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宠婚来袭,情深如陷》-林粟颜聿完结版小说(柳扶苏)

时间:2020-01-14 09:48:32宠婚来袭,情深如陷作者:柳扶苏

柳扶苏大神著作的《宠婚来袭,情深如陷》已完结上线,主人公是林粟颜聿,林粟颜聿的故事令人感动,让人止不住继续看宠婚来袭,情深如陷的结局,快来看柳扶苏的《宠婚来袭,情深如陷》完结版结局:“呵呵,秦岸,我可比一百万贵,要不我给你一百万,你现在马上消失在我面前?”她的冷笑一声声地刺入男人的心里。 他站在林粟的背后,看着她毅然的背影,听着她冷漠的话语,只觉得身子晃了晃,几乎要站不稳了,脸色寸寸苍白,最后只是惨然一笑:“不用了,我走!”"

《宠婚来袭,情深如陷》林粟颜聿免费试读

宠婚来袭,情深如陷柳扶苏全文免费阅读

《宠婚来袭,情深如陷》第16章 颜聿的女人们

他平静地说着,那边的郑一健脸色却变得有些难看,明明是一场交易,为什么从那人口中说出来,仿佛变成了对他的一种施舍?

“你听明白了没有?我只给你这一次机会。”那样高高在上的语气,让郑一健突然有些后悔这场交易,男人那样的态度很令人反感,但是他却无法得罪他。

谁让他是颜聿呢。

“明白!这事我会当做没有发生过。”

“不是你,是你们!而且我希望这件事永远销声匿迹,不能再出现在这个世上。”如果有人试图想要用这件事来威胁他们的话,他不会放过闹事的人。

后半句话,颜聿没有说出来,但是郑一健却明白这人的做事方式,如果谁不遵守有些规则,他会赶尽杀绝。

“颜聿···你···”看到郑一健拖鞋的样子,林粟突然觉得颜聿的话有些过分,这件事是她的错,颜聿却句句逼得别人无话可说。

“你被说话!”颜聿瞪了林粟一眼,断了她想要做老好人的准备。

“既然都说好了,那我们就先走,住院的费用我已经交了,后期我会再打一笔钱给你,当做是赔偿!”颜聿转身丢下一句话,嘴角勾起冷笑。

能用钱解决的问题,根本就不是问题。

林粟被男人牵着离开,感觉到身后炙热的目光,全身的不自在。

她看向身边的男人,却刚好看到他嘴角的那抹冷笑,突然觉得心凉,这个男人用钱帮她解决了这件事,她却一点都轻松不起来。

他嘴角的那抹嘲讽的笑意烙印在她的心里,久久散不去,他是个冷情的人,碰不得。

颜聿的步子很快,林粟跟着她走的时候,人几乎是被他拖着走的。

外面的天已经很黑了,四月的天还有些冷,林粟只穿着单薄的衣衫,在夜晚有些冷。

颜聿打了个电话,让司机过来医院门口接他们。

两人就站在门口等车。

林粟回头看了眼玻璃门里面的医院大厅,又看了眼身边的男人,想要折返到医院里面去等,可是见身边的男人没有要动的样子,想了想,就觉得还是保暖比较重要,于是挪了挪步子,准备折返回去。

没走两步,却被男人抓住了衣领,拉了回去。

“你去哪?”

“你为什么总掐我脖子?”被她拎着衣领撤回去,脖子也被勒得很难受。

林粟不满地控诉。

男人嗤笑一声:“因为你长得矮!”他只到他的肩膀,所以他只要一伸手,刚好就能抓住她的脖子。

林粟深了一口气,压制住体内的洪荒之力,扯出一丝假笑,对男人说道:“我冷,所以我想进去躲一躲。”

男人松开林粟的衣领,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你就在这里给我吹吹风,清醒清醒。”

“我哪里做错事了?”他脸上不高兴的神情分明是在责怪林粟,但是她一点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他了。

“哼哼···”男人冷哼两声,“你自己想。”

林苏低垂着眉,不理他,撇了撇嘴。

有一阵寒风说过,冻的她打哆嗦。

她心里千万次地对颜聿一阵骂。

抱着胳膊,跺着脚,身形瘦削,看起来到有几分可怜。

“司机不会迷路了吧,怎么还没来?”男人低眉看了她一眼,正准备伸手揽住她,却见司机突然将车子开了过来。

男人一把将林属于塞进车子里,然后自己坐在了她的身边。

“把空调打开。”上车,林粟就对司机吩咐道,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发抖。

颜聿斜倪了她一眼,恶作剧的因子翻腾起来,勾唇笑道:“本少爷很热,不用开。”

那司机一时为难,通过后视镜看了两人一眼,自家少爷一脸得意,而夫人冻的嘴唇有些发紫。

分明是在闹别扭。

最终他还是听了自己少爷的话,没敢开空调。

林粟瞪了男人一眼,知道自己和他硬着对抗么有什么好结果,笑着对男人说道:“颜大少爷?”

男人闭着眼睛无动于衷。

“颜聿?”

他睫毛动了动,还是没有开口。

“小聿?”

“噗···”

笑声不是从身边传来的,而是从前方传来的。

男人突然睁开眼睛,杀气冲冲地盯着前方的事迹,笑意陡然收住。

“你刚才喊我什么?”男人转头看着林粟,眼中有火。

看出来他情绪不对,林粟不敢重复刚才自己说的话,装作不知道第摇了摇头:“我什么都没有说。”

“是吗?”他反问一句,却没有继续追问。

闭上眼,休息。

可是刚才那一瞬,林粟明明感觉到,那个男人眼中的怒火。

因为那个名字么?

回到家,客厅里没有看到颜家两老的声音,林粟松了口气,快速地上了楼,简单地洗了个澡之后,就爬上了床。

可是才睡着不到半个小时,林粟突然感觉到一艘凉凉的风从被子外面钻进来,她累的不行,没有睁开眼睛,下意识地动了动,想要卷住被子。

身体却撞上了一堵很硬的墙。

那堵墙还是热的,温度滚烫,烫的她本能地躲开了几分。

也因为这感觉,她费力地睁开了眼睛,黑暗中,伸手不见五指,她伸出手去,慢慢摸索自己迷糊中感觉到的那堵肉墙,才出碰倒坚硬的地方,却被一只大掌给握住。

林粟吓了一跳。

“谁?”

“还能是谁?”男人鄙夷地回应。

听出她的声音之后,林粟更加的不淡定了,将手抽出来之后,打开床边的灯。

刺眼的光线让男人不适,他伸手遮住自己的眼睛,不悦地说道:“关灯!”

“你为什么会在我的床上?”她尖锐的声音让男人有些不耐烦。

他突然伸手一把将林粟拉住,然后压在床上,突然翻身到她的身上,压得她气一窒,他伸手关了灯,然后再翻身躺在了床上。

一些列的动作一气呵成。

林粟被他这快速的动作弄得有点蒙,反应过来的时候才感觉到到腹部有些重,男人的手竟然竟然压在她的肚子上。

她的衣服因为刚才的动作,有些凌乱,肚子上的衣服被落在了胸口上,肚子那一块,滚烫滚烫的。

男人翻身关灯的那一瞬,她清楚地看到男人精瘦的胸膛,迷人的线条让人气血一涨,索性灯很快被关掉了,所以男人也没有发现她脸上的热血。

这个男人睡觉是裸睡的。

身边的呼吸渐渐平稳,林粟侧头看了看他,黑暗中看不清楚面容,只看得到一个模糊的轮廓。

他应该睡着了吧。

想着,她慢慢地伸出手去,想要挪开男人放在她肚子上的手臂,手,才碰上他的,就听的身边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

“不要再动了!”他的声音中仿佛压抑着眸中情感,林粟虽然没有经历过某些事情,但是男女之间的那点事,她还是知晓的。

手僵硬在半空中不敢动。

男人的手突然抬起来,将她的手拉下来,然后我再手心。

炙热的温度通过他的掌心传到她的手背,让林粟觉得很不自在。

但是她却不敢在动了,因为男人身体的反应,她已经明显的感觉到,要是再激怒了他,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她都不敢想象。

她提心吊胆地防备着男人,到后来,困意来袭,她竟然模模糊糊地睡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身边的位子,冰凉的,已经没人了。

她呼出一口气,从床上坐起来。

窗帘没有拉开,屋子还是昏暗的。

她起身洗漱,看了下时间,已经快九点钟了,下楼的时候,颜母已经出去了,林粟自顾地去厨房找吃的,管家从花园进来,看见她在厨房,笑道:“少奶奶终于醒了?”

终于?林粟有些疑惑。

“早上的时候,夫人让我们去喊您和少爷吃饭,我去喊您的时候,您没有醒,少爷吩咐让我们不打扰你。”

“是吗?那还有吃的吗?”

“自然是有的。”管家和蔼地笑道,立马喊来人,让去准备。

“少奶奶你先在外面等一会,十分钟就好了。”

林粟点了点头,去花园走了走,太阳已经出来了,今天的天气不错。

十分钟之后,管家按时来喊她吃饭,餐桌上摆着她爱吃的牛肉炒面,还配着一杯牛奶,简单的餐食,她很喜欢。

不过牛奶她不喜欢。

“把牛奶撤了,我不喜欢喝。”她吩咐道。

管家有些为难地说道:“少奶奶,这个是少爷特地给您准备的,吩咐我们必定要监督您亲口喝掉。”

“不喜欢和牛奶。”林粟皱眉,她不喜欢牛奶的味道。

管家站在一旁,咳嗽了两声,脸色有些微红,不好意思地说道:“少爷说,少奶奶你个子太小了,让你多喝点牛奶,补钙!”

管家的话让林粟有些无语。

那个男人有没有常识,她都长这么大了,喝牛奶补钙还有什么用?

见管家直直地盯着自己,林粟知道,是那个人吩咐的,要是她不喝,他肯定又不知道会找什么借口和自己过不起。

她皱眉,捏住鼻子,端起牛奶,一口灌了下去。

黑管家笑了笑,接过她递过来的杯子。

“拿下去吧!”看到都烦。

一饮而尽,跟喝水一样,没有什么感觉。

《宠婚来袭,情深如陷》第17章 孙潇潇其人

早餐过后,林粟在家里待了会,实在觉得无聊。

她仔细思考了一番自己的未来,要是一直在家里当少奶奶,要是有一天她被人踢出去了,自己就根本没有后路了,那样的情况是很恐怖的。

她毕业之后,在一间工作室工作了一段时间,但是因为当初和秦岸分手的原因,就辞了职,然后就嫁给了颜聿,然后就到了现在无所事事。

她绝自己不能这样下去了。

可是自己思考了一番自己之前的工作,在一间设计工作室里当助理,好像根本不是她想要的。

当初不过是因为秦岸在哪里,她才会过去的。

想了想,林粟做了个决定。

把自己当初未完成的计划给实现。

继续读设计。

当时因为和秦岸恋爱的关系,她放弃了继续深造的机会,毕业之后就参加了工作,到如今,落了个被人甩的下场。

不后悔,只是有些可惜。

做了决定之后,林粟通过大学的通讯录,迅速地找到了学校的孙教授。

孙教授是他们学校的客座教授,是从国外回来的知名博导,因为家庭的原因,所以从国外迁了回来。

当初林粟听过他的讲座,一直对他很敬仰。

后来听说他开了培训班,她也去试过课,很有兴趣,却没有坚持下去。

电话打通之后,说了自己是谁之后,林粟没有想到孙教授还记得自己。

“我当初就说过你对设计有天分,建议你继续深造,只是你没有听我的···”他有些惋惜地感叹道。

孙教授的话让林粟有些感动,她笑着说道:“孙教授,我这不是来听您的话了么?我想当您的学生,不知道您可否愿意接受我这个愚笨的学生?”

“当然可以,你愿意来,我自然很高兴!”孙教授在电话那头笑道,他很高兴,虽然念过半百,但是声音还是很洪亮。

“我稍后把学校地址发给你,你后天就过来吧,刚好上个月刚开了一个新班,后天正式开课。”

“看来赶得早不如赶得巧,那谢谢孙教了。”林粟和孙教授道了谢,了解了心中的一件事之后,突然变得很轻松。

她给母亲打了个电话,两人在电话里话了些家长里短之后,林粟把这件事跟安然讲了。

那边安然很赞同她的决定,但是仍旧有些担忧,她迟疑了一会儿之后,才对林粟说道:“小粟,这件事,你是不是要和颜家的人商量一下?”

“如果你现在要去做一个学生,他们家里的人会不会同意。”她毕竟已经嫁了人,不再是个自由身了,做了这样的决定,颜家人肯定不会那么容易统一的。

“妈,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我自己会想办法解决的,你照顾好你自己。”林粟挂了电话之后,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母亲的情绪很好,她的事情也有了着落,一切仿佛都按着她计划的轨道在运行着。

不过,母亲说的话,她也需要仔细地思量一下。

她说的没错,这件事她要和颜家的人说。

但是和谁说,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和颜父说,好像不太合适,他是一家之主,怎么会管这样的小事?

和颜母说,她肯定不会同意,而且还会强烈的反对的,甚至会狠狠地批判她一顿的···

要是和颜聿说,他保不准会拿什么条件和自己交换。

但是无论如何,和颜聿说才是最有效的。

只是和他说,要找一个合适的时机才行。

下午的时候的,林粟出了门,去完成自己昨天没做完的事情,买些衣服,颜家给她准备的那些衣服,虽然好看,但是她平日去穿不上,要是去上学,更是穿不上。

后天就要去报道了,怎么都要给自己置备点行装。

去了中心广场,挑了件休闲品牌的店子走了进去,售货员殷切地上来招待,林粟对她说道:“你先去忙吧,我自己看看,待会有需要再来找你。”

那售货员的神色突然变得冷淡了起来,嘴角掠过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转身离开。

林粟知道那抹笑代表什么,也不在意。

自顾地闲逛了起来。

她挑了几件比较休闲的衣服,问了售货员试衣间的地址,售货员的服务态度淡淡的,一点都没把林粟放在心上。

林粟失笑,觉得这些人真是奇怪,明明不需要他们当仆人,想伺候主子一样伺候他们,他们还不高兴了,真是奇怪。

她挽唇小小,按照他指的方向进了试衣间。

试衣间是一个挨着一个的格子间,里面有三个试衣间,其中的两个都已经有人了,她朝着那个无人的地方走过去。

将手中的衣服放下,正准备换衣服,却突然听的隔壁的试衣间里传来女人的一声轻笑,女人仿佛在躲避着什么,口里生生地喊道:“不要!不要!”

娇吟的声音让林粟觉得有些尴尬,看来她又不小心撞上别人的好事了,正犹豫着要不要出去的时候, 那边却突然停止了声音。

她的动一顿,继续开始换衣服。

只不过没三秒,那边的声音却越来越大了,而且女人的叫声再也压制不住了,女孩子似乎有些羞涩,嘴里不断地喊着不要,但是语气里的满足和欲望都出卖了她的话语。

林粟深吸了一口气,正准备出去,却听得外面有人不悦地骂道:“这什么破店子,一些下作的人。”

销售经理站在贵妇人的身边,听的她的话,脸色有些难看,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提醒一下里面的两位,却见试衣间的门把旋转了一下,然后门被人从里面打开。

里面走出来一个俊美的男人来,他的唇角还染着口红印,脸上带着邪魅的笑意,在看到门口的人的时候,似笑非笑地说道:“真是巧啊,颜夫人。”

颜母看到从试衣间里面走出来的男人的时候,气的不行。“你···你···”他伸手指着颜聿,浑身发抖。

她身边的贵妇人看了看两人之间的神色,惊异地问道:“认识?”

颜母脸色一沉,瞪了一眼无谓地男人,咬牙切齿地说道:“不认识。”

这样的情况下,她怎么能说认识,刚才可是她骂了自己的亲生儿子的。

颜聿似笑非笑地盯着她,也不戳穿。

外面的对话,林粟听的一清二楚,她就觉得自己此时应该站出来了,表现出一个妻子该有的觉悟。

她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地从里面出来,看到外面占满了人,有些错愕地说道:“妈,你怎么在这里?”

一声妈喊得颜母全身一僵。

这一下,她的脸黑如锅底,再也淡定不了了。

“你怎么回在这里?”

“我来买衣服啊,妈,您昨天不是说我穿的不合时宜么,所以我今天好好来打扮一下自己。”

她的话说的合情合理,颜母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了,这样混乱的一幕,坚持丢死了她的脸面。

颜聿没有想到林粟也在这里,对着她挑了挑眉。看来刚才她在隔壁听到很欢快啊,这么久了才出来。

“这位就是你的儿媳妇?”颜母身边的贵妇人噙着一抹淡笑看了眼林粟,将目光投向颜母。

那严重的嘲笑,让颜觉得觉得浑身如针刺,很难受。

她脸色难看地对贵妇人说道:“我今天不舒服,先走了!”

“伯母···”她身边的年轻女孩子,想要喊住她,却被那位贵妇人喊住,贵妇人对自己的女儿说道:“我的宝贝女儿,你今天可是帮妈咪做了件大快人心的事,看到她那难看的神色,我真是很高兴。”

少女不明所以,问她母亲:“妈咪,颜伯母怎么了?”

“没怎么,就是丢了个脸面而已。”

说着,她满脸笑意地拉着自己女儿走了出去。

林粟抱着自己的衣服,对售货员说:“给我全部包起来。”

那销售经理猛然惊醒,忙不迭地准备带着林粟去结账,却听的一道男声说道:“我来买单!”说着,他抽出一张黑卡递给销售经理,对她说:“没有密码,你去结账。”

另一只手,拉住了林粟。

销售经理是个识颜色的人,发现两人之间的异样,快速地离开。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男人问。

林粟笑道:“我刚才不是说了么?买衣服打扮打扮自己?”

男人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她一眼,“你就这品味?”

林粟低头看了眼自己,笑道:“哪里不好了?”

颜聿看着她脸上至始至终维持着的笑意,突然觉得有些刺眼,甩开她的手,冷脸到:“你刚才听到了什么?”

林粟知道他说的是什么,装作不知道地说道:“我来得很晚,什么都没听到。”

可是这话,听在男人的耳里,却是再告诉他,其实她什么都知道。

他一时无语,怒气充满了眼眸,紧盯着面前毫不在意的女人。

就在两人沉默对峙的时候,一直藏在试衣间里面的女人才走了出来,有些瑟瑟地抱住颜聿的手臂,躲在她的身后,好奇地打量着林粟,然后抬头看着颜聿,低声说道:“聿,我们走吧!”这种事情被人撞破,她的脸上早染上了红霞。

林粟被她青涩的声音吸引,转过头去,之间那少女年轻的很,一张素颜的面容看起来很文静,和他身边其他的女人都不大一样。

林粟扯唇笑了笑,调侃道:“原来你是这品味。”

《宠婚来袭,情深如陷》第18章 寻找机会

她的话语,在男人听来,是毫不遮掩的嘲讽。

男人刚想发作,林粟却已经迈开步子离开了,走了两步,有售货员将两袋子衣服递到林粟的手里,她停下脚步,没有回头,对颜聿说道:“谢谢颜少爷的大手笔了。”

林粟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出了服装店,她突然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办法。

原本打断和言语说上学的事情的,可是现在看来,似乎和颜母说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会打架,颜母果然在客厅里生气,脸上的神色还有平复下来。

林粟让人把衣服给她拿到房间之后,敛下脸上的神色,挤眉弄眼了几秒,让自己的神情看起来有些哀怨。

慢慢地走到了颜母的身边,喊了声“妈。”

颜母身子一抖,像是突然被人打断了思绪。

她抬头看了眼林粟,对她说道:“坐!”

这一次她看林粟的眼神已经有些不一样了,不是厌烦和恼怒,而是莫名的闪躲和复杂。

想来刚才的那一幕刺激到她了,亲眼看到自己儿子和别人女人在公众场合干那种事,在不知道时候她儿子的时候,她觉得鄙夷,在看到是她的儿子的时候,她撑得是觉得丢脸急了,但是丢脸的同事,她还觉得,林粟似乎有些可怜。

特别是在看到林粟还在场的时候,她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儿子做的很过分,所以回来这么久,她就在客厅里等林粟。

“刚才的事情是颜聿做的不对。”她难得地为颜聿向自己承认错误,林粟觉得有些受宠若惊,面上惊慌地说道:“妈,你不用这么说,颜聿她的红颜知己很多,我都知道。”

“婚礼那次···”她无意中提起结婚当天的事情,颜母的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

“小粟啊,我知道颜聿那孩子不懂事,我以后会好好教训他的,但是你作为他的妻子,更要好好管着他知道吗?要是他不听你的,你告诉我。”颜母因为自己儿子的事情,第一次觉得有些丢脸。

心里已经决定了要给他那个风流成性的儿子一个教训了。

“以后他再敢在外面沾花惹草,我肯定将他所在家里十天半个月。”林粟心中偷笑,面上却乖巧地为林粟说话。

“妈,你这样为他着想,他会慢慢改的。”

“恩,你这孩子懂事!”颜母欣慰地说道。

林粟听出她口气的温和,心想是时候了。

她突叹了口气,有些为难地对颜母说道:“妈,有一件事我想跟您商量一下。”

“你说。”

“我大学的教授现在开了一门设计科,想要邀请我去听课,这些时日我在家里也无聊,所以想去听听。”

她说的委婉,加上颜母心中对林苏有愧疚,哪里还有不答应的道理,点了点头道:“有这样的机会是件好事,你去吧!不过你别忘了我交代你的事情,给我好好看好颜聿!”

林粟点头,“我会的。”

颜母觉得头疼欲裂,不想在继续这个话题,对林粟说道:“我先上去休息了,颜聿回来了,你们好好谈谈。”

林粟口中道是,但是心里却巴不得颜聿不会来。

果然男人没有让她失望,当天晚上果真没有回来、

不知道是和他的学生妹在一起,还是去找别的红颜知己了,反正他没有回来烦林粟,她也落了个清净。

翌日一早,林粟就换了身轻便的装束打车去了孙教授发给她的地址。

那个地方时一幢独立的小楼,像是江南那一带的建筑,别具风味,让人看了都觉得很舒服。

小楼的院子里载种慢慢的盆栽,像是一个世外桃源。

林粟到的时候,只不过是八点。

院子里有供人休息的桌椅,找了处花海坐下之后,嗅着周围满是花朵的味道,林粟觉得神清气爽。

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陆陆续续有人来了,有男有女,大多都是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和林粟差不多年纪。

他们和林粟热情地打招呼,林粟也礼貌地回应。

你来我往,大家互相很快就聊开了,林粟这人平日里就有些冷清,虽然和别人打过招呼,但是她那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还是让不少的人却步,没敢和她深交。

园子里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已经坐了十人。

林粟看了下时间,已经到了八点半了。

她正想着的时候,小楼的门在同事被打开了,开门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孙教授,林粟看着他慈眉善目的面容,有些惶然。

一晃几年没见了。

学生们,纷纷上前,和孙教授打招呼。

林粟也慢慢地走上前,喊了声孙教授。

孙教授和众人一一效果,然后目光落在林粟的身上的时候,作了停留,思索了半秒之后,笑道:“你是林粟。”

“是,教授!”

“来来来,快进来,大家都快进来。”他上前拉住林粟进了屋子,其余的也纷纷地走了进去。

但是众人看到孙教授对林粟的态度,已经猜测到她的身份不一般了,看她的眼神已经从躲避到打量沉思了。

不少的人都在思量着她是什么身份,竟然能得到孙教授如此的厚待。

“教授,这栋楼是您的?”有人问出自己的疑惑,其余的人皆都好奇地打量着这栋独立,在城市中别具一格的小楼。

孙教授笑道:“我选的学生都是自愿参加我的课程的,我授课也是为了自己的爱好,所以选的地方也没有什么讲究,这里是我家,大家既然都是我的学生,到了这里就当是自己的家一样。”

屋子的装修和装饰都很有特点,古典的书法笔墨装饰,看不出朝代的古董点缀,整间屋子都透露着一股典雅的气息。

“这里的设计都是教授您亲自设计的?”

有学生对这里的装饰很感兴趣,直接问道。

孙教授笑道:“这是我妻子以前设计的,不过她现在已经不再了,我之所以将课堂选在这里,是因为这里是给我灵感的地方,也希望大家会喜欢这个地方。”

学生不想自己触及到了老师的伤心事,忙不迭地道歉。

孙教授不在意地笑了笑:“没事!”

“教授,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就在众人还想问问关于这个屋子的事情的时候,门外突然走进来一个装扮年庆的女孩子。

她穿着背带裤,内搭白色的T恤,扎着马尾,一副学生的模样。

林粟在看到那个女孩子的面容的时候,目光微微地闪烁,这女孩子不是昨日在服装店和颜聿办事的那女孩么?

“你带大家熟悉一下环境!”看到出现的女孩子,孙教授微微拧了拧眉,对她说道:“下次不要迟到了。”

随时责怪的语气,但是林粟却觉得他的神情并没有半分责怪的意思,孙教授是个对时间极为看中的人,以前,要是学生上课迟到了,他必定会将学生赶出去的,这个女孩子到底是什么人?

“这位是我的助理,潇潇 ,以后你们要是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找她。”

“大家好,我叫潇潇。”女孩羞涩地和大家打招呼,乖巧甜美的样子很有亲和力。

她仿佛并没有认出林粟一般,并没有和她多一个眼神的交流。

“潇潇,你带大家去画室和美工室去看看吧,我有事和林粟说。”女孩点了点头,默默地带着众人离开了。

客厅只剩下一个人的时候,林粟看向孙教授,问道:“教授有什么事要单独和我说吗?”

“林粟,今天出了你之外,他们那些孩子大多是没有基础的,所有你和他们的起点不一样,。我对你的要求也会不一样,所以你要做好准备。”

“我知道的,教授。”

“恩,你这个孩子如今肯拾起设计这一行,我很高兴,我从事了设计一辈子,带出了无数个徒弟,可是没有哪一个,像你这样有天赋,只是你当初没有好好地学。”孙教授的大实话,让林粟有些汗颜,他说的是,大学的时候,年轻气盛,当初以为爱情就是一切,后来才发现,靠自己永远比靠一个那人要安全的多。

“走吧,我们去上课!”

课堂设置在三楼。

两人进去的时候,叫做潇潇的女孩子已经安排众人做好了,林粟进房间之后,发现只有第一排有三个空座位。

她毫不犹豫地坐在了最中间的一个位子。

叫做潇潇的女孩子随后也坐在了他们身边。

第一天的课,孙教授大多讲的是理论课,这些东西对于林粟来说,熟悉又陌生,她耐心地听着,觉得脑海中那被休眠了的种子开始慢慢萌芽了。

孙教授的课程安排在每周的一三五六的上午,所以上午的课程结束之后,林粟就准备收拾东西回家。

课堂里的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房间里只剩下她和潇潇两人。

女孩收拾好东西,站在她的面前。

林粟看了她一眼,见她不说话,便自顾地收拾自己的东西,半响之后,那个女孩子终于沉不住气,问林粟:“你和聿是什么关系?”

柳扶苏的小说《宠婚来袭,情深如陷》完结本在公众号有全章节阅读,马上去关注并回复《宠婚来袭,情深如陷》进行阅读吧!

宠婚来袭,情深如陷

宠婚来袭,情深如陷

作者:柳扶苏状态:已完结

柳扶苏大神著作的《宠婚来袭,情深如陷》已完结上线,主人公是林粟颜聿,林粟颜聿的故事令人感动,让人止不住继续看宠婚来袭,情深如陷的结局,快来看柳扶苏的《宠婚来袭,情深如陷》完结版结局:“呵呵,秦岸,我可比一百万贵,要不我给你一百万,你现在马上消失在我面前?”她的冷笑一声声地刺入男人的心里。 他站在林粟的背后,看着她毅然的背影,听着她冷漠的话语,只觉得身子晃了晃,几乎要站不稳了,脸色寸寸苍白,最后只是惨然一笑:“不用了,我走!”"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