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精彩小说《宠婚来袭,情深如陷》免费在线阅读by柳扶苏

时间:2020-01-14 09:53:53宠婚来袭,情深如陷作者:柳扶苏

强力推荐宠婚来袭,情深如陷柳扶苏都市言情小说,主角林粟颜聿,(柳扶苏)宠婚来袭,情深如陷免费在线阅读。小说讲述了:“呵呵,秦岸,我可比一百万贵,要不我给你一百万,你现在马上消失在我面前?”她的冷笑一声声地刺入男人的心里。 他站在林粟的背后,看着她毅然的背影,听着她冷漠的话语,只觉得身子晃了晃,几乎要站不稳了,脸色寸寸苍白,最后只是惨然一笑:“不用了,我走!”"

《宠婚来袭,情深如陷》林粟颜聿免费试读

宠婚来袭,情深如陷柳扶苏全文免费阅读

《宠婚来袭,情深如陷》第14章 意外流产(1)

店铺在广场的二楼,各种一层玻璃窗可以清楚地看到广场上来往的行人,有很多家长带着小孩在玩娱乐设施,有年轻的情侣在喷泉处拍照,还有老夫老妻在广场散步。

广场的人很多,热闹非凡。

林粟点了份名为相思泪的甜点,然后又点了份自己很喜欢的蛋糕,找了处靠窗的位置坐下。

“小姐,你的甜点到了,请慢用。”声音甜美的女服务员给她上了蛋糕,被她的声音吸引,林粟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只见女孩子长者一张可爱的娃娃脸,画着淡淡的妆容,明亮的眼睛闪闪发光,笑起来露出两颗小虎牙,看起来很可爱。

“谢谢!”

“请慢用!”少女见林粟打量她也不在意,回她一笑,然后就走了。

林粟看着面洽的相思泪,闻着榴莲的味道,满足的深吸了一口气,独特的味道让热胃口大涨。

榴莲牛奶上面铺着一个用红豆组成的一颗泪滴,如血,很漂亮。

用勺子舀了一口吃下之后,冰凉的味道刺激这五官,让人瞬间觉得心情都好了起来。

林粟打量着店里其他的人,发现他们的面容都带着淡淡的幸福,有高中生穿着校服带女同学来,有老夫老妻,什么年龄层次的人都有。

看着眼前的一幕幕,她的心里忍不住响起了一个身影来,面容一紧有些模糊了,她看不清。

这里是他带她来过的,她喜欢这个地方的开始也是因为他,但是慢慢爱上这里确是因为这里有故事的甜品和绝美的味道。

正有些失神地响着,却突然听的一声惊喜的喊叫。

“粟粟,原来真的是你!”女人突然拉住林粟的手,惊喜地喊道。

林粟回过神来,然后就看到了新婚不久的程清和郑一健,女人穿着白色的长裙,脖子上戴着很有分量的响亮,富贵非常。

“粟粟,真的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你,上次我们在婚礼上还没来得及好好叙旧,看来今天我们有机会好好聊一聊了。”

话说挖,她拉着郑一健毫不客气地坐在林粟的对面,喊来服务生,点了两份饮料,对林粟说道:“我和一健刚才在逛街的时候,园园就看到你进了这间店子,一健还说那不是你,我偏要过来看看,这不就是我们的粟粟么?”

她一口一个粟粟喊得亲热,林粟却没有什么耐心和她闲扯,从请包里拿出两百块钱放在桌子上,然后对服务员说了句买单之后就准备走了。

程清没有想到林粟会这样对自己,有些着急地喊住她:“林粟,你不能走。”她下意识地喊出了林粟的全名,说完擦才察觉到自己的错误,可是话才说出口,就意识到到了自己的失态,她身上拉住林粟,对她说道:“不好意思,粟粟,你能不能坐下来听我说两句话。”她拉着林粟的手臂,紧紧地不放手。

“小清,你这是干什么,让粟粟走···”

听的男人为林粟说话,程清的眼里闪过一抹仇怨,但是很快被平复下去,她怒斥着郑一键:“你不要说话。”

“粟粟,我请你坐下来,话说完我们就走。”她祈求的眼神让林粟有些惶然,这幅模样就像当初她和自己说她喜欢郑一健的时候目光一致,执着坚定。

那个时候,她没有看出来她眼睛里的愤怒,所以不明所以地被绝交了,如今她这样可怜地求自己,那样的目光,让她有些心软。

她动了动自己的手腕,示意程清放手。

程清望着她的脸色,见她的神情有些动摇,欣喜地松开她的手臂,然后对林粟说:“你快坐下。”

林粟慢慢地坐下,程清高兴地望了郑一健一眼,可是男人的神色却有些闪躲,似乎不敢看她。

他的目光若有若无地落在了林粟的身上。

女人心中嫉妒,脸上却不能表现出一丝一毫来。

她暗中掐了掐男人的大腿,让他收回自己的目光。

被发现,男人吃痛,只能咬着牙,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恼怒地瞪了一眼身边的女人。

女人回瞪了他一眼,暗含警告。

男人落下阵来,偏过头去,不敢看她。

“有什么话说吧。”林粟无视两人之间的小动作,点了杯茶,等他们交流完,才问道。

程清动了动唇,没有立刻说,神情有些为难,话仿佛有些难以启齿:“林粟,我想请你帮个忙。”

林粟勾唇笑笑,看着面前的女人。

她真的能说得出口。

女人仿佛没有看到林粟脸上的淡笑,继续说道:“你知道的,一健是做建材的,我听说这次颜氏投标的广电项目正在进行建材招标阶段,你看你能不能和颜少提一提一健···”

“我们之前一直是和颜少有合作的,这一次不知道为何,颜少没有找我们,竟然开始招标了。”她心里依稀猜到可能是会因为上次婚礼上的事情,所以颜少这次才没有跟他们合作的。

如果真是这样,只要林粟跟颜聿开口,他肯定会继续跟他们合作的。

“不好意思,我帮不了你们。”颜聿的事情,她哪里插得了手。

“不,粟粟,你可以的,颜少那么喜欢你,只要你开口,他一定看在你的面子上帮你的。”

“我真的帮不上忙。”生意上的事情她根本不懂,而且颜聿做的决定,别人很难改变,更何况是她,如何能改变那个男人。

没有和他们解释原因,林是果断的拒绝,女人一再的坚持,林粟彻底的犯了,“我都说了,我帮不了忙,你不要再缠着我了。”

林粟想要起身,却被女人拉住了手臂,她不耐地拨开她的手,却不想女人身子却莫名的一个不稳,人突然装在了桌角上,然后她捂着肚子,痛苦地蹲下了。

郑一健惊慌地用力推开林粟,蹲下来抱住程清,看来她脸上痛苦的神色,愤怒地说道:“林粟,你太过分了。”

这边的动静早就吸引了不少的人围观,越来越多的群众聚集起来,议论纷纷,林粟向来不喜欢被人这般讨论,转身就准备走。

却听的地上的女人带着悲痛的声音喊道:“林粟,你不能走,你赔我的孩子···”她的话让林粟蓦然停下来脚步,转身,林粟望着地上的两人,觉得实在是无语。

“你想骗我?”她冷笑一声,冷冷地盯着地上的两人,笑道:“你们真的不愧是一家人。”都这般无耻。

她转身正准备走的时候,却突然发现有人拍照,看到她回头,那人猛拍一张之后,就躲在人群中消失了。

林粟正觉得不好,却突然听的人群中有人喊道:“啊···流血了···”

林粟一愣,回过头来,只看到鲜红的血液染红了女人白色的裙子,白皙的大腿上留下一条红色的血线。

“小清···”

男人悲愤地喊着,也被吓坏了。

女儿在她的怀里大哭,抱着男人抽泣。所有的人看着这一幕都在旁边指指点点,有人说林粟是小三,打了正室,让正室流了产。

有人说林粟不要脸,抢别人的丈夫···

各种难听的话语纷纷从耳边传来。却没有一个人拨打急救电话,最后还是林粟反应过来,叫了救护车。

车子来的时候,女人已经晕过去了,用担架将女人抬上车之后,林粟想了想,还是跟了上去。

刚才她分明没有用很大的力气,为什么她会突然装在桌子上?但是如果是为了陷害她。拿一个孩子的姓名作为代价,这会不会太残忍了?

她脑海里不断回想起刚才满地的鲜血,突然觉得脑袋有些剧痛。

女人被送到了急救室,男人在外面着急地等待,看到林粟过来,愤怒的面孔想要发作,最后却还是忍了下来。

“林粟,这件事你要负责。”最后他只丢下这么一句话,然后走到另外一边,不断地在医院走廊上徘徊。

林粟回想起刚才的一切,苦笑,心中滋味难言。

如果那个孩子真的是她杀的,她该怎么还?

情绪慢慢地沉了下去,整个人都有些低落。

电话却突然响了起来,在寂静的回廊里格外的响亮。

来电显示是一串数字,因为上午打过,所以林粟还记得,是颜聿的,她犹豫了下,还是接通了电话。

电话接通之后,电话那头传来一句慵懒的问话:“找我干嘛?”他像是刚睡醒的样子,声音有些沙哑。

林粟想了想,淡淡地答道:“没什么。”她没什么情绪,不想喝颜聿多说什么,匆匆地说了句:“拜拜”。

迅速地挂掉电话。

那边的男人握着手机半响,听着里面那头传来的忙音,握着手机的手慢慢地冒出青筋来。

他的脸色变得阴沉,想不过,还是给林粟打了个电话过去。

一个没接,打第二个,第三个···

电话铃声不停的响着,吵得坐在林粟对面的男人都有些受不了了,你不接电话么?

他拧着眉头,满脸的烦躁。

林粟看了他一眼,他紧盯着自己,生怕她要跑一般。在看了眼手机上锲而不舍的电话,终是接通了。

《宠婚来袭,情深如陷》第15章 我替她答应你(1)

还没说话,那边就传到一阵愤怒的吼叫声:“你聋了?我打电话你听不到么?”颜聿气的全身发抖,这个女人真的是长本事了,竟然敢挂他的电话。

林粟将电话挪开耳边,等那边没有怒吼之后,才将电话拿回来。

电话那边的男人没有听到她的回应,有些不确定地喊道:“你被绑架了还是遭人挟持了?”

林粟失笑,压抑许久的心情突然缓和了许多。

“没有,我只是很累!”

“你死哪去了?”他打过电话回家,管家说她不在,中午就出去了。

林粟看了眼眼前的急救室,想了想,对男人说道:“医院!”

“怎么了?”他的声音不自觉地拔高,从沙发上猛然地站起来,握着手机的手不自主地抖了抖。

“程清流产了,好像是我干的。”林粟答道,有些不确定。

“程清是谁?”男人拧着眉,脑海中回忆,似乎根本没有这个人的影像。

林粟想了想,答道,“就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那场婚礼的新娘。”

林粟如此说,男人就有了印象。

回想起她刚才说的话,男人的嘴角突然付出一丝淡淡的笑意,嘴角弧度有些得意,只是电话那头的林粟看不见。

“原来,我们第一次见面,你记得这么清楚啊。”

“···”

“我不跟你说了,我在等程清的情况。”林粟被他堵得一窒,不想和他继续纠缠,就准备挂电话。

“你在哪个医院?”男人急切地问了最后一句。

“三医院!”

对话的过程中,郑一健期间看过林粟几次,几次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大约又过了半个小时,急救室的灯终于熄灭了下来。

急救医生从急救室里出来,身后的护士将病房推出来,郑一健立马上前,查看床上女人的情况,拉着医生问道:“人怎么样了?”

医生遗憾地摇了摇头:“大人没事,但是孩子保不住了,孩子只有一个月,生命很脆弱。”

男人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脚步有些踉跄地后退了两步,林粟想要上前扶,男人却突然回头瞪着他,怒视着她,嘴张了张,想要说什么,最后却还是忍住了。

林粟被他眼里压抑着的痛苦的目光震撼到了,想要劝慰他,却发现自己说出来的话,只会让男人更加的伤心和愤怒。

她默默地跟着病床,随着男人进了普通病房。

床上的女人安静地躺着,呼吸平缓,脸色苍白,唇,没有一丝血色。

内疚的情绪从心底升起来。

她静静地守在一边,男人也默默地守护在女人的床边,握着她的手,至始至终都没有说话。

约莫两个小时过去了,林粟觉得自己的腿站的有些发麻,动了动腿,不经意间却感觉到一道刺眼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

随着视线的方向看过去,却突然对上了一双尖锐的眸子。

女人的眼神中充满着愤怒和仇怨,那幽怨的目光让林粟的心一怔,竟有些不敢面对。

“小清,你醒了!”男人发现床上的女人清醒过来,下意识地想要去按传呼器,喊来医生,却被女人反握住了手,对着他摇了摇头。

脸色苍白,嘴唇有些干裂,她扯开一丝难看的笑意,对男人说道:“我们的孩子是不是没了?”

男人迟疑了半秒,点了点头,申请痛苦。

女人的脸上闪过一抹伤神,痛苦地闭了闭眼,慢慢地说道:“我今天早上才知道这个孩子的降临,准备晚上给你一个惊喜的,却不想,今日就是这个孩子的忌日。”她闭着眼,眼角流出两行泪来。

林粟的手有些发抖,站着的身体僵硬无比,将要挪动步子,却发现自己根本动不得,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发现无话可说。

女人哭着,情绪越来越激动,后来,直接嚎啕大哭起来。

男人被她的情绪感染,也忍不住氤氲的眼眶。

屋子里充蚀着一股压抑的气息,让林粟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小清,没事的,我们还年轻,孩子还会有的。”男人终究比女人坚强,他慢慢地平复下来,将怀中的女人放下:“你不要激动,好好养好身体。”

女人哭泣的声音越来越小,在男人的安慰下,夜漫漫地安静下来。

她闭着眼睛,不发一语。

林粟觉得自己站在这里有些尴尬,半响才开了口。

“我不是故意的。”她哪里想到,只不过那样一个没有什么力量的动作会出现这样的意外?

女人突然睁开眼睛,紧紧地盯着她,眼中浮现出仇怨的目光,嘴角拉开嘲讽的笑意:“你的意思是说我故意的?我故意杀害我的孩子的?”

她激动的逼问。

林粟摇了摇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呵呵···”女人冷笑,盯着林粟的目光似乎要把她吃了。

“我会想办法赔偿你的!”不知道该怎么弥补这样的意外。

“赔偿?”女儿揪出她话里的两个字,冷笑道:“你杀了我的孩子,你以为这两个字就可以弥补一切了?”她质问着林粟,话语句句逼得林粟哑口无言。

“如果我杀了你的孩子,我是不是可以说一句对不起就没事了?”她激动的怒吼,苍白的脸染上了一抹潮红。

“好了,小清,她不是故意的。”郑一健试图去平复她的情绪,可是女人却被他的话再次激怒了。

“你为什么到了现在还要处处维护她?是他杀了我们的孩子。”男人维护的话语让她的心一痛。

“林粟她不是故意的。”虽然孩子的意外让他很心痛,但是让她怪责林粟,他仿佛也做不到。

“你给我滚,我不想看到你。”男人当着她的面,句句维护另外一个女人,程清彻底忍不住了,早就知道他喜欢林粟,但是她们已经结婚了,可是这个男人的心还是在别人的身上。

平日里,她或许能忍,但是现在,她真的忍不了了。

男人的脸色一白,被她当着林粟的面这样怒骂,面子有些过意不去,但是看在她身体虚弱,情绪激动的份上,还是忍了下来。

好脾气地安抚她道:“你别激动,好好养好身子。”

男人的温和消灭了她一丝怒气,她闭着眼,转过身子,不想面对他们任何一个人,可是这一动之间,却不经意触动了肚子上的伤口,她痛的倒吸了一口凉气,男人惊慌地抱住她,询问道:“没事吧!”

女人推开男人,赌气地说道:“不要你管。”

他有些尴尬,见她还有力气骂人,也就放心了。

一时间,屋子里,又陷入了沉闷之中。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床上的女人因为身体消耗太大,还是睡了过去,郑一健帮她盖好被子之后,对林粟说道:“我们出去坐坐吧!”

两人在医院的回廊里坐着,他不开口,林粟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看了看时间,已经九点钟了。

“你赶时间?”郑一健虽然没有盯着林粟,但是却还是忍不住偷偷地打量她,见她看手表,于是便问道。

林粟摇了摇头,抬头望着对面的男人,说道:“你想要和我说什么?”

“粟粟···”

“别这样喊我。”林粟打断他的话,男人对她的称呼,让她觉得很难受,那是亲人之间的亲昵,不该从他的口中喊出来。

“你···”男人的脸上闪过一抹不自在。

话语顿了顿,最后直直地望着林粟,慢慢地说道:“林粟,下午小清和你说的事情,你能不能帮吗?”

说完,他不敢看安琉璃,将目光挪开,望着一个方向,说道:“如果可以,今天的事情,我可以劝小清不计较。”

男人的话让林粟觉得有些心凉,这算是交易么?他竟然利用一个死去的孩子做交易。

林粟的脸上浮现出冷淡的笑意,心中的内疚仿佛消散了不少,慢慢地说道:“你要我找颜聿帮你的忙,我无法立刻答应你。”

“颜聿的事情,我差不了手,但是如果这件事情真的比你的孩子还要重要的话,我会尽力去试试。”

毕竟今日的这场意外,也和她脱不了干系。

“如果可以的话,我会劝小清···”

“我代替她答应你!”

男人的话说道一般,被一道突兀的声音给打断,冷漠的声音中带着不可抵抗的压迫。那种高高在上的气势是常年累月累计下来的。

“你怎么来了?”两人齐齐抬头,看到男人,皆有些错愕。

坐在林粟对面的男人惊的突然站了起来,垂眉喊了声“颜少。”

林粟拧着眉看到男人做到自己的身边,然后自然地拦住她的肩膀,亲昵地靠近她,对她说道:“我在家里等了你那么久,还不回来,我只能来找你了。”

这个男人的鬼话,林粟自然是不信的,可是当着外人,她也不会傻兮兮地博他的面子,只能假笑了两下。

男人见林粟乖巧,也不继续逗弄她,转头看向对面站着的男人,笑道:“你们刚才说的话,我听到了,我代替我老婆答应你,你公司的事情我帮你解决。”

他说到一半,停顿了半秒,然后继续说道:“不过,今天的事情,我希望大家都当做没有发生过的。”

柳扶苏的小说《宠婚来袭,情深如陷》完结本在公众号有全章节阅读,马上去关注并回复《宠婚来袭,情深如陷》进行阅读吧!

宠婚来袭,情深如陷

宠婚来袭,情深如陷

作者:柳扶苏状态:已完结

强力推荐宠婚来袭,情深如陷柳扶苏都市言情小说,主角林粟颜聿,(柳扶苏)宠婚来袭,情深如陷免费在线阅读。小说讲述了:“呵呵,秦岸,我可比一百万贵,要不我给你一百万,你现在马上消失在我面前?”她的冷笑一声声地刺入男人的心里。 他站在林粟的背后,看着她毅然的背影,听着她冷漠的话语,只觉得身子晃了晃,几乎要站不稳了,脸色寸寸苍白,最后只是惨然一笑:“不用了,我走!”"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