“妈,这样不好吧,要是他在工作,我打扰他多不好。”他觉得颜聿出去肯定是有他自己的事情的,再说了,他一个大男成天窝在家里像什么样子?

“有什么不好的,他新婚,休婚假,本来就应该在家里陪你,你是她妻子问问他的行踪,怎么不可以了?”她一系列的质问让林粟根本无法反驳。

再看她阴鹜的脸色,林粟知道,要是自己再不去打电话,她肯定只会对自己更加的不满意,她要是不满意了,最后受罪的可是她自己。

想到自己未来日日要面对这样一个婆婆之后,林粟突然觉得头有些痛。

面对林天齐的时候,她还可以讲道理,可是面对她,可是有理说不清,甚至是根本无话可说。

“知道了,妈,我去打电话。”林粟无奈地起身,准备回房间拿手机,却听的颜母阴阳怪气地在自己身后说道“简直一点用都没有。”

林粟扯了扯唇,无奈地笑了,上楼,找管家要了颜聿的电话,给他打了过去。

那边男人看到手机上的来电显示,勾唇冷笑道:“还知道给我打电话。”

说完,男人挂掉了电话,将手机随手扔在了休息室的沙发上。

林粟看到手机上的拨出去的信息,无人接通。

她想了想,觉得要是没有得到一个回应,颜母肯定又会对自己各种不满意。于是她深吸了一口气,又打了过去。

那边坐了会儿,没耐心,便走出了休息室,女人从试衣间出来的时候,没有看到人,便问销售员,“颜少去哪里了?”

“颜少刚才好像接了个电话,就出去了。”

苏茉的脸色有些难看,有些郁闷地做到了沙发上,明明是来陪她买衣服的,怎么突然走了?

正在生闷气的时候,突然听的手机响起,她顺着声音传来的地方找到了手机,那是颜聿的手机。

来电显示上显示着林粟二字。

这个名字,她是听过的,颜聿的新婚妻子,这么大大有名的一个人,谁不知,谁不晓?

她将手机握在手里,看了眼守在一旁的售货员,对她说道:“你先出去。”

“是,苏小姐。”

售货员离开之后,苏茉清了清喉咙,接通了电话,柔声道:“喂,哪位?”

林粟看了眼自己记下的电话,确定谁颜聿的手机没错啊。

“我找颜聿。”她淡漠地说道。

“聿去换衣服去了,没有带带手机!”模棱两可的话让人浮想联翩,里面隐晦的意思是人都明白。

“让颜聿接电话。”

电话都打通了,要是不问他个清白,怎么跟颜母交代。

“这位小姐,我都说了,聿去洗澡了,没有带手机,你怎么就听不懂呢,你要是有什么话可以跟我说,我会帮你转告他的。”

林粟沉默了半秒,淡淡地说道:“你让颜聿回我电话。”说完,她挂掉了手机,将电话随手扔在床上,深深地吐出了一口气,看来,还要想着怎么给他圆谎。

到餐厅的时候,桌上的食物已经全部被收起来了,林粟看向颜母,她脸上的神色冷漠,像是根本不知道她都没有吃饭似得。

林粟捂着有些饿的肚子,走到颜母的身边,慢慢地说道:“颜聿说他和客户在一起吃饭,所以暂时回不来。”

“恩,我知道了!”

“下午我有几个朋友约我去打麻将,你跟我一起去。”颜母起身,从林粟的身边擦肩而过,丢下一句话。

“可是我不会大牌。”

“我是让你去打牌的?跟我去认认人。”

林粟听的出来她语气里的不耐,看来自己又激怒她老人家了。

“好,我知道了。”

下午一点的时候,颜母让管家来喊林粟,颜母没有告诉她时间,所以她也没有准备,就匆忙地下了楼。

到花园的时候,颜母看到她一声休闲装的时候,眉头紧紧地拧了起来,不悦地说道:“你是故意砸我的场子吗?”

林粟不解她说的话,问道:“哪里有问题吗?”

“是你们林家从小没有教育好你,还是我们亏待你了,你怎么一点礼仪都不懂?”颜母气的手发抖,指着林粟身上的装扮,不满地说道:“你这是穿的个什么东西?”

林粟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装扮,长T牛仔裤,黑色单鞋,没有什么问题啊,她那里又不满意了?

“我带你去见的人都是和颜家关系很好的一些长辈,你作为颜家的长媳,这个样子不是在给颜家丢脸么?”

“算了,算了,你不用去了。”颜母被林粟气的不行,直接摔门上了车,车子迅速在她的面前疾驰而去,留下难闻的尾气。

管家跟在林粟的身边,对她说道:“少奶奶,您和少爷订婚之日起,i就给您准备了很多今年的新款礼服和日常衣服,这一套···”并不是那衣柜里面的···

林粟随着管家笑了笑,并不解释,她转身回房,脚步轻快。

没一会,拎着单肩包就走了出来,脚上换了一双轻松地帆布鞋,头发扎成一个马尾,看起来青春靓丽。

管家见她突然的变化,有些不解地说道:“少奶奶,你穿成这样,是要去哪里?”

“如果夫人问起来,你就说我认识我的错误,出去买衣服了,知道吗?”

“可是衣柜里···”

“你就按照我说的回复就行 ,走了!”

“少奶奶,要不要我安排个车送您···”管家追上去,想要帮她安排车,却被她拒绝。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了,晚上要是需要用车,我会给你打电话的。”说完,林粟欢快地跑出了小区。

管家的望着她窈窕的背影,突然想到她刚才说的话,着急地大喊道:“夫人,您晚上要早点回来啊。”

夫人对家人回家的时间是有规定的,十点之前,必须回家,老爷是这样,少爷也是这样。

只不过少爷前几年不在家里住,而且老爷工作有很忙,所以很多人其实都已经忘记了这个规定,可是现在多了个少奶奶,而且夫人对她似乎不是很满意,要是少奶奶再触犯了夫人的禁忌,别说她受罪了,他们这些下人估计也没好日子过了。

林粟打车去了中心广场,先去以前很喜欢的一间店吃甜点,雨夜,是一个很美好的名字。

想看更多《宠婚来袭,情深如陷》章节就马住公众号吧,关注并回复就可以全部章节畅想阅读哦~

宠婚来袭,情深如陷

宠婚来袭,情深如陷

作者:柳扶苏状态:已完结

主人公叫林粟颜聿的小说是《宠婚来袭,情深如陷》,是作者大大柳扶苏创作的都市言情小说,文中讲述了:“呵呵,秦岸,我可比一百万贵,要不我给你一百万,你现在马上消失在我面前?”她的冷笑一声声地刺入男人的心里。 他站在林粟的背后,看着她毅然的背影,听着她冷漠的话语,只觉得身子晃了晃,几乎要站不稳了,脸色寸寸苍白,最后只是惨然一笑:“不用了,我走!”"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