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09-03 15:00:00作者:外国馒头找白糖

人间修罗道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外国馒头找白糖原创小说人间修罗道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人间修罗道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人间修罗道免费阅读:夜半逢人半是鬼!夜色苍茫,无论是树林、草地、山峰、花园、小巷、街道,还是城市或乡村,你能确保遇到的都是人么?

推荐指数:10分

《人间修罗道》在线阅读

《人间修罗道》小桥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人间修罗道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一章一个故人

  从鬼魂山下来之后,世间已然过了二十年,张大爷已经去世。这让我感到有些背上和感慨,没想到,前往鬼魂山这一决定,使得我和张大爷阴阳两隔。

  想起之前我曾在邮电的线务部门工作,第一天前来哀索村山头上的巡房工作时,就遇到了厉鬼。建巡房的时候,把房子建到了一个坟头之上,使得那厉鬼盯上了我。当时,要不是张大爷及时出手的话,我可能也就死于厉鬼之下了。

  而我却因祸得福,跟着张大爷学得了一身本事。再加上后来张大爷带着我到鬼魂山走了一遭,有了些见识。不过,当时情况紧急,我和张大爷也就走散了。随后,我又经历了种种险境,从鼎棱道人的密室中看到了诸多秘籍,终于凭借着自身的能力和幸运,使得自己重回了人间。

  往事不堪回首,转眼已经二十载有余,祭拜了张大爷之后,我这才郁郁返回。此刻也不打算再回去之前的单位了,物是人非,估计人家见到我的话,会把我当做怪物一般的看待。好不容易重返人间,我想摒弃以前的生活,过自由自在的日子。

  我乘车的时候,一不小心竟然上了辆鬼客车。幸好,我看当时的情形不对,马上就念起了护身咒。

  这些鬼魂看到我来历不俗,也不敢造次,我爬出了车厢,回到了路面上。而交警此刻也来到了,我给他们指了指客车失事的地方。

  其实,在乡下的车辆失事之后没人发现是很常见的事。有的失事车辆摔下山崖河流之中,甚至长达十天半月,才被会被附近进山栽种的村民发现,然后由村公所打电话给县里的交警部门来处理。

  这么长的时间,车厢里的尸体当然就腐烂了。

  此时,我看到一个老交警拎着个缸子,兴冲冲地下了警车。不过,在他听说车里尽是死了很多天的尸体后,有些扫兴地摇了摇头,随即返回了车里。

  后来,从旁边人的言谈中,我才知道。这个叫做白富贵的交警身体有毛病,后来得到了一个药方,需要人脑做药引子,所以他出勤的时候总会带着一个缸子,随时准备收集人脑呢。

  交警在车辆失事地点处理,我则等到了一辆过路的小巴。小巴车上也没有几个人,我心中也没有什么目标,一闪身走了上去,走到哪里算哪里吧?

  哀索村就在公路边上,此刻这里已经变得和以往不一样了,已经发展成为了一个小镇子,除了很多卖土特产的小商店,还有七八家小饭店小旅店之类的。而之前,这里仅仅只有不到十户人家的。

  在这里,原先的居民有的到了外面,有的则把房屋租出去了,自己到附近的山地里重新建房。我仔细打量着这里的人们,却没有一个认识的了。

  现在,小巴停在这里让乘客吃饭,我不觉得饿,就顺便下车看看还有没有认识的人。

  眼前的哀索村跟从前相比简直是天差地别了,我凭借着以往印象往赵叔家走去。本以为赵叔家也搬走了的,没想到,我竟然见到了坐在门前晒太阳的赵叔,此刻他已经是老眼昏花,认不出我来了。我也没和他说自己的事,他这个年纪一激动,可能会危及到生命的。

  闲聊了几句,他说话毫无头绪,眼神也显得很迷离。我一边听一边猜了个大概,赵叔的儿女们年前去城里打工,而老伴也在前三年去世了。刚才,邻居到村头去帮他买烟,一会才回来,他现在感到有些口渴了,想喝水,然后躺到床上去。

  我连忙把赵叔扶到了屋里,在床上坐下之后,又给他倒杯水喝了。这时,赵叔才慢慢地躺倒在了床上。

  想想二十年前的赵叔,雷厉风行说一不二,在附近几个村里是响当当汉子,可如今却成为了弱不禁风的白发翁了。而自己因为先后到了鬼魂山和季竹山,没想到世间竟然鬼使神差地流逝了二十年,而这二十年我的身体并没有出现任何变化!

  这也实在是太逆天了!不过,看着眼前的一切,我忽然觉得自己应该好好地珍惜这凭空多起来了的二十年。

  “你是小桥!”赵叔的声音清晰透明,突然就传到了我的耳朵里。

  “赵叔,我是小桥,来看您来啦。”我从遐想中醒来,见到赵叔此刻眼里透着以往的严谨,以及见到我之后的欣喜,连忙回答道。

  不过,在我心里还是咯噔了一下。这不就是回光返照吗?赵叔的时间不多了,见到了这最后的一面,他终究还是要走的了。

  “这么多年你到哪里去了?”赵叔笑道:“我之前问了张大爷,他也不知道,还以为把你丢在了鬼魂山里,心里那个内疚啊。不过,你们局里来人到这里询问和调查,他们不信什么鬼魂山,却认为你做了特务或者叛逃国外去了呢。”

  “国外比我们这边还要落后,谁愿意去谁去。”我说道:“我其实是迷路到了另外一个地方,现在才找到出口回来的。”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赵叔说道:“你回来了,我倒是要走……”

  话音刚到这儿,门外进来了一个年轻的村民,嘴里还说着:“赵叔,我给你送烟来了。”

  他忽然看到屋里还有我,立刻问道:“你是……”

  “我是来看望赵叔的。”我赶紧解释道。

  “赵叔,要我帮你点上吗?”村民打开烟,抽出一支对赵叔说道。

  “把烟给他,一起抽。”赵叔躺在床上指了指我,有些迟疑地说道:“我儿女就快要回来了。”

  村民把烟递给了我,我给赵叔点了支烟,说道:“是啊,赵叔抽着烟,香火不断啊。”

  很多时候,将死之人都会有意无意地说出些匪夷所思或者不着边际的话来。其实,那是他们在等着别人给自己口风呢。

  赵叔听了我的话,满意地笑了笑,闭上了眼睛。

  “赵叔,要睡觉的话小心烟烫到手啊。”村民还以为赵叔要睡觉了呢,正要伸手去拿了他手指间夹着的烟头,赵叔手里的那烟头却自个儿掉落到了地上。

  “赵叔,您一路走好!”我小声地说道。

  “啊,赵叔他……”村民听闻大惊,再次俯视赵叔。果然发现赵叔已经没有了呼吸,村民赶紧出去告诉了邻居过来守候,然后自己朝村公所跑去。

  村长很快就赶过来了,他让人给赵叔的儿女打电话,然后吩咐村民们找来了村里的司仪,把屋里的棺材搬出来,换上寿衣摆起灵堂等等。一件件事做起来也算是得心应手,很是干练,颇有赵叔的做派。

  我打算在这里为赵叔守灵,今天的日子我算了一下,并无什么讳忌,估计也就是三五天的情形,等到他儿女赶回来就可以送上山去了。

  在农村里,最怕的就是出土黄,在农历七八月份的时候,那时也正是雨水季。在那个时间里,死者可能要在家里停放一两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这么长的时间,对于死者的家属来说,除了要付出巨大的精力,还要在物质上损失很多。

  死人不吃饭,家当空一半也就是说这个的。整个村的村民一两个月的吃喝,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但是,这事又是必须要办好的。否则,对于整个村庄都会带来危害。

  虽说村民们都会凑上些油盐柴米,村长也会协调一切,但是毕竟在这死者为大的风俗里,忙着办丧的话,终究还是会影响到正常的工作和生产。

  我往路边客车那而走去,此刻乘客们早已吃好了饭。我走到早已司机身旁,准备和他说一声,要在这里为已经故去的赵叔守灵。

  “别急,我再修修看。这还真是奇怪的,之前这车还好好的,怎么就动不了了呢?”我还没有说话,司机就先说话了。

  “车坏啦?”听司机这么一说,我不由得问道。这可真是凑巧的,客车在这个时候偏偏坏了。

  司机不答话,点了点头,开始钻到车底修理了起来。有几个心急的乘客,也走过来帮着司机递工具什么的。

  我跟司机打了声招呼,便朝赵叔家走去。因为之前那个村民的介绍,大伙也都知道我和赵叔是熟识的,对我到这里来为赵叔守灵都表示赞许。在这些淳朴的村民眼里,能远道而来为相识之人守灵,那是很重感情的人了,他们的眼神里对我充满着善意,把我当成了贵客。

  我和几个人坐到了一起,他们谈论着赵叔生前的事迹,谈论着自己从其他地方来到这里哀索这个小镇的情况。他们有的是来做生意的,有的是上门住下的,有的是后来政府组织统一搬迁到这边的。

  “小伙子,你和赵叔以前是怎么认识的?”一个中年人问我。

  “呃,我以前和赵叔一起喝过酒。”我愣了一下,说道。

  作为我来说,岁数应该和这个人差不多的,如果没有经过鬼魂山和季竹山之旅的话。不过,我还是按照当地的习惯回答了他。在当地,只要在一个饭桌上喝过酒吃过饭,那就算是有了兄弟的交情,以后见了面大伙也是以兄弟相称呼的。

  “这么说,你小小的年纪就喝酒了。小伙子,成家了么?”中年人一副长辈对晚辈说话的态度。

  “还没有,我打算到外面闯一闯。”我很无奈地回答道。心里却说,我不但结婚了,还和鬼联姻了呢。不过这是不能说出来的,说出来他们信不信不要紧,就怕吓到人家了啊。

  “小伙子很有冲劲啊。”中年人拍了拍我的肩膀,大伙在一旁也是很理解地点了点头。

  我也懒得多说什么,能年轻二十岁,这可不是任何人都能够得到的,既然中年人觉得自己的年纪大,那就把他当长辈吧。看到他们的水杯大部分都空了,我殷勤地去拎水壶为他们倒满了水。没办法,在这里看上去我是年纪最轻的了。

  倒完了水,我看到远处的客车还没动静,不由得感到有些纳闷。这时,只见一个年轻人朝这边走了过来。他是小巴车上的一名乘客,在车上就坐在我旁边。之前没事和他聊了几句。他叫李逸,带着一股子年少轻狂的傲气。和我说了没几句话,便自己睡了过去。

  不过,引起我注意的,还是他身上带着一股子细微的阴气。虽然不是很明显,对于一般的阴阳师来说可能发觉不了。但是对于我来说,却也能够隐约感受到这个年轻人并非寻常之辈。

  这边办丧事,其他的几个乘客都有些避讳,可这个年轻人似乎却并不在乎这些,他到这边来是要做什么的!

  我走上前去,对李逸说道:“怎么样,车修理好了吗?”

  “那车今天别想修好了。”李逸说这话时,眼睛一个劲地盯着灵堂那边看。见到我注意到他,他又接着说道:“他是你什么人?远房亲戚!”

  “一个故人。”我回答道。却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寒意,忽然感到周围似乎弥漫着一片阴霾,可是却又无法看见。

 

第二章守灵夜

  “嗯,的确是故人,刚去世的吗?”李逸问道。

  故人可以有两种解释,一是过去的熟人,再就是死去的人。现在对于赵叔来说,两种都沾边。我点了点头,打量着李逸的表情。

  “节哀顺变。”李逸发觉我注意到了他,随便说了几句便转身离开了。

  我看着李逸离开的背影,感觉有些不对劲,不知道李逸对死去的赵叔有什么心思呢?这可不好说,毕竟,在不同的阴阳师面前,死者都会有不同的遭遇。

  有的会成为僵尸,受阴阳师的驱使成为仆人。有的魂魄会被阴阳师收取,这便是控灵术,用符咒和法术来控制其魂魄,这也就是在泰国常见的养鬼术了。用食物和血液养着鬼混,让其为自己做事,多为钱财或复仇等等。

  不过,养鬼术属于是比较阴损的招数,又因为其在法术一开始之时就有伤功德,在灵界一般被视为邪术,所以在这边我还未曾见过有人养鬼呢。

  虽然李逸所表现出来的阴阳师功底不错,但是我很自信,有我在这里,他掀不起什么波浪来。还有,作为李逸现在功底,根本就看不出我同样也是一个阴阳师。如今,我也不说破,却只在暗中观察着李逸的一举一动。

  客车上有几个人,因为车子无法修理后,司机只好让大伙各自找了旅馆住了下来。为了省钱,几个乘客都是三两个住在一间房里的。

  我注意到,李逸则独自住了一个房间,不知道他夜里会不会有行动。当然了,这样也好,免得吓到其他的人。我却没有住旅馆,因为晚上我要为赵叔守灵。而灵棚这边,正好可以看到李逸住的房间,这对我来说,可以更好地监视他了。

  当晚,那个司仪也就是当地的风水师在一番祷告完毕之后,便和村长,以及几个老道的长者到一边商议次日所需要做的事情了。

  村里守灵的人们在一起打牌喝酒,我和几个村民在棺材旁坐着闲聊。棺材前后各有一个桌子架着,棺材前面摆放了各种祭祀用品。而棺材后面的地上,则摆放着一盏七星灯。

  这其实也很简单,它是用棉花搓成的七股线头,分别用一个盛了香油的土碗里点燃,也就是七星灯了。守灵的人夜里要不是往里面添加香油,和棺材前面的香火一样,不可使其中断。

  而棺材的两边,则铺了地铺,在守灵的人感到困倦的时候可以轮流去睡。一般来说,和赵叔家关系不错的亲戚,也会特意去那儿睡。

  今晚守灵的有十多人,占了五张桌子。他们大多是村里的年轻人,其中也有几个老人。一旁有后生不时为大伙添酒拿烟什么的,子夜的时候,几个女人到厨房里煮了面条让大伙吃了,匆匆收拾一番,便回家睡觉去了。

  在当地,守灵和把死者送到山里的时候,都不让女人参与的。

  我嗑着瓜子,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村民们说着话。一个老人的话引起了我的注意,他说前不久听说在哀宁乡那边发生了间怪事。哀宁乡便是以前的哀宁村了,因为那边相对来说比较偏僻,所以经济发展缓慢,还没形成镇子的规模。

  话说哀宁乡在前个月发生过几起早夭小孩被人挖走的事,大伙都不知道偷小孩尸体做什么?一开始还以为是野兽干的,可是那土坑明显有锄头挖过的痕迹。便以为是仇家做的,不过仔细一想也不太可能。

  村民们生活在一起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有时难免会发生几句争吵,不过也到不了刨坟这份儿上。而且,真要闹到刨坟的话,也不会去刨那小孩的坟了,而是直接去刨祖坟。在当地,刨夭折小孩的坟,那简直是去找霉气的。

  但是,过不了几天村民们发现,几具小孩的尸体都整齐地放在一个山洞里,而且尸体的模样看上去很是古怪。

  这样的事还从来没出现过呢?哀宁乡的村民们陷入了恐慌之中,乡里的长者见形势不对,连忙请了附近的风水师来。风水师一看大惊,说这是有人在养小鬼,估计在本地是没有人干这样损阴德的事的,当即把几具小孩的尸体放火烧了。

  乡里还为此暗暗查找了一番,可是也没有找到谁与这养小鬼的事有牵连的,也只好作罢。

  我听了这番议论,不由得也暗暗吃惊。像控灵术这样的事,一般不会是村里的阴阳师做的。

  在这茫茫的哀牢山中可谓是夜不闭户路不拾遗啊,村民们的家门几乎是不上锁的,最多也就是养条狗拴在院子里而已。而且不管是独家村还是山寨里,即使是最为孤僻的人家,每逢村里的重大日子,也都是要聚在一起做做道场,喝点酒庆贺热闹的。

  所以说村民们互相都是很熟悉的,不要说道行一般的风水师,就算是很高的阴阳师家中,平时也是长有村民去拜访的。什么家里母鸡学公鸡打鸣了,小孩放牛时路过坟地被吓到了之类的,村民最常做的事就是拿个蛋祈祷一番,然后煮熟了摆放在灶头或者床边,点上香火供奉几日,最后才拿着蛋去找阴阳师看。

  在村民们的眼中,阴阳师也是极为受到尊重的人,有的阴阳师家门外有时会听着车辆,那一般都是受到外面人的邀请,前往外面帮人看风水地理什么的。我就知道好几个阴阳师,他们在这三两间几乎走遍了西南地区的各个大中城市呢。

  现在,如果说有施展控灵术去养小鬼的人,那么这人一定是个外地人,而且极有可能是我刚见过的李逸!

  时间很快就到了夜里两点多钟,一个村民感到疲倦了,他问我要不要到里面去睡一会儿,我婉拒之后,他便自己走到了棺材旁的地铺下睡了起来。我和剩下的几个村民边喝茶边聊天,我不是朝李逸的屋子望去,那窗台上的电灯一直亮着。

  不过,我却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这时,坐在我对面的村民走过去拎了一瓶酒过来,他给我们几个坐着闲聊的人倒了些酒,说喝点酒提提神。

  可是就在他倒完了酒坐下的时候,我再看李逸住的那房间,却感觉那窗户里的光线似乎暗了下来,而一丝诡异的氛围也从那窗台里透出了。

  仔细一打量,我发现窗户的玻璃上粘贴了两张纸符,而那从窗户里透出的稍显微弱的光线,我能猜到,那一定是点燃的蜡烛散发出来的!

  看到这个情形,我猜想此刻李逸一定是在做法,而且很有可能是在跟异类接触的。

 

第三章养小鬼

  每个阴阳师都有自己的一套做法,只要不涉及到赵叔的身上,我也不打算去管。因此,我只是默默地关注着李逸的举动。

  突然,一股阴风疾吹而过。“啪”地一下就把放在棺材头的一盏长明灯给打了掉下去,几个在棺材旁睡地铺的村民,除了睡得沉的,其他的给惊醒了两个。

  刚才去睡的那个村民揉着惺忪的睡眼走出来,看到我正把那盏灯给捡起来,村民调侃道:“老村长活过来了啊!”

  我也没说什么,冲他点了点头。当我把那盏灯点燃重新放回去的时候,发现李逸房间的窗户暗了下来,而窗前的纸符也不见了。

  而此刻,远处隐隐传来了几声小孩的啼哭,虽说极其隐秘,但我一听就知道,那分明是怨魂发出的叫声。

  突然,我刚放好的那盏灯又掉了下来,这时旁边的村民把它捡起来放好。我感到有些怪异,抬头仔细看时,却见到赵叔正从棺材上下来。

  当然了,这是赵叔的魂魄,也只有开了阴阳眼的我能看得到,而其他的人却看不见。我看到赵叔缓慢地来到了地上,他的身躯如同幻影一般,从那个摆放好灯的村民身边走过,村民当即打了个冷战。

  赵叔走到了台阶前,环顾外面正在喝酒闲聊的村民。在看到我的时候,他居然还和我笑了笑。此刻,我估计在赵叔的思维里,他也只是感觉到自己在梦中。看了众人之后,赵叔的脚步没有停留,继续往前走去。

  我明白,赵叔这是鬼收脚呢。鬼收脚也叫收脚步,是当地的一句俗语,死者在去世之后,都会到生前去过的地方再走一遍。

  李逸那边离开了屋子,现在赵叔这边也要出去收脚步,我认为这是个巧合。但是,万一李逸和赵叔在收脚步的时候撞到了,这个身份不明动机不清的李逸会做什么呢?

  我稍一思索,和村民说自己去外面方便一下,便匆匆出去了。凝神明目,我朝着冤魂啼哭的地方赶去。根据刚才村民所说的有人挖掘小孩尸体的事,看到李逸也是个阴阳师,而且形迹可疑,再加上之前听到的小孩哭声,我判定这个李逸应该会控灵术,而他也就是养小鬼的人了。

  只要看住了李逸就行,如果他真要对赵叔不利的话,那跟着他也能找到赵叔的。

  接着黯淡的月色,我朝路边的山上一路走去。果然,走了没多远,我隐隐看到有一行人影,便悄悄地靠近了过去。只见李逸一只手里捧着盏小灯,另一只手则拎着个鞭子。在他的前面则走着六个魂魄,那些魂魄一看就是个小孩的样子,应该只有三四岁的样子。

  人和鬼混杂在一起往山顶上走去,那六个小鬼走在李逸的前面,东张西望的,不时还有小鬼要去碰一碰路边的花花草草什么的,和小孩的脾性毫无两样。

  每当这个时候,李逸手中的鞭子就打了上去,小鬼们顿时就发出几声哀嚎,虽然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但还是只得往山上走去。

  终于,到了山顶一个平坦的草地上,李逸一声吆喝,小鬼们便站立住了。面向李逸一字排开,那六个小鬼虽然行为举止都有着孩童的顽皮,但却是满脸的狰狞可怖。这都是李逸的教化所致,他把这些小鬼捉住炼化成了怨魂,意图由此得到好处。

  不过,能同时调教和圈养六个小鬼,这同时也说明了李逸不凡的功底。养小鬼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小鬼虽然身形不会成长,但是他的能力却是会随着时间增长的。如果主人不能控制好其能力生长的话,可能会有那么一天,小鬼就会反噬到了主人的身上。

  一次就养了六个小鬼,我心里对李逸也不得不佩服。

  就在此刻,只见李逸嘴里念叨了几句咒语,那六个小鬼当即往后一倒,静静地躺在了草地上。

  李逸嘴里咒语不断,突然手一挥,鞭子在空中挥甩出了一个声响,只见六个小鬼又一一直立了起来。紧接着,在李逸的咒语和手势下,小鬼们一会往前急进,一会又向后跳跃,在山顶上操练了起来。

  而此刻的李逸,并不亚于一个带领这队伍的指挥官,六个小鬼的动作都整齐统一地按照他的意图来演示。对于普通人来说,李逸带领的这六个小鬼,就相当于是六百人的战斗力了。

  忽然,只听得李逸大喝一声,六个小鬼便演化成了一个阵型!我惊奇地看着这一切,李逸的阵型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虽然研读过很多阵型,尤其是在鼎棱道人的书房里,各种绝学和秘籍摆满了屋子,但李逸的这种阵型实在有些费解。

  此刻,六个小鬼随着李逸发出的指令,在山顶上演练了起来。

  看着有些像北斗乾阵,却少了一个人。看着少了一个人的样子,却又演练的是北斗乾阵的阵法。但是,随着李逸也纵身一跃,落在了六个小鬼当中,人和鬼化身于这变异了的北斗乾阵,一番演练,四周顿时吹起了阵阵阴风。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人鬼阵法的演练,毕竟有了李逸的调度,阵法运转更为灵活,但是终究人鬼殊途而使得阵法难以融合在一起。还有,对于人来说,这样的演练其实是很伤阳气的。

  虽然北斗乾阵为阳阵,但现在却是鬼魂多于人,而人的身心要和鬼魂结合在一起才能发挥阵法的作用,这可是大损阳气之举啊。因此,我也可以看到李逸有明显懈怠。

  李逸一定是很清楚这点的,但是他为什么还要亲自去参与小鬼的阵法演练呢?我仔细一想,那就只能说明李逸急需要练就这个阵法,所以不惜以身试阵了。

  而为什么要如此急迫的演练这个阵法呢?难道是有仇家或者要去报复什么人,所以为了战斗才做如此准备的!不过,此刻在山顶上看着这一切,后面的事我也只是肆意猜测而已,却没有足够的依据去做判断了。

  李逸比划着和六个小鬼演练了将近一个时辰之后,便甩响了手中的鞭子,一声吆喝,六个小鬼再次排成了行,缓慢地朝山下走去。

  我也悄悄地跟在他们后面往山下走,刚走了没多远,李逸忽然发出一声吆喝,六个小鬼顿时就站住了脚步。

  “哈哈哈……”突然,李逸发出了一阵笑声。这声音里透着一股子阴森的气息,让人大半夜听了,会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这时,顺着李逸的视线,我发现前面的一个坡地上站立着一个鬼魂!

 

第四章收脚步

  那鬼魂正是赵叔,他在那巴掌大的坡地上转悠着,而旁边还有几堆老坟。赵叔走了几圈,忽然走到了那些老坟的面前,嘴里发出了一声凄清的叫声。这声音在山间回荡,让人心中无端地生出了一丝感叹。

  而对于不知内情的村民们来说,这不过是山里动物发出的叫声而已。其实,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山里总会发出一些古怪的声音,不过村民都认为是动物发出的。

  这时,坟头多出了几个鬼魂,隐隐看到他们凑在一起叽里咕噜地说着话。我再看李逸,他站在了路边,眼睛却望向赵叔那边。不用说,李逸也是打通了阴阳眼的,他能看到赵叔的鬼魂。

  李逸嘴里念起咒语,手里的鞭子一挥,那些小鬼便朝赵叔那边去了。转眼间,小鬼围住了赵叔,他们眼里闪出凶光,但是却不忘做个鬼脸什么的。赵叔和几个鬼魂见到这番情形,似乎都显得有些吃惊。

  不过,他们也没有太在意,在这茫茫哀牢山中,偶然遇到几个小鬼也是很正常的。这就像是在大街上,忽然遇到一群前来乞讨的小孩一样,也是很正常的。赵叔甚至还挥手让这些小鬼离开,免得打扰自己和那些鬼魂说话呢。

  突然,六个小鬼扑到了赵叔身上,挥拳就打。旁边的几个鬼魂见状,吓了一跳,连忙去拉扯劝解。怎料这些小鬼凶狠异常,又撕又咬,把前来拉扯的几个鬼魂给打得纷纷回到了坟冢里去。就是这样,小鬼们也还在坟冢上狠踹上几脚呢。

  见到小鬼们在厮打赵叔,我犹豫了一下。在还不知道李逸最终的目的时,如果我出手的话,李逸势必会知道另一个阴阳师的存在,就不敢暴露他的意图了。而我相信,这个叫做李逸的阴阳师既然能养小鬼,那么他就一定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不过,看到那些小鬼如此猖獗,我也是有些忍不住了,管他有什么目的!先教训一下这些小鬼,如果李逸胆敢以我为敌的话,废了他也不是不可以的。

  正准备出手,却听得李逸一声吆喝,六个正在厮打赵叔的小鬼顿时就歇了手,他们拉拉扯扯地把赵叔拽到了李逸的面前。

  “哈哈,别打他了,以后你们还要在一起合作的,哈哈哈……”李逸见到小鬼还要在厮打赵叔,笑道。

  笑声中,我看到李逸用一根白线绕到了赵叔的脖子上。而此刻,赵叔已是颤颤巍巍的了,完全没有一丝的抵抗。

  “三天后我会来带你走,会让你无比厉害的。”李逸对赵叔说道。

  “你要干什么?”面对眼前霸气外露的阴阳师,作为鬼魂的赵叔软弱不已。

  “走吧,我送你回去。”李逸根本不回答赵叔的话,随口说道。

  说完,让赵叔走在前面,李逸则驱赶着六个小鬼往山下走去。一路上,小鬼顽性未灭,对赵叔推一把踹一脚,很快就下了山。

  那辆还没修理好的小巴就停在了路边,李逸走上前去,从兜里掏出一个扳手,一弯腰钻进了车底。不一会便又从车底钻了出来,也不管赵叔如何,带着六个小鬼各自回到了旅店。

  就在赵叔独自朝灵堂那边走去的时候,我走上前去,将缠住赵叔脖子的那根白线扯了下来。做完这一切,我才跟着赵叔缓步走进了灵堂。

  看着赵叔的魂魄飘飘忽忽地走到了棺材前,慢慢地躺回到了里面,我这才长出了一口气。这时,一只手拍到了我的肩膀上。

  我回头一看,是之前的那个村民,他关切地问道:“你怎么出去了半天,没什么事吧?”

  “打瞌睡,所以到外面走走,看看月亮。”我回答道。

  “有空位了,你去睡一会吧。”村民说道。

  我点了点头,看看李逸住的那个屋子,灯光比之前明亮了许多,窗户的玻璃上又重新贴了纸符。不一会,灯熄灭了。看样子,李逸也睡下了。

  走进灵堂,我躺在了地铺上,心里暗暗思索着之前见到的情形。从李逸拎着扳手钻进小巴下面,可以猜测到之前小巴的故障,应该就是他故意弄的。

  而李逸带着六个小鬼到山顶上去,应该是去训练他的圈养的小鬼,似乎是在为以后做打算的。

  下山时,收脚步的赵叔在几个坟冢前停留,那个地方应该就是他即将入住的新居了。估计那里是赵叔家的祖坟山,他很快也就要埋到了那个地方。不过,李逸在他的脖子上缠绕的白线,那可是一根牵魂线!

  这说明李逸是在停车吃饭的时候,发现这里有人逝去,所以才偷偷把听着的小巴弄出故障来的。

  但是,一般来说,阴阳师养小鬼是相对安全的,因为小鬼比较温顺,也好教化。只要方法得当,没有让小鬼脱离或者超出自己的控制范围,那么一切都好。但是要圈养成年的鬼魂,那可要费事得多。

  圈养鬼魂,那是为了从鬼魂那里得到对自己的好处,比如运财、复仇等等。但是,要达到目的,必须要使自己圈养的鬼魂强大起来。这样,在执行自己下达的任务时,就不会被其他的鬼魂所伤害,也不会完不成任务或者被更为厉害的鬼魂抢夺。

  所以,圈养者是必须要把鬼魂狰狞恐怖的一面给展示出来的,当鬼魂把心中的怨恨与不满爆发出来之后,圈养者再加以训练和培养,鬼魂就会蜕变成一个实实在在的怨灵。这时候的怨灵,他嗜血成性,残暴无比,道行一般的阴阳师甚至都招架不住,遇到就要赶紧躲或逃的。

  这种形成了怨灵的鬼魂,一旦想要反叛的话,对于控制不住的圈养者来说,那可是一个大劫难啊。

  毕竟,在圈养的朝夕相处间,鬼魂熟悉了圈养者的各种习惯,再加上冥冥之中人和鬼长时间在一起之后产生的同化和融和,在某个对圈养者不利的日子,或者阴气极重的时候,已成气候的鬼魂就会爆发出它的残酷和嗜血来了。

  不管是一般的风水师,还是极其厉害的阴阳师,都有着人性的弱点,以及以生俱来的相生相克。

  这个解释起来也很容易,譬如有的人去找风水师,让他帮自己或者家人看一看,是否撞到了鬼魂和沾染上不干不净的东西了的时候,风水师一定会把要看的人的生辰八字问个清楚明白。

  但是,风水师一般都不会立即就去。他会告诉对方,这事必须在某日某日方可去做,到时候自己才有时间,或者哪天才是做事的好日子。其实,也许的确是那天的日子的确适合做事,不过,也许那天的日子才与风水师不相冲突呢。

  因为,生辰八字是从自己出生的时候就带着来的,面对的那些相冲的忌日,是无可改变或者逃避的。很多人都知道,在修炼成仙的路上,要遇到各种艰难险阻,比如天劫什么的。

  其实,每个人在这个世间生存,也都是极其不容易的,都会经历或大或小的劫难。而这些劫难的诱因,便是在出生之时产生的,也就是自己的生辰八字了。所幸的是,平常人并不修行和涉及阴阳,因此忌日的这些劫难也就很少显现出来了。而等级越高的阴阳师则冲突越烈,对这些跟自己八字相关联的忌日,阴阳师们那可是非常注意的。

  接着说李逸要圈养成年的鬼魂,联想起他带领六个小鬼演练北斗乾阵,而且在少了一个鬼魂的情况下,自己还亲自占了一个位置。这说明李逸是非常迫切地想要把北斗乾阵给演练成熟的,而且,在没有抓到新的鬼魂时,他硬着头皮也要把赵叔的鬼魂给抓住了,这样才能有七个人完整地来演练他的北斗乾阵。

  所以,李逸给收脚步的赵叔脖子上绕了白线。待到了三天之后赵叔被送上了山,李逸便可亲自到坟前把赵叔的鬼魂给抓走了。

  刚才,我已经把李逸的牵魂线给扯断了。对于赵叔来说,我不想看到他死后被恶人利用成为怨魂,希望他能进入地府,及早转世投胎。

  估计那小巴三天之内是不会动的了,而李逸是铁了心要收赵叔鬼魂的。我预感,明日一早,李逸一定会到灵堂来的。

 

第五章起灵

  这么想着,我渐渐进入了梦想。梦里,我似乎回到了二十年前的岁月,白天在山里巡查电线,晚上在巡房里工作,闲暇时光就是到山下和村民聊天打趣,还有就是到赵叔家里吃饭喝酒,听他们天南地北地讲着各种奇闻,有时高兴了还唱上几首山歌。

  我端着酒乐得哈哈大笑,站起身来给赵叔敬酒,赵叔似乎也喝多了,把酒杯端得老高。一不小心,几滴酒就从杯子里流了出来,浇到了我的脸上。

  “赵叔,用这酒精来洗脸也太奢侈了点啊。”我抹了一把脸上的酒,笑道。

  “哈哈,以前我们相差不算太大,现在可成了真正的忘年交了。”赵叔哈哈笑着,笑声渐渐变得凄惨了起来,最后竟然呜咽着说道:“小桥啊,你可要帮叔一把啊,我好害怕……”

  说着话,赵叔似乎站立不稳,整个身体就要向后倒下去了。

  “赵叔!”我惊叫着,打算伸手拉住他。这一动,整个人就醒了过来。睁开眼睛一看,自己睡着后不知不觉就睡到了棺材旁边了,上面横放着支起棺材的桌子上,不知是谁把一杯酒放在了上面打翻了,酒从上面流下来,正好落在了我的脸上呢。

  “喂,醒醒。”这时,一个村民拍着我的肩膀,见我醒过来了,不由得说道:“你梦到赵叔了啊,还睡不?离天亮还早着呢!”

  村民以为我梦到了赵叔,就不敢再睡了呢。可是,昨晚在山上折腾了半夜,我实在感到很困倦,也就冲他点了点头,继续睡觉。

  不知什么时候,一阵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把我惊醒了,一股硝烟冲入了鼻子里,很是难受。起身走出了灵堂,天已经大亮。一看,原来是村民在放鞭炮呢。

  过了一会,村里的司仪来了,就在他向村民询问了一些情况。就在说话的时候,村长也赶来了,他告诉司仪,赵叔的儿女最迟中午就赶回来了。

  司仪点了点头,说赵叔的儿女回来了就询问一下,要把赵叔送到哪里去埋的。村长则去厨房看了看,此刻村妇们正在赶着做早餐呢。村长把村民们凑来的粮食等检查了一遍,又问了妇女们一些情况,这才返回村公所去了。

  不一会儿,早餐做好了,我和村民捧着热气腾腾的面条正吃着,却看到李逸正朝这边走来。昨晚我就猜测李逸要来,今天一早果然就来了,他此行一定是有目的的。看来,对于赵叔的魂魄,他是要定了。

  见到有人来,好客的村民招呼李逸吃早点,李逸一边回答说吃过了,一边假模假样地走到灵堂前给赵叔敬了三支香。

  敬完香,李逸回过身来看着我,有些故作惊讶地问道:“昨晚你帮他们守灵的啊?”

  “是的。”我故意说道:“对了,小巴今天能走了么?”

  “那破车估计还要停几天呢?”李逸一脸不满的样子,满腹牢骚地说道:“刚才我去看,那司机正忙着打电话让人送零件来修理的!”

  “可能小巴也是为了赵叔的离去而感伤呢。”明明是自己把车弄坏的,却还在我的面前演戏,为了显示自己的演技么。不过,我也故意装作不知道,嘴里有些感概地说道:“指不定把赵叔送上了山之后,小巴却又完好如初了呢。”

  “噢,可能也是吧。”李逸听了,冲我点了点头,转身走到了正在和村民说话的司仪那边去了。

  我继续吃面条,不过却暗暗注意起了李逸,只见他走过去听了一会,坐下来和司仪交谈了起来。李逸现实询问这里的风俗,然后就和司仪就这些民俗风水之类的交谈了起来。

  司仪见这个外乡人居然也懂得些风水,以为遇到了知音,很快两人就聊得很火热了。我在一旁听着,却猜到了李逸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得到赵叔的生辰八字。有了这些条件,他就能更好更快地驾驭赵叔的魂魄,使之能成为北斗乾阵的一员,然后去做不可告人的勾当。

  在聊天中,李逸就神不知鬼不觉地从司仪那儿得到了赵叔的生辰八字。眼看到了中午,司仪留他一起吃饭,他却借口有事先行离开了。

  而此刻赵叔的儿女已经赶回来了,村长和几个村民在路上接了他们,把白布为他们裹到了头上,又穿上了麻衣,这才朝灵堂这边回来。

  赵叔的儿子赵山和赵丽带着各自的家人在灵堂前跪倒,哭诉了一番之后,这才被司仪和村长搀扶了起来。两人又感谢了村长和司仪,以及邻居村民等人一番,这才坐下吃饭。

  村长一边吃饭,一边告诉他们赵叔的情况,又把记着村民们凑来的粮食等的账本交给他们。随后,司仪告诉他们明日就要送赵叔上山了,并就此事询问了他们要把赵叔买到哪儿去?

  赵山说他们一家人已经合计过了,就把父亲送到祖坟山上,和列祖列宗的坟冢埋到一起去。司仪和村长听了,点了点头表示无异议。然后,大家说好了吃完饭之后就到山上去看一看。

  午饭后,司仪和村长叫上了几个村民准备上山,我也跟了去。赵山作为家属代表去,而赵丽则按照账本去看了一下所剩下的食物、肉和酒等等,然后记录成两本,一本自己留下,另一本给赵山,以备以后还村民的人情。

  赵山带着大伙来到了他家的祖坟山,果然就是昨夜赵叔停留的那个山坡。而旁边几个坟冢,便是赵叔的长辈们了。

  司仪什么也没带,这是赵家的祖坟山,坟冢的朝向和坐向都不需要怎么看。毕竟,对于看风水这事儿,古人要比现代人厉害得多了。大致看了看对面的山峰,司仪在地上画了线,告诉几个跟来的村民,明日一早便按照这个方位挖。

  前辈的坟冢在山坡上排列了三排,不过,赵叔作为后辈,他的坟墓要在前辈的坟冢之前。因为这里的风俗是资历越老的坟冢,就越发靠后,作为后辈的新坟,当然是要往下排的了。

  整个下午,抬棺材的村民抬花圈拿祭幛,以及明日一早挖矿搀扶孝子以及送孝糖果等等的人手,村长事无巨细都已经布置好了。

  不过,赵叔的女儿赵丽的男朋友马涛是一个摄像师,他打算明天专门拍一套关于民俗民风的照片,要拿去参加比赛。这个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司仪点头答应了下来。

  当晚,赵山和赵丽在司仪的主持下,围着棺材烧了千层张等等,又唱又跳的也就是俗话说的闹丧。直到子夜以后,一切才归于平静。

  我依旧留下守灵,半夜时分,看到李逸继续带了六个小鬼往山上走去。又去演练北斗乾阵了,这次我没有跟去。而赵叔的魂魄也只是在灵堂里转悠,最多就是在家里每个屋子走进走出。毕竟,这也是他在阳间的家里过最后一夜了,我没有打扰他,各自躺下睡了两个时辰的觉,为应付明天的事做好准备。

  翌日,赵山一早就和挖矿的村民上了山,他们带了食物和水去的。挖矿的村民要在坟冢掩埋好之后,才下山的。挖掘坟坑在这里俗称挖矿,挖矿的时候,必须有死者的家属在场。将近中午,赵山才从山上下来了。

  此刻,这里一切都准备好了。司仪大声念着咒语,手里拿着一个装满了酒水的碗,用手指蘸了里面的酒,先后往空中、棺材和地上弹了些酒,然后把酒碗摔得粉碎,大声喝道:“起灵!”

人间修罗道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人间修罗道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人间修罗道小说全文

人间修罗道

人间修罗道

作者:外国馒头找白糖状态:已完结

人间修罗道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外国馒头找白糖原创小说人间修罗道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人间修罗道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人间修罗道免费阅读:夜半逢人半是鬼!夜色苍茫,无论是树林、草地、山峰、花园、小巷、街道,还是城市或乡村,你能确保遇到的都是人么?

在线阅读